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快穿紧致含不住hhh(处88XXX)最新章节列表

2021-06-25 09:56: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啊……哦……”白玉儿感觉有股电流涌进了体内,山洪般的席卷了全身,身不由己的颤抖了起来,还情不自禁的叫出了声。 她虽

文学


      
    “啊……哦……”白玉儿感觉有股电流涌进了体内,山洪般的席卷了全身,身不由己的颤抖了起来,还情不自禁的叫出了声。
    
    她虽然结婚了。可何雨浩是一个相对保守的男人,从来没亲过她这儿。她做梦也没想到,第一次亲吻此处的男人不是自己的老公,而是别人。
    
    她更没有想到,会生产如此奇妙的感觉。搜索枯肠,她居然找不到贴切的言词形容这种紧张而又舒服的妙趣。
    
    有这样爽吗?这样就叫了起来,等会儿指不定会喷出来。只要能把蚂蝗吸出来,就算喷在嘴里也认了。
    
    何雨轩心里一阵嘀咕,双手分别扶着她的大腿,用力张开双唇,尽量完全含在嘴里,用尽全身力气狠吸。
    
    何雨轩是第一次干这活儿,虽然没经验,却有一定的理论,岛国的教育片没白看,还有吸果冻的经验。
    
    现在又鼓足了劲儿,宛如吸果冻一般,将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了嘴上,恨不得一口吸进嘴里吞下去。
    
    “啊……”白玉儿紧紧握着粉拳,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还是受不了巨大吸力产生的蚀骨快-感,整个身子不由自主的颤了起来。
    
    “不许叫!”何雨轩一直憋着这股劲儿。听到这吸魂般的尖叫,整个身子宛如被戳破的气球,一下子就泄了气。
    
    “它好像在咬我。好痛啊!”白玉儿手捧双颊,感觉脸庞火辣辣的,怕何雨轩识破内心的秘密,只能撒谎骗他。
    
    其实她也不想乱叫。可她无法抗拒那浪潮般的快-感。她也从没有想过,男人的嘴可以让女人瞬间亢奋,将所有的尊严碾成飞灰。 
    
    “嫂子,你再乱叫,我真的不敢保证自己还能克制。不管是痛,或是舒服,都不准叫了。”何雨轩连续深呼吸几次,强行压住了临近崩溃边缘的欲望。
    
    “轩儿,对不起!嫂子保证不乱叫了。”白玉儿发现何雨轩的拉链快要顶破了,知道不能再刺激他了。
    
    她紧紧闭着双眼,用手捂紧了嘴巴。
    
    “嫂子,我不是圣人,只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真受不了这诱惑。”何雨轩两手扶着大腿,又把脑袋埋了下去。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又凭着那股夺魂的女人体味。何雨轩很快锁定了目标,张开双唇一下就含住了,然后用力的吸一次、又一次。
    
    他每吸一次,白玉儿的身子都会明显的颤抖。可她不敢再刺激何雨轩,只能紧紧的捂住嘴巴,努力的忍着。
    
    何雨轩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吸了多少次,直到两腮有点酸软了才停止,却没能完成任务。第一次干这活儿就失手了,令他大感泄气。
    
    “轩儿,要是不行,我们想别的办法吧!”那种从未有过的爽感一次又一次的袭击着她,要不是用手捂着嘴,她早就不顾一切的叫了起来。
    
    即便如此,也只能阻止自己不叫出来,却无法阻挡不断涌起的快-感。从未享受过这种乐趣的白玉儿快要崩溃了。
    
    她清楚的知道,要是何雨轩再继续下去,估计要不了一分钟她就会丢了。这事儿已经很丢人了,一旦喷了,肯定是颜面扫地,以后恐怕也没脸面对何雨轩了。
    
    幸运的是何雨轩也不行了,需要喘气。她希望这个时间可以长一点,让那该死的快-感见鬼去,只要不当着他的面喷,还可以保住最后一点尊要。
    
    “轩儿?”白玉儿见何雨轩久久不吱声,以为他掀开小裤在偷看,目光从指缝之间透过,发现他仍旧蒙着双眼,没法偷看。
    
    他却累得满头大汗,打底裤和小裤都浸湿了,紧紧的粘在他的额头上,脸上的汗水更多,顺着脸颊一颗颗的向下滚落。
    
    “轩儿,辛苦你了。”白玉儿夹紧两腿放下裙子,扯了小裤放在背篓上,然后取了打底裤揉成一团,仔细的擦拭何雨轩脸上和额头的汗水。
    
    何雨浩对何雨轩有偏见,两家人也不对付。刚嫁进周家不久的白玉儿,对何雨轩没有任何歧视,反而比较欣赏他的坚忍和努力。
    
    “嫂子,对不起啊!这活儿我弄砸了。”何雨轩一屁股坐了下去,从白玉儿手里接过打底裤继续抹脸上的汗水。
    
    “还有别的办法吗?”
    
    “必须有啊!”
    
    “什么办法?”
    
    “等会儿告你。我累惨了,先歇会儿啊!”何雨轩四肢大张的躺了下去,小雨伞不停的晃动着。男人的秘密彻底暴露在阳光下。
    
    “屎轩儿,你好坏!”白玉儿一下就发现了那片动乱,羞得双颊通红,啐了一口,赶紧别过了头。
    
    休息之后,何雨轩用碎石划破了自己的右手食指,将血淋淋的手指对白玉儿晃了几下,然后斜眼盯着她的平坦小腹。
    
    “轩儿,谢谢你!”白玉儿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心里涌起一股感动,不等何雨轩解释就积极配合了。
    
    她羞涩的闭上双眼,颤抖着张开了两腿。
    
    “这一次不准叫啊!”何雨轩识趣的闭上了眼睛,左手抓着裙子掀了起来,右手食指对着那儿靠了过去。
    
    “轩儿……还是我帮你吧!”白玉儿担心何雨轩乱戳,咬了咬下唇,一边扒开野草,一边抓着血手指,小心向里面引去……
    

第0004章 闯进草丛


      
    在白玉儿的主动引导之下,手指没走半点弯路,顺利抵达了,然后逆流而上。进去大约三分之一后,白玉儿撒手不管了,任由何雨轩独自玩耍。
    
    没了白玉儿的控制,何雨轩显得特别激动,完全掌握主动权之后,突然加快了速度,恨不得一下子完全进去。
    
    一片湿滑,食指齐根而没。
    
    何雨轩试着继续深入,却被拳头挡住了,只能到达这个深度。血腥味能不能引出蚂蝗,他心里真的没底。
    
    为什么会这样?他的手指好热啊!好像一团火似的在里面焚烧着。要是这样持续下去,整个身体都会燃烧起来。
    
    何雨浩和自己的手指都进去过,从来没有这种灼热的感觉。幸好何雨轩没有乱动。否则,又要丢人现眼了。
    
    白玉儿屏住呼吸,咬牙忍着那股灼热激起的快乐。
    
    “嫂子,里面有动静吗?”何雨轩动了一下指尖,感觉什么都没有。
    
    “好像在动了。”白玉儿悄悄瞄了何雨轩一眼,见他仍旧闭着眼睛,暗自松了口气,闭上双眼用心感受,感觉里面有东西在蠕动,正在向出口移动。
    
    “千万别乱动啊!放松点,不要紧张。”何雨轩悄悄松了口气,左手松开裙子,轻轻拍着她的大腿。
    
    肌肤相亲,丝滑般的快感过掌心传遍了何雨轩全身。掌心的灼热通过皮肤涌进体内,令白玉儿心里又是一阵激颤。 
    
    “轩儿,你的诊所哪天开张?”白玉儿怕自己当场失态,只能用聊天的方式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这个月18号。”
    
    “到时我一定去捧场。”
    
    “谢谢……它开始吸我的手指了。”何雨轩感觉指尖痒痒的,伤口有点疼痛。应该是蚂蝗正在伤口处吸血。
    
    “谢天谢地!终于快要把这该死的东西弄出来了。”白玉儿吐口热气睁开了双眼,发现何雨轩脸上全是汗水,背心的开口处也湿了一块。
    
    “轩儿,别这样紧张。真的失败了,我们可以想别的办法。你看看,你全身都是汗水。等会儿,去水潭洗洗吧!”
    
    “我本来就要去水潭。”
    
    “你去干啥?”
    
    “收集蚂蝗。”何雨轩解释说。
    
    稻田里虽然也有。可田里打了农药,蚂蝗体内有残留的农药,药效大打折扣,远不如药王山水潭里的蚂蝗。山里虽然有山蚂蝗,却不好收集。
    
    “你会炮制吗?”白玉儿眼底闪过一丝欣赏之色。他学的明明是临床医学专业,居然会炮制中药,真了不起。
    
    “一般的常用中药,我都会炮制。春末夏初采摘的常用中药,我都是在这山上采的。节约了很大一笔成本。否则,我也没钱开诊所。”何雨轩嘴角浮起一丝苦涩。
    
    药王山上的水潭很古怪,一年四季永远不会干涸。潭里有许多蚂蝗,一般人不敢下去。何雨轩正好可以捡便宜,随时都能免费弄到高质量的蚂蝗入药。
    
    “傻轩儿。你以后缺钱,就给嫂子说。我知道,你和小明他们之间有点误会。可我们始终是一家人啊!你要是有困难,一定要告诉我。”白玉儿抓起打底裤给他抹汗。
    
    “谢谢嫂子。以后需要帮忙,我会找你的。不过,我必须提醒嫂子一句。回去之后,我们必须保持距离。要不,你男人会不高兴的。”
    
    “讨厌!什么你男人、你男人的。我男人,不是你哥吗?你不知道叫哥啊?轩儿,男人要大度,不能这样小气。”白玉儿翻着白眼哼了一声。
    
    “他确实是锅,却是一个破砂锅……”何雨轩用土话顶了一句。
    
    “轩儿?”
    
    “嫂子,你用不着这样大声。你到周家不久,不知道我们之间的恩怨。当然,我不会怪你……好啦!不扯这些没用的玩意儿了。你别动啊!我要抽出来了哦!”
    
    “嗯!”白玉儿轻轻点头。
    
    “这条蚂蝗,肯定是雄的。”何雨轩小心翼翼的抽动手指,确定蚂蝗一直吸附在指尖的伤口上,到了边缘突然加快速度,迅速拔了出来。
    
    “该死的,我拍死你。”白玉儿憋了一肚子气,见蚂蝗吸在何雨轩的指尖上,正在扭曲蠕动,伸手抓了过去。
    
    “不要……不能怪我啊!”何雨轩担心白玉儿把蚂蝗扯断,要是吸盘留在伤口处就麻烦了,还容易感染。为了闪避白玉儿抓扑之势,他突然睁开了双眼。
    
    情急之下忘了白玉儿不但张着两腿,裙子也没有放下去。刚睁开双眼,一片凌乱黑色赫然入目。他瞪大双眼死死的盯着,再也无法移动目光了。 
    
    “你……流氓……下流!”最私秘的地方被别人看了,白玉儿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尖叫,用力夹紧两腿,手足无措的放下了裙子。
    
    “屎轩儿,你这个坏东西!还看?我戳你。”白玉儿双颊通红,快要滴出血来了,发现何雨轩还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小腹,食中二指向他眼睛戳去。
    
    “最毒妇人心。我刚帮了你,手上还沾着你的水呢!你就要戳我的眼睛,太黑了吧?”何雨轩顺势一滚,避开了她的小手。
    
    “今天的事,你要是敢乱说,我饶了不你。”白玉儿当然不是狠毒的女人,刚才只是吓吓何雨轩,见他躲开了也就不追究了。
    
    想到下面还是空荡荡的,一点安全感都没有。白玉儿抓起小裤和湿淋淋的打底裤,一溜烟的逃进了鼠尾草深处,蹲着身子开始穿裤子。
    
    “小蚂蝗,你真是艳福不浅啊!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死了也值。”何雨轩在右手食指处弹了几下。
    
    受到震荡,蚂蝗很快就自动松开了。划出一道青绿色的弧线,蚂蝗迅速落地了。何雨轩一脚将它碾成一滩血水,然后向水潭方向走去。
    
    “你今天自己送上门来了。老子一定会好好的招呼你。扒光之后,拍一堆艳照放在网上,看你以后还能高傲不?”
    
    何雨轩一边走路,一边思索诊所开业的相关细节,反而忘了四周的情况。快到水潭边了,半人高的丝茅草里面响起一阵猥琐的声音。
    
    他愣了一下,放开步子向那片丝茅草走去。何雨轩进了草丛,看清里面的情况,两只眼睛越瞪越大。

本文标签:快穿紧致含不住hhh

上一篇:撞得越快叫的声音越大*叫出来啊撞得越快越想叫

下一篇:宝贝禁忌h-青梅这道题做错了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