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头埋在双腿间吸食花蜜*头埋在双腿中喝花水

2021-06-26 11:05:1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这时罗小云已经打电话联系好了,举目四望,没发现于小虎,就叫他的名字。 于小虎顿时慌神儿了,下面顶的老高的一个帐篷,这要是让罗小云看见了,那也太丢人了吧?迫不得已,于小虎只好

文学

这时罗小云已经打电话联系好了,举目四望,没发现于小虎,就叫他的名字。
     于小虎顿时慌神儿了,下面顶的老高的一个帐篷,这要是让罗小云看见了,那也太丢人了吧?迫不得已,于小虎只好生平头一次撒了谎,说自己憋尿,找不到厕所。
     罗小云看于小虎蹲在地上,捂着裤子,满脸涨红,额头上连汗都出来了,也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些隐情,就指出了厕所的方向,然后忍着笑转过头去。
     好半天以后,于小虎终于搞定了自己倔强的兄弟,昂首挺胸目不斜视地走出来了。不过于小虎心中牢牢记住了那张桌子的位子,还有那个抽屉,心说以后就在一个单位里了,有机会要经常来嫂子这里转转,看看是哪个姑娘这么剽悍。
     接下来,在罗小云的亲自陪同下,于小虎的劳务合同和入职手续,都办的格外顺利,不出半个小时就全部搞定了,甚至还免费赠送一副铺盖、一部手机。铺盖的质量还是可以的,至于手机嘛,就是最便宜的那种诺基亚手机,零售价不足一百元的停产机型。
     不过于小虎已经很满意了,这可是他人生当中,属于自己的第一个家用电器呢。罗小云亲自给于小虎谈下来的合同,更加让于小虎满意。试用期三个月,月薪八百块,转正以后月薪一千五百块。包吃包住,正常一个礼拜放假一天。
     每天早上七点半上班,十二点半下班,下午一点半上班,六点半下班,晚上不定时有一到三个小时的加班时间。当然,加班是没有额外报酬的。另外还有一些规定,于小虎就没注意去看了,因为他已经非常满意了。
     在老家,庄户人从土地里刨食儿,一年到头儿也不过就挣一千多块钱而已,碰上年景不好的时候,甚至还要倒贴钱。庄户人种地,图的也无非就是挣出家里的口粮来而已,想挣钱就别指望种地。而且干农活的辛苦程度,一点儿也不逊于流水线,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农业机械虽然好使,但是一来于小虎的老家在大山里,没有路,机械进山不方便。二来嘛,农业机械的使用费太贵了,用不起啊。所以于小虎宁可辛苦点儿,多挣点儿钱,好回乡盖楼娶媳妇啊。罗小云倒没那么高兴,很平淡地对于小虎嘱咐道:小虎你听嫂子的,就先干着,好好干,用不了多久,就提前给你转正,还会给你加薪。于小虎听的一愣一愣的,这个时候的他还不明白,现在整个地区同样类型的厂子,都在面临招不到工人的窘境,于是迫不得已给工人增加工资和福利,但即便如此,也很难招满工人。
     而且,这个时候的于小虎也是不懂的通货膨胀为何物的。于小虎只知道,刚从大山里出来的他,已经对这份工资很满足了,他才十六岁,却已经能一个月就挣到父辈们一年才能挣到的钱了,这样他就已经很知足了。这一刻,于小虎对罗小云充满了感激之情,这个漂亮的女人,跟他没有丝毫血缘和亲属关系,却这么无私地帮助他,教导他,还默许自己牵她的小手……这一切让于小虎对罗小云的情感,变得更加的依赖和浓厚。
     在被罗小云反复叮咛必须保密之后,于小虎被罗小云交给一个名叫李勇的男人。李勇很和蔼可亲,不过于小虎总觉得他看向罗小云的眼神,在冒着绿油油的光,好像一只饿狼。李勇让于小虎叫他李大哥,说大家都是自己人,这样叫着亲切自然,于小虎就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
     李勇的那张小白脸顿时笑的见牙不见眼,脸上似乎都能泛出桃花来,很开心的样子。然后李勇就亲自带着于小虎去男工宿舍,一路上遇到不少人,都叫李勇为李经理,于小虎这才大吃一惊,原来这个李勇竟然是厂子里主管生产的经理。
     于小虎顿时肃然起敬,行动之间更加的谨小慎微。于小虎跟着李勇走进男人宿舍里,刚到一个房间的门口,于小虎就听到里面传来女人高亢的尖叫声,还有其他一些奇怪的声音,这个声音,他好像最近在哪里听到过,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听到里面的动静,李勇皱着眉头,锤了锤大门,吼道:孙云涛,赶紧完事儿,老子要带人进去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周大经理你想进来就进来嘛,我们又不怕人看,你要也想快活快活,弟弟我请你一炮,或者咱们一起玩?
     李勇刚想说什么,但是看看一脸懵懵懂懂的于小虎,就忍着没说,干脆将于小虎带到了隔壁的宿舍房间,指着靠近门口的那张床,说道:小虎,你就这张床上住。
     于小虎看看床上摆着的东西,挠了挠头,一脸傻样儿地说道:李经理,这张床好像有人住了。李勇像是没有听到于小虎称呼上的疏远,很有气势地挥了挥手,说道:没关系,他回不回来还不好说呢,不回来你就住这边,回来了我叫他给你腾地方。
     那就是必须要住这里了。于小虎有些遗憾地放下行李,一边整理床铺,一边儿在心里寻思着,刚才的声音好熟悉的样子,好像最近在哪里听过来着。李勇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他从裤兜里摸出手机看了一下,就对于小虎说道:小虎我出去一下,你先收拾行李,中午我请你和小云去外面吃饭。于小虎忙说道:不用了……可是李勇已经急匆匆地出去了。

第六章:男女之事

于小虎很快就整理好自己的铺位,然后有些无所事事打量着宿舍房间,比镇上中学的墙皮斑驳的老宿舍要宽敞一些,两张上下床,外加两张桌子,房间里就已经满满当当的了。隔壁隐隐约约的声音,突然变大起来,女人在声嘶力竭地尖叫着,叫的于小虎肾上腺素疯狂分泌,原本安分的小兄弟开始竖起了旗杆儿。
     这下于小虎总算想起来了,昨晚在火车硬卧上,偶像哥哥趴在嫂子身上的时候,嫂子就是这么叫的,只不过嫂子叫的声音很小、很好听,而这个女人叫的就太狂野了,就像杀猪似的那么凄惨,不过却另有一种很刺激的冲动。于小虎顿时对制造出这个声音的男人,充满了敬意,最起码这哥们儿比偶像哥哥陈自强持久的多。
     这个时候的于小虎,老实巴交,淳朴无比,根本不知道,这世上有些女人就是靠身体来服务男人来赚钱的,人家的叫声是职业级别的,也属于服务的范畴,倒真未必是男人太能干的缘故。
     不过于小虎倒是很想找机会试一试,他自己在那方面到底是个什么水平,能让女人叫到什么程度?就像有一根无形的绳子,牵着于小虎走到门口,顿时见到斜对面有两个人穿着拖鞋走出房间,骂骂咧咧地出来了,然后脸上带着古怪的神情,拧开自己差点儿就入住进去的那个房间的房门,鱼贯而入。
     于小虎顿时好奇心起,也跟着走过去。站在门口,于小虎看到一个浓妆艳抹的已经看不出年龄和本来面目的女人,光着屁股坐在床边儿,小麦色的皮肤粗糙灰暗,胸前的两团倒是不小,可惜向下耷拉着,松弛的感觉完全破坏了女性身体那种娇柔的美感。还有她胸前那凸出的两点,就像两个黑黑的枣核,甚至有种丑陋的感觉。
     因为有罗小云那雪白漂亮的身体珠玉在前,于小虎现在对眼前的这具女体,不仅没有什么冲动,反而觉得有些恶心。这个女人脸上还有一层不知道多厚的粉,白的像鬼一样,右手两指还夹着一根烟,那种放荡的甚至有些挑衅的神情,于小虎很不喜欢。此刻这个女人正在用于小虎听不懂的方言,在快速地说着什么,于小虎直觉,应该是在谈价钱。
     果然,过了一会儿,谈话完毕,两张红彤彤的票子交到了那个女人的手里,那女人满意地将钞票在自己厚实的手心儿里抽了几下,然后塞进钱包里装好。于小虎顿时睁大了眼睛,两百块,好多钱,他们要干啥?
     其实,这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想要干啥,于小虎懵懂的心里,已经呼之欲出了,只是他谨慎着,不敢确定而已。女人给其中一个男人褪下裤子,戴上套子,然后往另一张床上一趴,这个男人就绕到女人的身后,一挺腰,那个女人顿时哦……恩……地叫起来。
     这个叫声和刚才于小虎听到的一样,高亢、急促,充满了诱惑力,但是看看这个女人糟糕的身体状况和实际上面无表情的麻木样子,于小虎就算没有经验,都明白这女人只是在表演而已。
     当然,因为没见过女人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到底是个什么表情,包括昨晚因为光线太暗,他都没看清楚罗小云是个什么表情,所以于小虎也不是很确定,女人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到底应该怎样一个表情,他谨慎嘛。
     另一个男人点了一支烟,然后脱了裤子坐到女人的前面,女人就抱着他的下面,开始滋滋有味地吃起来。于小虎顿时看的眼珠子都直了,尼玛,原来这东西除了尿尿以外,还可以这样玩的?城里人真会玩啊……于小虎感慨地自言自语。就像是小孩子看到了新奇的玩具,于小虎顿时对男女之事充满了好奇心,裤子都快给兴奋的兄弟给顶破了。
     你是刚才周大棒槌带来的吧,叫什么名字?原先已经爽过的那个被李勇称作孙云涛的青年,走到于小虎面前,递给他一支烟。周大棒槌?这大概就是李经理的绰号吧,于小虎心中恍然。谢谢,我不会抽烟……我叫于小虎。
     于小虎慌忙摆手,恋恋不舍地又偷看了一下那边咬的情形。于小虎?我靠,这名字,起的好啊。孙云涛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低头看了看于小虎的裤裆,哈哈大笑。于小虎一愣,光顾着看新玩法了,没注意孙云涛在说什么。
     孙云涛笑呵呵地伸出手来,说道:我叫孙云涛,不过人家都叫我孙云涛,嘿嘿,你可以叫我仲马哥,我二十五了,小虎你多大?于小虎慌忙跟孙云涛握手,说道:仲马哥,我十六了。孙云涛指了指战况激烈的三人,笑道:想玩玩吗?
     头次见面,哥请你玩一炮……这个女的是我老乡,你叫她红姐就行了,以后你想了就找她,我让她给你打折。于小虎顿时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连连说道:不玩,不玩。
     孙云涛也不是诚心要请客,于小虎一推辞,他就顺水推舟地作罢了,继续问道:谁介绍你来的?签好合同了吗?工资给你定了多少?于小虎都不敢看那边了,老老实实地说道:我嫂子介绍我来的,合同签过了,试用期八百块,转正以后一千五。
     孙云涛吐出几个眼圈儿,平静地说道:现在就这个行情,不过你是新手,能有这个价不错了……不过你嫂子?我知道你嫂子谁啊,喂,小虎,你嫂子是谁啊?于小虎挠了挠头,憨憨一笑,说道:我嫂子叫罗小云。

本文标签:头埋在双腿间吸食花蜜

上一篇:埋头吸到高潮(小腹顶出形状h)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与狗狗做了四个小时都没事(扩张宫口标记h)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