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隔着布料磨蹭她的湿润入口 他的手在里面动

2021-06-25 10:18:0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北方的天冷的格外的早,虽是晚秋,但也已和冬日无两,在外面的一小会,苏歌和两个小豆丁儿早都冻得手脚冰凉。 破庙虽四处漏风,但也比外面好很多,苏歌进屋后赶紧找了些柴火打算生火

文学

北方的天冷的格外的早,虽是晚秋,但也已和冬日无两,在外面的一小会,苏歌和两个小豆丁儿早都冻得手脚冰凉。
    破庙虽四处漏风,但也比外面好很多,苏歌进屋后赶紧找了些柴火打算生火取暖,可柴火找了不少却找不到火折子。
    苏歌眼珠一转,直接站起来走到了外面:“谁有火折子。”
    外面刚才看热闹的人还没有走完,但也没剩下几个,此时听到苏歌的话,微微一愣,火折子?难道还要烧房子?
    没有人理会她,更怕这个女人一时想不通发疯去烧了谁家的房子。
    苏歌等的不耐烦了,直接走向外面打算自己动手,反正她之前已经做过一次恶人了,不如恶人做到底,让这些人见到自己就怕,也省的日后麻烦。
    见苏歌走过来,还没走的几个赶紧离开。
    有一人走的慢了,被苏歌逮了个正着,在那人‘惊恐’的目光中,苏歌二话不说直接伸手在她衣襟里一阵摸索,半响之后摸出一个火折子,淡淡一笑:“借来用用,日后还你。”
    走了几步,苏歌总觉得有些不对,为什么那个女人的胸部会那么硬?
    苏歌边走边摸了摸自己的胸部,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
    这里的天可真冷,她穿的又单薄,在外面多呆一分钟都是一种煎熬。
    被苏歌抢走火折子的‘女人’见苏歌并没有对他做什么,松了一口气,看着已经走进屋的苏歌,眼中闪过一抹幽光。
    “娘亲,我们有吃的吗?”苏歌刚走进来,小女儿音儿就走过来抱住了她的小腿,小眼睛可怜兮兮的仰头望着苏歌。
    苏歌蹲下来,搂着音儿小小的身子,微笑着说道:“有的哦,等下娘亲给小音做好吃的,但是前提是我们得先生火,小音不觉得很冷吗?”
    音儿一听有吃的,眼睛一亮,乖乖的从苏歌的怀里下来,和书儿一起去捡屋子里面散落的木头。
    苏歌看着两个小家伙忙碌的小小背影,只觉得心疼,这两个小孩,只有三岁,但懂事的程度比十来岁的大孩子也不遑多让。
    生火苏歌做的并不熟练,虽然她继承了这个身体原主人的记忆,知道怎么用火折子生火,但亲自动手做起来并不容易。
    火一升起来,屋子里的温度就渐渐高起来,也不觉得那么冷了,苏卉招呼两个孩子坐在火堆边取暖,自己则忍着寒冷在破庙里面转了一圈,找来一个破陶罐,跟两个孩子招呼了一声,就走出破庙。
    破庙外面的不远处有一条从山上流下来的小溪流,住在破庙的这段时间,他们就是在这里取水的,她打算去那里将陶罐洗一洗。
    溪水冰凉刺骨,这个身体大病刚好本就羸弱,不能过多的接触冷水,苏歌不得不加快了清洗陶罐的速度。
    陶罐清洗好后,苏歌并没有装溪水,而是将手放在了陶罐口,意念一动,一股清水从手心冒出。
    细细的清水不一会就灌满了一陶罐,苏歌开心的笑了。
    不管怎么说,老天还算待自己不薄,给了自己一个随身空间,虽然只有一平米见方的空间,里面也只有一个泉眼,但苏歌已经很知足了。
    有了这个空间,以后不但吃水不愁,最主要的是可以放一些随身用的东西。
    苏歌端起罐子,喝了一口泉水,甘甜的泉水沁人心脾,比苏歌前世喝过的任何水都好喝。
    苏歌连着喝了好几口后将罐子放在一边,在附近找了一些草藤,这是一种名叫五加皮的草藤,山坡上居多,藤蔓柔软韧性极好,去掉叶子之后可以编框,不过苏歌不打算编框,这些草藤她另有他用。
    苏歌总共弄了一大捆之后方才罢休。
    将这些草藤绑好背起来,然后抱着罐子向破庙走去。
    破庙里两个小豆丁明显已经等急了,不时的向外张望,看到苏歌的身影,两人都高兴的叫了起来。
    远远看到两个小孩高兴的向自己跑来,苏歌眼中满是笑容,前世孩子对于她来说是奢望,这一世,这两个孩子将是她的心肝肉。
    和两个孩子一起走到破庙,放下草藤,将罐子抱到火堆旁边,然后就用草藤编了一根粗绳。
    粗绳编的很粗糙,但足够结实。
    前世的苏歌虽然是富家子弟,但小的时候并非在大家族长大,而是跟着外公外婆在乡下生活,那个时候爷爷经常上山砍一些树枝编框,偶尔也会编一些粗绳,其中就有这种五加皮草藤,苏歌虽然不曾动手,但很多动作也记到了脑子里。
    第一次编就能成功,苏歌很开心。
    用在破庙里捡来的粗一些的木头架了三角支架,用草藤编的粗绳绑好,再把罐子绑在支架上,架在火上面烧。
    忙完了这些,苏歌想了想又走到外面,捡起地上的那个鸡腿,悄悄用空间里的泉水洗了洗,走进破庙。
    看到苏歌手里拿的鸡腿,书儿和音儿均是眼睛一亮,一双眼滴溜溜的看着苏歌。
    苏歌微微一笑,温柔的说道:“只有一个鸡腿,你们要怎么吃?”
    书儿和音儿看向彼此,又同时看向苏歌:“娘亲吃。”
    苏歌没有说话,微笑着摇了摇头,将鸡腿撕成小块,连同骨头一起扔到陶罐里。
    鸡腿就是之前范氏冤枉书儿偷的那个,要搁前世,别说是个鸡腿了,就是一整只鸡苏歌也绝不会去捡,可现在她除了捡就别无他法。
    苏歌娘三被赶出来三天,净身出户,除了一身衣服什么都没有。
    被赶出来后,苏歌一心求死,三天滴米未沾,此时也早饿的前胸贴后背,两个小孩虽然得村里的一些好心人接济,但也是有上顿没下顿饿坏了。
    此时,娘三个,六只眼睛盯着一锅‘鸡汤’,更是觉得饥肠辘辘。
    苏歌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觉得要是再有一些面或者青菜就好了,这样一锅‘鸡汤’就不会显得这么清汤寡水了。
    “小书,小音……”一声小心翼翼的轻盈喊声从庙门口传来,门口冒出一个大概十五六岁的少年。
    少年身材修长,一身青色棉袍,并不精致的脸庞此时正小心的张望着,怀中抱着一个大碗,碗中装着的正是白花花的面粉。

第四章: 一罐鸡汤

苏歌的注意力并不在少年身上,而是在那碗白晃晃的面粉上。
    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一大碗面粉,省着点吃足够娘三个吃两天了,有了这两天的缓冲时间也足够自己找来吃的了。
    小书和小音听到声音也连忙站起来,跑向少年,俏生生的声音中充满了喜悦:“范义叔叔,你怎么来了?”
    范义悄悄的往破庙里面望了望,觉得两个孩子声音太大,手指放在嘴巴前面,轻嘘了一声:“小声点,小心被嫂子听到了。”
    说完后,范义笑着将怀中抱着的碗往前面推了推:“我今天没弄到吃的,不过我弄了些面粉出来,而且是白面粉,等下让你们娘亲给你们弄好吃的。”没有看到苏歌,范义显得很开心。
    “范义叔叔真好,娘亲给我们弄了鸡汤,叔叔也要吃点吗?”小音歪着脑袋高兴的说道。这些天可多亏了范义叔叔不时送些吃的,自己和哥哥才能好好的等到娘亲醒来呢。
    小音的声音有些大,范义心下一惊,连忙捂住了她的嘴巴:“小声点。”然后看向小书说道:“鸡汤?是叔叔清早给的鸡腿吗?”
    小书点头:“娘亲把鸡腿变成了鸡汤。”
    范义没有说什么,把一碗面粉递给小书后就打算赶紧离开,自己哥哥休了嫂子,把嫂子和两个侄子侄女赶出家门,这会儿嫂子肯定还难受着呢,自己还是不要去她眼前晃荡,再勾起她的伤心事。
    范义刚抬起脚,苏歌的声音从屋内响起:“原来是小义来了,进来坐坐吧。”
    范义表情错愕,抬起的脚步僵在半空中,半响之后心下一喜,从小书手中拿过面碗和两个孩子一起向破庙里走去。
    “嫂子,这些面粉是我从家里拿来的,你和小音小书先吃着,没有了我再想办法。”范义说着,将手中的大碗递给苏歌。
    苏歌没有推辞,现在的情况也容不得她推辞。
    苏歌接过大碗,笑道:“这两天麻烦你了,两个孩子都多亏你照顾才挺过了这几天,这碗面粉嫂子先收下了,日后再还你。”
    这个范义是这个身体前夫的弟弟,算是小叔子,和他哥哥不同,范义性子善良,对苏歌娘三一向不错。
    这次苏歌娘三被赶出家门,苏歌万念俱灰一心求死也没怎么照顾两个孩子,多亏了范义照顾着才没让两个孩子饿死。
    这是恩情,苏歌不会因为他是范家的人,是前夫的弟弟就对他有看法。
    范义也心中惊讶,之前嫂子可不是这种态度,因为自己是范梁的弟弟,嫂子连自己也一起恨上了,没想到今天竟然能好好的和和气气和和自己说话。
    能得到苏歌的原谅,范义受宠若惊,一时间竟不知说些什么。
    半响之后这才整理好思绪,条理清晰的说道:“应该的,小书和小音也是我的子侄,我理应照应一二的,只是,嫂子你以后……我哥这人……。”
    说起哥哥范梁的事,范义也有些难以启齿。
    苏歌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意思,笑了笑没有说话。
    见苏歌笑而不语,明显不愿多说的样子,范义也止住了话头,坐在火堆边上没有说话。
    苏歌从面碗里抓了一把面粉往陶罐里撒了一些,本来面粉里加水搅成面糊再放进去味道和样子都会更好一些,但奈何这里连个碗都没有,苏歌也只好直接撒面粉。
    面粉撒下去遇水变成面糊,本来只是零星飘着的几根鸡丝,有了面粉的加入变得更加凝实了些,看上去终于有了些鸡汤的样子。
    淡淡的香气从锅里飘出,两个孩子和苏歌更饿了。
    等了一小会,一锅的‘鸡汤’也算是好了,苏歌拎着草藤,小心的将罐子放在一边,打算等陶罐温度降下来后,再每人分着喝一点。
    见两个孩子眼睛一直盯着陶罐里的‘鸡汤’,苏歌微微一笑:“好了,稍微等一会,等凉一些就能喝了,现在罐子太烫,会烫坏嘴巴的。”
    两个孩子懂事的点头,但眼睛却没有离开陶罐半分,喉咙里下意识的咽着口水。
    范义看的眼睛发酸,直接站起身跑了。
    苏歌也没有在意,能给一碗面粉已经很好了,估计这要是被他母亲发现也少不了一顿打。
    记忆中,自己那个前任婆婆也就是范义的母亲最看不起的就是自己,要是让她知道她最疼爱的小儿子把自家的东西拿来接济自己,还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
    不过,现在也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不管如何,这碗面粉也算是解了时下燃眉之急。
    陶罐降温本来就慢,这一等就是小半个时辰,还没等陶罐温度降下来,范义就出现在门口,手中拿着的正是三个碗和一个大勺子。
    苏歌微微一滞,原来这孩子是去拿碗了。
    “从家里拿来的?”
    范义点头:“嫂子,你先用着,没事的,我们家已经吃过饭了,只要吃饭之前拿回去就不会被发现的。”
    有了碗,也就不用继续等着陶罐冷下来了,盛了三碗‘鸡汤’,分别递给了小书和小音,两个孩子明显是饿坏了,一接过碗,顾不得是不是还烫,就大口的喝了起来。
    苏歌也是好久没有吃东西,此时也饿的饥肠辘辘,三两下就喝完了一碗,只觉得今天的这碗‘鸡汤’格外的好喝,入口丝滑,还带着股子清香。
    一陶罐的‘鸡汤’娘三个分着每人喝了三大碗,虽然大部分是水,但也好歹算是压下了饥饿。
    之后,苏歌又去了一趟溪边,把陶罐和碗勺洗干净,将碗勺还给范义,范义就赶紧拿回去了。
    肚子里有了东西,又烤了半上午的火,苏歌终于缓过了些劲。
    把之前弄来的藤蔓整理好,开始用编框的方法编网。
    外面的小溪流不宽,一米见方的样子,不时会有几条小鱼游过,但因为地处下游,那些个小鱼游得特别快,之前清洗陶罐的时候她就试图抓过,但是根本就抓不住。
    所以就想着,用这些藤蔓编个细致一点的网,拦在溪流中间,这样一来,从上游游下来的小鱼就会被拦住,然后再编一个粗大一些的网拦在前面一些。
    小鱼从大网里游过去,再被小网拦住,想要再从大网返回就会因为逆流的关系游不回去。

本文标签:隔着布料磨蹭她的湿润入口

上一篇:公交车上隔着布料磨弄(短篇系列故事集h)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杭州女的和狗半夜去医院(苏成)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