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鲤鱼乡浪货肠肉含着-公车上的肉肉高H

2021-07-01 08:11:4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连排精都不会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你…你不是吧?!就是打手枪,男生不都会干这个吗?”她一边说,还用手比量了几下。 我的脸都要红出水了,她一个女人,怎么这么不

我连排精都不会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

“你…你不是吧?!就是打手枪,男生不都会干这个吗?”她一边说,还用手比量了几下。

 文学

我的脸都要红出水了,她一个女人,怎么这么不害臊啊?低着头,我紧紧抿着嘴说:“姐,要不算了吧,我真不会,怪尴尬的……”

“不行!”她立刻瞪了我一眼,想了一下,又急切地说,“就是毛·片里那样的,用手鼓捣几下就出来了。”

“我没看过毛·片……”我羞涩地不敢抬头,讲真的,在学校宿舍时,我和同学看过几次毛·片,但也仅仅就几次而已;而且看过之后,我心里总有种浓浓的愧疚,想着家里父亲,拼死拼活挣钱供我上学,我却在学校里看这个,那是种犯罪的感觉!

她气得一下子站起来,猛地抓住我手腕说:“你真是21世纪的奇葩!”说完,她红唇紧咬,眼神闪烁地扭着头又说,“实在不行,我帮你弄吧?!”

我的心咯噔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她刚才…说要帮我弄?

“还愣着干嘛?进来啊?”她把我往女厕里拽,我吓得赶紧掰她的手。

其实我蛮想的,这么漂亮的、高雅气质的女人,能让她给我打手枪,真的死都值了!

可我胆小懦弱,有贼心没贼胆,害怕她只是跟我开玩笑,更害怕她不是开玩笑,尤其真帮我弄完后,两个人会变得尴尬,甚至连朋友都没法做。

“姐…我…我自己来吧!”用力掰开她的手,我红脸说了这话。

“你…你真的能行啊?”她憋着笑,脸颊绯红。

我没回答,转身就往男厕走,她突然在后面又说:“要弄不出来,就幻想一下你喜欢的女孩!”

听到这话,我差点一头撞到墙上!这个女人真是的,她怎么懂那么多?简直就是个老司机,真够骚…骚的!

到了厕所里,尽管有包厢挡着,可我依旧尴尬的要命!

曾经,我确实做过不少春梦,对男女之间的事,也多少知道一些;但我真的,一次手枪也没打过。

干巴巴弄了半天,又紧张又害臊,我鸡儿都撸疼了,可就是不出来!

后来我索性闭上眼,强迫自己想女人,想自己喜欢的、想发生关系的女人。

不知为何,在那一刻,我竟然满脑子都是她;想到了她硕大白皙的胸,想到了那晚,她给我铺床时,内·裤中间勒出的缝儿;想到吃冰激凌时,她粉嫩勾魂的长舌头。

前后也就想了几秒钟,我竟然浑身一哆嗦!一股无法言说的感觉,伴着身体的颤栗,“哔哔”就出来了……

我拿纸巾清理了一下卫生,端着小盒,出厕所的时候,我一直都没敢抬头。

她赶紧跑过来迎上我,从我手里拿过小盒说:“哟!怎么弄出来这么多啊?”

“你别说话行不行?!”我仰头看她的时候,眼泪都渗出来了。

“行行!姐不说了,知道你害羞!在这儿坐着,我给你送过去。”

她摸了摸我脑袋,转身进诊室的时候,我都听她笑出声了,真是个不知害臊的女人!

我坐在那里,希望她早点出来,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但又不希望她出来,因为我刚才幻想了她,而且还把她想得很放荡,心里发虚的我,有点不敢面对她……

不一会儿她出来了,我们一边往病房走,她就小声问我:“哎!你刚才打手枪,幻想的哪个美女啊?”

我脸一红,别过脑袋不看她说:“没幻想谁。”

“真的假的?你就那么干巴巴的撸啊?”她跑到我前面,特惊讶地说,“王俊,你还真是个能人!”

我:……

回到病房后,我一直躺在床上,蒙头不敢见人,尤其不好意思见她;可她却跟个没事儿人似的,在医院里忙前忙后,帮我弄出院手续。

后来我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正好听见她和医生,有说有笑的在病房里聊天。

“大夫,查体结果怎么样?”隔着被子,我听她说。

“你弟弟身体素质不错,没什么大碍了。”大夫中气十足地说。

“那…那方面呢?被狗咬了,不会受影响吧?”她接着又问,似乎还带着点羞涩。

“哦,不会!他精子的质量很好,成活量也很高。就是身体有点营养不良,回去多补补,合理膳食就行了。”

她赶紧说:“那行,谢谢您了大夫!”接着她把医生,送出了门外。

把被子掀开,我一头雾水地靠在床上,其实我多少懂点儿医学知识,狂犬病应该不会遗传,可她为什么非要我检查那个呢?

当时我挺疑惑的,可能她只是为我好吧?!毕竟这次受伤,全是因为她,做一次全面体检,确保我任何地方都没毛病,这个神经大条的女人,绝对能干得上来。

即便我心里,还有别的疑惑,也懒得去想了!今天发生的事,简直让我没脸见人了,我恨不得现在就忘掉,永远都不要再提。

不一会儿,病房的门开了,她站在门口,吓了一哆嗦!

“呀!你醒了啊?什…什么时候醒的?”她拍着胸脯,朝我走了过来。

“哦,刚醒!”我起身下床时,才发现自己,还穿着医院的病号服。

她赶紧拿了个袋子,掏出两件衣服说:“换这个吧,新给你买的,之前的被狗撕烂了,我给扔了。”

我点点头,把衣服接过来后,才发现那是耐克的;一件米黄的T恤和长裤,还有一双黑色的篮球鞋。

“愣着干嘛?换啊?穿上给姐姐看看。”她满脸期待地看着我。

“姐,这衣服挺贵的吧?我都没穿过这么好的……”

“什么贵不贵的,赶紧换!”

“不是,就是你这么看着我,我不好意思的。”红着脸,我都不敢看她。

她直接在我胳膊上拧了一下,气呼呼地往外走着说:“男人家家的,事儿真多!让姐看一眼你吃亏啊?又不是没见过你的大白腚!”

听着她絮絮叨叨的声音,我都石化了!这个女人,她怎么能这样?!说话没羞没臊的,难怪25了还嫁不出去!

捏着拳头,我用力望着门口,特小声地说:最好一辈子都嫁不出去!让我们永远…永远,都一起住在那个小房子里。

第7章 姐姐的诱惑

 

出院的时候,她一直搂着我胳膊,脸上美的不行。

“你穿米黄色的衣服真好看,暖暖的、帅帅的!我要有你这样一个弟弟该多好啊,羞答答的,还不惹人生气;关键时候,还能站出来保护姐姐!”

我悄悄把胳膊肘,从她大胸上移了移说:“姐,可以的,我可以当你弟弟;你那么帮我,人也好……”

“真的啊?!不是哄我开心吧?”她笑着,一下子搂住了我的腰。

“真的,姐姐!”我直接叫了她一声。

“哎哟,再叫一声!”

“姐姐!”

“我的天呢!你个小死鬼,真会哄人开心!”

她开心地咬着嘴唇,狠狠在我脸上亲了一口;只是亲完之后,我们俩对视了一眼,又赶紧把目光挪开了。

她有些紧张地望着别处说:“那个…呵,姐有点得意忘形了,你…你不在意的吧?”

我也紧张地攥着衣角,红脸摇着头说:“没…没什么,蛮好的。”

一路回到家,她都没怎么跟我说话,我也不好意思开口,总觉得我们之间,突然变得微妙了许多。

尽管之前,她满嘴的黄段子,她还拉着我去厕所,要给我排精;但我其实都明白,她开玩笑的成分居多。

只是现在,她真的把我给亲了,也似乎是玩笑开大了,她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一回家就钻进厨房,切菜的时候,把案板剁得“咣咣”响。

我吓得缩在沙发里,当时特别害怕,害怕她因为尴尬,把我从公司辞了!若是那样的话,我上哪儿弄10万块钱?

即便她不辞退,只是把我从家里赶出去,我都没地方住;那个时候,我身上连300块钱都没有……

不知想了多久,我都快睡着了,她突然站到我面前,语气温柔地说:“哎,洗手吃饭,吃完了再睡。”

我赶紧站起来,有些惶恐地看着她;她眉头一皱,上来揪住我耳朵,咬牙愤愤地说:“我就亲你了,怎么地?!你是我弟弟,我不能亲你吗?就亲了,怎么样吧?!”

我疼得抓住她手腕说:“姐!疼!”

她松开手,捂嘴一笑,朝我肩膀打了一下说:“赶紧吃饭,别一副懒死不活的样儿!”

说完她转身朝饭桌走,我呆呆看着她靓丽的背影,本来蛮尴尬的两个人,结果被她揍了一顿,我瞬间舒服多了。

她做的菜很好吃,水煮鱼、辣子鸡,还有几道小菜,带着特有的南方口味;就连不善言辞的我,也羞涩地夸了她一句:“姐,你做菜真好吃!”

她得意地抿着嘴,乌黑的眼睛一闪一闪的,“那是,我爸说,我妈做饭就特好吃,这叫遗传!你呢?你妈做饭好吃吗?”

一提这茬,我顿时局促地说:“不…不知道,四岁那年,我妈就去世了;要不是还有照片,我都快忘记她的模样了。”

听到这话,她立刻就呆住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我以为她是同情我,就赶紧一笑:“没事的姐,都过去那么久了,我不伤心的。”

可她却一下子站起来,走到我面前,猛地把我脑袋,搂进她怀里说:“这些年,你一定很苦吧?!”

“姐,不苦的,都熬过来了!”我赶紧说着,当时被她胸前的两颗圆球挤压,我脑袋一阵阵发晕。

“你胡说!”她大声嚷了一句,我还没哭,她竟然哭得稀里哗啦;我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只是紧紧搂着我,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我是后来才知道,她也没有母亲了;因为那种病,她母亲在生她的时候,就去世了;她甚至都没见过,自己母亲的模样。

好在蒋姐这种大大咧咧的性格,哭得快,笑得也快;你都不用哄她,三分钟自己就好了,“来,干一杯!庆祝咱家的大男人出院!”

我也赶紧举杯,尽管自己酒量很差,但还是陪她喝了一瓶红酒。

吃过饭后,我抢着去收拾厨房,刷好碗筷出来的时候,酒劲儿上来了,脑袋一阵阵发晕。

我刚想回自己卧室,她就从房间出来了,那一刻,我又被惊呆了!

当时她穿着很露的黑色短裙,朝我走来的时候,胸前的波涛一颤一颤的。

“别一吃饱就躺着,过来运动运动!”她拉着我就朝客厅走。

“运动运动”是什么意思?借着酒劲儿,我有点胡思乱想。

“会跳舞吗?”一边说,她把手机插到音箱上。

我傻傻地摇头,眼睛总止不住,往她那两条大白腿上看。

她抿嘴一笑:“我会跳拉丁舞,大学的时候,还得过奖呢!你过来,我教你跳!”

我被她拽着,特别不好意思,她却轻盈地像只蝴蝶一样,光着白皙的脚丫,原地旋转了两圈说:“刚吃饱饭,不好剧烈运动,我先教你个简单的交谊舞;来,搂着我的腰。”

我哪儿好意思搂她?这辈子都没搂过女人呢!见我不动弹,她一边拿头绳,把长发扎成丸子头,接着又使劲一拽我胳膊,按到她腰上说:“想什么呢?扭扭捏捏的,你娘们儿啊?!”

那是我第一次搂她,就跟做梦一样;她的腰特别软,热乎乎的,轻轻扭动间,就跟条水蛇似的,柔韧,但有力度。

伴着手机里的西洋乐,她也抓着我的手,搂着我的腰说:“先迈左脚,再右脚,对,就是这样!”

开始我有些生涩,好在舞蹈不难,不一会儿我就适应了;只是我不敢看她,因为挨得太近了,我一抬头就能看到她的眼睛,闻到她脸上的芳香。

我怕跟她对视,怕她察觉到,我在悄悄喜欢她;所以我一直低着头,看着她领口里的大胸,看着大胸偶尔压在我身上,变形的样子。

一曲终了,我的心脏“砰砰”乱跳;她伸手擦了擦我额头说:“你怎么出了这么多汗?”

我抿嘴说,抱在一起怪热的,大夏天的!

她“扑哧”一笑,揉了揉我脑袋说:“那你坐下喝杯水,姐姐跳给你看!还有我跟你说,年轻人就得多运动,别跟老头子似的,吃饱了就躺,很容易发福。”

我捧着水杯坐到沙发上,她又换了首曲子,跳起了她擅长的拉丁舞。

我坐在那里看,那也是我第一次发现,她身材超好!不仅胸大,而且屁股特别挺翘,跳舞的时候,大长腿漂亮的弧线,带着女性特有的柔韧和魅力。

本文标签:公车上的肉肉高H

上一篇:大肉辣文奶水-男人狂躁女人下面免费

下一篇: 人体盛宴虐女调教-公与憩姚瑶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