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成为女同学们的袜奴/上课突然开了遥控器的视频

2021-07-03 11:09:5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从小也是一个孤儿,父母唯一留给他的就是在明海的一套房子,现在还被鸠占鹊巢。 那一夜,他被一个神秘的女人掠走,被关在不知名的地方被当做小白鼠做着不同的试验,很庆幸的是,这

从小也是一个孤儿,父母唯一留给他的就是在明海的一套房子,现在还被鸠占鹊巢。 

 文学



    那一夜,他被一个神秘的女人掠走,被关在不知名的地方被当做小白鼠做着不同的试验,很庆幸的是,这一切,他都顶住了,只是为了能够重返家园。于是在某一天的下午,陈默血洗了实验室,并且串改删除自己所有数据后,他终于逃了出来。 

    他现在回来,不是为了能够重新过上安稳的生活,而是为了找到,当初到底是谁带他到那种人间地狱里去,他要复仇。 

    “喝茶吧。”女孩端来一杯热水递给陈默打断了他的思绪。 

    女孩脸上满是倦意,因为慌乱并没有刻意的打扮,但却显现出素颜之美。 

    陈默收起心神,问:“你先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家里。” 

    “是陈先生租给我的,至于到底什么情况我不知道,但是房租我给了的。”女孩连忙说。 

    陈默微微点头,应该是自己某个亲戚擅自做主,于是不再纠结,陈默问:“都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陈默,刚才那群人,是什么情况?你借高利贷了?” 

    问到这里,女孩神色黯淡下来,握着茶杯愤恨的说:“我叫林霜,借钱的人是我的父亲,他赌博借了高利贷还不起就要让我来还,我答应还钱,我也还了,但是他们却赖账说少还了利息,现在利滚利又是一比巨债,我,我……” 

    听到这里,陈默自然就明白了,这是那些放贷的人惯用伎俩,欺负老实人没底线。 

    “那我是知道了。”陈默点点头,却没有反应。 

    林霜可怜兮兮的看向陈默,问道:“陈先生,你能不能帮我一回,我保证,我会把钱都还给你的,我这一辈子都给你做牛做马,只要你能救救我父亲。” 

    陈默最受不了女孩的哀求,无奈的摇头,叹了口气:“哎,谁让我是这么风流倜傥又无法拒绝美女要求的好男人呢?做牛做马就算了,我可没有虐-待美女的习惯,要不,你喊我一声亲爱的,我就帮了你这个忙,怎么样,只需要喊一声亲爱的。” 

    林霜有些发愣,问道:“真的?” 

    “当然了,我一言既出,八十匹马都难追啊,来吧,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咯。”陈默笑嘻嘻的说。 

    林霜犹豫了片刻,看着陈默就跟看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娇滴滴的喊了一句:“亲爱的。” 

    “当然可以了,美女有约,走,咱们去会一会那些人-渣。” 

    林霜面色露出喜色,连忙说:“那你等我一会,我去换件衣服。” 

    这等一下就是快等了一个多小时,陈默不由的感叹,这女人嘴里就没一句实话,这哪是什么一小会啊,都足够自己去打场篮球洗个澡吃出门吃晚饭了。 

    林霜姗姗来迟,但是却让陈默眼前一亮。红色细带棉麻上衣和一件黑色的蓬松百褶裙,白皙大长腿裸露在外踩着一双雪白色的帆布鞋。脸上则就更精致了一些,淡扫蛾眉,粉嫩红唇,不得不让陈默夸赞一句‘女人都是妆出来的’。 

    “走吧。” 

    也许是为了让陈默更加心甘情愿一些,刚出门,林霜就主动的挽住了他的手,挺翘胸脯随着步伐有节奏感的挤在手臂上让人欲仙欲死。 

    坐车到了一处明海颇为杂乱的地方,在一家酒吧门口停了下来,这个点酒吧还未开业,但是后门处有几个光臂纹龙的染毛杂碎正嘻嘻哈哈玩闹着。 

    林霜有些害怕,躲在陈默的身后。 

    “你确定是这里吗?” 

    “是,找一个叫龙哥的人,他就是负责放贷的。”林霜点点头。 

    陈默说:“有我在,别怕,我可是武林高手。” 

    林霜微微点头,两人走进小巷,几个杂碎上前拦住,问:“找谁。” 

    “找龙哥,还钱。” 

    杂碎看了几眼,其中一人带路,到了一处办公室,推开门,之前见到的三个男人正在跟一个打扮的有模有样的男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 

    “龙哥是吗?”陈默进了屋子,随便找了把椅子让林霜坐下。 

    之前被打的最狠的男人立刻指着陈默说:“龙哥,就是这小子,就是他打的我们,我们几兄弟都打成这样了,龙哥,你可一定要给我们做主啊。” 

    龙给是一个中年男人,竖着小马哥的头型油光满面,见到陈默,微微一笑,问道:“就是你打伤我弟兄?” 

    “没错,谁让他们不怜香惜玉的,该打。”陈默倒是十分的坦荡。 

    “那你知道不知道,打伤我的兄弟,可是折了我的面子,以后要是让人看了笑话,我怎么好意思在外面混呢?”龙哥神色阴沉的说。 

    陈默说:“实话跟你说了,我来,就是为了林霜的事情来的。借据,人,全都放出来,不然我让你这里鸡犬不宁。” 

    龙哥哈哈大笑了起来,好似听到了极为荒谬可笑的话,一旁的人也跟着笑了起来,笑着笑着,龙哥突然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手枪指着陈默,神情阴戾的说:“小子,你也不看看这里是哪里,是你放肆的地方吗?” 

    哪知道陈默反应更加快速,在龙哥说话的瞬间,陈默出手了。只见他速度极快,从座位上到龙哥的面前几乎没有花费两秒钟时间。然后迅猛的捏住龙哥的手腕,轻轻一拧,龙哥没有丝毫反抗的机会这把枪,就落入了陈默手中。 

    短短五秒钟,陈默昨晚了这一切的动作,而龙哥的话音,却还没有落下。一旁的人一脸惊慌失措,妈的,这是见了鬼了吧,这还是人的速度吗? 

    “枪,不是你这么用的,在你威胁人的时候,最起码,你都得上膛,开保险。”说着,陈默迅速的打开保险上膛,然后枪口对着龙哥,笑眯眯的问:“那现在,我是不是有了放肆的能力了?” 

    “小子,你混哪里的,敢动我的生意?”龙哥神色阴沉的问。 

    “我劝你最好别轻举妄动,对于我来说,你们的命在我的眼里一文不值。很简单的条件,拿借据,放人,我既往不咎。但是如果你们以后再找上门来,别怪我一个一个的把你们全都给解决了。” 

    陈默咧嘴笑了起来,明明说的是十分残忍血腥的话,但是在他嘴里说出来,却让人觉得这番话正义感爆棚。 

    “我可是行走在宇宙里的正义使者,贯彻爱与真实的邪恶,可爱又迷人的正面角色。”    陈默,三年前被卷入一场国际杀手集团跨国追杀的案子里,最后神秘失踪。他家世清白,没有案底,从小也是一个孤儿,父母唯一留给他的就是在明海的一套房子,现在还被鸠占鹊巢。 

    那一夜,他被一个神秘的女人掠走,被关在不知名的地方被当做小白鼠做着不同的试验,很庆幸的是,这一切,他都顶住了,只是为了能够重返家园。于是在某一天的下午,陈默血洗了实验室,并且串改删除自己所有数据后,他终于逃了出来。 

    他现在回来,不是为了能够重新过上安稳的生活,而是为了找到,当初到底是谁带他到那种人间地狱里去,他要复仇。 

    “喝茶吧。”女孩端来一杯热水递给陈默打断了他的思绪。 

    女孩脸上满是倦意,因为慌乱并没有刻意的打扮,但却显现出素颜之美。 

    陈默收起心神,问:“你先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家里。” 

    “是陈先生租给我的,至于到底什么情况我不知道,但是房租我给了的。”女孩连忙说。 

    陈默微微点头,应该是自己某个亲戚擅自做主,于是不再纠结,陈默问:“都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陈默,刚才那群人,是什么情况?你借高利贷了?” 

    问到这里,女孩神色黯淡下来,握着茶杯愤恨的说:“我叫林霜,借钱的人是我的父亲,他赌博借了高利贷还不起就要让我来还,我答应还钱,我也还了,但是他们却赖账说少还了利息,现在利滚利又是一比巨债,我,我……” 

    听到这里,陈默自然就明白了,这是那些放贷的人惯用伎俩,欺负老实人没底线。 

    “那我是知道了。”陈默点点头,却没有反应。 

    林霜可怜兮兮的看向陈默,问道:“陈先生,你能不能帮我一回,我保证,我会把钱都还给你的,我这一辈子都给你做牛做马,只要你能救救我父亲。” 

    陈默最受不了女孩的哀求,无奈的摇头,叹了口气:“哎,谁让我是这么风流倜傥又无法拒绝美女要求的好男人呢?做牛做马就算了,我可没有虐-待美女的习惯,要不,你喊我一声亲爱的,我就帮了你这个忙,怎么样,只需要喊一声亲爱的。” 

    林霜有些发愣,问道:“真的?” 

    “当然了,我一言既出,八十匹马都难追啊,来吧,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咯。”陈默笑嘻嘻的说。 

    林霜犹豫了片刻,看着陈默就跟看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娇滴滴的喊了一句:“亲爱的。” 

    “当然可以了,美女有约,走,咱们去会一会那些人-渣。” 

    林霜面色露出喜色,连忙说:“那你等我一会,我去换件衣服。” 

    这等一下就是快等了一个多小时,陈默不由的感叹,这女人嘴里就没一句实话,这哪是什么一小会啊,都足够自己去打场篮球洗个澡吃出门吃晚饭了。 

    林霜姗姗来迟,但是却让陈默眼前一亮。红色细带棉麻上衣和一件黑色的蓬松百褶裙,白皙大长腿裸露在外踩着一双雪白色的帆布鞋。脸上则就更精致了一些,淡扫蛾眉,粉嫩红唇,不得不让陈默夸赞一句‘女人都是妆出来的’。 

    “走吧。” 

    也许是为了让陈默更加心甘情愿一些,刚出门,林霜就主动的挽住了他的手,挺翘胸脯随着步伐有节奏感的挤在手臂上让人欲仙欲死。 

    坐车到了一处明海颇为杂乱的地方,在一家酒吧门口停了下来,这个点酒吧还未开业,但是后门处有几个光臂纹龙的染毛杂碎正嘻嘻哈哈玩闹着。 

    林霜有些害怕,躲在陈默的身后。 

    “你确定是这里吗?” 

    “是,找一个叫龙哥的人,他就是负责放贷的。”林霜点点头。 

    陈默说:“有我在,别怕,我可是武林高手。” 

    林霜微微点头,两人走进小巷,几个杂碎上前拦住,问:“找谁。” 

    “找龙哥,还钱。” 

    杂碎看了几眼,其中一人带路,到了一处办公室,推开门,之前见到的三个男人正在跟一个打扮的有模有样的男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 

    “龙哥是吗?”陈默进了屋子,随便找了把椅子让林霜坐下。 

    之前被打的最狠的男人立刻指着陈默说:“龙哥,就是这小子,就是他打的我们,我们几兄弟都打成这样了,龙哥,你可一定要给我们做主啊。” 

    龙给是一个中年男人,竖着小马哥的头型油光满面,见到陈默,微微一笑,问道:“就是你打伤我弟兄?” 

    “没错,谁让他们不怜香惜玉的,该打。”陈默倒是十分的坦荡。 

    “那你知道不知道,打伤我的兄弟,可是折了我的面子,以后要是让人看了笑话,我怎么好意思在外面混呢?”龙哥神色阴沉的说。 

    陈默说:“实话跟你说了,我来,就是为了林霜的事情来的。借据,人,全都放出来,不然我让你这里鸡犬不宁。” 

    龙哥哈哈大笑了起来,好似听到了极为荒谬可笑的话,一旁的人也跟着笑了起来,笑着笑着,龙哥突然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手枪指着陈默,神情阴戾的说:“小子,你也不看看这里是哪里,是你放肆的地方吗?” 

    哪知道陈默反应更加快速,在龙哥说话的瞬间,陈默出手了。只见他速度极快,从座位上到龙哥的面前几乎没有花费两秒钟时间。然后迅猛的捏住龙哥的手腕,轻轻一拧,龙哥没有丝毫反抗的机会这把枪,就落入了陈默手中。 

    短短五秒钟,陈默昨晚了这一切的动作,而龙哥的话音,却还没有落下。一旁的人一脸惊慌失措,妈的,这是见了鬼了吧,这还是人的速度吗? 

    “枪,不是你这么用的,在你威胁人的时候,最起码,你都得上膛,开保险。”说着,陈默迅速的打开保险上膛,然后枪口对着龙哥,笑眯眯的问:“那现在,我是不是有了放肆的能力了?” 

    “小子,你混哪里的,敢动我的生意?”龙哥神色阴沉的问。 

    “我劝你最好别轻举妄动,对于我来说,你们的命在我的眼里一文不值。很简单的条件,拿借据,放人,我既往不咎。但是如果你们以后再找上门来,别怪我一个一个的把你们全都给解决了。” 

    陈默咧嘴笑了起来,明明说的是十分残忍血腥的话,但是在他嘴里说出来,却让人觉得这番话正义感爆棚。 

本文标签:上课突然开了遥控器的视频

上一篇:屁股撅起来趴在办公桌/全程高潮的黄文刺激多人

下一篇:女女磨镜浪水h(征战岳上弄)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