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狗卡在里面一个小时了/白天是狗晚上是狗老公最新章节

2021-06-26 11:21:0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没事,忍一下就好。”阿姨被林腾飞的哀嚎给吓了一跳,然后安慰着。 “没事没事,您继续,继续。”林腾飞咬着牙假装坚强地说着。 “行了,没事

没事,忍一下就好。”阿姨被林腾飞的哀嚎给吓了一跳,然后安慰着。
    

 文学

     “没事没事,您继续,继续。”林腾飞咬着牙假装坚强地说着。
    
     “行了,没事了,你记着这几天这个手不要沾水,最好每天都换点药,应该没什么大问题的。”阿姨给林腾飞包扎好后然后提醒着林腾飞。
    
     “吃饭了吗?阿姨,你给他拿副碗筷吧!”郭玉洁在林腾飞包扎完之后慢慢地说着。
    
     “怎么了?心里有愧了?想用这些小恩小惠就让我不恨你了?我告诉你,没门。古人说得好,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还有什么?对了,不吃嗟来之食,告诉你,我是不会吃你们家的饭的!”林腾飞掷地有声地说着。
    
     “阿姨,你吃完了就回房休息一下吧,我有些事情要跟他谈一谈。”郭玉洁似乎完全不想理会林腾飞,笑着对她们家阿姨说着。
    
     “好的,夫人。”阿姨说完就走进了一间房间里。
    
     “真不吃?”女人转过脸来看着林腾飞。
    
     “不吃,吃人的嘴短,我今天来是要找回这一口气的,吃了你的饭我还怎么骂你?”林腾飞依旧坚强地说着,可是,气势早就没有进门时来的一半强硬了。
    
     “随便你,不吃我让阿姨把饭菜都倒掉了。”女人还是淡淡地说着。
    
     “别啊,倒掉多浪费啊。真是败家子。”林腾飞说着拿起筷子就开始吃着,她是真饿了,看着桌子上的饭菜早就流口水了。早上起来,出去吃了个早餐,燃火就一天都在忙,中午也没时间去吃饭,就是在路边买两个面包加一瓶矿泉水给解决了,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哪有不饿的,早就饿得肚子咕咕直叫了。
    
     “我就是想问问你,你为什么一定要让公司把我开除?你这个人心为什么这么毒?我被开除了你有什么好处?虽然我今天对你语气上是有些不太好,但是你也没必要因为这么一点点事情就要让我下岗吧?你我近日无仇往日无冤的。”林腾飞一边吃着饭一边还一肚子脾气地说着。
    
     “这份工作对你很重要?”女人早就已经吃完了,坐在林腾飞对面淡淡地问着林腾飞。
    
     “你这不是废话嘛?谁的工作不重要?没工作就没工资,没工资我吃什么用什么?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似的,住豪宅开豪车,就算不上班这一辈子的钱也花不完呀!”
    
     “你很缺钱?”女人再次问着。
    
     “麻烦不要老是问这些脑残的问题好不好?这世上还有不缺钱的人吗?谁还嫌钱多吗?”。
    
     “你一个月赚多少钱?”
    
     “你打听这干什么?”林腾飞有些防备地看着郭玉洁。
    
     “怎么?你还怕我打你那点钱的主意不成?”。
    
     “五千多,有时候忙的时候能有六千多,不忙的时候差不多五千块。这点工资你很看不上眼吧!”
    
     “你结婚了吗?”
    
     “没有,一个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你今年多少岁了?”
    
     “你查户口的啊你?”林腾飞终于有些忍不住了。
    
     “怎么了?年龄是你的秘密?”
    
     “老子是男人,没有咪咪。今年二十八。我不就费了你们家一点药吃了你们家一顿饭吗?有必要查户口吗?”林腾飞没好气地说着。
    
     “这样吧,今天投诉你让你丢了工作是我的不对,我向你表示歉意,正好,我最近有点事正好想雇个人帮我做事,你明天就帮我做事吧,怎么样?”女人淡淡地说着。
    
     “给你做事?”
    
     “对!”女人点头。
    
     “你想得好,你做梦吧你,让我给你做事,就你这种女人,谁给你做事起码少活十年,你这种人,哥们伺候不起。”
    
     “你在快递公司每个月赚五千,我给你每个月一万块,一周工作一到两天时间吧,愿不愿意干随便你,不愿意干的话你吃完饭自己走人。”女人也没有因为林腾飞的话而生气。
    
     “你说多少?一万?”林腾飞瞪大了眼睛。
    
     “对,只要你干的好,工资我们以后还可以继续商量。”
    
     “一周工作两天?”
    
     “目前是一周工作一天,准确的说是一周工作三个小时左右。”
    
     “你没骗我吧?世界上有这么好的工作?”。
    
     “你愿意还不是不愿意吧?”女人不耐烦地说着。
    
     “不是去帮你印假币吧?我告诉你,违法的事你给我再多的钱我都不干。”
    
     女人终于是忍不住瞪了林腾飞一眼,然后直接说道:“你看我想是干违法事情的人吗?”。
    
     “那可说不定,知人知面不知心。”林腾飞接过话说着。
    
     “你……行了,你不愿意干那就赶紧滚蛋吧,不然我打电话叫物业保安来把你赶出去了。”女人终于是发怒了。
    
     “别别别,我干,我没说不干啊,但是你总得告诉我是干什么吧?”
    
     “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的。”
    
     “不是,你这条件说的,又不告诉我是干什么,我心里怎么有点得慌?”林腾飞心里有点把握不准了。
    
     “我不是告诉你了,这工作不违法,也就是帮我解决点私人问题,不过你要保证几点,第一点,必须要随叫随到,我什么时候叫你,你就要什么时候过来。”郭玉洁直接说着。
    
     “晚上十二点叫我也得过来?”
    
     “当然,听清楚了,随叫随到,只要我有需要的事情,你必须马上赶到。第二点,必须保密,这个事情除了你和我不能有任何人知道。第三点,你不能有其它的工作,只能服务于我一个人。”郭玉洁把自己的条件都给说出来了。
    
     林腾飞听完郭玉洁的话之后瞪大了眼睛看着郭玉洁,忽然站起来说道:“你大爷的,老子堂堂三尺男儿,绝对不会给你做小白脸的。”
    
     郭玉洁听完林腾飞的话后愣了愣,半响后才明白林腾飞在说什么,气的手都发抖,指着门外说道:“滚,你给我滚。”
    
     看到郭玉洁的愤怒,林腾飞也愣住了,摸了摸脑袋问道:“难道你不是要我给你做小白脸?”。
    
     “你脸很白吗?”郭玉洁没好气地问着。
    
     “那倒不是,只是……只是……有不能避免有些人有些特殊的癖好,说不定就喜欢我这种黑的。”林腾飞喃喃自语着。
    
     “我也懒得跟你废话了,这样吧,你愿意做那就明天早上八点半在小区门口等我。不愿意做,我再去找别人。好了,你现在可以滚了。”郭玉洁没好气地说着。
    
     “等等!”
    
     “怎么了?”。
    
     “我再吃碗饭。”
    
     “随便你,撑死你都行。”郭玉洁说完直接起身上了二楼。
    
     林腾飞也不客气,自顾自地拿起碗去装饭,连吃了两碗,还在郭玉洁家里找到纸巾擦了擦嘴巴,然后拿了一根牙签一边剔着牙慢慢地走出了郭玉洁的家。
    
     骑着自己的自行车往回赶的时候,林腾飞忽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自己过来不是来找这个郭玉洁麻烦的吗?怎么忽然一下子自己在她家吃了一顿饭还莫名其妙地给她做事了?对于郭玉洁这莫名其妙的工作,林腾飞其实没怎么放在心上,他从来不认为天上有掉馅饼的事。一周工作几个小时,而且还一万一个月,世界上上哪找这种事去?要么是违法的,要么就是开玩笑的。不过,林腾飞也没有拒绝,不管如何他明天都要来看看,因为,他现在确实是急需钱,他不能没有工作。

 

第6章:富婆看上你了?


     林腾飞只觉得这一天都过的有些莫名其妙,莫名其妙的被投诉,莫名其妙的救人,然后又莫名其妙的被开除,再接着又莫名其妙的给了自己一份高薪的工作。
    
     林腾飞嘴里叼着一根烟走到了筒子楼里,这里是一栋八十年代的工厂家属楼,小四层的红砖房,外面带走廊的,这附近像这样的房子还有七八栋,经过历史变迁,这里现在几乎已经成为这个城市的贫民窟了,住在这附近的都是从外地来这里打拼的人。工资不高,买不起房,也租不起公寓楼,只能租在这里面。
    
     林腾飞走到其中一间房门前,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子中间的沙发上一男一女正滚成一团,男的压在女的身上在亲吻着。见到林腾飞进来,两人吓了一跳,男的连忙爬起来,对着林腾飞就喊道:“你大爷的,进来怎么不敲门啊你。”
    
     “我靠,怪我咯,你们两个有点节操行不行?现在才几点啊?才八点钟,哪有这么早就交配的,另外,这沙发可是我的床,你们俩要办事去里面办行不行?你们里面又不是没床。这沙发就这么点大,真的方便吗?”林腾飞一点都不在意的走了进去,在饮水机前面倒了杯水边说边喝着。
    
     “小飞,你要不要脸啊?什么叫做这沙发是你的?这房子是我们俩租的好不好?你是提着个包就住进来了,房租都没给过一分,我还每天伺候你吃伺候你住的。”女人脸色红红的坐起来,没好气的对林腾飞说道,看得出来,她是真的挺生气的。
    
     “喂喂喂,你们两个要不要这么忘恩负义?老候,你自己说说,你跟刘艳两个人第一次出去开房的钱是不是从我身上拿的?还有,大三那年,刘艳怀孕,为了给你们俩凑够去医院流产的钱,老子整整吃了两个月的泡面啊,你们俩还有没有点良心啊!”林腾飞走到沙发边,穿上拖鞋,一边说一边伸出脚在所谓的老候屁股上就是两脚,说道:“过去点。”,然后在沙发上坐下。
    
     “小飞,飞哥,我们真没有要赶你走啊,我们什么关系,可是,你也看到了,你住在这真心不方便。你说我们俩口子,这总得有点需要吧?你白天上班,我们白天也上班,晚上回来了想做点事吧,你丫一个大老爷们横躺在这,你让我们两个怎么进行正常的夫妻生活啊?”老候哭丧着脸对林腾飞说着。
    
     “说的跟你们俩没做过一样,大爷的,一周七天,周一周五,每天晚上要做一次,周六周日,白天做没做我不知道,反正周六晚上起码要做两次,也就周日晚上清净点。年轻人,不要这么透支身体,就你们这个频率加上老候这个身体,最多也就再用个五年时间了,还是节制一点吧!”林腾飞语重心长地拍着老候的肩膀说着。
    
     “我靠,你丫还记了帐的呀?”老候瞪大了眼睛,刘艳则是脸红红的,一边说着一边伸出脚踢着林腾飞,显然是不好意思了。
    
     “这能怪我吗?就隔着这么一堵墙,还他妈的完全不隔音,刘艳叫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我想不听见都难。”
    
     “你要不要脸啊,要不要脸啊!”林腾飞说的刘艳更加是不好意思了,一边骂着一边打着林腾飞。
    
     “得了,大哥,算我求你了,你搬走吧,你再住在这我每次做的时候都有心理阴影了,求你了。你现在不是有工作嘛,哥们知道你有难处,可是你也不差每个月这千把块的租房费啊。要不我给你在对面那栋楼租一间吧,我今天看到对面那栋楼有一家人搬出去了,房东要出租的。以后你住在自己那里,吃依旧上我们这来吃好不好?兄弟保证好酒好菜每天招待着。”老候对于林腾飞是彻底无语了。
    
     “兄弟,不是我故意要打扰你们,哥们是没办法,我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别说每个月这一千块,就是一块钱我都得存着。说句心里话吧,本来是想着要搬走了,想找个便宜的地方,只是,告诉你们一个不好的消息,哥们又失业了,可能,最近这段时间又没办法搬走了。你们俩多忍耐忍耐吧,就当做我不存在,你们爱怎么做就怎么做。”林腾飞从兜里拿出中华丢了一根给老候。
    
     “什么?失业了?你开玩笑的吧?”
    
     “被开除了,遇到了个三八,硬是把我给整开除了……”林腾飞靠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换了一个台。然后慢慢地把今天所有事情的经过都说了一遍。
    
     屋里这两人,男的叫候魁,是不是和某种茶叶品牌的名字一模一样?其实是偶然,据说是因为他爸爸姓候,然后又是在春天生的,他爸想了想,就觉得候魁这个名字似乎非常的顺口,于是乎就取了这么个名字。女的叫做刘艳。他们三个都是大学同学,其中,候魁与林腾飞是同宿舍的哥们,也是关系最铁的。刘艳与候魁在大学那会儿就开始处朋友了,三个人之间的关系都非常的铁。大学毕业之后,林腾飞回了家乡,候魁与刘艳两个人都来了上海市打拼,现在,候魁在一家销售公司上班,刘艳是在一家外企做文员,两人工资都不算高,两个人加起来每个月也就不到一万块的收入。其实两个人说着要催林腾飞走,那都是开玩笑的,林腾飞过来的时候就只提着一个包,还是候魁和刘艳亲自从火车站把他给接过来的。来了之后,林腾飞一直就住在这里,就像刘艳说的,她们俩知道林腾飞的情况,所以在这里吃喝住,基本上没让林腾飞花一分钱,而且,每天晚上这顿都是刘艳亲自做了给端上桌,从没让林腾飞动过手,兄弟做到这个份上,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一万?还每周只用工作几个小时?”候魁听过之后瞪大了眼睛。
    
     “对啊,她是这么跟我说的。”
    
     “忽悠你的吧?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刘艳觉得不可思议。
    
     “对啊,而且,就你这样子,脸蛋虽然不错,饬饬倒是也能算半个小白脸,但是就你这身体素质,也不像是能去做鸭子的呀,别说半个小时了,你也就五秒钟的事,这富婆咋就看上了你呢?咱们兄弟在一起这么多年,我咋不知道你还有这做鸭的天赋?”候魁仔仔细细地瞪着林腾飞说着。
    
     “滚蛋,我说的是真的。不管是不是真的,我明天都得去看看,我现在不能没了工作。实在不行,大不了我明天再去找工作吧!”林腾飞靠在沙发上打了个哈欠说着,他这一天实在是太累了。
    
     “得了,兄弟,你也别太在意这事,欠债的事也不急于一时就还清,慢慢来,人总不能自己把自己给逼死。行了,我们也去睡觉了,你早点睡吧!”候魁看到林腾飞困的样子,拉起刘艳就往里间的房间走去,那是他与刘艳的卧室,而林腾飞的床就是他们刚刚所坐的这张沙发。

本文标签:狗卡在里面一个小时了

上一篇:金毛弄了我三次试看(郭海洋)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狗狗的那个拔不出来了怎么办(H高H女)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