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浪货吞下去不准吐出来(男人吃奶头)最新章节列表

2021-06-25 11:42:2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李香草一声惨叫后吓得直往前爬,躲开了刘虎娃的凶器这才回头骂道:“小王八蛋,你想捅死嫂子呀?”她说话时眼中泛泪,脸上却有笑意,说不出是哭还是笑。 刘虎娃知道自己莽

文学

李香草一声惨叫后吓得直往前爬,躲开了刘虎娃的凶器这才回头骂道:“小王八蛋,你想捅死嫂子呀?”她说话时眼中泛泪,脸上却有笑意,说不出是哭还是笑。
    刘虎娃知道自己莽撞了,于是不好意思地摸着头道:“对不起!嫂子,你叫得太那个了,我听着冲动,所以就……”他舍不得刚刚的快感,继续说道:“嫂子,咱再来,你放心,这一次我一定慢慢来,保证不弄疼你。”
    李香草哪还敢信他,她拉起裤子道:“不来了不来了,你说话没信用,明明答应了慢慢来的。”刘虎娃那一下确实是把她吓怕了。虽然她挺想做的,但还是怕刘虎娃把自己弄出个好歹来。
    刘虎娃见她穿裤,顿时哭丧起了脸,道:“嫂子,你这不是玩我吗?你让我这样怎么办?”他说着挺了下他那旗杆。他难受着呢!
    李香草吃吃一笑道:“活该!谁让你不听话来着。”她见刘虎娃那一脸颓败,倒真有些不忍心,于是道:“你过来,嫂子用手帮你弄。”
    刘虎娃见她已经扎好裤带,知道她“那里”没戏了,再看她白白嫩嫩的小手,倒也真是个替代的好方法,只是他更喜欢李香草那鲜嫩窄小的嘴儿,于是道:“嫂子,你用嘴帮我弄好不好?”
    李香草碎了他一口道:“想得美。我说养娃,你不是没碰过女人么?怎么懂那么多东西呀?”
    刘虎娃得意地说:“没做过不代表没听说过啊。上回傻牛回来,他说城里的女人都会用嘴帮男人弄,他和大壮哥经常……呃!”
    他对刘大壮的恨成了一种习惯,无时不刻不想着抹黑刘大壮,现在这话虽然只说了一半,但其中的意思不方而喻。
    果然,李香草一听说傻牛跟他男人经常……后面那话虽然没说全,但是轻易便能猜到肯定是去找女人了。她柳眉一竖道:“傻牛是不是跟你说他跟刘大壮去找女人了?”
    “没!我可没说。嫂了,你可别告诉大壮哥我跟你说过这话啊,他会找我麻烦的。”刘虎娃脸上装着害怕,心里却乐开了花。
    “我跟他说这事干嘛?你快跟我说,他是不是在城里找女人了?”李香草最关心这事。在村里为刘大壮守活寡她已经觉得够苦了,没想到刘大壮还在城里玩女人,弃她于不顾,她心里这把火烧得极旺,如果刘大壮就在她面前,指不定她扑上去就把他给撕了。
    刘虎娃不吱声,见李香草拿杏眼瞪自己,这才忙不迭地点了下头。
    李香草怒了,她骂道:“好你个刘大壮,老娘在村里为你守身如玉,你倒是在城里风流快活起来了。不管了,老娘也玩男人,看谁比谁吃亏。”她说着把腰带一解,挺着美臀道:“养娃,快来,你弄死嫂子算了,我看他刘大壮头上的帽子绿油油的还能不能得意得起来。”
    刘虎娃一看就乐了,他哪里会说不,提枪马上就冲了进去。
    李香草的身体在之前就做好了准备,刘虎娃进去顺溜之极。顿时,田野间,草垛堆里,叭叭声不断,伴随着女人压抑的惨呼声,形成了一曲优美的音乐。
    事了两人瘫躺在草垛里歇息,李香草气喘吁吁地道:“好你个刘虎娃,差点没把嫂子弄死,还好你是第一次,要是再久点的话老娘非晕死过去不可。”
    先前那一翻战斗,刘虎娃没机会享受李香草胸脯的滋味,这会儿正探手在她胸衣里头摸得畅快,他嘿嘿一笑道:“嫂子,你觉得舒服不?比大壮哥弄得好吧?”
    李香草一听刘大壮的名字,气又不打一处来,她撇撇嘴不屑地道:“当然比他好,他弄了老娘那么多次,没一次有你久,你这还是第一次呢,要是再弄多几次的话,都不知道还能长多少能耐!”
    两人说着荤话,感情渐深,待歇得一阵,力气一恢复了便起身又干起了农活。
    虽然刚运动过不久,但刘虎娃心情愉快,干起活来冲劲十足,尤其是跟在李香草屁股后面说荤话的时候,更是像打了激素一样。
    李香草有一句没一句的跟他应和,嘴里不时发出吃吃的笑声。
    两人正割得欢,忽然听着远处有人喊,刘虎娃直起腰来一看,认清远处喊话的是刘长寿,他回头对李香草道:“嫂子,帮不了你了,长寿哥找我可能是有活干了。”
    李香草本来就是个明事理的女人,就算没跟刘虎娃发生关系也不会硬拉着他让他帮自己干农活。现在两人有了亲密关系,她着实对刘虎娃那玩意儿有些迷恋,就更不可能会拖刘虎娃的后腿让他生活没着落了。她摆摆手道:“没事,你去忙吧,得空再过来帮嫂子,干完活嫂子给你做好吃的。”
    刘虎娃醉翁之意不在酒地嘻嘻笑道:“嫂子,吃完了好吃的我还能再吃你不?”
    李香草笑骂道:“去你的,嫂子才不便宜你个小王八蛋,弄人都不知道心疼。”
    刘虎娃不敢耽搁,怕刘长寿等烦了,以后再有工开就不叫自己。他跟李香草再逗笑一句便奔向了李长寿。
    才一走近刘长寿就踢了他一脚,笑骂道:“好你个刘虎娃,竟敢跑去调戏刘大壮的媳妇,让他知道了我看你怎么办?”
    刘虎娃哪敢让他把话说下去,马上摆手道:“长寿哥,你可别乱说话,我可啥都没干,就帮她割稻了。”
    “滚犊子,别以为我没看到你跟在她后面偷偷瞧她屁股,我看你连扒了她裤子的心都有了。奶奶的,这女人真要命,要是我也有这样的媳妇就好了,抱着那玩意儿从后面进去,这一进一出的,肯定爽翻了。”
    刘长寿说着话,两眼放光,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刘虎娃心中暗笑,他可不只是有了扒李香草裤子的心,而是真的扒过了,还狠草了一顿,那滋味可比干想爽多了。
    刘长寿看刘虎娃不吱声,只是抿着嘴傻笑,便笑着拍了一记他的后脑勺道:“笑什么笑,下回过来帮忙喊我一声,奶奶的,这娘们不鸟老子,就喜欢跟你这种大小伙子凑一块。”
    两人边聊边走,没多一会儿便到了村长刘康富家。
    原来,村长刘康富家在建新房,想在新房门口打口新井——
    

第四章 奇异冰块

农村打井可不比是城市的高科技,他们用的还是比较落后的法子,不过是一个挖头加一根接杆,三两个人拿水管钳夹着转圈圈,到到接杆用尽便又接一根,这干的可都是体力活,技术含量不高。
    刘长寿是工头,一般情况下不用干活,他坐一边看着刘虎娃跟另外两个同村爷们光着膀子在那卖力地转圈圈,心中满意,抽烟时自然悠闲得很。
    监工的人虽然只有他一个,但看热闹的还有别人。
    刘康富家闲人不敢进来看热闹,他自家闺女倒是能瞧。
    他女儿叫刘小菊,今年二十六岁,还没嫁人。
    城里女人三十都不急嫁,农村却不行。像刘小菊这样年龄的姑娘已经算老了,她之所以不嫁,不是因为她长得丑。相反,她长得非常好看,就算比不上李香草,却也相差无几。
    她的故事比较现代化。就跟所有的农村姑娘一样,她在读大学的时候一心想着找个城里的男人嫁过去实现农转非的愿望,只是可惜,每个进大学泡妹跟她勾搭上的男人都不安好心,每次玩腻之后都走得非常彻底,让智商低下买卖上成大学的她想找人也找不到法子。
    最可怕的一回就是她被有城市户口的男同学搞大了肚子。那男同学不肯负责任,她便在学校里耍泼哭闹,结果那家里非常有钱的男同学啥事没有,学校却把她给开除了。
    她回村的时候已经把肚子里的孩子打了,可她的事至此也在村里传开了,整个人名声都臭了。农村人思想比较传统,像这种被很多男人玩过的女人,市场自然就小了。再加上她心气高,仗着自己爹是当村长的,不肯嫁一般的男人,这事一拖就把自己拖成了老姑娘。
    刘小菊其实挺想找个男人的,大学的生活似乎勾起了她的瘾头,没有男人的日子,她过得很烦闷。
    她在不远处的院子里嗑着瓜子,不时偷偷来瞧这边三个精壮的汉子,尤其是看在刘虎娃身上的时候,她那两眼简直能用精光四射来表示。
    刘虎娃长得一点都不像刘家沟的男人,他一米八几的身高在男人普遍身高在一米六几的刘家沟里绝对算得上是鹤立鸡群,再看他的脸上轮廓,虽然只是小帅,但那英挺的五官,可比刘家沟的大多数男人长得好看多了。
    刘虎娃可不知道有个女人在远处看自己,他们三人合伙,好不容易终于挖出水了,正把第一把湿泥敲掉,他突然看到湿泥中有一块晶莹剔透的小玩意儿,瞧着像是冰块,不过拇指大小。
    他以为是玉,私心作崇之下便悄悄把它装进了裤袋。
    再与人挖得几把,他心里惦记着那块东西,便找借口说要撒尿,一头钻进了茅房。
    他也真是想尿尿了,一进到茅房便把他裤裆里的长蛇掏了出来放水,另一只手却伸到裤袋里掏出了那块冰块状的东西。
    那东西瞧着像冰,拿在手里却感觉有些温热。
    他心中奇怪,像把它举高了对着阳光细瞧。
    农村的茅房有好些是露天的,他现在这间就是,所以能看到太阳。
    他左瞧右瞧都搞不明白那东西是什么,只是捏在手上凉凉的,像是冰,却又没有那么低的温度。
    他压根没想过要把那东西丢掉,因为觉得它应该是件什么,说不定拿到城里能卖个好价。
    于是,他又把它装回了兜里。
    放完水出到外边一看,远远看到村长刘康富的宝贝儿子刘有福正指着大傻的鼻子骂道:“草!老子让你去打个架你也敢要好处,你挖井挖傻了?信不信我连井也不让你挖了!回头让你们吃西北风去。”
    大傻人不聪明,听这话反应却快,赶忙喊道:“别呀!有福哥,我去还不行么!”
    刘虎娃一看这阵势就知道刘有福肯定是又仗势欺人惹了外村人了,正拉人马去干架呢!
    他不想淌这趟浑水,因为他知道刘有福是无理也强欺人的主,所以赶忙缩了回去悄悄观察。
    果然,刘有福骂完大傻又跑去做二牛工作。
    二牛可比大傻聪明多了,他都不待刘有福叫骂便步入了阵营。
    刘虎娃左看右看不见刘长寿,猜想他肯定又是跑到哪偷懒去了。
    他是工头,不用干活,在不在现场都没什么事,说不定是回家睡觉去了。
    也不知道二牛跟大傻是不是脑子短路,没想起个刘虎娃来,他有幸被被供出来。眼看着刘有福拉着两个憨将离去,他这才又钻了出来。
    回到挖井那地儿,想到这井暂时是挖不成了。这就走了的话,怕刘长寿回来找人。他看到村长家右侧有片小树丛,看着像是挺阴凉的样子,便走近一头扎了进去,找了一片太阳找不到的地儿躺了下来睡懒觉。
    他这一觉睡得好快,没多一会儿便人事不知了。
    他睡得沉,睡梦中却仿佛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身上,很沉,却伴随着一阵难言的快感。
    这快感渐变强烈,他终于从梦中醒来,迷糊着一睁眼却是愣住了。因为他看见了村那的女儿小菊正跨坐在自己身上,虽然她衣裙好好的,但刘虎娃却感知两人的私密处正紧紧连接在一起,随着刘小菊身体的起伏正磨擦着发出轻微声响,那快感因醒来而变得铺天盖地,一下子充满了他整个身心。
    刘小菊一脸迷醉地仰头喘着气,不时压抑着哼哼两声,根本没看到刘虎娃已经醒来。
    刘虎娃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自己在梦里会有种被鬼压的感觉了。合着这鬼就是刘小菊,她竟毫无廉耻的骑了自己。
    他心中又是无语,又觉得好笑,正琢磨着要不要“醒来”让刘小菊看到,见她有低头的趋势,却是下意识地又闭上了眼睛。
    眼睛看不到东西,身体被快感充斥,他不由自主地微微挺动身体迎合,别听喘着气的刘小菊轻声笑骂:“真……真是个坏种,哦!呼!睡着了也知道干女人。

本文标签:浪货吞下去不准吐出来

上一篇:太大了,顶的肚子一鼓一鼓的*浪货,给我叫浪一点h

下一篇:堵好了一滴也别流出来-把下边的草莓一个个捣碎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