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阿阿好舒服噢噢好深阿阿-阿好大好深呀受不了啦

2021-06-25 09:40:2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宋江宁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要不是她现在腿疼不方便,她早就一脚踢死周大江了,竟然在这个时候占自己便宜。 “宁宁姐,你误会了。我让你脱裤子,是为了更清楚的看清穴位,要

宋江宁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要不是她现在腿疼不方便,她早就一脚踢死周大江了,竟然在这个时候占自己便宜。

 文学


    
    “宁宁姐,你误会了。我让你脱裤子,是为了更清楚的看清穴位,要不然,我一不小心扎错了怎么办?”周大江的确想借机看宋江宁的大腿,但是打死他都不会说的。
    
    “那算了,我不要治了!”
    
    如果脱裤子的话,那身体肯定要被周大江看的,宋江宁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自然接受不了。
    
    “好吧!那你别乱动,我来扎针!”见占便宜没戏,周大江只好妥协。
    
    几根银针在周大江的手上舞的眼花缭乱,宋江宁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腿上像是被蚂蚁咬了一下似的,然后四根银针就插在了腿上不同的部位。
    
    “大江子,你的技术不错嘛!”宋江宁夸赞道,别说,几根银针插上去后,她的果然好了许多,连血都不流了。
    
    “宁宁姐,能不能不喊我大江子,好难听!”周大江抗议道,宋江宁一开心就喜欢喊他大江子,让他很是郁闷。
    
    “不行,我乐意喊,你管的着吗?”宋江宁仰着头道。
    
    “喊吧喊吧!”周大江无奈,看着眼前笔直的大腿,他转了转眼球道:“宁宁姐,我再帮你按摩一下吧。这样可以让你的伤口愈合的快一些。”
    
    “好吧!”宋江宁也没多想,随意的点了点头。
    
    周大江兴奋的差点跳起来,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大手轻轻的覆盖了上去。
    
    好柔、好软!
    
    虽然隔着裤子,但仍然抑制不住周大江的兴奋,宋江宁的美腿啊,多少人眼巴巴的看着流口水呢,想不到自己今天还能肆无忌惮的揉摸,如果被其他人知道,估计能羡慕死吧?
    
    “喂,你愣着干什么呢?”见周大江双目泛光,嘴角的口水都快流了下来,宋江宁忍不住道。
    
    “啊,没事没事!”周大江回过神,大手开始在宋江宁的长腿上揉捏起来。
    
    宋江宁的长腿真不是盖的,虽然外表看起来很纤细,但摸上去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丰满细嫩,就像是一团棉花,还带着微微的弹性。让周大江心里大呼爽快,手上也加大了力气,大手整个陷进了嫩肉里。
    
    “你轻点!”宋江宁忍不住道。
    
    周大江连连点头,减小了一些力度。他的手像是有魔力一样,按摩的宋江宁舒服的闭起了眼睛。嘴里甚至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
    
    见此情形,周大江更大胆了,大手悄悄的朝她的裤裆移去。当来到双腿中间,感受到那里散发出来的温热的时候,周大江的小腹升起一股邪火,胯下的巨龙也立了起来。
    
    而宋江宁则是浑身打了个颤栗,一下子清醒过来,娇喝道:“周大江,你干什么?”
    
    “宁宁姐,我不是故意的!”没能更清楚的触摸宋江宁的神秘地带,周大江有些遗憾。
    
    “算了,我的腿不疼了,你把这些针拔掉吧!”宋江宁有些心慌,虽然刚刚周大江的手,只是轻轻的触碰了她那里一下,但那一瞬间就让她身体产生了一股触电的感觉,她的脸都红了。
    
    “哦!”周大江失望的点了点头,拔掉了银针。
    
    正在此时,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厉喝:“你们在干什么?”
    
    只见村长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身后。
    
    “爹,你来了?我的腿被棍子戳了一下,大江子在帮我止痛呢!”宋江宁站起来解释道。
    
    “是吗?”村长怀疑的看了周大江一眼,看到他手上的银针,脸色好了不少道:“现在没事了吧?”
    
    “没事了!”宋江宁抬了抬腿,示意已经好了。
    
    “没事了就先回去吧,你妈在家等着你吃饭呢!”村长说道。
    
    “那我回去了……”宋江宁走后,村长阴沉着脸道:“大江,你知道你自己什么身份吧?”
    
    “啊?”周大江愣了一下,脸色有些阴沉了下来。
    
    村长淡淡道:“我女儿将来是要嫁给大户人家的,而你只不过是我家一个看果园的。换句话说,你就是我们家的下人,跟我女儿是两个世界的人。所以,以后离她远点,否则你就给我滚蛋!”
    
    说完,没再理会周大江,转身离开。

第4章


    周大江被村长这一番话说的在原地愣了半晌,拳头握了起来,尖锐的指甲刺进肉里,愤愤道:“他妈的,竟然看不起老子!狗日的,要不是老子幸幸苦苦、没日没夜的帮你看果园,你这些果子早他妈让人给偷的一干二净了……还他妈不让老子接近你女儿,妈的,你等着,总有一天,老子会睡了你女儿的!”
    
    周大江嘴里叼着根劣质烟,心里越想越气,忍不住爬上树摘了几个又鲜又大的果子,“狗日的骂小爷骂的这么欢,不拽他几个果子太对不起自己了。”
    
    在果园里一直睡到傍晚,周大江拍了拍屁股走了出来。
    
    在村里到处乱逛着,经过水库旁的时候,忽然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
    
    “咦,那不是村长和张寡妇吗?”
    
    周大江有些纳闷,这两人怎么勾搭到一块去了,莫非……他俩偷情?
    
    周大江被这个念头吓了一大跳,虽说偷情的事情在农村不算啥稀罕事,可他长这么大,还从没看到过一回,如今看到村长和张寡妇勾勾搭搭的模样,不禁有些期待又有些紧张,难不成,小爷还真能看到一回活春宫?
    
    村长和张寡妇两人急匆匆走到水库旁的大树底下,互相搂抱在一起,脱起了对方的衣服。眨眼间,两具白花花的身子,便出现在周大江面前。
    
    “娘的!好美、好性感!”墙角后头的周大江直勾勾的盯着张寡妇玲珑有致的身子,狂吞着口水、
    
    张寡妇今年虽然三十四岁了,身材虽然不如少女般滑嫩,但更加风韵,皮肤白皙紧致,细腻光滑。
    
    长腿笔直浑圆,虽然有些肥肉,但很均匀,看上去颇具手感,巨大的像是家里用的脸盆,和长腿组合在一起,形成诱人的曲线,令人心神激动。
    
    周大江的身体一下子就充血,立了起来,看着村长在张寡妇白嫩的身子上又吭又摸,真想上去狠狠的踹他一脚,自己爬上去。
    
    “妈的,老东西真有艳福,竟然能搞到这么成熟风情的小寡妇,也不怕她把你给吸干了!”
    
    此时,村长已经把张寡妇摁到在了地上,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没能成功。
    
    然后就听张寡妇埋怨道:“你到底行不行?”
    
    “我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老是起不来,要不你帮我”村长无奈道。
    
    张寡妇白着眼道:“想的美,亏你还天天说自己宝刀未老什么的,也不嫌丢人。”
    
    听着两人的对话,周大江差点笑出声,感情这老东西关键时刻掉链子,哈哈……
    
    因为憋得难受,周大江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正巧脚下有一堆玉米秆子,一脚踩上去,发出了不小的动静。
    
    村长和张寡妇吓了一大跳,“有了来了,我先走了。”
    
    村长本就因为被张寡妇嘲笑了一顿,而感到颜面无光,此时又被这么一吓,,找了个借口,便穿上衣服跑了。
    
    “你个老不死的,拍拍屁股走了,留下老娘怎么办,上不上、下不下的!”张寡妇一边穿衣服一边骂。
    
    本来周大江也准备离开,此刻听到张寡妇的话,忍不住也说出话来,道:“香芹婶!”
    
    “大江?”张寡妇愣了一下,道:“刚才你躲在后面都看着了?”
    
    周大江点了点头,眼神紧紧的盯着张寡妇的身子,嘴角的口水都快留下来了。
    
    见状,张寡妇也不穿衣服了,走到周大江面前道:“大江,你是不是也想跟嫂子干那事?”

本文标签:阿阿好舒服噢噢好深阿阿

上一篇:不要了,爽,受不了,快点(性姿势学堂)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绿帽极度放荡的娇妻(少爷丫鬟h毛笔)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