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宝贝我要用力了你忍着点(少爷开荤h)最新章节列表

2021-06-25 09:51:4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刘淼这小子从小在村里就没什么地位,郭春花平时又蛮横惯了。 刘淼一般看到她的时候都是绕道而行,什么时候对她这么凶过,当即郭春花就被吓了一跳,但是她的性格又让她不

文学


    刘淼这小子从小在村里就没什么地位,郭春花平时又蛮横惯了。
    
    刘淼一般看到她的时候都是绕道而行,什么时候对她这么凶过,当即郭春花就被吓了一跳,但是她的性格又让她不甘心这么认输,于是僵硬着脖子故作底气十足的样子回应道:“姑奶奶说就说了,你凶什么凶,是不是被我戳到痛处了,有人生没人养的孬种!”
    
    “你他么再说一遍,别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敢打你!”
    
    一句话,一个充满威慑力的眼神锁定在郭春花的身上,叫她背后一凉,还没见过刘淼这么横的样子,弄得像她才是做错事的那个人一样。
    
    “你你再过来,我就让我家大黑咬你了你信不信!”郭春花往后退了两步,被刘淼严肃的神色给骇到了。
    
    “呵,你拿得出手的也就是一条畜生了,快到三十岁了还没人要的老娘们儿,难不成你以后要跟一条畜生过日子”
    
    郭春花被戳到了痛处,脸色胀红,作势要把大黑的绳子给解开,气不过就一直碎碎念:“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偷看我嫂嫂洗澡还敢这个说我,你不要脸”
    
    “你要是能找个男人,我就不会这样说了,难道你不是没人要的丑娘们儿”
    
    郭春花被气到不行,不服气地吼回去:“你少在这儿胡说八道,哼,敢说姑奶奶没人要是不是,我现在就去找人来,姑奶奶不是没人要只是我低调,你给我站在这里别走,我这就去叫人来收拾你!”
    
    似乎是感受到主人的怒意,被栓起来的大黑又开始乱吠。
    
    “好啊,我就在这等着,你把这黑不拉几的畜生给带走,叫起来烦不烦人。”刘淼也不甘示弱,他倒要看看郭春花能找谁来教训他。
    
    “大黑,我们走!”
    
    郭春花牵着自家的狼狗故意从刘淼面前走过,大黑朝着刘淼龇牙咧嘴,尖锐的獠牙在月光下闪着寒光,叫刘淼也有点后怕:幸好这娘们儿不禁刺激,要是刚刚真让她把狗给放了还得了。
    
    一时冲动,话已经甩出去了,这下郭春花在回去找人的路上开始犯愁了,她的话倒是说得大,可是村子里但凡有点出息的男人去大城市或者镇上找活儿干了,剩下的不是老弱病残就是刘淼这种无赖,她上哪儿找人去
    
    要是让她爸知道她大半夜出来到河边干嘛,问起原因她又解释不清楚,去找别的看起来能够收拾刘淼的人吧,脑子里面过了一遍又好像大部分都是已婚爷们儿,把人约出来也得人堂客同意才行,又该被拉着说教一番了,大晚上去别人家里借男人这要是传出去,她就更别想嫁出去了。
    
    一路走走停停,郭春花眉头就没松开过,想着干脆把人晾在河边一晚上算了,让蚊虫咬他一通也行。但是想想她又不甘心,刘淼那小畜生说话太难听了,要是不收拾他一顿,她跨不过这个坎儿。
    
    “丫头,大晚上不睡觉在外面乱晃什么”路过一家小平房时候,一个中年男人问道,他的目光在郭春花身上扫了扫,带着几分意味不明的笑容,“赶紧回去了,你爹刚刚还来问我有没有看到你。”
    
    “诶!我这就回去。”
    
    郭春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心虚,牵着大黑赶紧从中年男人身边快步走过,等走远了才敢啐了一口:“这个不要脸的老东西,看人的眼神太恶心了!”
    
    不过这大晚上的,她估计自己也找不到人,索性让刘淼在河边傻等,自己跑回去睡大觉去了。可怜刘淼从一开始的威风凛凛热血沸腾,等啊等,等到整个人坐在河边的石头上蔫儿了气,眼看着月亮越挂越高,也不见郭春花带人过来。
    
    “这臭娘们儿该不会不来了吧!卧槽,老子快被蚊子吸干了!”刘淼四处张望一番,已经不耐烦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一道手电筒的光,遮遮掩掩慢慢悠悠地靠近,看起来鬼鬼祟祟的。
    
    以为是郭春花找人过来了,刘淼嗤笑一声没想到她还真的能找到人,然后随手捡了根趁手的木棍,躲在树干后面,做好随时攻击对方的准备。
    
    手电筒的光近了,刘淼屏息以待。
    
    忽然,对方关了手电筒,大概是今晚月光不错,河边看得比较清楚,刘淼只能靠着脚步声来分辨:一个人来的?听起来不像是来打架的,倒像是来偷东西,这下刘淼疑惑了,一个人大半夜的不睡觉鬼鬼祟祟跑到河边干嘛。
    
    “嘿,去哪儿了,我明明记得应该是这附近啊!”
    
    是苏妍的声音,刘淼愣了一下,她怎么又倒回来了。
    
    “要是找不到,又要去镇上买,苏妍呀苏妍,你咋这么没收拾,这下好了,这玩意儿掉在外面多尴尬!”她想到要是明天天亮了被人看到自己的内衣掉在河边该有多丢人,这不是被人戳脊梁骨的事儿吗!
    
    李家村本来就比较落后,留在村子里的人大多数思想保守的人,尤其是那些被留在家里带孩子的老人和中年妇女,平时没事儿做就热衷于聊聊八卦,嚼一下舌根子,苏妍本来就不招人待见,好多女的都在背后说要赶走她,说她是个吸人命的狐狸精,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她可就甭想在这地儿待了。
    
    “到底去哪儿了……”苏妍低着头寻找,很快就绕到了刘淼藏身的树边,刘淼看已经没地方可以躲了,索性站出来跟她尴尬地打了个招呼。
    
    刚刚跟村长那事儿完了之后,苏妍被狗叫声吓到想赶紧离开,但是走到一半又想起自己内衣掉了,那玩意儿在农村也只有稍微年轻一点的女人才会用,她胸大不用就难受,现在正是家里困难的时候,能省一笔钱是一笔钱,去镇上买一件内衣至少也要十几二十,她想想还是舍不得,又怕遇上人,特意等到夜深了才敢过来。
    
    谁知道还是被人给看到了!
    
    苏妍被刘淼吓了一跳,但是她没敢发出尖叫,只是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地往后退,结果被自己脚给绊倒了。
    

    “小淼子,大晚上的你在干嘛呢!”一道沙哑粗犷的声音传来,害得正在尽情发挥的刘淼差点就这么交代了,要换成受不得惊吓的人,非要被吓得举不起来不可。
    
    卧槽!
    
    这一晚上一阵儿一阵儿的,感觉要短命了。
    
    说话的人已经在靠近了,伴随着狼狗激烈的叫声,不用想也知道她是谁,李家村里能够这嗓音又喜欢牵着自家狼狗到处招摇的除了住在李家村河边那个嫁不出去的老女人郭春花之外,也不可能是别人了。
    
    别的不说,就郭春花这一口粗嗓子,刘淼就很肯定自己没认错人,其实郭春花长得不算丑,身材也还行,而且家里算是咱们村子里面比较有钱的那种,住的都是二层楼房,还能养得起饭量比两个人还大的狼狗,之所以二十七八了还嫁不出去,还是因为她太豪爽了。
    
    打小她就喜欢跟男的一起疯,把嗓子弄嘶哑了不说,再加上家里人对她比较溺爱,导致她性格大大咧咧,一点女孩子的娇羞也没有,村子里的人都悄悄给她起了个“男人婆”的外号,给她说了几门亲事都被对方给拒绝了。
    
    有几个隔壁村里的人不知道情况,被蒙在鼓里带过来相亲,一听她说话就立马表示不行,刘淼表示十分理解,想想以后要是结婚了,别人在床上都是轻柔的妩媚的声音,换成男人婆,指不定跟破铜烂铁一样乱折磨耳朵,男人的嗓子都没她粗,肯定做起来也没劲。
    
    他抬起头,果然对上了郭春花的脸,他赶紧把苏妍的内衣随手一扔,不确定对方有没有看到什么,一时间有点尴尬:“咳咳春花妹子,你怎么来了啊那啥,晚上走夜路不好,你一个大姑娘就别在外面晃悠了。”
    
    “汪汪汪!”郭春花家的狼狗长得高大威猛,叫起来也跟狼嚎一样具有威慑力,可惜打小就跟刘淼过不去,只要一看到刘淼就叫个不停,没扑上来咬人都算是客气。
    
    “你刚刚手里拿着的是什么”郭春花也嫌狼狗叫得让她心烦,把它拴在旁边的树上,好巧不巧,正好是刚刚苏妍跟村长干好事儿的那棵树,而她的脚则是踩到了一滩黏黏腻腻的东西,她不耐烦地抱怨了一声,“什么东西踩起来这么恶心,小淼子你该不会在这里拉稀了吧!”
    
    我能有这么恶心吗,那分明就是村长留下的“罪证”。
    
    刘淼翻了个白眼,当做没听到她的话。
    
    把狼狗安置好,郭春花走到刘淼面前,将他上下打量一遍,然后视线落到了他还没有消火的地方,鄙夷一哼:“刚刚我看到我表嫂从这里回去,她说天气热,过来冲了个澡,你该不会躲在河边偷看她洗澡了吧”
    
    郭春花算是李大锤的表妹,见着苏妍还得叫一声表嫂子,她这人就有多管闲事的毛病,尤其是对女人相关的事情格外敏感,要是听话哪家小姑娘被人欺负了,她就牵着自家狼狗去吓唬吓唬对方,对苏妍的事情更是不含糊。
    
    “天这么热,我就是过来洗个澡而已,你别乱说。”刘淼下意识地否认。
    
    “你还想狡辩,这是什么”郭春花看到了地上的内衣,顿时激动起来,扭着刘淼的胳膊,“我以为你最多就是猥琐偷看我嫂子洗澡而已,没想到你这么不要脸,居然还敢偷我嫂子的内衣,你恶不恶心!”
    
    幸好这里比较偏僻,一般没什么人会经过,要不然就郭春花这嗓音,早被人给听见了,他就是长了一百张嘴巴也解释不清楚,指不定还会被赶出村子。
    
    他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老大爷留下的一亩三分地还有一座破破烂烂的土墙房,要是被赶出李家村,就只能当流浪汉了。
    
    想起村里偶尔出现的流浪汉,张刘淼摇摇头自己绝对不要成为那样的人!
    
    “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把话说清楚不许走!”
    
    “你有完没完,老子不想跟你个臭娘们儿计较,赶紧放开我。”刘淼有点怕她到处乱说,立即用力把她手给挣脱开。
    
    郭春花见他力气很大自己控制不住,就扯着破铜嗓大喊:“你想跑?好啊,你要是敢跑,我就放我家大黑咬你!”
    
    说着,被栓起来的狗立即配合她的话发出一连串的怒号,好像已经迫不及待要扑上来撕咬一番。
    
    妈的,算你狠。
    
    老子就算跑再快也跑不过一只站起来跟人差不多高的狼狗啊!这点自知之明刘淼还是有的,他啐了一口,痞里痞气地说:“我哪儿敢跑啊,春花妹子,哦不,春花姐,你看在大家都是打小一起长大的份儿上就听我解释解释,我真没想来偷看你嫂子洗澡,要是偷看,我犯得着把自己裤子也给弄湿吗?”
    
    郭春花冷哼一声:“你的想法我还不了解吗,有人生没人养的杂种一条,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跑到大锤表哥院子里去偷看我嫂子洗澡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才不会相信你的鬼话。”
    
    “以前是以前,但今天真的是个误会。”刘淼不放弃解释。
    
    “哼,以前养你的李老头就是个不要脸的无赖,你是他带大的,能好到哪里去?我看你就是一个老变态教出一个小变态,没出息!”郭春花的指责还在继续。
    
    刘淼心里最尊敬的人就是收养了他的老大爷,要不是他,刘淼可能早就饿死在路边了,这会儿郭春花侮辱老大爷的话就跟刀刺在他心里一样,让他顿时升起一股怒火,他可以不在乎被人骂,反正从小被骂习惯了什么难听的话也听过,但是侮辱他最尊敬的人是绝对不行的。

本文标签:宝贝我要用力了你忍着点

上一篇:为什么B超越小越舒服免费/好硬好紧夹得太舒服了

下一篇:撞得越快叫的声音越大*叫出来啊撞得越快越想叫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