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好大好舒服好出水好多/涨精装满肚子怀孕扩张

2021-07-01 14:41:4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没有任何从商经验,就直接当上沈氏集团的龙头。 要知道沈老爷子可还是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的,而且能力都很不俗,按常理沈家大权应该交给他们三人当中的其中一个才对。 因

没有任何从商经验,就直接当上沈氏集团的龙头。
    要知道沈老爷子可还是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的,而且能力都很不俗,按常理沈家大权应该交给他们三人当中的其中一个才对。
    因此沈老爷子的这个决定,让沈家的许多长辈暗地里都很不满,外人也根本无法猜透他临终前在想什么。
    除此之外,沈冰岚那倾国倾城的容貌和冷若冰霜的性格,也是许多人私底下的谈资。

 文学


    陈轩今天亲眼见到本人,才发现不管是容貌还是性格,居然都要比传闻中的更胜一筹,绝美、绝寒,就是沈冰岚给所有人的印象。
    最后,就是那个越传越离谱的小道八卦了,据说沈冰岚天生讨厌男性,有人说她是百合,也有人说她得了某种怪病。
    但有件真实发生的事,一个月前某个男员工在走路的时候,不小心碰到时候了沈冰岚的衣角,竟然被她一脚踹飞了好几米,这是不少人亲眼所见的。
    从此之后公司里凡是遇到沈冰岚的男员工,都不敢靠近她周身五米之内。
    想起刚才两人撞在一起,陈轩起码和沈冰岚零距离亲密接触了两三秒,而沈冰岚并没有传说中那样过激的反应,难道传闻有误?
    陈轩来不及多想,就听到身后传来周涛那破锣般的叫声:陈轩,你这不长眼的东西,竟然敢撞倒董事长!
    他气冲冲的跑了过来,心里忍不住的幸灾乐祸,这回陈轩不用他靠山出手,就已经彻底完蛋了。
    沈冰岚走出电梯,冷冷的看着陈轩,一言不发。
    周涛察言观色,谄媚的笑道:沈总,这个陈轩敢这样冒犯您,简直不知死活,我看可以直接开除了,我这就叫人把他撵出去!
    说完狠狠的瞪住陈轩,只等沈总一声令下,他周大队长就可以大发淫威了。
    想到让陈轩学狗叫的赌注立马就要兑现,周涛更是兴奋得红光满面。
    你现在是在教我做事?
    一道冰寒至极的声音,瞬间让周涛从天堂掉到了地狱。
    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一直没有开口的沈冰岚。
    一句话,就让周涛全身爬满了冷汗,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起来,语气惶恐的说道:沈总对不起,我哪敢让您……
    在场的人看他话都说不完,毫不怀疑这家伙下一秒就会跪到地上。
    哼!沈冰岚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径直走出了总部大门。
    在场的人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看得出来,沈冰岚此时此刻的心情肯定很差。
    实际上,沈冰岚的心情确实很不好,她只不过忘了点东西在车上,没想到坐电梯下来取的时候,却撞到了一个陌生男子的身上,而且胸口还被他看了好几秒。
    这对以往的她来说,是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自己的身体对男性有多大的排斥反应,沈冰岚知道的一清二楚。
    但是这次不知道怎么回事,撞到那个叫陈轩的男人怀里,居然没有生出一丝一毫的厌恶之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冰岚内心浮现起深深的困惑,二十多年来,陈轩是她遇到的第一个不会产生身体排斥的男。
    如果不是现在人多,沈冰岚很想立马就把陈轩抓起来,请她手下的医学专家研究一番,毕竟这关乎到从小到大一直困扰着自己的怪病。
    好像是叫陈轩……哼,等下让小林叫他上来一下。在心底默念了一遍名字,沈冰岚消失在大门处。
    看着沈冰岚那美丽的背影走出大门,陈轩便转身进入电梯。
    第五十五层,沈氏集团市场部。
    陈轩刚一进门,就听到一道雷霆般的咆哮:陈轩,你他妈怎么现在才到!
    顺着声音看去,咆哮的人是一个西装革履、头发稀薄、面相有些猥琐的中年男子,正是陈轩的顶头上司刘斌。
    此时的刘斌眼神仿佛要把陈轩生吃了似的,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噤若寒蝉,不敢看他一眼。
    刘经理,现在不才刚好九点整吗?我现在到有什么问题?陈轩语气轻松,像个没事人一样。
    座位上的员工们听到陈轩这句话,却都惊呆了,他今天难道吃错了药,居然敢顶撞刘经理。
    刘斌双眼瞪得比牛眼还大,脸上青筋暴起,所有人都能感觉得到,这座火山即将要爆发了!
    好啊陈轩,你今天是要反了不是?把我之前规定的都忘光了?刘斌气极反笑,言语间尽是咄咄逼人的样子。
    他所说的规定,就是本部门要提前半小时到达,做不到就要被开除,这虽然是个反人类的规定,但大家怕丢掉工作,都是敢怒不敢言。
    今天,陈轩居然是第一违反刘斌规定的人,所有人都毫不怀疑,陈轩要完蛋了。
    不过令人诧异的是,陈轩依旧一副不在乎的模样,懒洋洋的说道:刘经理,我只知道沈氏集团规定的上班时间,就是早上九点钟,请问刘经理你有什么权利,擅自更改集团的规章制度?
    规章制度?陈轩我告诉你,在市场部里,我刘斌就是规章,就是制度!刘斌气得不住冷笑,眼里都快冒出火来了,谁敢违反我的规定,就是在自寻死路!陈轩,我告诉你,你现在被开除了!
    说完,刘斌一脸的洋洋得意的看着陈轩,这种掌握员工生杀大权的感觉,实在是让他很爽,他很期待看到接下来陈轩向他苦苦哀求的表情。
    不过陈轩很快就让他失望了。
    刘经理,你以为我很稀罕这份工作吗?说实话,每天跟你这种人在一起工作,我无时无刻不作呕,你不炒我鱿鱼,我还要炒你呢!
    陈轩的话语,让刘斌登时胸口一窒,我靠,这小子是要上天啊,以前还挺老实的,今天居然敢这样怼他,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你作死!刘斌怒不可遏,举起手掌就往陈轩的脸上扇下去。
    就在陈轩准备反击时,一道倩影横在了两人中间,怯声说道:刘经理,请不要动手!
    陈轩和刘斌定睛一看,挡住两人的是部门里的一个女实习生白纯。
    她是和陈轩同时期进来的,平时也没少被刘斌斥骂,和陈轩也算同病相怜,有共同语言。
    因此看到陈轩要被刘斌开除,终于勇敢的站了出来。
    刘经理,陈轩他是第一次迟到,希望您大人有大量,给他一次机会,不要开除他好不好?白纯轻咬银牙,鼓起勇气给陈轩求情道。
    她本来就长得甜美可爱,说话声音温柔轻软,让人忍不住就生出怜惜之情。
    这种刚刚步入社会的清纯女孩,对人到中年、每天面对家里黄脸婆的刘斌来说,杀伤力是无法抵抗的,刘斌也是觊觎了白纯很久,只是还没有找到方法下手。
    见白纯为陈轩辩护,刘斌的妒火腾的一下从心底冒起,呲牙怒道:白纯,你也不想干了是不是?你要为他求情,信不信我连你一起炒!
    白纯想让陈轩留下来,刘斌心里就更加想炒陈轩的鱿鱼了。
    听到经理的话,白纯急得泪水在眼眶打转,没想到自己帮陈轩求情,效果却适得其反。
    白纯,你不用向这种人求情,我反正也不打算干下去了。陈轩很感谢这个勇敢的女孩,不过也不想连累她一起丢掉工作。
    陈轩,你真的要走吗?白纯的话音里,带着哭腔,楚楚可怜。
    以前陈轩在工作上帮了她不少忙,如果陈轩走了,那她就真的孤立无助了。
    看白纯这样子,陈轩也有些不忍心。
    陈轩,你这么有志气,我看你到外面,还能不能找到比沈氏集团更好的公司!刘斌见过很多这种年轻人,不在社会上撞个头破血流,是不会低头的。
    而且凭着自己的人脉,刘斌相信他只要一个电话,就能让陈轩接不到任何面试机会。
    陈轩淡然一笑:刘斌,我劝你还是不要狗眼看人低,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你想象不到的事情。
    听陈轩居然敢骂他是狗,刘斌简直快要气炸了,他眼中喷火的吼道:陈轩,你现在立刻就给我滚!滚出沈氏集团!
    所有人都觉得陈轩的事情无法挽回了,只能收拾铺盖走人,白纯的眼神也暗淡了下来。
    就在这时,外面走进来一个穿着职场装的女子,开口就问:陈轩在这里吗?
    刘斌闻声看去,顿时瞳孔一缩,一下就认出了来人是集团总裁沈冰岚的助理,连忙摆出笑脸迎了上去:林秘书,你怎么来了?
    我找你们部门的陈轩,哪个是他?林秘书面无表情的说道,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她那冰山总裁感染了。
    还没等刘斌回答,陈轩就站出来说道:我就是陈轩,林秘书找我什么事?
    是沈总找你,快跟我上去吧。林秘书话语简短,听得所有人一头雾水。
    大家都无法把一个即将被开除的实习生,和那位高高在上的美女总裁联系在一起,沈总找陈轩能有什么事?
    刘斌也是一脸懵逼,林秘书的话好像什么信息都没透漏,又好像信息量很大,他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时,有人小声的议论道:我刚才听其他部门的人说,陈轩在等电梯的时候,撞倒了沈总,你们都不知道吗?
    哗!
    这句话就像重磅炸弹,在整个市场部里炸开了锅。
    刘斌一听,差点把嘴都给笑歪了,这陈轩居然惹下了天大的祸,看来就算自己不开除他,这沈氏集团也容不下陈轩了。
    传说沈冰岚在国外留学,还学了一身顶尖的搏击术,之前那个被沈冰岚一脚踢飞的员工,就在医院里躺了三个月。
    这个陈轩冒犯了沈总,被叫上去之后岂不是连命都没了?
    陈轩心里倒是一点害怕都没有,坦然的跟着林秘书走出市场部。

第5章 透视诱惑

两人来到集团大厦顶层,林秘书引他到总裁办公室之后,就熟练的关上门退了出去。
    陈轩一进偌大的总裁办公室,就被坐在沙发上的极品美女吸引住了。
    此时的沈冰岚已经脱下了西装外套,身着整洁无暇的白衬衫。
    只见她面若桃花、眉目如画,冷若寒星的美眸中蕴含着一丝知性、一丝诱惑,靠坐在松软的沙发上,更能展现出她那柔软的身躯和曼妙的曲线。
    这种若隐若现的诱惑,是个男的都抵抗不住,陈轩也不例外。
    受到这样的刺激,陈轩突然感觉双眼一热,瞳孔浮现出细碎的淡金色,梦幻而奇异。
    这一刻,陈轩感觉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他用透视眼再向沈冰岚看去时,差点连鼻血都喷了出来。
    沈冰岚的身材,简直太火爆了!
    就在陈轩靠着透视神通大饱眼福的时候,一声冷哼突然响起。
    沈冰岚那绝美的脸蛋上,已经罩上了一层寒霜。
    陈轩尴尬的收回了目光,再看下去,那就未免太下流了。
    不过第一次开启透视眼,他的心底还是忍不住的兴奋。
    因为这透视眼实在太神奇了,可以做到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
    就在陈轩收起透视眼的那一刻,他突然发现沈冰岚的小腹里有一团奇异的寒气。
    陈轩眉头一皱,若有所思。
    坐。沈冰岚冷冷的吐出一个字。
    她刚才被陈轩肆无忌惮的扫视身体时,差点没忍住就想给陈轩一脚,也亏她涵养够好。
    不过陈轩在沈冰岚的心里,已经被贴上了流氓的标签。
    陈轩大大咧咧的坐到沈冰岚对面的沙发上,开口道:沈总,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再次和美女总裁近距离接触,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陈轩很是享受的深吸了一口,仿佛没看到沈冰岚脸上那越来越浓的寒意。
    反正都要离职了,陈轩也不在乎沈冰岚对他是什么态度。
    你再这样看着我,信不信我杀了你?沈冰岚吐气如兰,眼神里却满是杀气。
    哈哈,你这么激动干嘛,看美女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陈轩笑了笑,毫不在乎沈冰岚的威胁,沈总,你到底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沈冰岚冷哼一声,不过沉吟了下还是没有发作,她命令式的说道:你把左手伸出来。
    要干吗?陈轩好奇的问道。
    不过他还是依言伸出自己的左手,反正沈冰岚也不能对自己怎么样,干脆看看她想干什么。
    接下来让陈轩诧异的是,沈冰岚并没有做出什么暴力的举动,而是伸出修长的玉指,轻轻的搭在陈轩的手掌上。
    沈冰岚手指上传来的柔软和细腻感,让陈轩呼吸都缓了一缓,这女人难道是在诱惑自己?
    数秒之后,沈冰岚收回了她的手指,脸上的表情让人捉摸不透。
    你别误会什么,我只是觉得你的身体有些异常。沈冰岚不紧不慢的说道,陈轩,我希望你能到我们集团旗下的医院,去做个全身检查。
    听沈冰岚居然能一本正经的说出这么奇怪的话,陈轩登时哭笑不得。
    沈总,你的意思是我的身体有病吗?
    没错。
    如此荒谬的对话,终于让陈轩忍不住笑了,现在的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有没有病。
    看沈冰岚一副不容置疑的样子,陈轩就觉得更好笑了:沈总,恕我直言,我没病,你才有病。
    你说什么?沈冰岚顿时柳眉倒竖,室温仿佛骤降了好几度。
    她从小到大最讨厌听到的一句话,就是别人说她有病。
    陈轩连忙摆手,解释道:沈总你可别误会啊,我不是在骂你,而是你的身体确实患有一种奇怪的寒症。
    听到寒症两个字,沈冰岚浑身一震,她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直直的盯着陈轩。
    事实上,沈冰岚的身体的确患有陈轩所说的寒症,而且还是与生俱来的。
    这种怪病让她只要一碰到男性,就会起过激反应,沈冰岚还是婴儿的时候,她的爷爷和爸爸就从来没抱过她一次。
    为了给沈冰岚治好怪异寒症,沈家不知道花费了多少人力钱财,请来各种国内外的顶级名医,然而没有一个人能把沈冰岚给治好。
    得了寒症之后,沈冰岚从小就不与同龄男孩接触玩耍,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冰山般寒冷的性格。
    而陈轩是沈冰岚第一个有身体接触而不排斥的男性,沈冰岚之前在电梯门口和陈轩相撞的时候,就萌生了通过研究陈轩身体找出解决她怪病的方法,因此才想让陈轩去集团旗下的医院检查。
    只是没想到陈轩竟然突然说出,她患的是哪种怪病。
    你怎么知道我患有寒症?沈冰岚震惊过后,不客气的问道。
    她也听说过别人议论她的怪病,但是知道具体是什么病的却寥寥无几,只有家族内的一些人才知道详情。
    陈轩淡淡说道:我学过一点医术,所以看得出来。
    沈冰岚感觉这个家伙话里不尽不实的,这种无数名医都没有见过的怪病,难道他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沈总,你好像不相信我说的话啊。看到沈冰岚质疑的表情,陈轩咧嘴一笑,其实我还知道你患的寒症是先天性的,而且因为这个怪病,你的月事规律也和普通女生不同,别人是一个月总有好几天,而你却是一个月只有一天。
    你……陡然被人说出隐藏在心中最深处的秘密,就算沈冰岚修为再好,也在一瞬间羞得满脸通红。
    这一次,她终于相信陈轩不是胡乱猜中的了,而是确确实实有真材实料的。
    努力收起羞耻之情,沈冰岚重新板起了脸问道:陈轩,你的医术是从哪里学来的?以你的水平,怎么会来我们沈氏集团当一个实习员工?
    此时的她,对陈轩有着浓浓的好奇心。
    呵呵,我从哪里学来的医术不重要。陈轩含笑看着沈冰岚的眼睛,难道沈总你不想知道,你身体的寒症能不能治好吗?
    你有办法?沈冰岚脱口而出,急切的语气里带着一点期待。
    以沈家的实力,这么多年来都没能治好自己的寒症,沈冰岚原本已经快要死心了。
    但是陈轩居然能一眼就看出她的病情,而且连最具体的症状都知道,这让沈冰岚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的火苗。
    当然。陈轩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刚才经过他透视眼的探查,已经知道沈冰岚的奇怪寒症,是哪一种疑难杂症。
    邪医传承的知识中记载,这种怪病是因为出生时位于极阴地脉的源头,受寒气入体所致。
    这种病症极其特殊,几百年都未必出现一例,而且只有邪医的独门医道,才能根治此病。
    听到陈轩有办法治疗她的寒症,沈冰岚不由得内心激动起来,双眸中异彩连连,当即开口道:只要你能治好我的病,我给你一百万!
    一百万?陈轩以为自己听错了。
    一百万不够吗?那就两百万。沈冰岚理解错了陈轩的意思,还以为陈轩嫌一百万太少。
    陈轩从小家里就穷,听到这么多钱不心动是不可能的,不过他觉得有些事情还是提前说明最好。
    沈总,你的寒症从出生到现在,已经根深蒂固,不是一下子就可以根治的,我估算了下,大概要一年的时间,我才能帮你治好。陈轩一脸认真的说道。
    一年……沈冰岚沉吟了一下,很快就有了想法:陈轩,我和你签订一个合同,在一年内,按照治疗进度支付你医疗费,合计两百万,直到病愈为止。
    从小就接受商业教育的沈冰岚,直接想到了签订契约的方法。
    陈轩这次不用考虑,直接点头答应了。
    那可是两百万啊,他以前只能在梦里,才能梦到自己赚到这么多钱。
    如今因为获得邪医传承,一下子就有了赚取两百万的机会,难道真的要时来运转了吗?

本文标签:涨精装满肚子怀孕扩张

上一篇:野外暴力强奷伦小说h/残忍sm男虐女道具辣文

下一篇:真实的单亲乱子自拍对白/被黑老大带到野外强好爽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