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怎么练夹功和吸功(浓精高潮H)最新章节列表

2021-06-26 09:01:0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虐待亲生女儿,独宠养女…… 宋太太高贵端庄的人设,怕是在圈子里彻底的崩塌了。 今日晚宴,收获不小。 星辰看黑暗中慌乱的三人,收敛目

文学

    
    虐待亲生女儿,独宠养女……
    
    宋太太高贵端庄的人设,怕是在圈子里彻底的崩塌了。
    
    今日晚宴,收获不小。
    
    星辰看黑暗中慌乱的三人,收敛目光,转身,眸内是刺骨的冰冷。
    
    宋茹尝过今天从天堂坠入地狱的滋味,呵,这只是一个开始,前世她怎么折磨自己的,今世,她会一五一十的偿还回去。
    
    以后日子还长,咱们走着瞧。
    
    ……
    
    从大厅出来,宾客从正门离开,车灯照亮庄园的道路,人太多,星辰往后门走。
    
    在宋家,真正对她好的只有爷爷。
    
    爷爷住在祖宅,并没有和他们住在一起,宋旭夫妇很会做戏,在爷爷面前很疼她,关心她,对她嘘寒问暖。
    
    但爷爷走后,马上变脸,对她非打即骂。
    
    她求过爷爷,带她离开,爷爷说她应该待在父母身边,好过和老人同住,她还小,需要父母照疼爱和照顾。
    
    她说宋旭夫妇经常打她,可是爷爷不信。
    
    上一世,爷爷真正对她失望,是今天晚上发生的事。
    
    一个失身还弄的人尽皆知的女儿,说出去,太丢宋家脸面。
    
    这件事对爷爷打击太大,爷爷身体每况愈下,一年后爷爷走了。
    
    很久之后,宋星月才告诉她,爷爷并非自然死亡,是被人下了慢性毒药。
    
    爷爷死后,宋氏集团彻底落入宋旭手里。
    
    今晚她没有失身,一切还没有定数。
    
    她想办法搬出去,待在爷爷身边,让他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祖宅,杨茹想再次毁了她,也要顾及爷爷的脸面,况且祖宅里她不能只手遮天。
    
    ……
    
    后院冷清,路灯全黯了,紧急应急灯亮着零星的光。
    
    星辰沿着后院小道走,外面路灯下,空旷安静,没有停一辆车。
    
    她走到一半,忽然听见身后有人气急败坏的喊:“宋星辰。”
    
    星辰停下脚步,回头。
    
    杨茹站在台阶上,脸色扭曲,双目怒圆瞪她,没了晚宴上的端庄高贵,宴会上受的气全呈现在脸上。
    
    “你害了我的女儿,想趁乱走掉?来人,把这小贱人抓起来,关在地牢里。”
    
    杨茹身后是四名内场黑衣保安,手里拿着电棍,凶神恶煞朝星辰冲来。
    
    星辰转身,往后门逃。
    
    她穿细跟高跟鞋,拿着包,根本跑不快。
    
    几秒后,四名凶恶的保安追到她身边,手里摇着电棍,把她围困住。
    
    杨茹面目狰狞道:“跑啊,你倒是跑啊……我告诉你,星月出事,你别想逃脱。”
    
    星辰面色平静,手伸进包里,里面藏着一把刀。
    
    她镇定道:“妈妈,宋星月名声已经臭了,你再生气也无济于事,你为宋星月进演艺圈铺路,真是煞费苦心,现在全泡汤了。”
    
    宋星月被毁掉,她很痛快,真的很痛快。
    
    星辰的话彻底激怒杨茹,她大怒道:“我告诉你,星月被三个男人欺负,你就等着被三十个男人轮吧。”
    
    “你们还不动手,把宋星辰拖进地牢,找三十个男人来……”
    
    保安高举电棒,往她身上砸去。
    
    星辰掏出刀子,朝距离最近的保安胸口捅。
    
    嘭~
    
    一声凄厉的惊叫,保安摔到在地,他不是被星辰刀子捅到的,是被人踢到。
    
    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没十秒钟,四个保安躺在地上,痛苦哀嚎。
    
    星辰手心渗汗,回头,看见黑色迈巴赫旁,立着穿黑色正装,气质高贵的男人……
    
    这一眼,星辰如被雷击中,愣在当场。
    
    霆萧!
    
    慕霆萧,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很高,身材顷长,刀刻般棱角分明的俊脸,冷漠无表情,瞳孔漆黑似带化不开的浓雾,一动不动的盯着星辰。
    
    她微微启唇,唇瓣颤抖的喊:“霆萧……”
    
    她声音很轻很小,怕惊到他。
    
    他没有回应她,如高高在上的王,矜贵又冷漠。
    
    动手的保镖,回到他身边。“太子爷。”
    
    “把礼物送到,我们走。”
    
    “是。”
    
    保镖从车里拿出包装好的礼物,塞给站在门口脸色惨白的杨茹。
    
    帝都慕家的嫡长孙,竟然,竟然被他看见,她在追杀宋星辰……
    
    星日一直梦想嫁进慕家,完了!
    
    慕家是帝都第一豪门,容不得半点瑕疵。
    
    今夜,不止二女儿被毁了,大女儿的前程日益艰难。
    
    保镖打开车门,恭敬道:“太子爷,请上车。”
    
    霆萧欲要上车。
    
    身后,星辰大声喊:“霆萧,等一下。”
    
    ……
    
    车上,气氛静谧。
    
    星辰咬着唇瓣,手捏着礼服,犹豫了好久才小声说:“霆萧,慕霆萧……”
    
    慕霆萧微微锁眉。
    
    慕家在帝都是百年名门望族,他极少出现人前,知道他的不多,何况是远在千里的S市。
    
    她看他的眼神,有一种镌刻在骨子里的深情,这样的眼神恋人间才会有。
    
    他生性淡漠,极少和女人接触,却不讨厌她。
    
    星辰看见他的手,修长白皙,节骨分明,就放在旁边。
    
    想碰他的手,想拥抱他,想说一声对不起。
    
    她不敢,怕吓到他。
    
    慕霆萧性格冷漠,有洁癖,不喜生人,极不好接近。
    
    他让她上车,对她已是格外的恩待。
    
    路灯一盏一盏飘忽而过,映在他冰雕雍容的侧面。
    
    “慕霆萧,我会考上帝大的。”
    
    帝大,是国内最高学府,录取条件十分苛刻,收录的各大省市的前三甲。
    
    她说考,就能进?
    

第6章 把真正学霸的名号夺回来


    语气倒是狂傲。
    
    “我会成为你的校友,霆萧,日后请多多关照。”
    
    慕霆萧漆黑摄人的瞳孔看她一眼,只是冷漠的一眼,不带任何情愫,没有理会她。
    
    没关系,来日方长,她会让他记住她,甚至会爱上她。
    
    如同上一世一样。
    
    ……
    
    宋家祖宅,五楼灯光亮着。
    
    管家奎叔敲门后,进入房间,“老爷子,三小姐晚上过来了,刚才那边来电话了,宴会厅出事了。”
    
    老爷子尚未休息,在研究字画,“出了什么事?”
    
    奎叔把杨茹生日宴会上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老爷子。
    
    老爷子一听,手拍桌子怒道:“混账,居然在宴会场上发生这样的事,宋家的脸面都丢尽了,有没有波及星日和星辰?”
    
    宋星月只是个养女,幸亏是个养女,损就陨了,只是太丢宋家人的脸。
    
    杨茹怎么养女儿的,宋星月之前就让她送走,她非但没送走,倒出了这么大的事。
    
    “没有,星日和星辰小姐好好的,星辰小姐就在楼下,被人送过来的。”奎叔意味深长的说。
    
    老爷子听出他话里的弦外之音:“谁送过来的?”
    
    “是帝都慕家长孙,慕霆萧……我都瞧清楚了,车牌没瞧错,按门铃的还是他贴身保镖,楚云。”
    
    面容老爷子原本暴怒的脸色,缓和了许多。
    
    他站起来,在房间里走动了好几步,形喜于色。
    
    慕家,可是帝都第一大百年世家。
    
    ……
    
    老爷子年龄七十有余,短发两鬓斑白,身子骨还算硬朗,年轻时在部队锻炼的好,倒也没什么大病。
    
    只是这两年,大概是老了,小毛病不断。
    
    星辰一入正厅,眼眶若红,眉目底垂,“爷爷……”
    
    她小模样似乎到了惊吓,脸色漆白。
    
    老爷子瞧了眼她身后,发现慕霆萧和楚云没跟进来,有些小失望。想到慕霆萧的身份,便没在说什么,他问星辰:“怎么了这是?”
    
    星辰委屈,眼眶含泪的道:“爷爷……”
    
    “乖,好好的别哭,出了什么事和爷爷说。”
    
    老爷子对她和宋星日都不错,因为宋星日事业有成,荣获影后大奖,老爷子更偏宠宋星日一些。
    
    他对宋星月有明显的偏见,自小就没给宋星月好脸色,就因为老爷子的偏见,宋星月没少欺负星辰。
    
    “妈妈欺负我,生日宴会上,妈妈找来的三个男人,原本是对付我的。”
    
    如果是以前,星辰定是不敢和老爷子直说,一是胆小,二是老爷子根本不信,三杨茹在老爷子面前,太有威信力。
    
    今天晚宴的事定有传到老爷子耳朵里,哪怕杨茹平日再得人心,老爷子不会像之前那般的信任她。
    
    果然,老爷子听见,眼睛睁的斗大的看星辰。
    
    奎叔也惊住了。
    
    星辰把礼服肩口揭开,肩头全是伤痕,伤痕破皮渗血,虽血水止住,但那些伤真实存在且触目惊心。
    
    那三个男人撕扯她衣服时,用的是蛮力,撕扯的伤痕做不了假。
    
    呯~
    
    老爷子气的,把茶杯摔到地上,瓷片四射。
    
    “这个杨茹,居然敢如此待你,她之前信誓旦旦的说会好好待你,全是骗我的?”
    
    星辰低头,眼泪一颗颗滴落,样子委屈又可怜。
    
    “爷爷,您从来不相信我,如果今天晚上出事的是我,我的后半生全被毁了。”
    
    一席话,让老爷子对星辰满心愧疚,这孩子从小就可怜,被送到宋旭和杨茹身边养着,他信二人,以为他们会好好的待她。
    
    没想到啊,竟是他疏忽了。
    
    杨茹背着他,对星辰做出这样狼心狗肺的龌蹉事。
    
    老爷子憋气,手重重的拍在金丝楠木桌上,对自己很是懊恼,因为疏忽,让她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
    
    星辰瞧了眼爷爷的神色,爷爷很生气,在暴怒中,很好,这就是她想要的效果。
    
    眼下,她低头咬着唇瓣道:“爷爷,那边我不想去住了。”
    
    她现在还太弱小,青铜分段,打不过杨茹的最强王者段位。
    
    老爷子依旧在气头上,满心对她愧疚,一口答应下来。“好,爷爷依你,以后在这里住下,你想住多长时间都行,那边,不过去了。”
    
    “爷爷,还有一个星期高考,我怕妈妈会以高考名目让我过去住。”
    
    “你就在这里安心住下,直至高考结束,杨茹做出这等事,还想把你接回去,不可能。”
    
    星辰的功课一直不太好,每次考试都是倒数,这些老爷子是知道的。
    
    这么多年,都是他疏忽了。
    
    “爷爷帮你找全市最好的老师,辅导你的功课,考上S市最好的大学,考不上也没关系,S大你必定是能入读的。”
    
    以宋家在S市商业圈的影响力,入读S大并不难。
    
    “爷爷,不用了。”
    
    一个星期的辅导,没多大用,她这辈子的记忆还在,宋星月的学霸名号如何得来,还不是她做的考卷,写上宋星月的名字。
    
    自己的考卷被宋星月交白卷,每次都考得倒数。
    
    这辈子,她不会再做一个傻子,任由人欺负,把真正学霸的名号夺回来。
    
    ……
    
    早晨,天色微亮就被楼下吵杂的声吵醒,星辰起床,女佣把她的制服放在床头柜上。
    
    她洗漱完毕,穿好制服下楼。
    
    还未到一楼大厅,就听见杨茹偌大的声音。
    
    “老爷子,我含辛茹苦的把星辰养大,从未亏欠过她半点,我疼爱她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害她。”
    
    “您看看,这些都是我给她买的,她平时吃穿用度和星月星日一样,甚至比她们更好,母亲难做,一碗水端平更难,她不体谅我罢了,说走就走,还反咬一口说我待她不好,您问问管家,我有哪里半点待她不好?”
    
    “老爷子,夫人是待三小姐真的好,我们下人都看在眼里,天没亮就起来给小姐们做早餐,亲自开车送去学校,下午又亲自去把人接回家,那所贵族高中里,哪有父母亲自接人的,只有夫人这么做,夫人公司里还有职位,平时太忙,都愿抽出时间陪小姐们长大,她对小姐们用心良苦,又怎会害三小姐呢。”
    
    管家老徐早被杨茹收买,自然是向着杨茹说话。

本文标签:怎么练夹功和吸功

上一篇:狗狗上我一天两次可以不*日了家里的大金毛

下一篇:放在里面睡觉是什么效果动作-小姐夹功是怎样训练的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