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重口纯肉头交*变态的手交头交小说

2021-06-26 09:58:5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当晚我就被赵四海安排住在了他家里,也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把我的房间就安排在了他们卧室隔壁。 折腾了一晚上我也很累了,进了房间以后倒头就睡,半夜里睡得迷迷糊糊的

文学

当晚我就被赵四海安排住在了他家里,也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把我的房间就安排在了他们卧室隔壁。
    折腾了一晚上我也很累了,进了房间以后倒头就睡,半夜里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我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给吵醒了,我眯开眼睛一看,一下子就看到一个黑乎乎的身影在我的房间里,这个人居然是赵四海!
    深更半夜的,他鬼鬼祟祟的溜进我房间干嘛?----不会是要我刺激他吧?靠,老子可是一男人啊!玻璃?
    靠。我被脑海里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惊得我一屁股从床上弹了起来:“谁?干嘛?”
    我不能直言叫他的名字,那样的话会暴露我假瞎子的身份。
    赵四海连忙朝我嘘了一声说:“小声点,是我。”
    “啊----赵先生?你这么晚进我房间干嘛啊?”
    “自然找你有事!”
    “什么事啊?用得着大半夜进我房间?”
    “别特么废话,你现在给我起床,衣服裤子就不用穿了,我老婆已经睡熟了,你现在过去把她给强了!”
    “啥?”我震惊得双目瞪大,满脸不可置信。他居然要我去强谢潇潇?靠!这-----
    “愣着干什么,速度啊。放心吧,你强了她老子不光不会告你,还另外给你二十万!”赵四海疯狂的说:“我相信只要刺激到位我一定能好的,我要亲眼看着你强了我老婆,那样的刺激一定会很爽,说不定我一下子就有了反应。”
    -----我心里惊讶得可以塞下整个地球,这王八蛋真是疯了,居然为了能治好他病根已经丧心病狂到了这种地步!真是一个变态!
    “不行,不行。我要是强了她不是给赵先生你戴绿帽子吗?这事不行,我觉得吧还是一步一个脚印慢慢按疗程走比较妥当。”虽然我也想上谢潇潇,但要我昧着良心去做强奸犯我可干不出来。
    “你个狗瞎子瞎jb废什么话,老子让你强,你就强!只要能把老子刺激得有反应,老子还愁没女人,这事你要是不干,老子立马弄死你信不信!”赵四海威胁我道。
    “我信。但是----好,为了赵先生赵大哥的幸福,我豁出去了,我干。”话说一半我连忙改了口,因为我看到赵四海已经从腰间摸出了一把亮闪闪的匕首握在手里,我只要敢说一个不字,这王八蛋铁定会捅死我。
    “哼!”赵四海冷哼了一声,把刀子又藏了回去,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好干,要是真把我病治好了,老子亏待不了你,一会儿给我卖力一点,别管那个婊子,怎么爽怎么玩!----我带你过去。”
    赵四海把我带到了卧室门口,打开了门,然后小声说:“行了,进去吧。我媳妇就睡在床上,你往前直走两三米就到了。”
    赵四海以为我真是个瞎子,不忘把位置都给我说清楚。把我送进卧室以后,赵四海就把门虚掩上了,眯着一只眼透过门框缝隙仔细盯着我的一举一动。
    没办法,我只得大着胆子慢慢向床边靠近----
    谢潇潇很美,特别是此刻睡着时候,她的大眼睛闭着,眼睫毛扑闪扑闪格外迷人。似乎是睡得不舒服,这时候她忽然翻了个身,小脚一蹬就把盖在身上的被子踢开了一角,顿时一条修长白嫩的长腿就露了出来,五个涂着玫瑰色指甲油的俏丽脚趾头,在床灯的映射下,如暗夜里的艳玫瑰似的,格外摄人心魄。
    或许是谢潇潇刚洗过澡的缘故,房间里充斥一股清新而幽香的沐浴乳的味儿,闻着这股香味,再联想到接下来自己要干的事,我只觉全身血液沸腾,呼吸变得异常急促,尴尬的起了反应,下面顶得老高了。
    我做梦都不会想到有一天我居然可以上她,虽然是被迫的。但我无法抑制心里的那丝躁动。
    “呼-----”我深吸了一口气,大着胆子伸手摸向了谢潇潇的大长腿,怕弄醒她,我动作不敢太大,轻而柔。
    触手的的感觉相当美妙,谢潇潇长腿肌肤细腻而柔嫩,弹性十足。
    嗯?
    虽然我动作很轻,但是谢潇潇好像有感觉了,她居然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声,然后身体扭动了几下,小嘴微张着,眼睫毛动了动----
    我以为她被我刺激醒了,顿时吓得我一动不敢动,等过了几秒见她眼睛并没有睁开,呼吸又放缓,我才松了口气,她并没有醒。
    看到她又睡了过去,我胆子变大了不少,手轻轻移到她的坚挺的山峦碰了一下,没反应,我又碰了第二下,第三下----
    “咳咳----”正当我享受在这种异样的刺激中时,赵四海忽然咳嗽了两声,提醒我快一点。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手有些哆嗦的伸进了被窝,朝谢潇潇私密地带探去----
    

第6章意想不到的疯狂

谢潇潇此刻依然熟睡着,我的手轻易的探进了温热而清香的被窝,随着我的手越往深处探,我整个人心跳莫名一阵加快了,这种异样的刺激之感刺激得我呼吸不稳,恨不得立马朝谢潇潇扑过去。
    近了,更近了------
    我按耐住心里的激动,轻轻探到了她的两腿之间……
    “啊----”我的手才刚碰触到地方,没成想这时候谢潇潇的眼睛忽然睁开了,她不可思议的盯着我然后疯狂的大叫了一声:“狗瞎子!你居然敢爬到我的床上来非礼我!你死定了,我要告你强奸!-----啪!”
    说着,谢潇潇抬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甩在我脸上,直扇得我脸生疼。
    靠。我在心底怒骂了一声,然后装作一副大灰狼的样儿,立马扑向了谢潇潇。
    我承认我此刻被谢潇潇性感的样儿迷惑到了,甚至于我的脑子里已经出现了一副她在我身下叫喘连连的画面,当然了,我也怕她真的会告我,我可不想坐牢。但是我不这样做的话,赵四海肯定不会放过我,思来想去我决定先稳住赵四海再说。
    所以我做出了一个大胆而荒唐的决定,我不顾谢潇潇对我排斥,愣是把她强压到了我的身下,然后腾出一只手就抓上了她胸前柔软。
    谢潇潇上身此刻就穿着一件薄薄的蕾丝透明内衣,并没有戴文胸,当我握住她山峦时,手掌立即被她的饱满撑得满满的,很柔软,而且很有弹性,触感相当美妙。
    我忍不住微微使劲,谢潇潇凤颜大怒,喉咙里发出一声不知是痛苦还是享受的呻吟,下一秒她红着脸连忙一把推开了我,厉声质问我:“陈瞎子,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这可是我的家你居然敢趁我熟睡对我不轨,你就等着坐穿牢底吧!”
    “老子不怕!”我嘴上强硬道,然后不顾谢潇潇反抗,愣是把她压得死死的。
    等离得她近了,我才俯身在她耳边用蚊子般的声音低声道:“我不这样你老公就会弄死我,我是被逼的。”
    “当真?”谢潇潇眉头蹙起,一脸不信。
    我担心跟她交谈太久会被赵四海识破,连忙急道:“你自己朝门框那边看,他现在就在那儿监视我的一举一动呢。”
    谢潇潇瞟眼看去,果然在门缝上发现了赵四海的眼睛,她瞬间就怒了大骂道:“赵四海你就是一个畜牲!你居然让一个瞎子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强暴你的老婆,你疯了吗?”
    “哐当!”赵四海一把推开房间门,满脸怒气的杀了进来,他狠狠刮了我一眼,骂了我一句:“废物!”
    然后嘴炮全开,对着谢潇潇就怂:“是,老子是疯了!但是我那也是被你逼的!要不是你那啥狗屁小姨天天跟我嚷嚷着你肚子没动静,老子又得了这种病,我特么想疯啊?啊?老子做这一切都是被你逼的!老子想做一个正常男人狠狠的干你,就得付出一些牺牲,我特么养你这么些年,让你吃好的穿好的,还让你做总裁,你不该为我付出一点什么吗?我相信只要刺激到位我一定能好的,都是你-----你这个废物,连一个女人都拿不下,吃屎的!”
    骂着,骂着,赵四海连我也顺带喷上了。妈拉个叉的,老子倒想上了你媳妇,可你媳妇不让上啊,难不成还真强了她?到时候让老子去吃牢饭?草!
    “你寻求的刺激就是让这个瞎子当着你的面强暴我吗?你真是一个变态狂!疯子c,我承认我谢潇潇这些年都是仰仗你赵四海才混得这么风光,但是你能稍微理智一点吗?瞎子也说了,治疗这事不能急,得慢慢来。你为什么就不听?非要找什么刺激?”谢潇潇厉声质问道赵四海。
    赵四海狠狠瞪了一眼谢潇潇:“你知道什么?只要瞎子继续帮我按,同时接触强有力的刺激,我就一定能好!我有把握!你特么少给老子废话连篇,好,居然现在已经被你识破,老子也不藏着掖着,我就是要瞎子当着我的面上你!你特么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这事都必须办!要是不同意,你小姨要那一千万你就问鬼要去吧,老子一分不给!”
    “你------”谢潇潇指着赵四海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好半晌她狠狠瞪了我一眼狂笑起来:“好,好,好。不就是要这个瞎子上我吗?让他来,我谢潇潇当着你的面给你赵四海戴绿帽子,让你一辈子做活王八!”
    “哼!”赵四海哼了一声,寒脸看着我:“陈瞎子,这次要是再失败,别怪老子不懂呵护残疾人!”
    甩下一句狠话,赵四海愤然转身出了房间,然后又像刚才那样,把门带了过去留下一条缝隙,眯着眼看着里面。
    这王八蛋还真是一个死变态,正大光明他不看,偏偏学人家偷窥寻刺激,以我正常人的思维根本捉摸不透赵四海这种神经铲芦里卖的什么狗皮膏药了。
    说实话,虽然谢潇潇当着赵四海的面答应了让我弄她,但是我仍然忐忑得不行,要知道平常谢潇潇都是一副高冷的样子,而且又是我的顶头上司,我一个小职员上总裁这种事以前只敢想想,可真当美梦成真的时候,我倒不淡定了。
    我有些急促惶恐和不安,一直没敢做出什么出格的动作,最后还是谢潇潇白了我一眼提醒道:“不是要上吗?呵呵,陈瞎子,上来!”
    说着,她似认命般重新躺倒在了大床上。
    我强压下心里的那丝躁动,颤颤巍巍的爬上了床,当看到谢潇潇充满诱惑力的那具躯体时,我脑子一热一下子就朝她身上压了上去。
    谢潇潇的身上散发着一股令人窒息的香味儿,我扑到她身上的瞬间,这股香味变得异常浓烈了,只一个呼吸间就把我迷醉得不行,下半身也是顶起了老高,反应很强。
    不过我并没有第一时间就直入正题,而是俯身下去,亲吻她的漂亮的耳垂。
    没成想,我刚欲吻她,谢潇潇就皱了一下眉寒着一张脸凑到我耳边小声威胁我:“演戏会吗?你最好别对我动手动脚,要不然我有几十种办法可以弄死你!

本文标签:重口纯肉头交

上一篇:惨烈头交小说(性妇发浪)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整个拳头进入扩张小说(攵女合集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