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车上麻麻用裙子挡着做h(邵明珠)最新章节列表

2021-06-24 15:24:1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很有些雅痞的味道,手插在口袋里漫不经心地又走回来,看向那几个女孩的眼里却弥漫着点点威胁逼迫:“邵明珠,她也是邵家的人,说起来,还要叫我一声小舅舅。” 几个

很有些雅痞的味道,手插在口袋里漫不经心地又走回来,看向那几个女孩的眼里却弥漫着点点威胁逼迫:“邵明珠,她也是邵家的人,说起来,还要叫我一声小舅舅。”
    
     几个女孩年级再小也认识这个大魔王,封家的幺子,也就比她们大个六七岁,当年在明德也是校霸级别的人物,近来刚回国的接风party她们几个大多也跟着家人去见过些世面,他现在已经接管了封氏成为封氏的接班人,但他的照片和资料却仍然在校内女生手中流传,可见他的魅力。

 文学


    
     明珠无比机灵地立刻擦了一下嘴角的血痕,乖巧地叫了声“小舅舅”。
    
     眼前的男人虽然明珠也得称呼一声小舅舅,实则没有半点血缘关系,封琴虽已和邵国兵离了婚,但两个孩子还在邵家,封墨白这个舅舅身份也不会变,而明珠既然已经是邵家的女儿,也得管他叫这么一声。
    
     封墨白对上明珠的眼里盛满了戏谑的笑意,下一秒斜睨几个女生的眼神就满是阴沉的不悦,吓得那几个人慌张得抓起一旁的包包躲闪着就跑离了。
    
     明珠揉了揉肉被踹得青紫的膝盖忍痛站起来,邵明玉蹙了秀气的眉毛,手里还有几本课本,略带着倨傲的神色看了一眼明珠,嫉恨却不动声色:“小舅舅,你为什么帮她?”
    
     “她是你妹妹。”
    
     封墨白微微勾了勾嘴角,说出的话是最正当的理由却也最是敷衍,转身大步离去。
    
     明玉知道这个舅舅做事向来无法无天,虽然喜欢和自己母亲对着干,但是手腕也是铁血的很,这次刚从国外回来进入封氏就已经收购了三家集团归并为旗下。
    
     兴许他只是一时高兴吧。
    
     斜看了一眼邵明珠,明玉的眼里带着阴沉的鄙夷。
    
     随后她不再理会后面的明珠,紧跟上前面两人的脚步。
    
     明珠冷静得挺直了身子,看着三个人离开的背影,眸色深深,随即背道而驰。即使今天有封墨白解围,这仇她也会记下。
    
     她不服,也不会就这样算了,她会让这些人尝到苦头。
    
     下午她没去上课,回了金锦,找了从前那些经常厮混的不良少女,领头的叫做黄灵,用有些巡视的神色打量她的价值,她们对她已经不太亲热,明珠没怎么在意,掏出一沓子的钱在手上摇了摇。
    
     以前和她们混在一起也就是图个一时热闹,而她们也就是图她的钱,这些她都是拎得清的。
    
     几个女孩当天下午就围堵了今天欺负明珠的那几个,明珠隐在墙角落没有出面,痛快的看着那几个鄙夷她的人被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黄灵点钱的时候回头对她说了一句:“对了,刚才其中一个说,今天的事情都是邵明玉让她们做的。”
    
     明珠一怔,随即了然,心中的闷火撞击着似乎要冲出来,黄灵甩了甩头问:“怎么样,要不要找到那个丫头一起教训了。”
    
     “不用了。”明珠深吸了一口气,没有继续说。
    
     黄灵耸了耸肩,吹着口哨语气戏弄地喊了声“包子”,笑闹着带着几个女孩离开。
    
     晚上回家的时候晚了点,邵家已经开始吃晚饭。老爷子抬眸看了明珠一眼,不许她落座,明珠捏了拳,没反抗,甩了书包就回到楼上房间。
    
     等到晚了些的时候,王雪才过来敲门拉着她要给她弄小灶,以前和明珠住外边的别墅的时候,家里煮饭做菜全部也有阿姨负责,王雪是基本十指不沾阳春水,不小心就烫伤了手。
    
     明珠给她呼着气,心疼着嘴上又不饶人:“你看你,都让你别这么多事了。”
    
     “你去给你爷爷送一份吧。”王雪还想着让明珠讨老爷子的欢心,转念一想又改了口,“算了,你爷爷大概已经睡了,还是给明珠和明玉送去吧。”
    
     王雪急着讨好两位原配的儿女,希望在这个家立足。
    
     明珠看着母亲红肿了大半的手,心里不是滋味,难怪她要煮这么多的燕窝莲子羹。她没说今天的事,只是照做,就是为了让母亲宽点心。
    
     去敲邵明君的门的时候,房门打开,邵明君穿着蓝色的丝绸睡衣,抿着唇蹙眉看她:“我不要。”
    
     “煮了很久。”
    
     明珠木然地又开口,低着头不看他,心里却有点忐忑。
    
     也不知道过了几分钟,明珠的手都有些酸了,终于托盘上一轻,邵明君拿走了其中一碗,门也随之被关上。
    
     一瞬间,明珠忍不住嘴角有点上扬。或许如果真诚些,要走入他们心里似乎也不是很难吧……
    
     其实明珠的心里和母亲王雪一样,始终是存着几分愧疚的,只是,年纪还小,又骄纵惯了,在这个家,需要一层虚假的外衣把自己裹起来罢了。
    
     邵明君从门上的猫眼看到外面的丫头笑的灿烂,眼睛和星星一样闪亮地蹦去了明玉的房门口,心里又升起一丝烦躁。
    
     转到邵明玉的房间,明珠敲了门半晌,始终是没人应声,刚刚转变的心情顿时又失落下去,脑海里回想起黄灵的话,心里撑着一口今天的怒气:
    
     “邵明玉,不喝拉倒,我不说你做的那些事,你以为就没有人会知道吗,你不过就是一个戴着假面的女人。”
    
     明珠年纪小,娇生惯养没人约束惯了,心里的气早就想发,在门口嚷了半天。房间里邵明玉也听得火气,猛然拉开了门,一把推翻了明珠手里捧的汤盅,滚烫的汤汁瞬间泼在了明珠的手上。
    
     “你给我闭嘴!”
    
     “啊!好烫啊!”
    
     明珠惨叫一声捂着手弹起来,邵明玉脸上不见一丝慌乱,清醒又冷漠得看着她在一边就差在地上打滚的闹。
    
     王雪闻声赶来,明珠手上已经血红一片,哭声又惊醒了不少人,一时间有点混乱。
    
     邵老爷子不紧不慢来了,没问事情经过,只是冷冷斜了一眼明珠:“这点小伤闹什么,明玉小时候被人绑架都没流过一滴眼泪!”
    
     “又不是你被泼了一手!”

第三章 初生牛犊


     明珠正在委屈和气头上,哪还想得到长幼尊卑。
    
     倒是王雪吓得迅速捂了明珠的嘴:“对不起爸,是明珠的错,我没有教好孩子。”
    
     王雪唯唯诺诺得直道歉,明珠心里更是火上浇油:“明明不是我的错,是邵明玉泼了我,我们凭什么道歉……”
    
     啪——
    
     明珠不可置信得看着自己母亲这一巴掌,王雪含着眼眶的热泪,厉声斥责:“你闭嘴!谁教你现在这副德行的!”
    
     明珠瘪了嘴,眼里的泪水顿时止不住往下落,又倔着脾气咬了嘴唇不哭出来,边上的邵明君抿唇看她,眼里有些闪过一丝不忍,明珠站起来,红着眼睛死死看了邵明君和邵明玉一眼,跑回房间砰的一下关上门。
    
     身后是老爷子剁着手杖怒气不止的声音,还有自己母亲连声道歉的声音,明珠捂住耳朵躲进被子里再不想听。
    
     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件事的最后,她成了罪魁祸首。
    
     过了好一会,王雪叫来了让家庭医生给明珠包扎。明珠躺在床上没有动弹,也一声不吭。王雪红着眼睛摸着女儿娇气的皮肤,刚才一片红肿的水泡让她都心疼不已,可当时的场景,她却不得不作出那样的选择。
    
     可这边,明珠心里气王雪的不争不维护,侧过身子一句话不和她说。
    
     王雪叹了口气,关了灯离开时语气哽咽:“明珠,你不要怪妈妈,是我没教好你,这件事情上也许你没有做错,但是你的脾气和个性确实是有值得改正的地方,这也是我和你爸爸的过错。”
    
     明珠蒙住脑袋,王雪的话落在耳朵里,根本听不进心,只觉得一阵烦躁,不想应答。
    
     夜里她辗转难眠睡不着觉,说不清是一种什么心情,听家人全都睡了,便偷偷换了身连衣裙,手上受了伤,也无心化妆,清汤挂面的就去找了黄灵几个,一起去了富春路一家常去的酒吧拼酒。
    
     钱自然是明珠付的,黄灵和几个猎艳的男人滑入舞池热舞,劲爆的音乐和炫动的灯光让一切看起来都有种醉生梦死的快感。
    
     明珠坐在吧台前面,即使素颜也惹得旁边的男人频频上前搭讪,她也不理,只是自顾自喝酒,狂热的音乐下,没有人会注意到她的心情有多低落。
    
     可忽然,音乐切换,变得极为舒缓,明珠柳眉一挑,不悦地看向旁边的DJ:“为什么换了刚才的音乐,给我放刚刚那一首!”
    
     DJ一边继续控制着手上的调音器,一边抬手指着对面那桌子对她说:“是老板让换的他不喜欢,我没那个胆子放。”
    
     明珠醉眼朦胧,一只手还包着厚厚的绷带,另一只手就抓起一瓶烈酒摇摇晃晃得就走了过去,只看清面前坐着三四个男人,她挑了一个最眼熟的一屁股坐到他身边。
    
     她伸手把酒往桌子上一扔,自认为挺有威慑力,但在旁人看来,却有着小女生的骄纵,她强势得指着那瓶酒双手搭上那男人的肩膀:“我请你喝酒,给我放回来刚才那一首歌。”
    
     封墨白眉头挑的半高,桃花眼里涌动着看不出喜怒的深沉,几个哥们在旁边翘着二郎腿哈哈大笑:“我们封少被人用一瓶酒搭讪了啊。”
    
     “妹妹这年纪看起来真嫩啊,小脸都快要掐出水来了。”
    
     “墨白,你可不兴吃嫩草啊,要么让给我来吃也成,哈哈。”
    
     封墨白俊美的脸上露出动人心魄的笑意,眯着眼睛危险得看向明珠:“你好好看看,认不认识我。”
    
     明珠轻咬下唇,一把固定住面前好几个影子在晃的脸,凑近,一口亲在他唇上:“老套,搭讪不兴这么问了,这样子才直接,够男人。”
    
     一股浓重的酒气伴着冰凉柔软的触感贴在嘴上,封墨白的脸沉了沉,嘴角略微弯了一抹危险的弧度。
    
     几个兄弟觉得明珠可爱憋着笑又有些笑不出来,封墨白虽说为人风流,但在这一点上有洁癖,他从不允许女人吻他的唇。
    
     可惜这个还软软依偎进封墨白怀里的小姑娘,恐怕不会好过了。
    
     “啊!”
    
     明珠本来正缩着身子仰着头,半边身子倚靠在封墨白身上,两手挂上他的脖子,慢慢想爬起来看清楚他的脸,意识似乎在一瞬间有了个激灵,猛地站了起来指着封墨白后退一步:“你是……小舅舅……”
    
     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下一秒,她已经身子一软倒下,落在封墨白沉着脸却仍然伸手接住她的怀里。
    
     “我先走了。”
    
     “诶,等等,你说清楚啊,这小姑娘怎么叫你小舅舅!”
    
     “阿白,你可不能乱伦啊!”
    
     封墨白对损友的声音置若未闻,一把把明珠拦腰抱起。
    
     离开的时候,调酒师惊讶得看着自己老板走出去,想了想还是跑上去说了几句。
    
     封墨白眼风敛了敛,怀里的女孩像只乖巧的猫咪任人为所欲为,他顺着调酒师阿麦的话看了一眼远远看着这边不敢上前的黄灵等人,勾起一抹略带嘲讽的笑,冲着怀里的人低低笑道:“这就是你的朋友。”
    
     把她扔进副驾的时候,明珠因为不舒适上下挥舞着软绵绵的手乱动,封墨白耐性用尽,冷斥了她一声才乖乖得安分下来,他微微伏倒她身前给她拉上安全带,冷不防又被她一把抱住脑袋,把头往自己的胸口直蹭,还呢喃着:“妈妈,你为什么不帮我说话……”
    
     他拨开她的脑袋,她锲而不舍得又依偎上来:“我今天被打了,好痛好痛,这也痛那也痛,可你什么都不知道……”
    
     封墨白想起今天白天的事,心里生出了一丝怜惜,很快又蹙眉将那一抹异样赶走。
    
     一路上她安静了许多,但是送到邵家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封墨白想了想,打了一通电话给邵明君。
    
     “明君,是我。”
    
     “小舅舅?”
    
     “我在酒吧碰到邵明珠,她喝醉了,在我车上。”
    
     电话那头停顿了半晌,继而明君略微嘶哑又带了些急促的声音传来:“你们在哪里?我马上下去。”
    
     封墨白是情场高手,邵明君语气里的一丝异样,顿时让他察觉出了一些不同,微微皱了眉头:“在楼下。”
    
     电话嘟得一声被挂断,封墨白侧头看向酣睡得一派纯真的明珠陷入沉思。
    
     邵明君很快下楼,打开车门看到睡得安稳的明珠的时候,封墨白眼尖得看到他松了一口气。
    
     “小舅舅,我带她上去了。”
    
     封墨白不动声色得点了点头,看着邵明君小心翼翼得抱起蜷缩在副驾座位上的女孩,每一步似乎都走得格外的轻。

本文标签:车上麻麻用裙子挡着做h

上一篇:农村乱牲交小说 东北大通炕乱3伦

下一篇:啊啊小杰用力车里/教练在车里疯狂的吃我奶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