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写作业学长弄我bb(肉耽宿舍4p)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01 16:44:3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同时浑身一颤,有股强烈的触电感,两人竟然一见钟情。妹子纯情清澈的眼神彻底征服了杨羽,这种渴望,稚嫩的眼神和当初自己在爱情萌芽时如出一辙。 > 可这已经是五六年前的

同时浑身一颤,有股强烈的触电感,两人竟然一见钟情。妹子纯情清澈的眼神彻底征服了杨羽,这种渴望,稚嫩的眼神和当初自己在爱情萌芽时如出一辙。
     文学

>
     可这已经是五六年前的事了。初恋之后,杨羽就再也没有经历过触电。
    
     两人愣在那里足有几分钟之久,谁也不想先离开谁的眼神。人家间最美的事,莫过于此吧。
    
     妹子早已经脸色火辣辣,两腮通红,难道这就是触电的感觉吗?少女害羞得低下了头,不敢再抬头看杨羽一眼。
    
     杨羽终于回过神来,这浴女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怎么竟出美女?打量了下妹子,妹子十六左右芳龄,冰肌玉肤,白嫩如霜,更是有种少女的那种鲜嫩红润,个子比自己矮个头,但至少也有165了。
    
     妹子端着的衣服被杨羽撞得散落了一地,害羞过后,才想起来,立刻就蹲下去捡。
    
     杨羽急忙说对不起,也弯下腰帮她一起捡。妹子低着头,仍然不敢看杨羽一眼,却偷偷微笑。杨羽自己也笑了。
    
     这时,屋前走出一位中年妇女,四十出头,却风韵尤存,别有一番熟女的味道,见散落的衣服,问道:怎么回事?
    
     杨羽抬头望去,只见此村妇如此熟悉,这不就是自己的小姨吗?顿时惊呆了,这小姨跟十年前的样子没多少变化,小姨嫁得早,十九岁就生了表姐,如今四十一了却丝毫没有四十女人的黄脸婆模样,反而面若桃花,细润如脂,倒像个二十来岁的姑娘。
    
     小姨?
    
     这声小姨叫得两母女都愣在那里,小姨打量了片刻,邹了眉头,突然茅塞顿开:小羽?
    
     小姨急忙跑来,将杨羽从头到尾瞧了个遍,摸摸胸肌又摸摸脸蛋,兴奋的样子,接着说道:最后一次见你,还是个小胖子呢,现在长这么高这么帅了啊。
    
     小姨也是越来越年轻啊。杨羽也夸到,这还真是实话。
    
     真会说话。丝小云呵呵笑着,转头看了下那个女孩,那女孩愣在那里,正偷偷得痴痴得看着杨羽:发什么愣啊芸熙,快喊表哥啊!
    
     表哥?芸熙一脸吃惊,没想到眼前这位帅气的大男孩会是自己的表哥。
    
     表妹?杨羽也是没想到,眼前的这位让自己神魂颠倒的小尤物竟然会是自己的表妹。
    
     芸熙抿嘴一笑,低着头,端着衣服便小跑去了河边,心里却不知道多开心。
    
     赶紧回屋,把汗味洗洗,很快就吃晚饭了。小姨拉起杨羽的手就往里屋走,路上还不停唠叨往事,杨羽只好点头,那些事,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小姨家里是座大房子,农村最不缺的就是地基,所以房子都建得很大,小姨的屋子已经建了快二十年,很是老旧,水泥墙都坑坑洼洼,东补西补。
    
     每层共有好几个房间,一楼是厨房,餐桌,还有乱杂物的房间以及小姨和姨父住一个房间。
    
     二楼一个粮食仓库,三个房间,三个姐妹各一间。三楼还有个阁楼,阁楼很低,一扇窗户,目前是空着,外面有把梯子,直通上面的瓦还有个露天的小天台,平时晒粮食等等才使用。
    
     房子前面是个小院,种了两棵柚子树,左侧是水源和间厕所,厕所远,姐妹半夜起来就很不方便,右侧是果园,种满了蔬菜,后院有个小池塘,养了鱼。
    
     姨父他们都不在吗?杨羽只看到了三表妹和小姨,不知其他人去了哪里就随口问问。
    
     姨父去山上干活了,也快回来了。你表姐闷在房间里,你洗了澡就看看她去,二表妹有事去了隔壁村,晚上可能不回来,三表妹你刚才见过了。小姨边说着边拉着小羽往后门左侧而去。
    
     你就呆这洗澡吧!小姨指了指左侧的空地,这里有自来水,还有洗衣服的水泥板。
    
     这?这是露天的啊?韩尘有些接受不了,虽然是个大男人,但是这不是有厕所吗?
    
     一个大男人怕什么?农村里都是这么洗的,把衣服脱了,小姨帮你。
    
     帮我?杨羽啥都没听见,就只听到了这两个字,这怎么能让小姨帮自己洗澡呢,何况自己已经二十一岁了,这说出去还不被人笑死。
    
     小姨,这不好吧?杨羽有些不自在,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可能让小姨帮忙洗呢。
    
     哎呀,你还害羞了,你小时候哪次不是跟着小姨一起洗,身上哪个部位没看过没摸过?小姨开起了玩笑。
    
     以前小没关系,现在长大了呀。杨羽摸摸头,微微一笑,倒不是自己害羞。
    
     小姨却不听杨羽的劝,在她眼里,这杨羽还是她的孩子,长大不长大的那都一样。便伸手去帮忙脱杨羽的衣服,顿时结实的身躯展露无疑,杨羽有182高,高中曾是体育特长生,练就了一身发达的肌肉。
    
     这身健美的肌肉却让小姨看得有些心慌,这么帅气的男人的身体她这一辈子都没见过,农村的女人都很保守封建,小姨这一生可没看过第二个男人的身体。
    
     丝小姨也没多想,毕竟自己已经四十一的女人了,岂能打自己姐姐的孩子的主意?那不是道德败坏吗。
    
     杨羽想想反正是自己的小姨,小时候不是老一起洗吗,也就慢慢接受了,说着,一把脱下了裤子,也许是太用力,本来只是想脱外裤的,谁知之前下过水,这内外裤都粘一起,这一脱竟然将内裤一起脱了下来。
    
     顿时,那跟巨大的面棒像弹簧一样高高弹了出来,常态下竟然也有十来厘米之长,粗度就更是恐,怖了,这常态的大小比常人起来的大小还要大。
    
     而这一切被面前的小姨看得一清二楚,她生平从来没有见过第二个男人的这东西,一直以为男人的大小都一样,可这一看小羽的大小和自己的丈夫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顿时,看得惊呆了。
    
     杨羽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急忙用手遮住了自己的下体,往小姨瞧去,只见小姨满脸通红,胸口不知何时已经起伏,见杨羽望来,尴尬万分。
    
     你个大流氓,连小姨都想欺负,自个洗去。说着,一把扔去衣服,撒手而去。杨羽愣在那里,心想完了,我怎么把内裤也一起脱下来了,这下子小姨肯定误会了。
    
     小姨心里是噗通噗通的跳,连她自己都不明白是为什么,自从跟了姨父,生了三个娃,也就没太多的想法,一心一意想把三个孩子带大。可是四十的女人如虎,这是活生生的事实,而那近五十的姨父早已经不复当年之勇,成了软柿子。
    
     杨羽洗好澡的时候,姨父已经从山里回来,想比小姨,这姨父就明显苍老了许多,也许是生活压力大吧,而三妹也端着衣服洗完回来了,看到杨羽换了衣服,阳光健康的模样,偷偷的看了一眼,心里美滋滋的就去了晒了衣服。
    
     小羽,上楼把你表姐叫下来吃晚饭,这丫头越大越不中用了。
    
     杨羽小时候跟表姐一起玩,表姐叫媛熙,比自己大一岁,那时候关系很好,可一眨眼已经十年过去了,想必表姐也已经亭亭玉立了吧。
    
     杨羽上了二楼,敲了敲门,刚想开口,里方就传来了嘶吼的声音:
    
     我不嫁我不嫁我不嫁那个傻狗子。
    
     杨羽听得一头雾水,什么嫁人什么傻狗子:表姐,是我,我是杨羽。
    
     杨羽?表弟?里方重复了下名字,只听腾腾的走路声,门就被打开了。表姐的靓影引入眼帘,表姐高高瘦瘦,足有170,一头乌黑的头发,比起三妹成熟了太多,女大十八变,真心不假,十年前的表姐还是个农村放牛娃呢。可如今不仅仅亭亭玉立,
    
     身材跟模特似的,不知道让男人多么垂涎三尺。
    
     三姐妹的美丽都遗传了小姨,小姨年轻的时候可是方圆几里内最了名的美人了,可也不知怎的,就是嫁给了瘪三的姨夫。
    
     所以这三姐妹,也成了村里的出名的美人儿姐妹,不知村里多少男人来追,就拿表姐来说,来做媒的媒婆都要把门槛给踩烂了。
    
     真是你啊,小羽,呵呵。见到杨羽,表姐原本绷着的脸乐开了花,一把扑了过来,抱住了杨羽的脖子,两人身高差了8公分,都是高高瘦瘦,还真是标准的一对情侣相。
    
     表姐紧紧抱住,可能是真的很久没见了,胸口的那对奶子狠很的压在杨羽的胸口上,杨羽气都喘不过来,按这触感估计这可是一对巨乳。
    
     没个D,也有个C吧,而且,似乎还没有带胸,罩。这让杨羽有点不知所措,被那对奶子活活压着,下体自然而然就起来了。
    
     媛熙确实好久没有见这个表弟了,小时候两人的关系极好,有年暑假杨羽住了两个月,那时两人在这个村子里玩,抓螃蟹,捉迷藏,游泳等等,不知道日子多么快乐,可一眨眼大家已经这么大了。
    
     何况,最近的日子缓熙过的真憋屈,没有人理解她,她为自己的婚姻而挣扎。
    
     所以见到昔日的表弟,就像多了个战斗伙伴,自然开心死,就不顾一切的抱紧了表弟,可谁知这表弟下体竟然有反应,顶着自己的小腹,表姐岂会不知道?
    
     她一把推开了杨羽,狠很的瞪了他一眼。
    
     表姐刚才说什么嫁人,是怎么回事?杨羽急忙转移话题,对自己的亲表姐都这般无礼,耍流氓,杨羽岂是恬不知耻之人?
    
     别提了,我爸非要我嫁给隔壁村的傻二狗,我才不要呢,又丑又傻。表姐撅着嘴巴满是一肚子火,狠狠得坐到了床上。
    
     现在婚姻自由,表姐要是不喜欢,没人会逼你的,我支持表姐。杨羽终究受过高等教育,现在也不是旧社会了,哪还有婚姻不自由的,杨羽当然是崇尚恋爱自由。
    
     听表弟这么一说,媛熙更加有了勇气,对这表弟更是好感了,何况眼前的表弟早已经不是当年的小胖墩,而是个大帅哥了。
    
     这话是你说的,你要帮表姐搞定这事,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表姐抿嘴一笑,跟着表弟聊了两句话,心情就好了很多。
    
     那要看表姐给什么好处了哦。杨羽故意逗她。
    
     好拉,到时表姐什么都给你!媛熙当是玩笑,顺着表弟的意。
    
     哈哈,真的什么都给我!杨羽故意一脸邪笑,翘了翘眉头,不怀好意的样子,是个人都知道,这句话是话中话,代表什么意思。
    
     哎呦,脑袋里装了什么龌蹉的事呢,好了,下楼吃饭吧。说着牵起杨羽的手就往楼下拉,杨羽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姨夫摆着个脸已经在饭桌前,像是全家人欠了他几百万似的,见到媛熙下来,开口就骂:你不嫁也得给老子嫁,那傻狗子有什么不好,他爹可是隔壁村的大富人家,嫁到他家,吃香的喝辣的,有什么不好?
    
     他是傻子啊,我又不喜欢他!我不嫁!熙媛一屁股坐在板凳上,委屈,气愤都表现在脸上。
    
     彩礼都收了,钱都已经拿去买鱼苗了,下个月傻狗子他爹就要来。姨夫一拍桌上,唾骂横飞。
    
     杨羽本想插嘴,可看到姨夫那副凶样,心中的话又活活给憋了回去,表姐狠狠瞪了杨羽一眼。
    
     要嫁你自己嫁去。缓熙顶了回去,起身,饭也不吃,直接又上了楼。
    
     你你女大不中留,翅膀硬了是吧!姨夫气得气都喘不过来,脸憋得通红。
    
     这顿饭吃的很安静,三妹一直低着头,话也不说,只管吃饭,也不知道长大后自己的命运是否很姐姐一样。小姨说了姨夫几句,上楼又喊表姐,可表姐一个人关在房间里,怎么也不肯下来吃饭。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看来不假。
    
     都让外孙见笑了,他爹就是这样暴脾气。小姨看了杨羽一眼,笑着说到。杨羽刚想看口说我们都是自家人,没事。可谁知姨夫问道:你以后住哪?学校有安排吗?
    
     当然住我们家了哦,那破学校哪里能住人?再说了,吃饭怎么办?瞧你这话说的。小姨当场给反驳了回去。
    
     又多了张白吃的嘴!姨夫见杨羽的到来没有丝毫的欢迎,反而是冷眼相看,这让杨羽泼为尴尬,心想看来小姨家也非长留之地,一时半会又不能调走,看来想长久混下去,还得靠自己。
    
     你怎么说话呢,他是我姐姐的孩子!小姨骂了姨夫一句,转头微笑得对杨羽说:别往心里去,他就这样。
    

第5章泼辣姑娘


     杨羽也是微微一笑,没有说话,看着碗里的米饭,突然没了胃口。
    
     吃好饭,天就黑下来了。
    
     农村的黑夜跟城市那是天壤之别。
    
     城市天黑了,还会灯,灯火通明。而农村,黑了就是黑了,没有路灯,没有店铺。天黑的农村,完全就会被黑夜笼罩,也是漫长的黑夜。
    
     所以在这个漫长的黑夜里,总需要找点事情来做,比如嘿咻,所以农村孩子都比较多,都是因为天黑了实在没事情干了,要不就干?
    
     晚上你先暂时睡二妹的房间,明天让姨夫去砍棵树,弄张床。这是小姨给他安排的卧室,二妹去了隔壁村,晚上估计不会回来,正好留给杨羽临时睡觉。
    
     杨羽在这里又没人认识,外面又是漆黑一片,没地方能去,本想找表姐三妹唠唠嗑,联络下感情,但是今天实在是走的太累了。
    
     爱裸睡的杨羽便脱光了衣服,趴在床上,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杨羽朦朦胧胧,整个房间又是漆黑一片,隐隐约约得听见楼下些声音,然后上楼声,想必是谁去上厕所吧。又继续蒙头大睡,
    
     过了会儿,杨羽迷糊感觉有人进了房,欣起自己的被子,爬进了床。
    
     杨羽想竭力醒来,可怎么也醒不过来,就像鬼压床一样,只感觉那个气息紧靠在自己身上,突然杨羽听到大吼:啊!
    
     房间的灯被打开了,杨羽也被尖叫声惊醒,睁眼一看,惊呆了,床上还躺着一个裸体女人,那女人正一副见了鬼一样不可思议,
    
     双手紧紧的拉着被单遮掩自己的胸口,而整个后背,胸口以上完全暴露,正惊恐得看着杨羽。
    
     你是谁?怎么在我床上?!那女人瞪着大眼,怒气冲冲:你还不说,我喊非礼了!
    
     非礼?我哪有?杨羽一脸无辜,明明是自己先睡这床上的,要喊非礼也是轮到他喊啊。
    
     还说没有?你衣服都脱光了。那女孩指着杨羽的光溜溜的身子。杨羽发现自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世上怎么可能跟女人论理呢?女人是最不认理的人。
    
     怎么回事?小姨朦胧着眼睛,未睡醒的样子,也是被刚才的尖叫声吵醒,才来查看,一眼就看见了二女儿:你不是不回来吗?怎么摸黑爬山回来?这多危险啊。
    
     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妈,他是谁?怎么睡我床?女孩指着杨羽,手不忘提着被单,以防掉落。
    
     哦,他是你表哥,来咱们村教书的,你今早走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
    
     表哥?女孩一脸惊讶着看着杨羽。杨羽尴尬一笑,喊了声:表妹!
    
     今晚你们就先挤一挤,就先这么睡吧,啊!小姨说完就关了门,下了楼,回了自己的房。

本文标签:肉耽宿舍4p

上一篇:掀开裙子手指伸进去搅动-女人自慰时看得爽的黄文50部

下一篇:bl浓浊烫痉挛双性(老妇的肉唇红肿)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