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呻吟求饶的办公室人妻(赴欢(限))最新章节列表

2021-06-28 09:19:3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林三还没见陈美月这么慌乱,忙问道,嫂子,你别着急,出啥事情了? 陈美月咬着嘴唇,涨红着脸,犹豫了一下,才支吾着说,我们,我们学校的老师今天突然搞全身体检。万一我那个被检查到,可咋办

文学

林三还没见陈美月这么慌乱,忙问道,嫂子,你别着急,出啥事情了?
    陈美月咬着嘴唇,涨红着脸,犹豫了一下,才支吾着说,我们,我们学校的老师今天突然搞全身体检。万一我那个被检查到,可咋办……这事儿传出去,丢死人了。
    林三明白了,陈美月是县城实验小学的三年级老师,他们学校每年定期都要来医院搞检查。
    这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陈美月的情况,要让检查的医生发现,万一这医生像他林三一样没节操……那后果就严重了。
    陈美月没有长出来那些毛毛……又不想暴露自己的秘密。只能找对她身份的唯一知情者林三帮忙了。
    林三了解事情原委,笑了一声说,嫂子,你放心,我帮你做个假的毛毛。到时候,谁也不会发现。
    陈美月对林三现在充满信任,紧紧握着他的手说,三儿,嫂子现在只能拜托你了。
    林三应了一声,随后就去准备了。
    检查室里,陈美月躺在床上,脸颊涨的无比通红。忸怩了几下,都没将穿的职业短裙褪下来。
    不用,你,你先把眼睛转过去,别老瞅着我,我不舒服。陈美月瞪了他一眼。
    林三那灼热的目光,她可是感觉的很切实的。
    林三叹口气,瞄着陈美月那那一双雪白的美腿,笑笑说,嫂子,我是医生,紧张啥。再说了,该看我不都全看过了。
    死林三,你再说一遍,看我不告诉你哥。陈美月又羞又恼。
    话是这么说,不过她到底还是褪下来了。
    嫂子,你那个腿分开一些,就像在洗手间那样的。林三看着陈美月紧紧遮掩着的双腿上,微微摇摇头。
    你,臭林三,我警告你,再提那个事情,我跟你没完。陈美月一想起自己被林三撞见的那个糗样,脸颊就火辣辣的,真想挖个洞钻进去。
    可如今还要在小叔子面前这么暴露,真是让人难为情。
    林三赶紧发誓自己不会乱说了,陈美月才缓缓放开了。
    嫂子,那我开始了。林三凑过来,拿出一瓶药物类胶水和毛毛。
    等一下,三儿,这么短的时间,你上哪里找的毛毛?陈美月注意到了林三带的毛毛,卷卷的,那可是货真价实的。
    林三眨了眨眼,诡秘一笑,嫂子,这可是我从我身上现拔得。
    什么,死林三,你这个坏蛋……陈美月一阵羞赧,真想爆锤林三一顿……
    十几分钟过去了,林三趴在那里,却还没有将那毛毛给粘好。
    陈美月显得非常焦虑不安,不时的催促道,三儿,你到底好了没有。快点,等会儿就轮到我体检了,我可不想让人发现。
    林三一边小心翼翼的粘着毛毛,一边冲陈美月笑着说,嫂子,这可不能着急。我总要给你粘的自然一点,这可是大有说头的。
    能有什么说头,我看你就是别有居心。陈美月对林三的居心一直都不放心,这家伙可不是第一次偷看她了。
    是真的,嫂子。医学上,这毛毛的多少可是取决于你哪方面的需求是否强烈。而且,那长的形状还映射着你的性格。林三说着,一本正经的讲了起来。
    行了,臭三儿,你别讲了,真不害臊。陈美月听着这些话题,就觉得耳根子都火辣辣的。尤其是,这还从小叔子的口里说出来。
    三儿,那,那个压床,到底是咋回事。陈美月忽然问了一句。
    林三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抬眼看了一眼陈美月那红艳艳的,似乎要滴出血的脸颊,嫂子,你咋突然对这个有兴趣?
    我,我随便问问不成吗?陈美月不自然的说道。
    林三坏笑了一声,说,我们那里,新婚夫妇入洞房当晚,必须要小叔子给嫂子压床,就是睡嫂子旁边。这样能保佑将来嫂子和大哥感情和睦,生一堆大胖小子。
    真的假的,难道没压床就,就会出问题?陈美月微微皱着眉头,狐疑的问道。
    可不咋地,嫂子,你和我哥就有这问题。咋了嫂子,想要我压床吗?林三瞅着她笑道。虽然开着玩笑,但俩人之间那一层窗户纸都还没捅破。
    陈美月瞪了他一眼,尴尬的说,哪凉快呆哪里去,你以为我会信这种封建迷信吗?
    林三微微摇了摇头,他看的出来,陈美月嘴上这么说,但内心怕也动摇了。
    林三,你在不在里面?
    这时,外面的隔间传来叫声。
    陈美月和林三对视了一眼,立刻神经绷紧,紧张了起来。糟糕,这是林三的领导申晴过来了。

第八章压床的好处

陈美月慌了神,挣扎着就要坐起来,慌乱不安的叫道,三儿,怎么还没好。快想想办法,我们该咋办呢。
    林三赶紧按住陈美月的肚子,嫂子,就差最后一步了。你别乱动,否则我的手指可去到不该去的地方了。
    你,你敢,看我不剁了你的狗爪子。陈美月脸颊瞬间弥漫上一层红红的晕色,紧紧蜷着双腿,羞恼的朝林三晃了晃拳头。
    林三本来已经做好了最后一步,结果被陈美月那腿一夹,直接向前挤了进去……
    啊,林三……陈美月忍不住的颤抖着叫了一声,身子也跟着颤抖起来。
    嫂子,这,这可不能怪我……林三尴尬的笑着。
    别,别废话,快,快把你的臭手抽,抽出来。陈美月咬着嘴唇,狠狠瞪着他叫道。
    好好,我这就抽手。林三说着赶紧拉手。
    林三拉了几下手,陈美月忍不住颤动着,啊,别,动……她同时两手紧紧抓着了林三那手。
    嫂子,你到底要我动,还是别动。林三瞅着陈美月那红艳艳的脸,仿佛都要挤出水了,嘿嘿坏笑。
    我,我也不知道……陈美月此时真的错乱了。林三那么一动弹,她就感觉浑身过电一般的酥麻……
    嫂子,我知道了,你有反应了,看来你自己其实问题并不太大。林三问道。
    死三儿,你,你咋不给我去死呢?陈美月微微喘着细密的气息,话都说不全了。
    林三,你哑巴了吗,一个人躲在这里干什么?
    咣当一声,外面的门被一脚踹开了。
    林三暗叫不妙,说时迟,那时快。他迅速窜上床来,快速上面的布帘给拉严实了,然后探出一个脑袋来。
    在他面前不远处站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大约二十五六岁左右,她就是申晴,妇产科主任。
    申晴是医院有名的院花,那身材没的说,身上该鼓的鼓,该撅的撅。多少男人都为她着迷,林三也不例外。有几次做梦,都趴在她身上,摸着她那两个雄伟的山峰,搂着那撅撅的屁股,又是亲,又是柔的。那感觉,做梦都能笑醒了。
    不过申晴这种喝了洋墨水的女人,眼光高的很。林三平常也就想想,他也知道这辈子怕是连手都未必摸的上了。
    啊,申主任,我在给自己做个检查。林三扭动了一下那胳膊。被陈美月的大腿死死夹着,他感觉都快没知觉了。
    做什么检查还要躲在这里,难道你是屁股被马蜂蛰了吗?申晴铁青着脸走了过来,瞪着他问道。
    不是被马蜂蛰了,就是上火,长了几个痘痘。林三瞄着申晴丰润的嘴角上有一个痘痘,故意说道。
    申晴本来就看不起他这乡下来的土郎中,平常就总爱刁难他,说话也从不留情,林三决定不让她了。
    申晴美艳的脸颊上扫过一抹愠色,没好气的说,你还会上火,你那抽屉里都放得什么玩意?从哪里偷得女人内衣?你都拿着那东西做什么坏事了,自己心里清楚!
    林三一惊,奶奶的,这点小秘密咋被申晴知道了。
    里面的陈美月早气的不行了,难怪她这段日子好几件内衣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原来是这小子作的妖,她狠狠捏着林三的屁股,死死的掐了一下。
    啊……林三猝不及防,痛叫了一声。
    你怎么了,抽风了吗?申晴有些惊异。
    没,没有,我就是……林三一紧张,也不知该咋解释了。
    因为刚被陈美月掐了一下,林三那手也跟着颤抖了一下。陈美月一时把持不住,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吟叫。
    里面什么声音?申晴紧锁着眉头,瞅着那布帘问道。
    林三赶紧解释,没,没什么。申主任,你要不先出去,我等会儿找你。
    你,你该不会在里面偷偷自……申晴没将那慰字说出来,突然紧锁着眉头,一脸厌恶的说,死林三,你真恶心,我等会再找你算账。说着扭身匆匆出去了。
    哎,申主任……林三想解释,却发现没机会了。
    臭三儿,快点把你的手拿开。这时,陈美月瞪着林三,仓促的催促道。
    林三看了看陈美月,不自然的笑道,嫂子,那,那个胶水粘住了我的手。所以,我等会儿抽出手会有点疼。
    你少废话,赶紧的。
    好,你先张开腿,我的手快被你加的没知觉了。
    你,你的事真多。陈美月涨红着脸,咬着嘴唇,然后紧闭着眼,缓缓分开了腿……
    忍住……林三冷不丁叫了一声。
    啊……疼……爽……死了陈美月本能的叫了起来。
    嫂子,到底是疼,还是爽?
    你给我滚,死三儿。陈美月羞红满面,狠狠朝林三踹了过去。
    但林三早跑的没影了,陈美月的内心却扑通扑通的剧跳着。她忽然发现,就因为林三那手,她竟然有了所谓的性的生理反应。这和林大壮一起,从未体验过的。
    难道,小叔子压床,真能治病……

本文标签:呻吟求饶的办公室人妻

上一篇:雪白人妻的娇喘声/攻欺负受

下一篇:强行推倒丰满人妻*人妻老师激烈的娇喘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