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毛茸茸的又肥又大的岳*岳*双腿之间

2021-06-26 16:16:4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母亲和秦佳梦似乎没想到我醒了,落地灯灯光昏暗,我却也能看出她们脸色都不太好。 母亲先换上那副伪善的笑容,问我,“佳淇,你的伤怎么样?用不用去医院?”

文学


     母亲和秦佳梦似乎没想到我醒了,落地灯灯光昏暗,我却也能看出她们脸色都不太好。
    
     母亲先换上那副伪善的笑容,问我,“佳淇,你的伤怎么样?用不用去医院?”
    
     如果是以前,我一定会感动,可现在我的心,比冬天还冷。
    
     秦佳梦看我漠然的表情,当然知道我把她们的话听全了,直接打断母亲,“妈,你也别演了,一听就知道,这只野狗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
    
     野狗。
    
     我听着秦佳梦这么顺嘴的叫我,就知道,我在她们口中,一定很早就有了这样的外号。
    
     “野狗?”我忍着疼,走到空着的沙发上坐下,故意说,“野狗也有百分之四的股份。”
    
     果然,我一说,母亲就明白我什么意思了,骂道,“秦佳淇,我们秦家养了你三年,那些股票,你本来就该孝敬我们!”
    
     我坐在那,想着她们大费周章,就是为了这点股票,就觉得可笑,忍不住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母亲问我。
    
     哦不对,现在叫她母亲已经不合适了。
    
     她的本名叫樊玉,父亲的本名叫秦昭民。
    
     我看着樊玉,收住笑声,道,“其实如果是今天这个事情前,我把这份亲情看的比什么都重,你们问我要,我肯定二话不说,会把那些股份给你们,可这个事情既然发生了,一切就不一样了。”
    
     她们重利,就以为,我和她们一样。
    
     却不知道,在我心中,最重要的,就是这份亲情。
    
     不过现在,一切都没了。
    
     “你……”樊玉是没想到!
    
     秦佳梦一听,感觉拉了一下樊玉的手,“妈,你上去吧,我和妹妹好好说说。”
    
     我大概猜到秦佳梦要和我说什么。
    
     不过都是些没有用的事情。
    
     樊玉上去后,她亲昵的坐到我身边,笑盈盈的说,“妹妹,这个事情,都是爸妈想的,开始我是不同意的……”
    
     今晚的我已经大梦初醒,不可能再任由她骗。
    
     后来秦佳梦虽然拉着我说了些自己不情愿的话,我也就听着。
    
     等听的差不多了,我起身向门口走去。
    
     见我执意要走,秦佳梦的耐心终于没了,一把拉着我,骂道,“秦佳淇,你就是我们家养的一只狗,给你吃,给你喝,你别给脸不要脸!”
    
     这,才是她的本来面目。
    
     我转身,看着秦佳梦面目可憎的模样,轻飘飘说了句,“真想给纪擎轩看看你现在的模样。”
    
     “呵呵,你再也没这个机会了!纪擎轩是我老公,而你,什么都不是了!”秦佳梦有恃无恐。
    
     我看着她,一时居然觉得为纪擎轩不值。
    
     他那么优秀的一个男人,娶了秦佳梦,真的是太亏了。
    
     也许是鬼迷心窍,我开口,“有个事情我必须要说,婚礼上的结婚协议,我按得是我的指纹,只要我去说一下,那份协议就是一叠废纸。”
    
     秦佳梦微微一怔。
    
     她还没开口,我继续道,“所以你和纪擎轩现在还不是夫妻关系,我们是公平竞争。”
    
     说完,在她愣神松脱我的手时,我赶紧转身离开。
    
     强忍着疼,拼命往外跑,任由秦佳梦在后面骂我“贱人”“不要脸”我也没有回头。

第6章 你可以尽情的开发我


     离开秦家,无处可去,只能打给我最好的闺蜜姜沁。
    
     电话关机。
    
     她和我是孤儿院时的同学,比我大两岁,有个好心的企业老总赞助她,高中毕业后,因为长相和气质原因,就读了航空学院,毕业,直接当了空姐。
    
     其实我大学也是个好心人资助的,而且他给了我很多帮助。
    
     只是我从没见过他本人。
    
     姜沁的手机关机,就说明是在工作。
    
     我浑浑噩噩的走在街头,没走多远就看见街角一个店铺的招牌亮着,走到面前,才发现这是个酒吧。
    
     也好,我正需要喝酒。
    
     我第一次来酒吧,这里和我想象的不一样。
    
     不是热闹非凡,而是清清静静。
    
     我慢步走到吧台,假装熟客的说了句,“给我来一杯伏特加,不,三杯。”
    
     我不懂酒,就知道这个是俄罗斯人爱喝的烈酒。
    
     毕竟是战斗民族,撂倒我借酒消愁一下应该没问题。
    
     果然,当我用一口闷的方式喝了三杯,眼前就开始出现重影。
    
     这果然是个正经酒吧,看我喝的有些歪斜时,调酒师就问我,“女士,你喝多了,请问您有朋友吗,我联系他送你回家。”
    
     我虽然醉了,可大脑却很清醒。
    
     他一问,我就有些迷茫。
    
     朋友?
    
     我大学一直忙于打工,又是走读,和同学交集很少。
    
     姜沁又在工作,我还有什么朋友……
    
     在我想拒绝时,脑海里印出了一串数字,是纪擎轩的号码。
    
     虽然他的号码我是前几天才知道的,却早已烂记于心。
    
     我将纪擎轩的号码报给调酒师,然后就听见调酒师着呢的打了电话,之后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在报了名字后,就趴在酒吧上等着。
    
     他一定不回来的。
    
     我是这么想的。
    
     但过了一会,我却听见耳边响起那熟悉的男声,“她在哪?”
    
     在这安静的酒吧里,宛如大提琴的奏章,低沉好听。
    
     我装醉,感觉到男人把我抱起来,扔到副驾驶上,片刻,我又感觉到男人的荷尔蒙气息在靠近,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我脑袋在那一瞬只跳出两个字——
    
     复仇。
    
     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在这个念头一出现,我睁眼,顺势就勾上了面前男人的脖子,看准面前的薄唇,一下子就吻了上去。
    
     耳边响起安全带缩回的声音。
    
     果然,是我想多了。
    
     我不会接吻,吻的特别生硬,我的唇也只在他的唇上停了一秒,就被推开。
    
     然后用极度厌恶的语气道,“你可真下贱,连基本的廉耻都没有。”
    
     如果是平时的我,怕是一定会下车离开,可此时的我被酒精驱离了理智,不但没下车,一双眸子惺忪的看着男人的黑眸,反而勾唇一笑,“我可不贱,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而她却不是。”
    
     听我这么说,纪擎轩的脸马上阴了下来,手直接卡住我的脖子,一字一句的问,“你说什么?”
    
     这次,他卡的不紧。
    
     我反而更加大胆,一只手探到男人后腰,脸压上去,说,“我亲眼看见秦佳梦在车库里和秦昭民的司机在车上做,还知道她在学校放假期间在男生宿舍和几个男生滥交,被宿管发现,记了一过,前面的事你查不到,这件,你一查就能查到。”
    
     因为离得近,我清楚的看见纪擎轩脸上的表情变得越发阴郁。
    
     我听说男人多多少少在这方面有洁癖,果然如此。
    
     我伸手,用手指在男人腰肌处轻轻一掐,装出玩世不恭的样子,“而我干干净净,只有你一个人,你可以尽情的开发我。

本文标签:毛茸茸的又肥又大的岳

上一篇:车上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男奴调教)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主人调教下贱的烂货(女书记花瓣)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