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调教戒尺打花蒂(在办公室做)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01 13:59:1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在村里来说,算是难得的美女,而且她眼神里闪着妩媚,忽闪起来仿佛要把天下间男人的魂儿都给勾了去似的。她,赫然竟是夜里春光大戏里的女主角,杨珍珍。 天气炎热,村里大多女人也没那

在村里来说,算是难得的美女,而且她眼神里闪着妩媚,忽闪起来仿佛要把天下间男人的魂儿都给勾了去似的。

她,赫然竟是夜里春光大戏里的女主角,杨珍珍。

 文学

天气炎热,村里大多女人也没那么多讲究,大早上的,杨珍珍就只穿了一件跨栏背心,尽管那对香软没有秀雅那般宏伟,但也把背心隆出两座惹眼的高山。山峰之上,两只小巧的松鼠拱出清晰的轮廓。

李龙没过多去看杨珍珍的峦峰,毕竟昨天看了她亲自上演的春光大戏,一大早她居然就坐在了他的炕边,内心的惊愕可想而知。

“见了我咋这么惊啊,小帅哥,还怕姐姐我吃了你?”杨珍珍笑起来都带着浓浓的妖媚之气,小手还在李龙肩膀上轻轻的婆娑了一下。

真妖!

李龙打个激灵,毕竟很久没尝过女人的滋味了,突然冒出来这么个妖物,还真让他有点把持不住。

努力克制着,李龙再次问道:“你怎么进来的?”

“走进来的呗,门又没锁。”杨珍珍风轻云淡道。

村里人劳作辛勤,李龙姥爷早早起了床去地里忙活,村里人外出也没锁门的习惯。

李龙深吸口气,说道:“你找我有事儿?”

“当然了。”杨珍珍翻着媚眼,每个字也都似乎带着十足的妖气,“昨天被你看了遍,姐姐不想吃亏,所以姐姐也想把你看个够。”

“什么意思啊?”李龙无语道。

杨珍珍抿嘴一笑,突然就伸手去拽李龙遮住羞处的毛巾被,给李龙吓的,登时色变,本能的阻拦。

“你、你干什么!?”李龙第一次有要被侵犯的感觉。

杨珍珍掩嘴咯咯笑了,还别说,如此妖娆的女人突地一笑,还真有姹紫嫣红的美感。客观来说,杨珍珍长的确实不错。

“看把你吓的。”

原来杨珍珍只是想逗逗这城里来的帅哥。见小帅哥怕的脸色发青,紧张的都有点哆嗦,可把杨珍珍乐坏了。

清了清嗓子,杨珍珍道:“小帅哥,姐姐问你,今天方秀雅是不是想去学校检举耿茂荣?”

李龙恍然大悟,心想杨珍珍肯定是站在耿茂荣那边,不想他和秀雅小婶儿去学校闹事。

心里有了底,李龙正色道:“是又怎么的?你还想拦着?”

“如果姐姐肯陪你睡,你是不是可以拦着方秀雅,不让她去?”

杨珍珍说话有够直接,差点把李龙给说傻了眼,心想这村里的女人都这么奔放吗?哦,也不对,夜里小婶儿那么奔放的让帮忙拔出萝卜,当时只是心急想要抓耿茂荣和杨珍珍的苟且之事罢了。

俗话说的好,有啊不啊,大逆不道,有嗯就嗯,替天行道。

不过李龙可不想替天行杨珍珍的道。

“你说真的?”李龙眨巴着眼问道。

杨珍珍媚眼一翻,莞尔笑道:“你说呢?”

多妙的反问。聪明的女人一定会懂,在这种情况之下,反问绝对比正面回答来的更要吸引人,更让人心里痒痒。

“那来吧。”

李龙伸手就去抓杨珍珍背心下的峦峰。

杨珍珍啊的一声惊叫,被人抽了一鞭子似的,腾就跳了起来,崩溃道:“你这坏蛋,来真的?”

“要不然呢?”李龙坏笑道,“你不是要让我玩吗?那我还不玩个够本?”

杨珍珍无语坏了。

本想逗逗这城里来的小帅哥,想看他脸红害羞的样子,没想到人家一点不怵,反而胆子大的真敢乱来。

杨珍珍觉得这小帅哥还真有那么点意思,哧哧笑道:“你这臭小子想的倒是美,你杨姐姐我可不上你的当,让你睡了,你扭头就带秀雅去学校,那我不就亏大了?”

李龙笑了笑,心想你还真以为我会上你?

“说吧,找我到底什么事儿?你要是想劝我拦着秀雅小婶儿不去学校找耿茂荣,那你还是回去吧,没这个可能。”李龙收起腹诽,语气坚定。

杨珍珍来找李龙是耿茂荣的主意。

耿茂荣的本意是让杨珍珍过来色诱李龙,好逼着李龙去劝阻秀雅,若是能够毁掉手机视频当然是最好的,就算不能,秀雅能打消这个念头也是不错的。

“既然没这个可能,那我也不强求你,走了。”杨珍珍转身而去。李龙没有看到,在杨珍珍转头的一瞬间,脸上露出了一抹喜色。

看李龙很是坚定,杨珍珍放心不少,心里盼着李龙和秀雅能真的把耿茂荣撵出小学,这样自己也不用......

见杨珍珍扭头真就走了,李龙这下可就糊涂了。

李龙可不知道杨珍珍心里怎么想的,更不知道她背后的真实目的。

正百思不得其解呢,屋外突然传来秀雅冷冰冰的说话声:“杨珍珍?你来干什么!?”

“这里又不是你家,我来还用得着向你汇报?”杨珍珍不甘示弱的声音旋即传来。

李龙心里一咯噔,生怕秀雅又和杨珍珍掐起来,要是秀雅小婶儿被杨珍珍这货挠出个好歹,那李龙非得心疼死不可。

急匆匆的穿上个大裤衩,李龙光着膀子就冲了出去。

到了院子,见杨珍珍和秀雅二人四目相对,火药味浓重,剑拔弩张的真要随时开仗。

李龙疾步上前,挡在二女中间,还没来得及开口,秀雅忽然拉住他没好气的问道:“小龙,这个女人大早上来干啥?!”

李龙一愣,心想这要我怎么解释?我都没闹清她来干什么……

“小龙,谢谢你带我飞,我很满意,下次我还来找你哦。”杨珍珍突然抢着开了口,说话的调调那叫一个嗲,甚至还故意冲李龙甩去心照不宣的眼神。

秀雅一下子就愣住了。

天,杨珍珍居然把小龙给勾引了?

杨珍珍冲秀雅甩去胜利者般的冷笑之后,扭着水蛇腰扬长而去。

这下可把李龙苦坏了,杨珍珍这摆明了是要诬陷他。

李龙急的捶胸顿足,刚想喊住杨珍珍叫她把话说清楚还他清白,可话还没出口,秀雅突然就白着脸,眼神冷冽的瞪着李龙,冷道:“小龙,我还真是看错你了,杨珍珍这种女人,你都……你都……哎,我都替你害臊!”

第七章 说话注意点!

 

秀雅愤然转身就要走。

李龙都要吐血了,情急之下,哪儿还顾得上那么多,伸手就去抓秀雅:“小婶儿你误会……”

呲啦——

最后的“了”字,愣是卡在了喉咙。

李龙整个人都木住了。

太过急切,李龙一把抓住了秀雅背心。

结果可好,秀雅往前走,李龙抓着背心作用力往后,一下子,只是一层薄布的背心,就被撕扯了下来。

秀雅雪白润嫩的后背,一下子被李龙尽收眼底。

从后脖颈到腰部,每一寸肌肤都雪白细嫩的毫无瑕疵,那对肩胛骨都出奇的性感,这等肌肤,这等身材,只看了一秒而已,李龙差点就狂喷了鼻血。

“啊——”

电光火石,秀雅惊的一声尖叫,本能的转身而来。

秀雅只是出于一种本能的反应,想要使劲扭头看背心被撕扯到了怎样的程度,可是人又不是猫头鹰,脖子哪儿能扭的看到后背,这么一来,头使劲一扭,带动着娇躯也转了圈。

猛地转圈,哗啦一下子,背心前面剩下的部分,顺着柔嫩的娇躯就滑落而下。

秀雅那对瓷弹的超级峦峰,在秀雅娇躯的转动下,豁然抛开了背心的遮挡,摆动出巨大的幅度,仿若带着地颤的轰轰声,在李龙眼前,疯狂的晃荡着。

现在可是大白天,硕大的两团香软雪白,李龙看的是清晰无比,那画面对视觉上的冲击力,可想而知。

李龙瞬间燃炸,鼻血登时就蹿了出来。

“啊!!”

秀雅意识到了走光,惊的花容失色,马上用白嫩的玉臂去护住峦峰,可她的纤瘦嫩臂,真心不够完全遮挡。

“你、你这个坏蛋,流氓!”秀雅羞愤的想抬手去教训李龙这个小冤家,可又担心胳膊一走春光再露,这下给她急的,脸都红的发紫了。

李龙也吓坏了,一边抹着鼻血一边苦着脸解释,说话都结巴了:“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小婶儿,对对对,对不起啊……”

“还说啥对不起,还不赶紧找个背心让我穿上!”秀雅怒气冲冲的叫道。

李龙恍然大悟,带着秀雅赶紧进了屋,翻出来他的一件T恤给秀雅暂时穿上。

总算遮住了羞,秀雅面红耳赤,心跳还是慢不下来,气鼓鼓的冲李龙翻着白眼,咬牙哼道:“早知道你这么流氓,我就……我就……”

就怎样,秀雅也说不出来。

“我真不是故意的,小婶儿。”李龙哭丧着脸,六月飞雪。

“那你和杨珍珍呢,那种女人你都……哼!”

“我和她啥事儿都没有。”眼看秀雅是真的误会了,李龙连忙把刚才的事情解释了一番。

秀雅不信,直接又给李龙个大白眼,嗔道:“她要是为了耿茂荣来的,咋可能这么容易就走人?”

“我也不知道啊。”李龙也糊涂着呢。

秀雅气鼓鼓道:“你最好别让我知道你和杨珍珍有了那事儿,要不然,以后我再也不理你了。”

秀雅说话总算有了余地,让李龙不禁欣喜若狂,大松了口气,信誓旦旦保证道:“我和杨珍珍要有事儿,天打五雷轰!”

俊帅的脸摆出特严肃的样子发誓,那模样,还真挺吸引人的。

秀雅看了几秒都没舍得眨眼。

还有,小龙的T恤可真香,肯定是仔细洗过的,这城里的人就是不一样。

情不自禁的涟漪让秀雅有出轨似的莫大愧疚,忙强行打住那点念头,急匆匆回家换上自己的背心,然后拉着李龙一起去往学校。

路上李龙把在学校可能遇到的困难想了个遍,不用说,耿茂荣那货肯定不承认他对小女孩儿有所鬼胎,要是他不肯承认,那就直接把视频拿出来,让乡亲们知道他和杨珍珍见不得人的关系。

七拐八拐,李龙跟着秀雅到了学校。

可是学校的面貌,让李龙很是震撼。

夜里秀雅说学校只是两间土瓦房,李龙还只是觉得条件落后,可是到了这里,见到了他才知道,那何止是落后,简直就是危房。

平地之上,耸立着两座两层的小楼,一副年久失修的样子,就连墙上的瓦片,大部分都已经脱落,有的,甚至连门窗都有些破碎。

这两个房子,就是……小学?

望着学校房子,李龙心里酸溜溜的。

秀雅似乎看出了李龙心有感触,忍不住叹道:“平时下雨,房子里都会漏水,有时候刮风太大,房子都会出现摇晃的情况。”

“那为什么不盖新的,村里没钱吗?”李龙倒吸一口冷气,脑袋里浮出个让他倍觉可怕的画面。

孩子们正在里面上课,突然狂风暴雨,房子轰然倒塌……

秀雅苦道:“村里确实没钱,耿茂荣每个月的工资对村里来说,都有压力。”

“财政不管吗?”李龙再次震惊无比。

“镇里的意思是让村里的孩子都去镇里上学,可咱们村位置比较偏僻,要去镇里,骑车至少得要一个小时,实在不方便,而且让孩子自己走那么远去上学,谁能放心啊?村里大多数的男人都外出打工了,留在家里的女人还要种地照顾家,根本没时间每天送孩子……你没注意吗小龙,村里留守的女人、老人、孩子很多,但是男人并不多见。”

李龙醍醐灌顶。

怪不得跟着姥爷在村里转的时候总觉得怪怪的,原来是因为几乎很少看见壮年的男人,见的大多人都是老人孩子和女人。

望着那两栋不算房子的房子,李龙若有所思。

就在这时,突然有个尖嘴猴腮的人冒了出来,身后还带着俩人,仨人走路的姿势惊人一致,清一色的外八字,摇头晃脑,打头那人光着膀子,胳膊上刺龙画虎,一看就非善类。

这是,在村里遇着二流子了?

“哟,这不是陈国栋家的俏媳妇吗?”尖嘴猴腮过来就出言轻薄,一脸奸笑,“一大早的,不在家跟你男人耍,跑学校干啥来了,想要孩子想疯了?”

“跟你有啥关系,彭飞?”看见彭飞,秀雅明显紧张起来,可她泼辣的性格,才不会在彭飞这样的混混面前示弱,硬着头皮也要把气势拿出来。

彭飞啪嗒着嘴贱笑道:“咋跟我没关系了,我可以帮你怀上娃嘛。”

“滚,不要脸!”秀雅张嘴就骂。

秀雅结婚五年至今都没有孩子,彭飞直戳痛楚,自然让她火冒三丈。

本文标签:在办公室做

上一篇:雄y体育队多人小时-乱Lun合集300篇

下一篇:老板用劲太爽了再深一点-戴着蝴蝶出门的体验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