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想把你的头按在腿(春云)最新章节列表

2021-06-26 09:53:1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春云嫂走了,我却还继续坐在荔枝树下。 这个穷村子,跟我一样年轻的男女,不是读书就是跑外面打工,想找个同龄人聊天也没人,只能是一个人干坐着。 忽然,我看见嫂子从她住着的屋

文学

春云嫂走了,我却还继续坐在荔枝树下。
    这个穷村子,跟我一样年轻的男女,不是读书就是跑外面打工,想找个同龄人聊天也没人,只能是一个人干坐着。
    忽然,我看见嫂子从她住着的屋子走出来,往我跟爸妈住的屋子走。
    我也站起来,走出荔枝树往村里走。
    嫂子脸往我这边转,发现我了也站住,然后抬起白白的手冲我招。
    我用上小跑,才到她的跟前却又吓一跳。
    嫂子的打扮真城市,还是白色的背心和黑色的短裙,修长的双腿也套上黑丝,脚下还穿着皮凉鞋。那股让我很萌动的幽香中,也渗合着淡淡的香水味。
    “尾弟,你不是说,要到生态园看招工嘛。”嫂子不管我在看着她的黑丝,小声说。
    我也点头,手往村后山指:“嫂子,翻山吧,路途近很多。”
    嫂子也点点头,笑一下,双腮也现出一对酒窝。
    我们两人就往嫂子屋子门外,通往村后的巷子走。
    才走出巷口,突然我又笑,看见杨来兴刚好从那个旧院子里出来。我刚刚跟他的老婆在荔树下,搞出一场戏,让我看见这老小子,立马就乐。
    嫂子却赶紧笑着打招呼,我也不怪她,毕竟这老小子,是村民副主任。
    杨来兴听到我嫂子的招呼,转脸冲我们俩瞧。
    “来兴伯,我们要到生态园,瞧瞧有没有招工。”嫂子笑着又说。
    我又有感觉,嫂子这样说,好像是怕别人,以为她跟我走一起还穿成这样,是会搞出什么事的意思。
    “嘿嘿嘿,你们想到那边招工,别想了。你呀,还是乖乖地躺在我跟前,让我玩个够,不然,休想在生态园找到一份工。”
    杨来兴说着话也看着我,完全是一付,我就是吃定你嫂子了的模样。
    我也是大声笑,不鸟这老小子,往通向山脚边的小路走。
    嫂子跟在我后面,突然也说:“尾弟,我们自己找,人家会要我们吗?”
    “哎呀嫂子,在省城找工,都是自己找的。”我边说边走。
    嫂子走快点,走到跟我并排,还又转脸往后面瞧,忽然手一伸,拉住我的手。
    我的心跳顿时加快,她的手真柔,让我又感觉到,我很萌动的那股幽香。然后脸也往她转,冲她笑一下。
    嫂子微微一笑才说话:“尾弟,上午你说要娶我,我不答应,你不会生气吧?”
    我摇摇头:“不会。”
    “真不会?”嫂子还不相信似的,不但又问杏眼还张大点。
    我又点头,又是给她一个笑。
    嫂子好像是放心了的样子,笑一下又说:“尾弟,真不行,虽然你是这家人的养子,但我还是你嫂子。再说,我还大了你七岁。”
    “我不怕你大我七岁。”我也说大声点。
    嫂子清澈的杏眸冲我嗔,突然抬起手,软软的手掌往我的额头擦一下汗。声音柔柔地又说:“乖哦,你还小,再过一些日子,就没有这种想法了。”
    她帮我擦汗,还有柔柔的声音和带嗔的眼神,让我开口想说话,却不知道要说啥。
    村后山并不高,只是将要达到山顶时,差不多有百来米长,特别陡的石阶,人登上去才感觉有点累。
    登这样的山,对我来说那是小菜。但嫂子才登了几十米的石阶,却已经两边粉腮红得就如涂上红粉,张开小嘴巴“呼呼”地喘气。
    “嫂子,手给我。”我回头说,手也往她伸。
    嫂子杏眸看着我,笑一下,手也往我的手心里放,被我拉着,一口气就登上山顶。
    “哎呀好累,坐一会吧。”嫂子说着,往一块不高但是特别宽的石头上块,下巴挂着清澈的几滴汗珠也顾不了擦。双手抓着贴得紧紧的背心领口,轻轻地抖动又是大口地呼吸。
    我也坐在嫂子的旁边,瞧着被她拉开一条缝隙的背心口,上面也闪着一片香汗的光泽。随着她的大口呼吸,柔柔的鼓动也是特别急。身子出汗多,那股幽香也更浓,让我眼睛移向她的脸,“咯”地也咽一下口水。
    我真想手往她的背心口放,帮她擦汗,但却是敢想不敢动手。看着她半月形的粉白下巴,想起她刚才在山下,不就抬手往我额头擦汗嘛,那我的手,也往她的下巴伸。
    我的手,轻轻地碰到她的下巴,还微微震了几下,因为我感觉心跳挺快的。然后,轻轻地,擦去上面几滴欲坠的清澈。
    嫂子的杏眼又冲我瞄,微微地笑一下,也将下巴再抬高一点,同意我帮她擦汗了。
    这个下巴真美,圆圆的,我的手轻轻地擦,感觉着下巴的皮肤,比她的雪臂还嫩。
    忽然,嫂子汗光闪烁的脸,轻轻地皱了一下,然后抓住我帮她擦汗的手,往她小巧高翘的瑶鼻凑。
    “尾弟,你这手?”嫂子说完了,放下我的手还又皱了一下脸,皱得细细的一对弯眉也锁在一起。
    听她问起这个,我就禁不住乐,为让杨来兴的脑袋给我染成绿而笑,笑了好一会,才能止住笑声。
    嫂子在我的眼里,就是女神,所以,她问起了,我告诉她了。就将中午在荔枝树下,跟春云嫂的事说了,当然,在荔枝树后面的经过就藏着。
    我以为,嫂子听了也会笑得发出清脆的笑声,好久没听到她欢乐的笑声了。但却没有,她听了,清澈的双眸冲我瞪,忽然抬起手,朝着我的脸“噼”地就打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虽然我感觉打得没有力,但也将我打懵。
    “嫂子,你干嘛打我?杨来兴对你那样,我怎么不能对他老婆那样?”我懵完了,看着她也说。
    嫂子的洁齿还咬着嘴唇,听我一问,眨了好几下眼睛,洁齿松开:“我,我,哎呀你还小,不能做这样的事。”
    我也眨眼睛,这就是她打我的理由?我没有说出口,但却感觉着,嫂子打我这一巴掌,好像是吃醋。
    “疼吗?”嫂子的声音突然又是轻轻柔柔,还抬起手,轻轻地摸着我被她打过的脸颊。
    我摇摇头,笑一下,站起来。在嫂子的面前,我觉得我就是男子汉,大声说:“嫂子,走吧。”
    嫂子也站起来,跟我一起朝山背下山,那边就是生态园。
    

第6章 嫂子是真的香

第7章嫂子是真的香
    下山了,我的手又是往嫂子伸。
    嫂子抿着嘴巴笑,美腮现出深深的酒窝,也说:“尾弟,嫂子又不是城市人,没那样柔弱吧。”
    她是这样说,但清脆的声音才停止,柔柔的手还是往我的手掌里放。
    我不管她是柔弱还是硬朗,就是怕她摔了还是脚被扭伤了。
    前面的路,有一处被大水冲断,那地方有我一个人高。
    我赶紧跳下去,转身朝着嫂子举起双手。
    嫂子因为登山有点红的俏脸,突然更加红,然后张开一双雪雪的手臂往我趴。
    我眼前一片白,嫂子这么一趴,那鼓鼓的背心口,紧紧地就堵着我的嘴巴。
    好香,真柔!我的感觉相当好。双手搂着黑色短裙,一个转身,将她轻轻地放地上。
    天,我又禁不住了,双手还没有放开嫂子,脸却往她幽香浓浓的背心口凑,重重地亲。
    “不不!”嫂子小声叫,但却没有挣扎,瓜子脸也往上抬。
    我亲着美柔的背心口,那股幽香才让我感觉,比春云嫂的香多了。
    “行了!”嫂子忽然大声点。
    我也抬起脸,看着嫂子,瞧她双腮又是浮起红,整齐的洁齿也紧紧地咬着红唇。
    “走吧。”嫂子笑一下,说着抬起手,轻轻地擦着被我亲过的背心口。
    我也点头,知道她还有是我嫂子,不敢超越的想法。
    我们俩才走出下山的弯道,眼前立马就是我们要进去的生态园。
    这个地方,是一位老板跟我们村里承包的,左右和前面都是平缓的山,中间是村里用于灌溉田地的小型水库。两年前我哥还没死的时候,这生态园就开始建设了。
    “要能在这里打工,真好。”嫂子站住了,双手整理着有些乱了的披肩长发,笑着也说。
    我也点头,确实是,就我们穷村子的人,能在离村子不远的地方,找一份安逸点的工,谁都高兴。
    “走吧。”我冲着嫂子说,下面的山坡已经很平缓,一口气就走到生态园的大门。
    “真有招工耶。”嫂子小声说,抬手往大门边一块招工广告牌指。
    我笑一下,往大门里走,朝着贴着招工处的屋子走。
    我看着屋子里面有五六个男女,坐在沙发里喝茶。走进门就说:“我是来应聘的。”
    一位看着有三十几岁的光头哥们,手里还端着茶杯,站起来目光闪亮亮,越过我看着我后面的嫂子。
    “你们想应聘什么工?”光头哥问完了,又喝一口茶,才将茶杯放下。
    “我,我什么工都可以。”嫂子说话还有点胆怯的模样。
    我也说:“我来应聘保安。”
    光头哥笑一下:“女的我们要,你想应聘保安,不行。”
    “喂,我在省城的大公司,当了两年保安刚刚回来的。”我也大声说。
    “切,你才几岁,就当两年保安了。女的我们要,你就不行。”光头哥说着,又往沙发里坐。
    我回头看着嫂子,瞧她却是一脸高兴,但我才不高兴。要是她自己到这里,不会被人欺负才怪。
    我才想跟嫂子说不要了,我们回去,却突然发现,一个手里拿着手机,旁边还跟着几个人的老哥们,往这边走了过来。
    这老哥们看见我,先是愣一下才大声叫:“哎哟,叶天!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我张开嘴巴笑,这老哥们几个月前才到过省城,跟我二叔喝酒还在他家里住着,是我二叔的战友。
    我回过神:“财叔,我跟我嫂子,想到这里打工,不过他们不要我。”
    财叔眼睛也往我嫂子转,冲我又问:“你不回省城呀?”
    我摇摇头,又是笑一下。
    财叔又是点头,往招工处的门外走,大声说:“这两位,让他们进来,叶天当保安,他嫂子安排个好的职位。”
    嫂子不知道有多乐,反正抬眼看着我,冲我笑得一对酒窝又是特别深。
    财叔说完了,转身冲我笑,然后跟那几个人,又往别的地方走。
    那位光头哥也站起来,冲我说:“靠,你跟老板认识,怎么不说?”
    我又笑,我那知道财叔就是老板,不过却说:“为什么要说,我来应聘,是凭本事的。”
    里面坐着喝茶的几位男女都笑,我才不管,和嫂子一起,掏出身份证,登记一下。
    光头哥登记完了,笑着又说:“生态园还得两个月后才上班,时间到我们会通知你们。”
    “嗯嗯!”嫂子笑着出两声,直点头。
    登记完了,我们俩出了生态园,又往山上走。
    嫂子真高兴呀,走到半山坡,“咯咯咯……”清脆的笑声连续响。
    我也笑,两年没有听到嫂子这样快乐,这样清脆的笑声了。她的笑声,我就喜欢听。
    “哎呀,要下雨了,走快点。”嫂子突然说,抬头也往天上看。
    我也是往天上瞧,是有一大片乌云往这边漂了过来,还隐隐地听到雷声。
    是得走快点,我们登上山顶,嫂子也顾不了歇一会,赶紧往山下走。
    来不及了,我们俩才下到半山腰,“轰”地一声炸雷响,然后豆大的雨点就下。
    这半山腰可不是山顶,没有大块的石头避雨,这样大的雨,躲在树下不但躲不了,还怕打雷有危险。
    “嫂子,快点到村后那个棚子里避雨。”我大声说,拉着她的手赶紧跑。
    嫂子还边跑边笑,应该是能到生态园上班,让她还乐没完。
    终于,村后番薯地头的棚子到了,这是村里人,番薯长大了,晚上守野猪的棚子。
    我们俩跑进棚子里,但是全身都湿透能拧出水了。
    我笑着往嫂子看,完全惊呆,嫂子的白色背心,紧紧地贴着她的身子,她只是穿着单层。
    眼前巍峨的形态,柔柔的圆满,还有隐约的尖端。更有身子湿了,弥漫的幽香也更浓,让我的那股萌动又起。
    嫂子也是冲我看,瞧我眼睛看的地方,她也是低头往自己瞄,然后转过身子不跟我对面。
    “真麻烦。”嫂子小声说,然后将皮凉鞋脱下,转脸又往我瞧,手往黑色短裙里面探,“唰”地脱下黑丝。
    雨还在下,嫂子长长的黑发都在滴水。
    “尾弟,拿一下。”嫂子将黑丝和皮凉鞋往我跟前举。
    我接过了,她又是转身,肯定是怕我看到她的正面,然后抬起双手拧着头发上的水。
    我右手拿着黑丝,左手提着皮凉鞋,看着黑丝跟嫂子里面接触的地方,又是想起了杨来兴脸往她凑近的情景。
    “尾弟,雨停了,嫂子先走,你慢点才出来。”嫂子应该是怕被别人看到她这样,我还跟她在一起,冲我说。忘记了黑丝和凉鞋还在我手里,立马往外面走。
    她走了,我看着右手的黑丝,忽然,暗涌的那股萌动,让我将拿着丝袜的右手抬起来,往鼻子下方凑。
    是真香,跟嫂子里面接触的地方,那种香,跟她身上的幽幽香气又是不同。
    我昏了好一会,才走出棚子,往嫂子的屋子走。

本文标签:想把你的头按在腿

上一篇:一起换着玩 和朋友交换以后

下一篇:他的手在里面动/他把头埋在我那里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