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修长圆润玉腿娇喘(放荡受np纯肉)最新章节列表

2021-06-28 09:22:4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和陈大贵这一打赌,顿时都着急忙活起来,谁也不服谁。 没多久,各自都卖力弄出了声响。 他那边的美女声音娇嫩不少,但毕竟不如我这边的声音悠长,而且,我最开始是不懂,闹了好几

文学

我和陈大贵这一打赌,顿时都着急忙活起来,谁也不服谁。
    没多久,各自都卖力弄出了声响。
    他那边的美女声音娇嫩不少,但毕竟不如我这边的声音悠长,而且,我最开始是不懂,闹了好几分钟的笑话,但在美女引导之后,渐渐熟练起来。
    “简单,你小子不行了吧?我没听到你们声音,我这边可是坚持了快到一小时了!”隔壁包间的陈大贵自负地笑了笑。
    可听他的声音小了许多,显然是掺了假水的。
    而且,陈大贵虽然经验丰富,但他哪里知道,此时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初哥第一次,但并没有像某些专家说的那样,因为太稚嫩而秒射。
    相反,身下美女都叫声第八遍了,我还是没有太大的反应。
    除了硬,还是硬。
    真特么的诡异的硬!
    但除此之外,尽管那美女也大感吃不消,可我就是没法到了最高峰的时候。
    甚至,别说高峰,就连接近高峰的那种快感都没有,这事情,弄得美女开始哭丧着脸,求饶起来,而我自己更是大感纳闷。
    “美女,你不是说经验丰富吗?我这,不会是不行吧?”我土包子地问了一句,也没有任何这方面经验,更不知道有些东西不能问她们。
    而被我搞得哭了的那美女,先是一愣,以为我是老司机故意耍她,随后见我真的一脸懵逼,哭笑不得之后,这才跟我详细解释起来。
    原来,这并不是什么不行,相反,这是太特么的行了!
    “我这辈子,见识过的大鸟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但是,说实话,小帅哥,像你这么厉害的,硬挺的,真心第一次。而且,这都快一个半小时,还没软的样子。再这么下去,我会被你搞死的!”
    说到最后,那美女喘息不停,不像是快活,反而像是没吃盖中盖上五十楼似的,简直就要断气了。
    见此,我可不敢继续乱来,虽然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这次这么厉害,但也立即收了神功,将大鸟弄回去。
    哪怕这家伙还在硬挺,还想什么坏事情。
    我干脆顺手将旁边水龙头打开,将它摆了上去,猛开最大档,任由无数的冷水冲洗,眼睁睁看着它一点点“消肿”。
    最后,回头一看,身后的美女这才稍微恢复了一点体力,更主动对我媚眼一笑。
    “小帅哥,太猛了。下次来,记得还要点我啊!”
    “还点你?你刚才不都哭了,快晕过去吗?”
    “嗯嗯,你真坏!人家哪里哭了,晕了,人家那是高兴的。走吧,我送你出去,隔壁早就没声了,你一定赢了。”
    听美女这一说,我这才反应过来,下意识看了看酷派直板机的手机,也被惊喜了一下。
    哦草!
    不看不知道,之前陈大贵说他一小时,我还有点佩服,现在一看,才发现距离他说那句话就过去了两个小时!
    “我居然,我居然差不多坚持了两小时……哦不,加上之前一小时,三个小时?这也太,太吓人了吧?”
    我心情从来没有这样好。
    尤其,当我和身边美女一起出去,将门外休息室,早已疲累得睡了过去的陈大贵叫醒。
    见我这个点出来,刚才还装逼不怕雷劈的陈大贵,此时一脸酱紫色。
    “你小子三个小时?假的吧?一定是假的,你是初哥,不可能比我这老司机还厉害的。你作弊了,这次打赌不算啊。”陈大贵心虚地说着,打死都不信的样子。
    我还没解释,身侧的那美女替我说了一句:“陈老板,别这样嘛。一万块,不算什么的。在说了,我艳艳亲自验证了的,你觉得有假?要不然,再来一次?”
    “再来一次就来一次!谁怕谁?”陈大贵还在装样子。
    那美女干脆将我之前所有事情说出来。
    她这一说完,不但陈大贵脸色大变,看妖怪一样地看向我,包括妈妈桑在内,整个店里七八个美女都朝我抛媚眼。
    一个比一个提的条件诱惑人。
    “小帅哥,看不出本钱很厉害啊。回头记得点我哦,给你八折!”
    “我给七折!”
    “我五折,还倒送你一本秘籍,教你怎么追妹子。”
    “都给我闪开!我才是我们店的头牌。小帅哥,哦不,大鸟哥,记住我,我不但免费,而且你次次都免费。我看谁敢和老娘抢?”
    最后说话这个,不是别人,正是地位仅次于妈妈桑的头牌。
    她这架势一摆出,其他美女都不敢争锋。
    而早就看得气得面红耳赤的陈大贵,听了她这话,想到他从前花了大价钱都买不到她一次,更是恼恨非常。
    最后,丢了一万块给我,自己恨恨不已跑出去了。
    “简单。你给老子滚出来!你忘了你的身份,是我干儿子吗?想回家挨骂?”
    听到门外陈大贵这一吼,我虽然被那头牌的美色迷住,但还是只能灰溜溜地跑了出去。
    经过一众美女时,她们却纷纷悄悄将一张张名片和公寓钥匙塞给我。
    也根本不管我的手上实在没法拿这么多啊!
    到最后,只能趁着没人看到的时候,丢了一些看起来不太那么好的名片和钥匙,丢到门外街道上的垃圾桶。
    随后,我钻进着急开车的陈大贵的路虎。
    见我终于上车,陈大贵松了一口气,又严肃提醒我了一句:“这次吃饱了,就别想下次了。还有,你给我记住,要想拿到那一百万,就得听我的。绝对不能再来。尤其,不能照顾那个头牌!”
    说到最后,这家伙几乎是吼出来的,显而易见,因为我比他更受欢迎,他气急败坏,只差动手收拾我了。
    面对这财大气粗的煤老板,我虽然想要反驳几句,但想到自己还得靠他换钱,去和甘露过好日子,也立即强行压制所有的不满。
    只是在陈大贵开车送我到家门口,才下车暗暗嘟囔了一句。
    “人家头牌免费给我,还次次免费,难道也不准我去?我和你女儿又不是真的那个,难不成,这都要管?”
    我边说边回家。
    本以为这么低声,身后车内的陈大贵不可能听到,却没想,这老色狼竟然耳朵十分灵敏,不但听到,更是借此机会发飙了。
    “你还在说,还在说?没见我丢了面子吗?简单,简单啊,我没想到你,你是我最看上最欣赏的年轻人,我这次这么大的麻烦都让你来帮忙,还给你钱。你居然还在讽刺我?啊?是不是想气死我啊?”
    “告诉你,你要是气死我了,那一百万,不,之前给你的十多万,都得给老子吐出来。”
    “你听到没有?!”
    陈大贵越吼越没风度,差点将经过的其他村民吸引过来。
    这也是他第一次这么显得没水平。
    我心里暗暗鄙视这家伙,心说将来老子有钱了,和甘露去了省城,好好发展,总有一天比你有本事,会村真正虐杀你。
    至于现在嘛,为了那一百万,还得给他赔小心。
    “干爹,是我不对。下次不敢了。您慢走啊,回家好好照顾我未来媳妇!告诉黄欣,我会完全配合的。”
    这样费心地赔笑了十多分钟,终于将陈大贵这小气鬼给哄好。
    而我也赶紧回家,一面做早饭,一面给甘露打电话,打算让她再来,将刚打赌赢来的一万块给她存着。
    但奇怪的是,这次居然怎么都打不通。
    系统提示说她关机了?
    “不应该啊?我之前和她说好了的,这些天,即便不见面,不让她家里人不满,但也该开机,保持电话联系啊?莫非出事了?”
    眼看电话打不通,我对甘露的处境十分担心。
    但是,要我真的去她家,当面找人,以我目前的胆子还是不够的。
    别的不说,她家的四条大狼狗,正是本村除了陈大贵之外最狠角色。
    从前我就去过,但是都是被追着吓回来的。
    而且,她家里的大伯叔叔们,借着她老妈早死的理由,说过一句话,要是我再去,他们家的狗都得一起放出来咬死我!
    想想几十条狗追我的画面,都让人心惊胆战。
    最后,我只得发了一条条短信过去,算是给自己勉强一个交代。
    然后没等到短信,也只能先吃夜宵然后洗脸补觉。
    这一觉过去,不但没有恢复体力,相反,梦里全是那红灯区美女们的笑声,身影,尤其那头牌,那媚眼和次次免费的声音,更魔力一般萦绕我的脑海。
    甚至都让我感觉周身都是被无数美女摸过,亲过,舔过……
    “不行,我的心上人只能是甘露,露露,我的露露。特么的!豁出去了,非得去看看她,到底出了什么事才行!”
    几小时春梦让我实在心烦意乱。
    最终,我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鞋子,带上一根木棒,打算拼死去见她。
    却不想,就是这时候,门外先传来一句令人想不到的妩媚声音。
    “简单啊,在家吗?我是你冯瑶婶子啊。还记得我吗?我是露露的后妈,有件事必须过来找你。麻烦你开门吧!”
    听到这女人自报姓名的时候,我不但没敢开门,反而彻底吓坏了。
    冯瑶?
    居然是冯瑶?
    她可是号称三水村第一风骚寡妇,又是露露后妈,她来找我干嘛?

第八章人前人后

“婶子,你找我什么事啊?我今天不舒服,没法开门。如果不太重要,以后说吧!”眼看是我们三水村第一风骚寡妇来了,我吓得够呛,随便编了个理由搪塞。
    心说,你再是风骚,但老子不开门,你难道还能远程骚我不成?
    但没想到,冯瑶根本不吃这一套。
    而且,她除了是第一风骚寡妇之外,还是村小的女校长,似乎见惯了撒谎的理由。此时,不但没走,反而继续敲门。
    “没事,你开吧。我就是和你说一句话。简单,别让婶子在外面吹风啊。这外面多不好啊!知道的,以为我来你这边窜门。不知道的,恐怕会乱说呢!”
    “他们乱说不乱说,那是他们的事。婶子,我真心的身体不舒服,我,我得了传染病,没法开门的。要不然这样,你晚上来找我吧!”
    眼看没法直接拒绝这冯瑶,我只能灵机一动,想了个拖延战术。
    冯瑶还真的答应了。
    只是离开之前,却又对我媚笑数声,听得我身体麻酥酥又有些后怕。
    “简单啊,你晚上记得开门。我一定会来的,要是你忘了,我只能翻你家围墙,或者找东西撞进来。到时候,别说婶子太暴力哦!”
    丢下这话之后,冯瑶扭着蛮腰慢慢离去。
    还别说,风骚寡妇就是风骚寡妇,这一走一动,曼妙之极,整个人都显出一种令人吃惊的媚态。
    尤其,她虽然是寡妇,但据说不过三十岁而已,还没生过孩子呢……
    换了之前,肯定连我都得被她迷住。
    但此时我的心反而更加不平静。
    “早知道这女人这么难对付,真该直接不搭理的。不过,说起来,我和冯瑶没什么交集,她突然找我干嘛?一定是为了露露。说不定,真如露露说的,这个后妈对她特别不好。今晚上,我就试试她。要是真的这样,先替露露报仇!”
    我越想越觉得报复心十足。
    但是,做午饭时候,不禁联想起多年前,冯瑶这风骚寡妇名头的由来。
    话说那还是差不多五年前吧。
    那时候,甘露的妈还没死,但也差不多了,毕竟病重,而且她老爸吃喝烂赌什么都来,根本不管家里的事。
    直到她妈自己找车子撞死,给家里带来一笔不菲的赔偿,这才有所缓解。
    但她老爸差点就夺走了这笔钱。
    关键时刻,却是还没有坏名声的冯瑶,不知道从哪里来,也不知道怎么来的,反正一夜之间,就做出十分心疼甘露的样子,还和她老爸打架。
    当时,作为外人的我都看得感动极了。
    而之后,甘露老爸再次和冯瑶打架,却因为不小心没站稳,跌落粪坑,当场淹死了。
    因为她家有亲戚在镇上,本来自杀的事搞出了第二笔款子。
    按照常理说,两笔款子帮助之下,甘露家应该生活很好,加上她可是校花,学校方面也多方照顾的,不说考上重点高中重点大学,起码普通高中普通大学没跑。
    但让我们全村人吃惊的是,很快她宣布放弃高考,退学不读。
    一问呢,甘露就指着她之前还感激不停的后妈--冯瑶,大骂不停,并告诉我们所有人一个完全相反的真相。
    “她!就是她,逼着我退学的,害了我的。”
    甘露这一指认,全村人三分之一都信了。
    而冯瑶竟然一点不否认。
    接着,甘露更将她另外的丑事说出来,说是之前所谓的两笔款子,都被冯瑶拿去送礼给上一任村小校长,让她当官了。
    而且似乎还被那个老校长睡过。
    这话一说出,全村人大半都气得跳起来,跟着怒骂冯瑶。
    要知道,我们气的不光是她乱用了甘露家的钱,祸害了本来前途无限的甘露,而且,最重要的是,那老校长可是所有人心目中的英雄,却被她给玷污了。
    而面对这些指责,冯瑶一直沉默不吭声,在我们看来,也算是默认了。
    所以,自此以后大家都叫她“风骚寡妇”“风骚贱人”等等蔑称。
    虽然暗地里,也有一些老光棍,偷偷摸摸黑夜去了学校找她,第二天,一脸满足出来,但这没有让大家同情她,反而更多人骂她彻底风骚透了。
    当然,骂的人越来越多,但趁夜偷偷去学校找冯瑶的人,同样越来越多。
    到如今,我听到的传闻,恐怕除了我这个初哥,以及一向喜欢玩嫩女的陈大贵之外,全村没几个人没去她那里。
    说她是风骚寡妇都算上轻了!
    在我看来,从她对待甘露的态度,对待我们的态度,简直就是活生生的潘金莲二代!
    想到这,本来正做饭的我差点将空手伸进油锅,又赶紧退回来。
    “冯瑶!这贱女人今晚上来找我,该不会打算将我也给上了?对,一定是这样,一定是嫉妒我和甘露,明着阻止不行,干脆来暗的。那我可得小心了。一定不能上了她当!”
    我强迫自己记住这事,也提高了许多警惕。
    午饭之后,再次给甘露打了电话,竟然还是没人。
    担心不已的我,干脆趁着冯瑶下午还得上课的时间,壮着胆子去了她家,偷偷看进去。
    却见整个家里都没有人!
    这让我心下更加诧异,直觉里,总觉得这里面似乎还有什么事情没发现。
    “难不成,露露被这骚女人,贱女人强迫带去学校了?那可不行,要是她发疯了,自己贱人风骚不说,还打算借机祸害露露,那就惨了!”
    我猛地想到这个可能性,心下更是着急,恨不得长了翅膀,直接飞过去。
    转身拔腿狂跑。
    二十分钟后,我终于到了村小的围墙外面,正打算钻进去救出甘露,却没想到,预计中应该毒辣对付甘露的冯瑶,竟然主动出来。
    而且,她身后的整个学校,一点别的声音都没有,就好像完全正常似的。
    可我心爱的露露去了哪里呢?
    “这疯婆子,不会给她下了迷药,灌了酒,然后,假装没事离开,丢给那些老光棍吧?我擦尼玛的!别让我找到证据,否则,我弄死你。”
    眼见冯瑶似乎假装镇定离开,朝着我家方向而去,我也趁此机会,翻身进入村小。
    整个村小不大。
    加上我心情着急,不到十分钟,就将所有的教室和食堂,厕所,甚至小时候藏猫猫的那些小角落,都彻底搜遍了。
    却还是没有甘露的人影!
    偏偏这时候,夜幕降临,空旷的村小之内,不时传来几声凄厉的猫叫。
    听得我心里更是十分的不舒服。
    但就是这时候,一直打不通的手机,竟然来了电话,而且就是甘露的!
    “露露?露露你没事吧?担心死我了,我都差点去你家……”
    电话另一头的甘露,听我这话,语气居然有些惊讶和紧张,不等我说完,打断了:“你来我家了啊?有什么大事吗?”
    “大事?我,我就是打你电话不通,然后,然后发现你家似乎没人啊。还有就是你后……没了,没别的了。你没事吧?”我差点将冯瑶的事说出去。
    但话到嘴边,又怕她误会和冯瑶有什么,赶紧岔开话题。
    “哦,这样啊。我没事啊。我一整天就在家里睡觉呢。简单,你要是没事,回家休息吧。明天还得去陈老板家对吗?我们将来的幸福日子,可就靠你了啊!”
    听她这一说,我也才想起明天的大事。
    看来今天都是误会。
    不过,甘露虽然没事,但那个贱人寡妇风骚疯婆子冯瑶,却还在我家门口,这事,恐怕还得亲自回去处理!
    一想至此,我也不敢露出太多不安,随便和甘露说了之后,这就飞快往家里跑去。
    这次总共用了不到十分钟。
    等我到了后门,偷偷开门进去一瞧才发现,前门那边的冯瑶,竟然一动不动,并没有暴力撞门,反而一直安静地等我,自顾自拿出小梳子梳头呢。
    她那小动作,虽然是有点不符合如今的年纪,但是,纯粹从异性角度看过去,还真的有几分诱人。
    甚至可以说相当的小女儿姿态。
    “可她终究是来祸害我,想让我和露露分手的。对,一定是!”
    我迷了几秒钟之后,又立即警醒过来。
    随后,似乎感觉我回家了,冯瑶在外面拿出上午的媚态,继续敲门。
    这回嘛,有了底气的我干脆开门打算和她正面较量一番。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门刚开,就有一具火热的躯体,脱了肩头的衣服,直接朝我这边倒贴了过来。
    而且,冯瑶吹了一口热气到我耳旁,竟以比那些红灯区美女更熟练的姿势,一边伸手摸我,一边笑意吟吟。
    “简单,你终于开门了。你和露露的事我都知道,我来,就是为了这事。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好好对待她,不用私奔,光明正大娶了她,别辜负她行吗?”
    说这话的同时,冯瑶竟然如我预计那样,极为恬不知耻地在我身上蹭来蹭去。
    那一只不知道摸过多少别人的秀手,更冲着我某部位而去。
    本来有些迷醉的我立即怒火醒来!
    “滚开!贱人!你来,就是要坏我们的事,还敢说叫我好好对待露露?给我滚,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再不滚,我就不客气了。”

本文标签:修长圆润玉腿娇喘

上一篇:强行推倒丰满人妻*人妻老师激烈的娇喘

下一篇:交换38系-交换系列集共150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