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杭州女的和狗半夜去医院(苏成)最新章节列表

2021-06-25 10:22:5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想起昨天晚上对沈雪芸发那么大火,苏成便有点后悔。 沈雪芸是南方女孩,两人念大学时认识,毕业后她不顾家里反对,千里迢迢跟着苏成来到东部城市临海,可以说为他牺牲了很多。

文学

想起昨天晚上对沈雪芸发那么大火,苏成便有点后悔。
    沈雪芸是南方女孩,两人念大学时认识,毕业后她不顾家里反对,千里迢迢跟着苏成来到东部城市临海,可以说为他牺牲了很多。
    沈雪芸的家庭在南方算是中产阶级,家教良好,从小生活在父母的呵护之中,完全是棵在温室里长大的花朵,而跟了苏成以后,她却要在陌生城市陪他一起打拼,也的确是为难她了。
    两人结婚一年,经过这段时间的打拼,沈雪芸已经成为临海电视台晚间新闻的女主播,而苏成则在三年前通过了公务员考试,目前在临海市国资委监察科工作。
    尽管两人都拥有稳定的工作,但是刚刚步入正轨,生活的压力自然不小,所以苏成还私下里用沈雪芸的亲妹妹沈雪岚的身份注册了一个文化用品公司,说白了就是租个门面,做些文具用品的生意,以增加一些收入。
    现在那个店基本交给曾艳全权打理,平时除了需要大批量送货,苏成一般是很少去那个店的!
    由于要主持深夜档节目,沈雪芸经常上白天睡觉,到了傍晚出门工作,很多时候,夫妻俩虽然同住一屋,但聚少离多,不过现在沈雪芸干的不错,苏成盼望着她可以换到白天上班,这样晚上他便可以搂住小娇妻入睡了。
    苏成7点起床,走进卫生间刷牙,他本已经相信了昨天沈雪芸的说辞,但当他看到沈雪芸那条放在洗衣盆里的黑色蕾丝内裤时,不知怎么的,他又动摇了。
    苏成将牙膏冲洗干净,放下牙刷,鬼使神差般的走到洗衣盆前,从里边将沈雪芸的内裤拿了起来。
    由于回来的很晚,妻子还没来得及将内裤洗掉。
    苏成瞪大眼睛盯着那曾经贴着他妻子沃土的镂空布料,仔细寻找着每一个可能遗留下来的痕迹。
    妻子上班时间要录制直播节目,录完时基本已经快要12点,除开路上坐车的40分钟,留给她的偷情时间只有短短20分钟,20分钟里完成这事定然是很匆忙的,也许妻子没来得及清洗,或者匆忙之间清洗的不够干净,就会留下痕迹。
    苏成绝不希望看到有任何痕迹出现,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的手几乎一直在发抖,他太爱沈雪芸了,他太害怕失去她,太害怕她对自己不忠。
    如果还能选择的话,苏成一定不会去翻看妻子的内裤,因为他真的看到在布料中央有一块白色的斑点!
    是男人的?!!
    苏成对自己的反应感到很奇怪,除了愤怒以外,当他看到这块白色的斑点时,他的心情竟然变得极其奇怪!
    难道妻子真的在撒谎?如果真的是这样,她的谎言也编造的太完美了,可惜她还是遗漏了最为重要的东西。
    苏成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将鼻子凑了过去,没有嗅到那种腥涩的味道,苏成一遍遍的在心里对自己说:这是她的留下的东西,如果是男人留下的怎么可能没有那种特有的腥涩味?
    苏成将内裤丢回了洗衣盆,回到卧室。
    妻子睡的很香。
    苏成看着她那熟睡的样子,心中不由一荡,他弯腰抱住了妻子,可能是因为心里有太多复杂的想法,有些太过用力。
    白色的斑点,还有眼前那红色的吻痕,实在是太刺眼了!
    沈雪芸嘤咛一声痛的醒了过来,她轻轻推了推苏成:饿死鬼,昨天还没够嘛?!”
    苏成的大脑轰的一声炸开了,从认识到结婚,总共7年,妻子总是叫自己老公,饿死鬼这两个字从来没在她的口中说出过!
    这两个字叫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个神秘的第三者!
    联想到昨夜,她那不寻常的主动,苏成断定,妻子真的是在外面有人了。
    甚至在早晨半梦半醒时,她仍在回味着,那个男到底对她做了什么,她怎么会如此情不自禁。

第04章

苏成真想好好的给这个贱货一巴掌,但看到她那疲倦的睡容,终究还是没有下的去手。
    7年的感情,7年的朝夕相处,从大学恋爱,到分割两地依旧不离不弃,最后共同奔赴临海的这7年,一巴掌下去就全毁了!
    苏成冲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冲了把脸。
    他告诉自己,不能这样鲁莽,不能单凭色鬼两字就冤枉她,他必须找到足够的证据,否则她是死都不会承认的。
    苏成像往常一样准备好了早餐,才匆匆的离开了。
    到了单位,苏成仍是心火难消!
    思来想去,苏成觉得,那个吻痕的解释最为牵强。
    他的脑海中突然跳出曾艳这个名字,会不会是她把曾艳当做挡箭牌呢?
    苏成一步步的分析着,如果妻子真的在下班前做过那种事,那么她根本不可能和曾艳呆在一起,因为没有时间!
    想到这里,苏成便拿出手机,拨通了曾艳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喂,苏大帅哥,你怎么有空打电话给我?”
    苏成当然不能直接问,你昨天晚上12点以后有没有和沈雪芸在一起,这样盘问曾艳肯定会怀疑,她和沈雪芸关系很好,一定会告诉沈雪芸,那样就等于打草惊蛇,对他今后的继续查找证据不利。
    苏成换了个方式,道:“曾艳,我老婆工作那么辛苦,你想要给她庆祝也得换个时间啊,别到了晚上一两点还叫她出去吃宵夜,她的身体会吃不消的!”
    “切,我当是什么事呢,你老婆是千金大小姐,是电视台女主播,难道我就不是人啊,你就不能顺便关心一下本小姐我嘛,哼,好心给你老婆庆祝,你还好意思怪我呢,好心当成驴肝肺!”
    听到曾艳的回答苏成松了口气,但不知怎么的也有些失望。
    说实话,在怀疑妻子出轨的那个瞬间,苏成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兴奋,接下来才是愤怒!
    苏成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心理有问题,怎么会渴望自己老婆和别的男人产生不良关系呢?
    曾艳不停的数落苏成:“你这个老板当的也未免太舒服了,半个月都不见你来店里看一下,倒把我当成了苦力,我朋友都在问我,这店究竟是你的还是我的!”
    苏成问到了自己想知道的信息,但又不好立刻挂断电话,毕竟他的店全靠曾艳一人在那顶着,总得让曾艳发泄一下。
    这一通电话,打了足足有二十多分钟,期间,监察科科长秦虹几次走到办公室门口,朝苏成的位子张望。
    苏成知道,自己要倒霉了。
    果然,苏成刚挂电话,秦虹便踩着黑色高跟鞋走了过来,她重重的敲了敲苏成的桌子,道:“苏成,你去我办公室等着,我有话要对你说!”
    在一干同事的注目下,苏成灰头土脸的走进了秦虹的办公室。
    苏成在里边足足等了有半个小时,都没有见到秦虹回来,终于他再也等不下去,便走到外面悄悄的向办公室小王打听:“秦科长去哪了?”
    小王嘿嘿一笑:“你没看她拿着包出去了,我估计是去开会了,你啊这次再劫难逃了!”
    苏成看了看表,知道秦虹这是故意给自己脸色看呢,在这种时候他更加不能随便离开她的办公室,万一她回来要是没看到自己,肯定是一顿臭骂。
    苏成坐在秦虹办公桌前的沙发里,郁闷到了极点,脑海里却反复琢磨着妻子的事。
    他突然又想到了那张注射狂犬疫苗的处方单,上面没有沈雪芸的名字,会不会是假的呢?那张纸张,打印机上随便打一张,然后签个潦草点的名字就可以仿冒,他决定下班以后,去那家医院打听一下,那天晚上是不是有这样一个女人去注射过疫苗。
    正想着呢,办公桌上突然有东西呜呜的震动起来。
    苏成站了起来,原来是秦虹的手机。
    为了应对突发事件,一般政府单位人员手机都是二十四小时开机并随身携带的,秦虹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忘了呢?
    手机被压在一本厚厚的文件夹下,一震动便从桌上掉了下来。
    原来这是秦虹的私人手机,不是工作手机。
    苏成走过去捡起手机,正要放下,却看到一条微信发来的推送消息。
    秦虹竟然会用这种聊天工具?而且走之前没有退出?
    苏成不小心点了下屏幕,手机也没有设置解锁密码,直接就进入了界面。
    用过这个软件的都知道,推送消息也会显示大约一半的内容,如果信息过长,则必须点进去以后才能看到。
    苏成当然不敢点进去,如果点进去,这条消息就会变成已读状态,秦虹就会知道苏成动过了她的手机,因为是她让苏成在办公室里等的!
    然而即便没有点开,这条消息的部分内容也已经把苏成惊得下巴都差点掉下来。

本文标签:杭州女的和狗半夜去医院

上一篇:隔着布料磨蹭她的湿润入口 他的手在里面动

下一篇:我被自己家的狗上怎么办/狗狗差我两个多小时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