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掀开裙子手指伸进去搅动-女人自慰时看得爽的黄文50部

2021-07-01 16:42:4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马雪也有点吃惊。 刘月婷小脸微红,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解释好。 眼看我俩才好了一次,事情就要暴露了,情急之下,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上前一步,横在了两人中间,看着马雪的眼

马雪也有点吃惊。
    刘月婷小脸微红,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解释好。

 文学

    眼看我俩才好了一次,事情就要暴露了,情急之下,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上前一步,横在了两人中间,看着马雪的眼睛说。
    “雪儿你别想多,是我想娶你当媳妇,为了让你爸看得起我,让月婷嫂子帮我点事做做。”
    马雪听到这话,脸立马红到了耳朵根,啐了我一口。
    “谁要嫁给你当媳妇,不要脸。”
    我咧嘴一笑,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
    “你就别装了,要是不喜欢我,你老粘着我干嘛?放心,我一定会让你爸放心的把你交给我。”
    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害羞,马雪的脸更红了,低着头根本不敢看我,上前抱住了刘月婷的胳膊,拉着她边往外走边说。
    “嫂子你怎么和他一伙的……”
    刘月婷任由她拖着,临走前回头给我使了个眼色。
    我低头一看,马雪带来的篮子忘记拿走了,急忙招呼她进来拿。
    “那是给你买的新衣服,你身上那件都穿了几年了,还有,勤洗澡,你身上臭死了,大坏蛋。”
    马雪丢下这句话就拉着刘月婷跑走了。
    我打开篮子,看着里面崭新的黑色布衣,不禁感慨,有媳妇真是好啊。
    马雪专门过来给我送衣服了,她的心意这么直白我再不明白就是傻子了,可想要娶她的话,必须要她爸马富贵点头才行。
    可要马富贵点头,那真是千难万难了,不然马雪的大姐马春也不会在前段时间才出嫁。
    要知道马雪的二哥马雷儿子都快一岁了,按乡下的规矩女儿超过二十岁还不出嫁父母是十分着急的,可马富贵一点也不急,让二十岁的马春在家里足足待了两年,才在前不久嫁给了临村大屯村首富的儿子。
    而我拿什么娶马雪呢?
    我现在还只有十六岁,是个未成年,不能同村里那些成年的人外出务工。而养父王瘸子的木工,由于他死得早,我就学了点皮毛,并不怎么会,让养父那些家活什都在家里发霉了。
    看他们能不能想出什么好的办法!
    想了半天,我发现自己只会瞎混,于是从炕下的暗格里拿出些钱,向村头的小卖部走去。
    村头的小卖部是村长儿子马雷开的,由于马雷在镇上务工,一般在里面守店的不是他媳妇丁香就是丁香的婆婆陈冬梅。
    来到村头小卖部门口,我向店里面扫了扫,发现是丁香嫂子在守店,丁香嫂子在没有嫁给马雷之前可是临村远近闻名的俏女人,那脸蛋、那身段让不知道多少人想娶回家。
    我之前还在乡里读初中时,被铁柱拉着逃课去偷看过她洗澡,由于那次铁柱那家伙一个不小心摔倒了,我们两不仅什么也没看到,还被丁香家的狗追了一路。
    后来丁香嫁给马雷之后,那傲人的胸围又涨了一圈,让村头小卖部的生意好上不少,许多村里的男人有事没事就往小卖部里跑。
    可马雷的火爆脾气,再加上马富贵村长的权势,那些往小卖部跑的男人们只能过过干瘾,谁也不敢对丁香做点什么。
    而做为河口村著名混子的我,自然是想经常往村头的小卖部跑,看看丁香嫂子这个俏女人以及那傲人的上围。
    可由于马雪经常粘着我的关系,丁香嫂子感觉自己是我的长辈一般,经常看到我到处瞎混就把我拉到墙角一通教育,这让我心里虽然喜欢偷瞄她的好身材,可经常是对她敬而远之,去小卖部的次数自然是很少的。
    进了店里,我叫了一声丁香嫂子,让她给我拿包两块钱的烟。
    丁香嫂子看了我一眼之后,说。
    “二狗,你又不学好,买烟干嘛?”
    我笑了笑。
    “给铁柱和大奎他们买的,那几个家伙嘴馋,说我和丁香嫂子关系硬,能便宜一点。”
    “嘴馋?”丁香嫂子一听,“那买些糖过去好了。”
    丁香嫂子说着不去拿烟,而是转身弯腰去抓了一大把糖。
    这一转身,一个圆圆白白的大腚对着我,由于现在天气很热,丁香嫂子穿得不多,让我看到了深深的一条股沟,这一下就让刚偿了女人滋味的我着急上火,下面支起了帐篷。
    “哗啦啦……!”
    丁香嫂子将一大把糖放在了柜台上,对着愣神的我说。
    “这把糖算是一块钱好了,拿去吧!”
    “香嫂子!”
    我从愣神中恢复过来,苦着脸说。
    “大奎可是刚结婚的大人了,我拿着糖过去给他们吃不好吧!”
    丁香嫂子白了我一眼。
    “有什么不好的,那个大奎虽然结婚了,可还是个十八岁的小屁孩。”
    我一脸哀求的表情,看着丁香嫂子。
    “求求你啦,丁香嫂子,给我包烟,我发誓下次不抽了。”
    我自然是不想拿着糖把我的那些狐朋狗友给召集到村尾的桥头,这会让他们笑掉我的大牙。
    “真的?”丁香嫂子一听,一脸认真的看着我。
    “真的!”我马上一脸正气的回答。
    我决定下次看到丁香嫂子在看店的时候不过来买烟了,要等到冬梅婶看店的时候再过来,要是冬梅婶的话,就不会阻止我这些了。
    “那……”
    就在丁香嫂子刚准备答应我时,突然从店后面的一个小屋传来“哇、哇、哇……”婴儿啼哭的声音。
    丁香嫂子连忙转身从店后面的小屋里抱出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小男孩不到一岁,还不会说话,“呜、呜、呜……”的哭着,不知道是为什么。
    “小宝别哭、小宝别哭……”
    丁香嫂子一边拍打着小男孩的后背,一边说。
    我只能在一旁干等着,让丁香嫂子把马小宝这个小家伙给哄得不哭了再说。
    可马小宝那个小家伙不知道怎么了,任丁香嫂子怎么哄,连唱歌也不行,还是哭,最后丁香嫂子只得解开自己的上衣,把奶头一把塞进了那小家伙的嘴里。
    小家伙被丁香嫂子的奶头一堵,马上就不哭了,并且立刻眉开眼笑的,双手乱抓起来,似乎想握住丁香嫂子硕大的奶子一般。
    “好白啊!”
    丁香嫂子喂奶的这一幕被一旁的我全部看到了,我被丁香嫂子那雪白的如木瓜形态般的奶子给深深吸引住了,下边刚恢复正常的帐篷又立刻支了起来,并且更大了。
    丁香嫂子的奶子可比月婷嫂子的大多了、白多了,这让我恨不得自己立刻成为马小宝那个小家伙,去吸一吸丁香嫂子那散发着香味的乳汁,……
    就在我想入菲菲的时候,丁香嫂子伸手在我面前晃了晃,侧了侧身,把自己暴露在外面的奶子给挡住了,并扫了我一眼,特别是我下身支起的大帐篷说。
    “二狗,你个小流氓,看啥呢?”
    “看木瓜呢!”
    我下意识的回了一句。
    丁香嫂子脸色微红,快速说。
    “你,你还想不想要烟了!”
    “别、别,香嫂子,我刚才是无心的,我错了还不好吗!”
    看丁香嫂子有一些怒了,我连忙道歉。
    “拿去吧!”
    丁香嫂子弯腰拿了一包二块钱的烟递给了我。
    我接过烟时,手不由自主的摸了一把丁香嫂子白白、滑滑的小手。
    丁香嫂子的右手像被电打了一般,一缩,小脸更红了,狠瞪了我一眼。
    被丁香嫂子一瞪,我眼睛一转,小声的说。
    “香嫂子,你好白啊!”
    话一说完,我就往小卖部外跑,而丁香嫂子似乎听出了我说的“白”字的一语又关,吼道。
    “二狗,你别跑,看我不打死你!”

第五章 商量


    听到丁香嫂子的吼叫,我自然跑得更快了,差点把进小卖部的一个女人给撞倒在地,还好我急时暂停侧身,同那人擦肩而过。
    我定晴一看,进小卖部的是丁香嫂子的婆婆陈冬梅。
    冬梅婶虽然年过四十,但由于嫁给了村长马富贵,下地非常少,保养得自然十分不错。
    再加上马雪和马春两人的美貌可是从冬梅婶那儿继承过来的,现在的冬梅婶活脱脱就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少妇。
    而村里那些嘴甜的人,在小卖部看到冬梅婶和丁香嫂子在一起看店的时候,都会说她俩像姐妹,并不像婆媳。
    我被冬梅婶一阻,停在了小卖部门口,但我自然是不会停下来等着冬梅婶骂我,立刻又迅速的离开了,只听到身后冬梅婶的吼声和丁香嫂子的关切声。
    “张二狗,你跑这么快急着投胎吗!”
    “妈,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
    “您怎么……”
    我一口气跑出一百多米,才放慢步子,走在村里宽大的泥泞路上。
    围着村内的泥泞路,我一边走着,一边在三家院子外停了一下,在外面学了两声狗叫,径直向村尾的石桥走去。
    上了石桥,我拆开刚买的烟,拿出一根,点上,抽了起来。
    就在我第一根烟才抽了两口,身材高大、皮肤幽默赵铁柱跑了过来,一把抢过我手上的烟,抽了一口。
    “二狗哥,你不够意思,我还没来你就先抽上了。”
    手上的烟被抢,我只得又拿出一根,重新点上,问他。
    “你小子怎么这么快?”
    要知道自从赵铁柱撺掇我和他一起去临村偷看丁香嫂子洗澡的事败露之后,他父母认为是我教坏了他,严禁他跟我来往。
    虽然我们改了平时的联系方式,但铁柱妈秋霞婶精明得很,一听肯定知道其中有问题,我原本以为铁柱可能会是最后一个来的。
    “妈下地干活去了,我在家正没事呢!”铁柱美美的抽了口烟,继续说,“二狗哥,难得我们聚在一起,要不今晚我们去偷看月婷嫂子洗澡怎么样?”
    赵铁柱又想使坏,可月婷嫂现在可以说是我的半个女人了,我带着自己兄弟去看自己女人洗澡,这事好像很怪啊!
    就在我不知道怎么对赵铁柱说这件事时,身材消瘦、带着眼镜的王全蛋走了过来。
    “二狗哥!”王全蛋过来叫了我一声,从我手里拿了根烟,自己点上了。
    一旁的赵铁柱看王全蛋戴了幅眼镜,取笑道。
    “猫蛋,你现在怎么成四眼田鸡了?”
    “这叫有文化!”王全蛋瞪了赵铁柱一眼,头一仰,表示不想和赵铁柱说话。
    “呦!上了几天高中就变得……”
    就在赵铁柱还想调侃王全蛋时,我在一旁打断。
    “大奎哥怎么还不来,他可是离这里最近的?”
    “他啊,有了老婆自然要忘了兄弟!”一旁的赵铁柱吐了个烟圈,马上回答。
    “有了老婆白天就不出门了,不抽烟了。”我瘪了瘪嘴。
    今天我主要是想问问大奎哥怎样娶一门媳妇,好为后面迎娶马雪做准备,也好听听他的意见,之所以叫上赵铁柱和王全蛋,完全是好久没见了,大家聚上一聚。
    “出什么门,抽什么烟,什么东西有刚娶回来的媳妇好,我要是娶了老婆,保证一个星期不出门!”赵铁柱两眼发光,一脸神往的表情。
    “去、去、去!”我鄙视了他一眼,“你的那支铁柱受得了?”
    赵铁柱明白我的“支”字是什么意思,大叫道。
    “二狗哥,我这一年可是发育得很大了,可以用根来形容了!”
    “哦!”我刚准备开口,一旁的王全蛋接过话,叫。“那我们比比!”
    王全蛋刚才被赵铁柱取笑之后,抓住机会想要取笑一下赵铁柱。
    我们四个小男孩聚在一起,有时候会比谁的鸡儿大,谁尿得远这些,而在谁的鸡儿大这项比试中,赵铁柱虽然叫铁柱,但他是四个中最小的,即使青春期到了,他依然还是最小的那个。
    “跟我比算什么本事,你跟二狗哥比啊!”赵铁柱叫。
    “我就要跟你比!”王全蛋笑了笑。
    就在我和王全蛋正在大笑时,脸色有些暗青的刘大奎走了过来,问道。
    “比啥呢?”
    我连忙给刘大奎递过去一根烟,笑着打圆场。
    “我们正想着比谁尿得远!”
    “都这么大了,就不要比这个了吧!”刘大奎点上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刘大奎来了,赵铁柱看了刘大奎一眼,小声的问。
    “大奎哥,娶个媳妇真有书上说的那么好吗?”
    “什么书?”
    “就是那个什么书来着,说女人像水一样,我感觉女人是不是水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们喜欢洗澡,要不,我们今天……”
    赵铁柱又想撺掇我们干坏事,我连忙说。“今天就不要去干什么坏事了,我找大奎哥有正事呢?”
    “正事,二狗哥你能有啥正事?”赵铁柱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我。
    我白了赵铁柱一眼说。
    “大奎哥都娶媳妇了,你说我有什么正事?”
    我们四个半大小孩中,赵大奎最大,十八了,一到,他父母就给他娶了一门媳妇,我第二大,无业游民,赵铁柱和王全蛋两人最小,一个跟着一个亲戚当学徒,一个在乡里读高中。
    “哦!”赵铁柱瞬间明白过来。“二狗哥,你也想娶媳妇啊!”
    刘大奎一听,连忙问。“二狗,你看上哪家姑娘了?”
    我想了想说。
    “马雪。”
    马雪!?
    听到我说了“马雪”之后,三人表情各异。
    王全蛋一脸“对啊,马雪天天跟在二狗哥,二狗哥看上她很正常”的表情。
    而赵铁柱则是“二狗哥怎么会看上马雪呢,马雪那小妮子可没有寡妇刘月婷来得丰满动人”。
    最后的刘大奎则是皱了皱眉头,问。

本文标签:女人自慰时看得爽的黄文50部

上一篇:好爽好大我要高潮了(祺鑫塞东西车)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写作业学长弄我bb(肉耽宿舍4p)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