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闺蜜的脚奴袜奴-村里少妇玉米地喷三次

2021-07-03 14:01:2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估计是要有什么大事”,廖云雅有些忧心忡忡,“不过新来那人我倒是很熟,是我大学同学,原先是华中建筑学院的副院长,叫林蔓。” 罗啸有些诧异,问到:“是个女人?&

估计是要有什么大事”,廖云雅有些忧心忡忡,“不过新来那人我倒是很熟,是我大学同学,原先是华中建筑学院的副院长,叫林蔓。”

   罗啸有些诧异,问到:“是个女人?”

 文学


   廖云雅凑到男人耳旁,吹了口热气,说:“那可是个美人,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介绍?哦……你手往哪摸呢,拿开拿开!”

   原来廖云雅一直坐在罗啸怀里,丰满浑圆的翘臀正顶着男人,男人早就扯旗致敬了,一只手伸进了廖云雅的长裤里。

   廖云雅年轻时就是玉华市委第一美人,现在虽已到中年,但一直身居官位,养尊处优,平时又注意保养,舍得往身上花钱,所以身材保持得很好,胸大腰细臀圆,比起二十七八岁的少妇也不遑多让。

   廖云雅的丈夫上了年纪,又常年出国,房事极少,偏偏她自己又有着这么一身美肉,狼虎之年无处宣泄,自从认识了罗啸,尝了那欲仙欲死的滋味后,便欲罢不能。

   局长办公室隔音性非常好,局子里也没人敢来听局长的墙,罗啸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几番厮摩试探之后,双手的动作就忍不住越来越大。

   廖云雅被男人一番上下夹击,顿时也没了章法,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她身子紧绷,一手紧捂着自己的嘴,一手去抓男人肆意妄为的狼爪,端庄的俏脸上一片酡红。

   眼看着要擦枪走火,廖云雅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廖云雅从男人的怀抱中勉强站了起来,接了电话,脸色一片凝重。

   “怎么了?”此时罗啸也没有了缠绵的心思。

   廖云雅一边整理着有些凌乱的制服,一边狠狠瞪了男人一眼,道:“杨市长的秘书刚刚打来电话,叫我马上去参加一个市委紧急会议,我估计正处级以上的干部都会到场。你先走吧,我去开会,晚上我家里没人,你自己过来,我们再好好合计合计。”

   罗啸答应下来,告了别,走出廖云雅的办公室,到了电梯口又遇见廖云雅的秘书王柔,打了个招呼,上了电梯。

   到了电梯里,罗啸回想起来,才发现刚才那位王柔秘书看他的眼神有些异样,却又说不出哪有问题。

   回到车上,江琪正在听歌,音响里的英文慢摇迷幻诱人。

   二人驾车离去,一路上罗啸却始终无法平静,心里说不出的烦躁,总觉得有什么事,被廖云雅撩起的火儿也聚集在小腹下,胀痛难忍,越发压制不住。

   开到半路,罗啸见车窗外有家自动洗车场,心念一转,对江琪说道:“去擦车。”

   江琪十分诧异,车也不脏啊,擦什么车?不过她没有多问,乖乖把保时捷开进了洗车场。

   罗啸推开车门下了车,洗车员赶紧上来招呼。

   罗啸从兜里掏出两百元钱,塞进洗车员手里,轻声说:“洗半个小时。”

   那洗车员早就见怪不怪,连忙机灵地说道:“老板放心,保证没人打扰”,说着打开了自动门。

   江琪停好车,关上车窗,洗车水直喷而下,在车窗上打起一片水雾。

   罗啸哪里还忍得住,一把抱住江琪,将她提到副驾驶自己身上。

   江琪这才知道男人要做什么,不禁大羞,叫到:“啸哥,啸哥,别在这里,别在这里。”

   罗啸粗喘着气,一边肆意亲吻着美人精致的瓜子脸,一边道:“小琪,快,救救我,救救我,再憋下去我就要疯了。”

   江琪也知道先前国土局那位廖局长是自己老板的老相好,现在看着,肯定是剑拔弩张之际被外务干扰,而罗啸正值壮年,也确实心火难消。

   罗啸一向心疼这个妮子,对她也不像其他女人一样随意,两人既有男女之爱,又有兄妹之情,所以此时他还能强忍着刻意温存,没有急吼吼地霸王硬上弓。

   江琪明白男人的爱怜,心头甜蜜,很久就在罗啸的温存下有了感觉,白净的俏脸酡红一片,在男人耳边低声腻道:“那啸哥你轻着点,别弄疼了人家。”

   罗啸连忙点头,伸手去剥江琪那件黑色的紧身皮衣。

   “不要。”江琪本能地去抓罗啸的手。

   她还是女孩儿心性,大白天里,当然不可能任由男人把自己剥成一只大白羊,你来我往之间,两人的呼吸越发急促起来。

   江琪当然拗不过男人,那件黑色皮衣还是被脱了下来,鹅黄色的紧身羊绒衫也难逃魔掌。很快,两人便渐入佳境,车外仿佛下了大雨般敲打着车身,车内则是令人面红心跳的细哼和粗喘。

   特殊的地点自然有着特殊的感觉,罗啸当然也并不如往日一般善战,半小时后,他心满意足,开始帮着浑身酥软的江琪整理衣物。

   这次罗啸破天荒地自己开车回了公司,江琪星眼如丝地坐在副驾驶座上,俏脸上的潮红久久不散,嘴里也是嗔怪连连。

   这次是有些荒唐,江琪骨子里是个本分端庄的姑娘,一时情迷,事后有些难以接受。

   回到办公室,罗啸想了想在国土局时廖云雅说的话,有些担心。也不知道王副市长这次是不是真的被省纪委的人盯上了,要是真出了事,那可麻烦了。

   想到这里,罗啸拿起电话,拨通了省纪委监察一室的电话:“喂,梁主任吗?我是风雨集团的罗啸啊,您好您好。”

   一番客套后,罗啸委婉的提出给梁主任在澳洲留学的孩子赞助些学费,十万美金,梁主任几番推迟后收下了。

   罗啸见他收了钱,这才问起王副市长是否被调查的事。

   梁主任有些迟疑,想了想,才说改天找个时间见面聊。

   罗啸放下电话,几乎可以肯定王副市长有了问题。男人盘算了一下,这几年给王副市长的好处可不少,几千万总有了,被揪出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地产行业,暴利,但你得有后台,才能吃得开。前几年,那位分管土地的王副市长替风雨地产批复了好多地,罗啸才在这个行业混得风生水起,现在王副市长被双规,纪委肯定会清算,罗啸难逃干系。 

想起自己很难从王副市长的事情里撇清,罗啸难免有些烦恼,失神之际,一阵敲门声把他唤了回来。

   “请进。”

   进来的是一位花信少妇,看容貌三十出头,唇红齿白,面如满月,一套淡粉色的职业套裙,高耸的胸部呼之欲出,柳腰丰臀,黑色打底裤包裹的美腿踩在奶白色的高跟鞋上,越发显得修长有致。

   原来是公司的人力资源主管何馨蕊来送应聘人的资料。

   罗啸笑了笑,说:“这种事你做主就行了,不必来问我。不过,何姐,你今天的打扮真是性感。”

   何馨蕊俏脸一红,拿起资料转身离开。

   何馨蕊知道这个新老板年轻英俊,魅力非凡,风流倜傥又尽人皆知,所以她自己平时总是小心翼翼,不敢招惹,可毕竟任何女人都喜欢听人赞美,她自己也对身材容貌颇为自信,听到老板这样调笑,何馨蕊的心里泛起了一丝甜意,挺着丰胸,扭着肥臀,摇曳生姿,带着香风自行去了。

   罗啸坐在宽大的老板椅里,回想着刚才何馨蕊那摇曳的身姿,有些诡异地笑了笑,手机铃响了起来。

   罗啸接了电话,是廖云雅打来的,告诉他已经开完了会,回局里了,下班后要先去趟美容院,晚上八点到她家去找她,顺便还说了她家的地址。

   罗啸并没去过廖云雅的住处,两人幽会大多去的宾馆,只是有次碰见了一个廖云雅的熟人,不免有些尴尬,才去的少了。

   看来今晚免不了又是一场盘肠大战,直接去人家里偷情,这主意还真是不错,想想都刺激。罗啸定了定心神,见离约会的时间还早,又接着考虑竞标的事去了。

   廖云雅下了班,特意去做了个美容,回到家中,已近7点。

   自己做菜肯定是来不及了,廖云雅让附近的酒店送了几样菜肴,坐到梳妆台前,小女儿初见情郎般精心打扮起来。

   8点整,门铃准时响了,廖云雅看了下监视器,正是罗啸来了,赶忙开了门。

   罗啸闪身走进屋,见了廖云雅,有些愣神。

   原来这美妇今晚打扮得极为艳丽,一件坎袖的粉色紧身小T恤被36C的玉峰高高挺起,深深的沟壑隐约可见,圆润的蛇腰下白色的包臀短裙,肥翘的美股高傲地挺在那里,修长玉腿裹在黑色的半透明丝袜中,分外诱人。长发盘在头顶,俏脸化着淡妆,红唇微启,性感非常。

   廖云雅毕竟身居一局之长,平时哪有机会这样打扮,今日为讨情郎欢心才换上这套行头。见男人看得发愣,她难免心中欢喜,娇嗔道:“还不进来,愣着干什么?”

   罗啸一把搂住廖云雅,在唇边香了一口,笑道:“姐姐真是漂亮。”

    “你还没吃饭吧,快来吃吧,菜快凉了。”廖云雅拉着男人走到餐桌边。

    罗啸看了一眼廖云雅的家,三百多平的独栋别墅,装修奢华,这局长真没白当。

    廖云雅搬了把椅子紧挨着男人坐下,倒了杯酒。

   罗啸心里记挂着那块地,问道:“下午的会什么内容?”

   “哦,还是市里关于规范土地转让制度的通气会,现在这是社会焦点问题,很多公知毒舌的眼睛都盯着,政府的压力也很大,你们这些地产商以后的日子恐怕不大好过。” 

   罗啸沉默片刻,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廖云雅见男人有些心事重重,不免心疼,说道:“我帮你把新来的土地储备中心林主任约出来吧,你要是能搞定她,竞标的时候别家公司我会跟他们说,12号地块问题不大。不过你还是考虑考虑转型吧,这几年你钱也该够了,以后的政策谁也说不准。你若有别的生意,我可以参股。”

    罗啸点点头,道:“嗯,我会考虑的。先谢谢雅姐。实际上我要这12号地并不是要自己开发,我跟香港新世界集团的代表谈了,用这块地换他们集团旗下的一个娱乐经纪公司的股权,是在香港注册的,所以我才这样急。但地产我不想退出,要知道房子是中国人的命根,前景还是看好的。” 

   “你要进娱乐业?那行的水可深的很,要小心。”廖云雅含了口酒送到男人嘴边,喂了下去。

    罗啸搂着廖云雅,在妇人高耸的胸前抓了一把,笑着说:“可惜雅姐只肯在我面前性感,不然我定找人给你拍几套写真。”

    “怎么?你想看吗?那我哪天拍几套给你,不就是性感吗?姐姐不比那些明星差。”廖云雅被这男人勾住了魂,早已经将那为人妻为人母的本分抛诸脑后。

    二人边喝边聊,卿卿我我,不知不觉,两瓶红酒喝了下去。罗啸酒量好爽,倒没什么,廖云雅则是满脸红晕,媚眼如丝,T恤里露出的半颗玉峰竟也红了。

   酒为色之媒,果然不假。

   罗啸知道这个美妇人早已情动,急需他的雨露滋润,便问到:“雅姐,你老公和儿子真不回来?”

   “怎么?你害怕呀?死鬼去党校进修了,我儿子要到同学家过夜,不会回来。唔…人家想死你了…”说着,廖云雅的双手搂着男人的脖子,主动奉上香甜红唇。

   罗啸见廖云雅这般模样,也不再客气,一手揽住蛇腰,一手顺着光滑的黑丝,摸进裙里。

   廖云雅只顾着和男人热吻,一时不察,阵地已然失陷。

本文标签:村里少妇玉米地喷三次

上一篇:上海三对夫妇真实交换视频/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h

下一篇:兄弟两个人一前一后(老师的脚奴1~8)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