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在车里撞了我八次高黄(高H尿交文)最新章节列表

2021-06-26 09:17:0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封伯母!你要给姐姐做主啊!她被刚刚那两个坏人……” 她这一说,大家都想起许哲最后说的话了,此时他们看着商臻那脏乱的衣服,下面真的都是暧昧的痕迹么

文学

“封伯母!你要给姐姐做主啊!她被刚刚那两个坏人……”
    她这一说,大家都想起许哲最后说的话了,此时他们看着商臻那脏乱的衣服,下面真的都是暧昧的痕迹么?
    众人怀疑是肯定的,毕竟那两个人分明就是禽兽!
    李婉莹皱了皱眉想训斥,谁知商臻对她一笑。
    “没关系的伯母,我身上的伤,都是刚刚为了躲避追杀弄的,若是大家不信,我可以验身。”
    她这落落大方的态度让那些怀疑的眼神少了不少,商清清却认为商臻是装的!方才那么久,许哲他们不可能什么都没做!
    所以她直接帮腔,抽抽噎噎的说,“为了姐姐的清白,麻烦封伯母了!”
    李婉莹闻言,不悦的看了商清清一眼,却听商臻话锋一转。
    “不过,我既然是封少的女人,这身,应该由他来验!”
    她话一落,众人便一阵唏嘘。
    让封少来验身?封少是谁,他是如今封家家主封四海的独生子!是整个封氏财阀唯一的皇太子,新上任的掌舵人!
    封少事务繁忙,平日里从不参加这种宴会,商臻这样要求,一看就是故意的,她料准了封少不在,所以故意这么说。
    谁知李婉莹愣了一会之后,竟然说,“那好,我去叫他。”
    封少竟然在家?众人一惊。
    而商臻只是微微一笑,“麻烦伯母了。”
    她知道封少在家,而且有李婉莹在,他一定会出面!
    这时,众人突然惊呼一声,商臻抬眼看去,原来是封家大少听到动静,自己出来了。
    而他一出现,绝对就是焦点。
    精致的红木阶梯上,封行焱微微颔首,黑中含紫的深邃眼眸半眯着望下来,无端让人心慌意乱。
    华贵的装潢瞬间沦为背景,他相貌俊美,身姿修长挺拔,就像宫廷中走出来的王子,倨傲又尊贵,仿佛直视他都是一种不敬!
    商臻的话让封行焱嗤笑一声,他的相貌气度皆带着冲击性,语气更是倨傲逼人。
    “要我给你验身?凭什么?”
    他的嗓音低沉中有着金玉相击般的质感,脸上满是厌恶。
    “还有!谁说你是我的女人?”
    封少!他竟然真的在家!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果然如传闻一般讨厌这个未婚妻。
    其他人,尤其是女人,见到封行焱都非常激动!若不是现在情况不对,她们早就上前搭话了。
    要知道,封行焱可是全国女人最想嫁的男人,没有之一!
    平时想见他一面都难如登天,更别说近距离的接触了!
    周围的热度一再升温,而商臻看到他的那一刻,却有种如坠冰窖的感觉。
    她的大脑在沸腾,身体却在发颤!
    算算时间,她也有五六年没见过他了……商臻闭上了眼睛,等她再睁开眼时,她第一次毫不避讳的望回去!
    “就凭你要了我的身体,我为什么不是你的女人?”
    她的话猛地掀起狂澜!
    宾客的视线都快要将商臻后背戳成筛子了!
    尊贵的封家大少爷,他竟然和自己讨厌的未婚妻有过什么?当然最吃惊的还是商百齐,他原本以为这婚事最后不会成,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
    “不知廉耻!”
    封大少爷猛地皱眉,转身就想上楼!
    他一转身,李婉莹就急了,“儿子,你等等!”
    商清清也上前一步说道,“封少!事关姐姐名誉,还请封少帮帮忙!”
    当初封少被下药,睡了商臻的事,知道的人极少,而且封少以为是商臻下的药,对她越发厌恶!如今,虽然不知道商臻为什么要封少检查,但是一想到封少看到商臻满身青紫的身体,然后更加厌恶她,商清清就觉得急不可耐!
    商臻或许想哀求封少帮她一次吧?只可惜,她还是太蠢,封少不可能帮她的!
    商清清的话封大少理都没理,还是李婉莹哀求的喊了一句,“行焱,你就帮帮妈吧!”
    她想好了,若是臻臻身上真的有痕迹,她就让儿子替臻臻瞒下来再说!
    封行焱皱了皱眉。
    “就当妈求你还不行么!”
    李婉莹假装咳两声,她有心脏病,所以若问谁的话封大少还能听几句,也就只有李婉莹的了。
    封行焱脚步果然一顿。
    然后他看着楼下那个,从小对他纠缠不休的女人,眼中厌恶更重!
    “滚上来!”
    他语气十分恶劣!商臻却感激的对李婉莹笑了,然后径直上楼。
    众人都很期待,封少绝对不会说谎,而且只要检查她身上有没有痕迹就好了,应该很快。
    商臻走在男人身后,安静的看着他的背影。
    就是这个男人,她爱了他二十几年,即便他一直很厌恶她,她还是一步步倒贴,最后落得凄惨的下场。
    她也是很久很久以后才觉悟,以他极端的性格,认定了一个人的好坏就不会再改,所以别说十几年,想必再过一百年,一千年!他也不会多看她一眼。
    原本每想到此,她的心就会痛,没想到重生回来,这痛却变成了一种快意。
    会痛,证明还活着,爱情……它能和性命比么?
    封行焱很高,一进门,他便转过身来,将商臻完全罩住。
    “不是要我验身?脱吧!”
    脱?
    要她当着他面脱光?
    商臻轻笑,觉得封行焱是故意给她难堪,毕竟她曾经胆小羞涩。
    但上一世她的身体不知道被多少人翻来覆去的研究,她的羞耻心早就没了。
    商臻果断拉开拉链,瞬间,裙子便落了下来。
    明亮的灯光下,她身上所有的痕迹都无所遁形,那一道道细小的伤疤渗血,更多的还是掐痕和指痕,都是她醒来前,反抗留下的。
    而且她里面什么都没穿!
    曼妙的身形和雪白的肌肤,衬得那些痕迹越发刺眼,但伤痕又显得她楚楚可怜,轻颤的娇躯就好像勾人入火的毒药,只要是男人,便不会不动心!
    封行焱眼神一暗,但下一秒,他就被那些指痕刺激得怒火喷发!那两个该死的男人,他们竟然连他的未婚妻都敢动!
    而商臻的冷静更加刺激到了他,她似乎对自己的遭遇毫不在意?
    他突然伸手将她直接按在门板上,冷笑道,“你一身痕迹还敢让我验?想让我替你说谎?做梦!”
    

第6章 如何与仇人相处

他高大的身躯逼近,深邃的眼眸中戾气翻涌,让人喘不过气来!
    每当他愤怒的时候,就算是他父亲也不和他对立!商臻以前更是不敢,但是现在,她无所畏惧。
    “当初被你破身,你为了讽刺我,特意找人给我补起来了,这件事只有你我知道。今晚,他们想强了我,我身上的痕迹都是之前反抗留下来的,我并没有被怎样,不信,你可以一验!”
    封行焱似乎听了个笑话!
    而且商臻越是冷静,他的怒气越是沸腾!
    “你为了让我上你,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原来你想让我这样给你验身?你,做,梦!”
    说完,他松开商臻开门离开,商臻在他身后冷漠开口。
    “你不是一直想退婚么?只要你证明我的清白,我明天就来退婚。”
    封行焱脚步一顿,随即嗤笑。
    “只要我从这走下去,说你身上满是痕迹,你就会名声扫地,到时候,这该死的婚约自然不会作数。”
    虽然他并不会这么做,毕竟侮辱一个女人也太没品了,可是商臻一副想划清界限的样子,还敢拿退婚威胁他,他非要她服软不可!
    商臻却信了,她下意识的回道,“然后大家都知道我给你带了绿帽子,还是两顶,一定很好看!”
    她的话让封行焱猛地转身,眼中的煞气几乎要将她吞噬!
    商臻知道这威胁不了他,她毕竟还未过门。
    所以她说完之后,突然闭嘴,那挺得笔直的脊背,在灯光下竟然有些脆弱。
    “……看在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看在我自觉退婚的份上,帮我一次好么?你不用说谎,我本来就是清白的,你不信,可以验,不验,那就是信了!难道,你非要一个曾经深爱你的女人名声扫地?”
    她赌封行焱对她还有一丝善心,而她现在的模样绝对够惨!
    只要能熬过今晚,保住名声,她很快就会有崭新的未来,所以她愿意低头!
    奇异的,封行焱原本就等着商臻服软,但她真服软时,封行焱又觉得不爽!
    尤其商臻浑身伤痕的站在那,厚重的刘海遮住了她的神情,看上去那样可怜无力……
    真是见鬼!他竟然会怜惜这个女人?
    良久,她听到了封行焱燥怒的声音。
    “滚下去!”
    封行焱说完,快步下楼了,而他出现的一瞬间,所有人的视线都汇聚过来!
    看到他脸色难看,商清清更是一脸期盼!
    封少的话就是权威!他一出生便站在制高点,这样的人,根本不可能为了一个厌恶的人说谎!
    李婉莹一脸期盼的看着他,刚刚她给儿子手机发消息了,儿子应该收到了吧?
    “怎么样?”
    她声音有点发颤,毕竟这事关一个女孩的一生!
    封行焱看到这些人就觉得越发不耐,他站在楼梯上,冷硬说道。
    “她没事,你可以放心了!”
    说完这句,便不管众人什么表情,转身上楼了。
    楼道的尽头,商臻已经穿好衣服站在那里,封行焱与她错身而过,神情冰冷,目不斜视,简直将冷傲躁郁四个字写在了脸上!
    “怎么可能!”
    商清清失声尖叫起来!
    见所有人都看向她,就连商百奇都露出了探究的表情,商清清这才想起这是在什么地方,而她又是在质疑谁的话。
    她连忙捂住嘴,干巴巴的笑道,“我,我就说姐姐怎么可能被人侵犯……果然一切都是误会。”
    她虽这么说,但那句脱口而出的话,还是让众人露出意味深长的眼神,看来这个商家小女不简单啊,今晚这事只怕还有内情,只是家丑不可外扬,他们估计看不到了。
    商臻一步步走下来,神情已经平静如水,让人看不出一点端倪,她径直到走到李婉莹身边,面对她仍旧有些担忧的眼神,才展颜一笑。
    “伯母,既然误会澄清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毕竟封少看到我,好像不太高兴。”
    她的话坐实了封行焱讨厌她的事实。
    众人疑虑渐消,反倒有种看不到好戏的遗憾。
    李婉莹捏了捏她的手,“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主持公道的!”
    商臻点点头,突然斜瞥一眼,冷不丁的看向商百齐。
    “爸,我们回家吧。”
    商百齐这才如梦初醒,结结巴巴的说,“啊?好,好!我们回家!”
    这一次,林雪涵和商清清都没有再说话,灰溜溜的跟着走了。
    离开前,李婉莹硬是让人带商臻去稍稍清洗,换了身衣服才走,由此可见,她对商臻是真心好的。
    商百齐已经被今晚的一切给搞糊涂了,他又不蠢,自然明白今晚这事没有那么简单。
    看着自己妻子和小女的脸色都很难看,大女儿没事,她们不该高兴么?
    宴会落幕,车子开出封家大宅,还没开出多远,林雪涵就忍不住发难了!
    她转过身,瞪着眼凶狠的望着商臻。
    “臻臻!你今晚是怎么回事?一身狼狈,搞成这样,真是丢死人了!”
    若不是顾及商百齐在身边,她哪有这样的好语气?而且今晚她和清清在商百齐面前露出了破绽,为了补救,自然不遗余力的将罪过都推到商臻身上。
    林雪涵狠厉的眼神,让商臻呼吸一滞。
    因为从小看林雪涵脸色长大,林雪涵一凶,她便会条件反射性的胆颤,上辈子一直都是如此,后妈就是压着她的一座山。
    但是现在,那种怕很快就被刺激覆盖了!还有什么比亲手撕碎恐惧更痛快的事么?
    见商臻又变成了闷葫芦,商清清立马委屈的哭道。
    “姐姐,我只是想帮你,就是说错了话,你……你怎么在外人面前那样说我……”
    商百齐一看到小女儿哭了,心一下就软了下来。
    他也觉得臻臻一开始就揪着清清的话不放,又对妻子冷嘲热讽有点过了,而且臻臻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承认和封少发生了关系,虽然他们早有婚约,但还是很丢人。
    林雪涵见商百齐皱眉,就知道他心里不满了,于是故作生气的推了他一下。

本文标签:在车里撞了我八次高黄

上一篇:公车上太深了啊高潮/公车上把我内裤拨到侧面

下一篇: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小东西我们从后面做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