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早就想在阳台要你了-错几道题往下面插几支笔

2021-06-26 16:58:5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透过陈盼那件薄薄的睡裙,我隐约可以看到其内的风光,那两簇雪白的饱满,简直是诱人魂魄的毒药,让我心神迷离,真的有种把脑袋闷上去狠狠舔舐吸吮的感觉,去品尝其芳泽。 只是,当我想

文学

透过陈盼那件薄薄的睡裙,我隐约可以看到其内的风光,那两簇雪白的饱满,简直是诱人魂魄的毒药,让我心神迷离,真的有种把脑袋闷上去狠狠舔舐吸吮的感觉,去品尝其芳泽。
    只是,当我想到还不定有多少男人在她身上这样做过后,终究还是忍住了那种冲动。
    最为重要的是,我知道一旦自己有所举动,可能就真的忍不住了,最终被陈盼给吃掉。我的第一次,至少也得给夏紫这种层次的大美女才是,虽然我如今是只鸭-子,可也要做有品味的鸭子,不能说是块肉就行,那也太肤浅太没自我要求了。
    就在我强忍自己冲动的时候,陈盼抓住了我的手,然后就放到了她饱满的胸口上放到了她白皙的大腿上……
    我不敢去体会去品鉴那种感觉,在她拿着我的手准备往双腿更深处移动时,我忙把她掀翻在沙发上。
    看得出,那一刻陈盼很期待,甚至都闭上了眼睛,期待着我对她的娇躯进行冲撞。
    但我跑了,心脏扑通扑通的急促跳动着,我不跑,我真怕自己忍不住。
    倚靠着关上的卧室门,我急促的呼吸着,太刺激了,那种事真的太刺激了,让人忍受不住,如果是夏紫的话,我现在肯定就进入她娇躯了。
    屋外传来陈盼‘咯咯’的娇笑声,“你真是太可爱了,连女人的身体都不敢碰,还怎么做少爷呀!”
    我没敢答话,然后就听见陈盼的脚步声直接进入了旁边那个卧室。
    我一头闷倒在床上,连澡都不敢洗了。
    我想睡觉,我想平复这种激动的心情,可根本做不到,满脑子都是夏紫的娇躯和陈盼刚才的嘤咛。
    于是,最终忍不住的我还是掏出了夏紫的丝袜。
    更为鬼使神差的是,我取出手机给夏紫打过去电话,悄声告诉她,我要用她的丝袜打手枪了。
    “你这个混蛋,打就打,干嘛告诉我!”
    又羞又怒的声音从听筒中传出,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手握着夏紫的丝袜,脑海中幻想着她的容貌跟性感娇躯,回味着刚才陈盼的销魂嘤咛,我忍不住的开始忙碌起来。
    当心底最深处泛起的那种欲望解决之后,望着被打满乳酸菌的尚带有夏紫娇躯味道的丝袜,我不禁暗暗发誓,总有一天,我要把这乳酸菌打进夏紫的体内,不管她愿不愿意。陈盼也是,她敢诱惑我,我就弄到她不要不要的,让她彻底不敢再小看我!
    不知不觉中,我就睡着了……
    第二天睡醒后,我起床洗漱,然后直奔医院。
    医生说父亲恢复的很好,康复后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这让我很是心安,同时也在心中感谢夏紫的帮助。
    下午的时候,王雨梅打来了电话,给我一个地址,让我赶过去。
    出门坐上出租车,直奔王雨梅所说的地裂行星。
    地裂行星是本市最大的一个量贩式,以前我来过几次,里面并没有各种花花事情的存在,所以我比较好奇,王雨梅为什么会喊我来这个地方,总不能是唱歌。
    可当我来到后,尤其是被直接带到了位于顶楼的办公室后才发现,这个地裂行星,竟然是王雨梅的产业,而她就是这家的老板。
    “魏铭,你很厉害,一百万打一炮的买卖都敢擅自推了,佩服。我就想问问你,你欠我那几十万准备什么时候还?”
    王雨梅那双包裹在黑色丝袜内的长腿搭在办公桌上,一双嫩红的小脚丫并没有穿鞋子,可以清晰看到其上指甲的炫紫色彩,看起来更显妖娆魅惑。
    我收敛目光,随即道:“雨梅姐,是你让我好好伺候夏紫的,我怕擅自同意了,违背了你的指示。”
    “哦?”
    王雨梅对我的回答显得比较愕然,显然是没想到我竟然会是出于这种原因,“你真是这么想?”
    我的目光开始肆无忌惮的在王雨梅那条美腿上游荡着,很性感,很诱人,真想握在手中狠狠亵玩一番,只可惜,大腿往上被裙子给挡住了,不能一赏其内大好风光。
    “我想睡你。”
    我话刚说完,王雨梅就咯咯娇笑,直笑的胸前花枝乱颤,许久才回道:“这倒是个可以让我接受的理由,好吧,我原谅你昨晚的举动了。不过,正事该办还得办。”
    说完,王雨梅收起了双腿,从桌上摸起香烟,我忙掏出火机近前帮她点燃。
    她凑脑袋上前,然后居高临下的我就成功透过其宽松的领口看到了其内被金黄色文胸所包裹的那对浑圆饱满。这对饱满,绝对是那种撞一下颤三颤的那种,非常带感。
    “我就说你怎么会这么好心帮我点烟。”
    王雨梅显然发现了我目光的侵袭,不过她没有太过在意,撤身后直接把烟丢给我。
    我取出一支点燃,然后等待着王雨梅说她的正事。
    “昨晚你拒绝的那个美少妇叫狄青彤,她老公是邻市一个奔70岁的老东西,有钱,所以也任性。不知怎么的就打听到我这了,都是大客户,我也不好拒绝,你自己想办法处理,最好的结果就是两边都不要得罪,这也是我需要的唯一结果。”
    “作为少爷,这是你必须学会的一项平衡技能,你自己考虑一下怎么去处理。如果处理得好,姐姐我亲自调教你。不敢说让你在这个圈子里首屈一指,至少也会让那些贵妇们离开你就像脱离水的鱼。”
    说完,王雨梅起身,赤着小脚丫来到我身旁,然后转向我身后,下一瞬,我就感觉到屁股被她给拍了一巴掌,不轻不重,恰到好处,如同一棵狗尾巴草,瘙痒在我的心头。
    “怎么样,能处理吗?”
    吐气如兰,轻轻抚弄着我的耳畔,有种瘙痒感袭身,让我欲罢不能,直接勾动起心底最深处的欲望。不得不说,三十岁刚出头的王雨梅,真的还有本事,只是一巴掌一话话而已,就能将我撩拨到高高撑起的此种尴尬境地。
    我转过身,然后双手揽住了王雨梅的腰肢,狠狠纵腰一顶。
    很明显她完全没有想到我竟然会这么放肆,所以在猝不及防之下,某个隐私部位就被我给撞了,直撞的她失声嘤咛,面若桃花。
    “我没把握做到,但我会尽全力。”
    话刚说完,我就感觉到胳膊处有灼热感,随即本能的抽离,这才避免了被燃烧的烟头给烫伤。
    王雨梅回到座位上,双脚再度搭在了办公桌上,“魏铭,你很放肆,不过够硬,够挺,够大,我相信你会处理很好的,而且我也期待着亲自调教你的那一天。”
    随即,王雨梅从包内取出一张卡片,丢给了我。
    我接过卡片一看,上面是狄青彤的照片,然后还有身份以及性格特点等分析,很详尽。
    我不禁大加佩服,王雨梅一介女流能维持起这么大的圈子,果然有其独特的手段。
    “有没有夏紫的?”
    王雨梅想了想,随即又把夏紫的卡片抛给了我。
    看完后,我将两张卡片还给了王雨梅,又问道:“雨梅姐,有没有你自己的?”
    然后,有一个烟灰缸朝我飞来,没砸中我。
    下一刻,王雨梅电话响起,她‘嗯’了一声,然后就把电话给挂断。
    “狄青彤来了,在66包厢,去吧,如果你把夏紫和狄青彤这俩女人处理好了,就不再需要我的卡片,我会让你从我的身体里面仔细去感受我,认识我,了解我。”

第8章,同病相怜

地裂行星的66包厢,听说过,没见过,但今天终于有幸见识了。
    如果说把地裂行星比作五星级酒店的话,那么这66至尊包厢,就是它的总统套房。
    进门前我深吸一口气,将身后收拾的干干净净,然后怀着忐忑的心情敲开房间门,进入其中。
    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打量屋内的奢华,第一眼我就看到了坐在硕大如床沙发上的狄青彤。
    不得不说,狄青彤真的很漂亮,二十七八岁的年纪,正是青涩与成熟交接的末端年华,面容娇美,身材婀娜,跟夏紫比也不遑多让,只是少了一股清纯的味道,多了几许成熟的抚媚。
    我看了她一眼,然后就忙把头给低下了,好似犯了错误的小学生。
    “怎么,从王雨梅那挨训了,知道我得罪不起了?”
    狄青彤的话音不善,显然,她还对我昨晚驳了她的面子感到耿耿于怀。
    我没有开口,只是沉默的忐忑着。
    狄青彤嗤笑,“昨晚拒绝我时不是会说话吗,怎么,一晚上就被夏紫那个小浪蹄子下面给毒哑了?”
    我依旧没有说话,继续沉默着,这似乎让狄青彤感到生气。
    “你哑巴了?说话!”
    在她愤怒的喝叱声中,我低声开口道:“王雨梅没有训我,只是告诉我青彤姐你的身份,让我好好伺候你,别得罪了她的大客户。”
    “昨晚我挨了两巴掌,一巴掌你青彤姐你给的,还有一巴掌是夏紫给的,因为我把她也拒绝了。在去之前,我根本不知道那是种什么样的聚会,甚至我都不知道是个聚会。”
    狄青彤穿着高跟鞋走到我近前,一条近身的九分牛仔裤将她双腿的修长纤细彻底勾勒而出。
    “怎么,听你意思,我还得感谢你,感谢你拒绝我后,也拒绝了那个小浪蹄子?”
    我连忙解释道:“青彤姐,我不是那意思,昨晚你离开后,夏紫感谢我,说我表现的很好,让她很有面子,直到那时候我才知道我无意中伤害了你。”
    “我是个农村人,要不是我父亲出车祸住院急需钱,我也不会跟王雨梅借钱然后走进这行。青彤姐,不怕你笑话,我昨晚拒绝你的时候,心里想的其实挺可笑的,我在想,我是个男人,我要有自己的尊严,我不是一件物品,我不接受漫天的出价,哪怕是天价也不行!”
    “可是直至我拒绝后才发现,不管愿意不愿意,我终究只是只鸭-子,既然做了鸭-子,还谈什么尊严,只需要尽心尽力的服侍伺候你们就好了。可是,可是我真的很纠结啊,我不想这样的,还又不甘心。青彤姐,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真的很纠结,很痛苦!”
    说着说着,我半真半假的眼泪就下来了。
    见狄青彤微微有些错愕,于是我趁热打铁,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哭的更伤心了。
    狄青彤显然是彻底懵了,半天没动静,就那么傻站着,任我将她搂在怀里哭。
    许久,回过神来的她一把将我给推开,“就这么点拙劣的伎俩,还想骗我?还玩苦情戏?”
    我没说话,直接掏出手机,当着她的面拨打了我父亲的电话,告诉他晚上不去陪床了,让他好好休息。好巧不巧的是,我父亲说明天要出院,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医生通知该再缴费了。
    “没事,动完手术就好了,人借钱给咱治病保住了这双腿就不错了,咱好好工作还人钱……”
    爹又说了好多,直说的我眼泪哗哗的,这是真情的流露,不掺杂半点假意,到最后哭的我都说不下去了,爹在那头劝了好多,这才挂断电话。
    然后,我就看到一张纸巾递到了我的面前。
    “行了,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哭,没出息。”
    我接过纸巾,谢过了狄青彤,然后擦干后就不再说话了。
    狄青彤回到了沙发上,翘起腿,单手捂住了额头,然后,渐渐的,我就听到抽泣声响起,她也哭了。
    “青彤姐,我爹好了,没事了,你不用伤心……”
    “屁,我想起我妈了,关你爹什么事!”
    狄青彤哭脸骂了一句,然后就哭的一塌糊涂,越哭越伤心,止都止不住。
    我上前去递纸巾,结果纸巾没收,她反倒把我这人收了,站起身来一把扑进了我怀里。
    我轻轻拍打着她后背,安慰着她。
    随即,狄青彤就说起了她的母亲,她中学时丧父,一直跟母亲相依为命。本来考上大学后可以参加工作好好孝敬母亲了,结果她母亲又得了癌症。
    没钱治病的无奈之余,狄青彤认识了她现在的老公,所以为了钱,只能违心的跟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家伙结婚……
    当然,这些我都知道,王雨梅的卡片上都有记载,不然我干嘛要哭我爹的事。
    很明显,同病相怜的感觉彻底拉近了我跟狄青彤的距离。
    待她哭完后,我帮她擦干了泪水,不得不说,近距离观看的话,狄青彤很美,美到如同一条成精的白蛇,浑身上下无不散发着一种少妇初成熟的那种魅惑力。
    我在注视着狄青彤,狄青彤也在注视着我,从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中,我看到了她内心深处的一种苍凉跟孤独。
    然后,我就闭上了眼睛,去吻她那双红润的双唇,她没有拒绝。
    那双唇温润,柔嫩,让我吻的心潮澎湃,但更为澎湃的是,下一瞬,就有香舌如同毒蛇一般‘哧溜’钻入我的口中,在猝不及防之下狠狠挑逗着我的舌头……
    深情激吻过后,我跟狄青彤就已经倒在了沙发上,而且尴尬的是,我已经不知在何时将她给压在身下,且那火起的地方恰好紧紧顶着她小牛仔裤的裆部,让我们都极为尴尬。
    我连忙起身,更是连声对狄青彤道歉。
    狄青彤也迅速坐起身来,整理了头发,脸上泛起了绯霞,就跟初恋的少女初尝亲吻似的。
    “对不起,青彤姐,你太美了,我没忍住,这是我第一次跟女孩接吻,而且你还那么美,所以所以就那什么了,不过我不是故意的……”
    “女孩?我可是女人了!”狄青彤终究是过来人,很快就从那种感觉中走了出来,她看向我,直看的我脸上火辣辣的,不敢迎视她的目光,“这真的是你的初吻?”
    我羞愧的点头,“你别取笑我,我在学校时有个女朋友,处了三年,只敢牵她的手。”
    “我的天呐,三年你竟然只牵人家的手?那后来呢?”
    “后来她在大四实习时找了个新男朋友,然后就听说怀孕了……”
    狄青彤笑的一塌糊涂,整个人都趴在了我肩上,我甚至都能感觉到随着她的大笑,那饱满的坚挺在我身上一蹭一蹭的,特别有感觉,简单说就是他么的让人上火。
    许久后,狄青彤才收敛了笑意,“魏铭,我没取笑你的意思啊,但你实在是太老实了,不过老实的可爱,姐姐喜欢你。”
    说完,狄青彤伸出嫩白的双手,将我的双颊给捧住,轻轻吻了我一口。
    正当我准备享受的时候,这个‘坏女人’竟然往我口中吹气,把我好呛,然后她就没心没肺的又笑了。
    “今天本来是准备好好收拾收拾你的,不过很高兴,可以真正认识你。”
    说完,狄青彤就走到了她的皮包处,从其内取出一张银行卡,随手抛给了我。
    “没有密码的,欠多少,你自己刷给王雨梅,姐买你自由!”

本文标签:早就想在阳台要你了

上一篇:他的手指进出越来越快*他用手指轻轻地触摸突起

下一篇:学长走一步就顶一下(燃情高粱地)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