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兄弟两个人一前一后(老师的脚奴1~8)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03 14:02:5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就觉得这事有问题,虽然我心里想着能和她交流下人生,毕竟她这样的女人,绝对是任何男人都欲罢不能的对象,而她现在在我面前撩衣服,也绝对不会是我想的那样,这姑娘到底是要干嘛?

我就觉得这事有问题,虽然我心里想着能和她交流下人生,毕竟她这样的女人,绝对是任何男人都欲罢不能的对象,而她现在在我面前撩衣服,也绝对不会是我想的那样,这姑娘到底是要干嘛?

    短短一天的时间,她的脚似乎好多了,我这才发现,她居然刚才已经走了这么多路,应该不是扭伤,估计只是磕到了。

    愣了半晌,她就站在那儿,一言不发,我有些不耐烦地问道,“米总,你要是没事,我就先回去了。”

    “等等!”

 文学


    我刚转身,米娜就叫住我,目光出奇地平静,她告诉我刚才是在想到底要不要跟我说,其实把我叫出来后,她就有些后悔了,感觉自己有点多管闲事,问我到底要不要听。

    这倒是新鲜了,她自己叫我出来,这会儿又把主动权给了我,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呢?

    “你说吧。”

    “那好。”米娜向前一步,目光灼灼地盯着我,“你跟郝建有私人恩怨,对吧?”

    我心神一荡,厉害啊,不愧是纵横生意场的女总裁,这察言观色的本领,简直绝了。

    “没错。”我淡淡一笑。

    米娜自信地扬起了头,目光中闪过一丝鄙夷,继续道,“而且,还是因为女人,对不对?”

    “厉害!”

    对于智商高的人,我向来是不吝惜赞美之词,她显然担得起我的赞美,短短接触没多久,就能将我们之间的关系猜出个大概,我反正自问没这种本事。

    “小意思。”

    她忽而觉得自己有些表现的过于明显,瞬间板下了脸,“你之前问过我关于潘莲的日常,真正的目的,是想问她在公司里的风评吧?这就意味着,你没有证据证明他们俩之间有关系,你刚才的行为,明显是在泄私愤。”

    “行啦!”

    我直接了当打断了她的话,“有什么话,直说吧,不用跟我拐弯抹角的。”

    米娜微微颔首,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跟我说,我们几个大难不死,已经是天大的机缘了,又走到了一起,也算是缘分,她希望大家同心协力,一起合作生活下去,简而言之,就是喜欢我不要闹事。

    搞半天,拐了那么远,原来就是想说这事,她倒是深谙做人的道理,摆明了就是想给我台阶下,这个女人,做人处事的风格,果然滴水不漏,人家那么成功,是有原因的。

    “行。”

    反正,没有证据的话,一切都是扯犊子,不清不楚的,我又不是那些莽汉,没必要去干那些蠢事。

    “很意外,你答应的这么豪爽。”

    米娜颇为欣赏地看了我一眼,我无奈苦笑,两个人转身回去了。

    “呦呵,米总,你俩干嘛去了?咱还说上悄悄话了啊?”郝建皮笑肉不笑地问道。

    米娜微微一笑,没有跟他解释什么,我自然更没兴趣跟她搭话,只是潘莲有些怨毒地看着我,又看看了旁边的女总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接下来的时间,郝建一直大放厥词,说什么自己跟着专业探险队进过亚马逊雨林,具备丰富的专业知识,就算救援队迟点来也没关系,他一定好好照顾两个女人。

    潘莲则跟个花痴似的一直应和着她,那模样谄媚极了,我又想起了白天林子里那放浪的叫声,不由地心中对她产生一丝恨意,我到底哪点对不起她了?为什么要那么对我?

    虽然没证据,可我心里有逼数,哪有正常的情侣经历过生死之后,还表现地这么平淡的,甚至,她连一句话多余的话都不跟我说。

    没鬼才怪呢!

    米娜也对郝建露出了欣赏的表情,这让他更加得意,吹得无边无影,关键还有理有据,要不是我以前当过兵,对野外知识了解的比较多,还真容易被他给诓了。

    我也没空搭理他,可有时候,树欲静,风不止啊,你吹你的牛就行了,非要踩我来显示你的伟大,这我就受不了了。

    “哎,刚才那螃蟹真难听啊,等明天,我下海给你们捉三文鱼吃好不好?我还认识一种植物,碾碎了加点水,跟醋似的,能当调料了,一定不能错过哦。”

    “郝总,您真厉害。”潘莲那双眸子闪着点点光彩,分分钟化身小迷妹。

    “那是,这都不是事儿啊,反正吧,只要不遇上地震、海啸、火山爆发,乃至世界末日,我一定会把你们俩养的白白胖胖的……”

    “呵呵……”米娜莞尔一笑,“真没想到,郝总竟然是个全能的人才啊。”

    回头,她瞥了我一眼,“不像某些人,有点野外生存的本领,尾巴就翘上天了。”

    “哎呀,米总,您跟那种臭屌丝一般见识什么?无趣!”

    “也对。”米娜讪讪而笑,很明显,他们俩算是一个阶层的人,又是老相识,这一来二去,总比我这个陌生人要亲的多。

    不过我这人啊,就是看不惯某些人装逼,遇到不平事,总喜欢不吐不快。

    “你信他?”我斜睨着郝建,眼神就像在关爱智障儿童,“你难道不知道三文鱼生活在北温带和寒带吗?这里是热带,有个鬼的三文鱼。”

    两女一愣,目光有些游移。

    郝建那张油腻而肥厚的脸,刹那间变成了猪肝色,他就像一只被踩到了尾巴老狗,‘噌’一下站了起来,指着我骂道,“臭屌丝,你见过三文鱼吗?你吃过三文鱼吗?别特么信口胡诌,免得贻笑大方。”

    贻笑大方的不知道是谁呢,不过,我可没兴趣跟只老狗一般见识,得想个办法阴他一把,答应了米娜,明得不能来,我总能来暗的吧。

    想到这里,我诡谲一笑,“郝总是吧?要不咱打个赌,要是您老人家明天能捉到哪怕是一只三文鱼,我以后就给你做牛做马,你要是抓不到,嘿嘿,我也不难为你,跪下来叫声爷爷就行了,你敢不?”

    两个女人都看着他,这货一激动,就拍着胸膛直接答应了。

    “好!这有什么不敢的?”

    “那行,一言为定啊,我就先睡了。”

    靠着石壁,我假寐了起来,过了半晌,米娜大概以为是睡着了,开始了说我的坏话。

    “郝总,你干嘛跟这种无赖打赌啊,你瞧瞧,他那都是什么低级趣味,让年龄比他大的人,叫爷爷就那么爽?”

    郝建嘿嘿一笑,让米娜别跟我这种有老子养没老子教育的玩意一般见识,辱没身份,不值当。

    我听了当时差点没暴起而揍他了,自己就是暴发户,还说我没教养?这种人真是够了。

    不过我要是现在动手,保不准米娜又怎么看我呢,我其实蛮想在她面前留个好印象的,毕竟,有了那档子事儿,我跟潘莲已经不可能的。

    米娜既有气质,又有颜值,跟她相处得这十多个小时,我其实已经有点爱上她了,只是人家打心眼里看不起我。

    “郝建!等着吧,明天让你好看!”

    之后,郝建那货又煞有其事地跟两个女人科普起来,说什么三文鱼是回游生物,在热带产卵,长大以后游回我说的温带和寒带,反正说得是头头是道,一股赵忠祥的风格,我怀疑这憨货平时没少看动物世界,忽悠地那俩女人一愣一愣的。

    我听了没笑死,后来我就睡着了,一大早,就被这货给吵醒了。

    “向着海洋进发!”

    他站在朝阳底下,一手叉腰,一手握拳举过头顶,摆出了一副超人的姿势,不过是个又矮又胖的‘超人’。

    “郝总,你好帅啊!”

    就那副吊样子,潘莲都能犯花痴,恨不得跪舔了,这女人真是疯了,肯定是想着回去以后,还能跟他双宿双飞呢,可是她也不想想,郝建那种人,怎么会娶她呢?

    她就是个玩具,玩腻了,就会被丢垃圾桶。

    反正,他们三个都没理我,自顾自地向着海边走去,我也懒得跟他们一般见识,时间迟早会证明一切。

    趁着朝阳还未完全上来,我也准备出去干事了,椰子汁虽然好喝,可喝多了,腻得慌,比不了清晨的露水,在这种酷热的地方,必须时刻补充水分。

    没吃的,还能坚持一段日子,要是脱水了,分分钟夺人性命。

    我也没去海边凑热闹,起身朝林子那边走去,看能不能打点野味来吃,以前我看过个一个地理杂志,上面说当年达尔文达到一个孤岛考察的时候,那里的生物因为没见过人类,对他没有防备,因此,很容易捕捉。

    事实上,荒岛远离大陆架,生态系统,有可能自成一体,新西兰和马尔代夫就有很多其他地方独有的生物。

    要是我也能有这么好的运气就好了,随便,再观察一下附近的地形,有备无患,未来,像是我真成了第二个马航,必须得找个良好的避祸所,最好是山洞一类的。

    不然,到海边的那个溶洞里,一旦遇到暴风雨,可就全玩完了。

    毕竟,热带的气候,就像是小孩的脸,说变就变。

    走进林子后,我四下逡巡,忽然看到树枝上架着一个行李箱,大喜过望下,马上跑了过去,可这时,一道黑影,迅速地从我身前闪过,那黑影胸前还有一抹红。

    似乎是个bra?米娜一看我我跑了,急得在后面惊声尖叫,可她因为脚还扭伤着,也没能跟上来。
    
    “我去去就来。”

    她为什么叫呢?估计有很大程度是怕我丢下她跑路了,这女人别看着一副高冷的样子,可终究是个女人,所有就有女人固有的特点。

    这些想法,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而我真正的关注点,其实在那一声声浪叫上,我们所在的地方,距离林子边缘大概有两百米,等我跑到一半的时候,那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这可就悲剧了,我迟疑了片刻,仔细回忆着当时听到声音的具体方向,再度摸了过去,可到那儿一根毛也没发现。

    难道是因为发现了我,所以跑了?

    一想到可能是我女朋友潘莲,我内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不信邪地又在附近找了找,一无所获后,我悻悻然地回去了。

    “怎么样?是谁啊?”米娜好奇地问道。

    “没影了。”我无精打采地坐在火堆旁,脑海里却不由自主地浮现潘莲跟那什么秃顶男人承欢的场景,越想越心塞。

    那么短的时间,他们到底能跑哪去呢?

    “哎,你说会不会是猴子之类的东西啊?”米娜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毕竟,自然界千奇百怪,有些动物搞出来的声音,确实跟人挺像的。

    “或许吧。”我无奈苦笑了一声,将剩下的招潮蟹全都给烤熟了,等到饿了,就可以随便吃了。

    要说米娜到底是纵横商界的人,察言观色这一套,反正练得是炉火纯青,我已经极力地在掩饰自己内心的情绪波动了,还是被她给看出来了。

    “你似乎有什么心事?”

    “没什么。”我直接了当地否认道,我可不愿意内心那点小九九被人看了笑话,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时候,我要跟另一个女人控诉我女友是如何坏,人家只能当我是渣男。

    “哦。”

    她无精打采地应了一声,望着远处的地平线,喃喃自语,“也不知道救援队啥时候能来。”

    我也想问这个问题啊,毕竟飞机失事,可是国际大事,当初马航失事的时候,我国、美国、越南、澳大利亚、日本这些国家都有出动力量去寻找。

    不过一想起马航,我就心里直发憷,现在是2018年啊,四年来,还没找到呢,别回头我们运气差,成了第二个马航,那可就悲催了。

    我们俩之间也没共同话题,就那么干坐着,气氛尴尬到了极点,我临时起意,问她潘莲这个人在你们公司怎么样啊?

    “潘莲?”米娜显得有些疑惑。

    “就是我女友啊。”

    米娜露出了一个歉意的微笑,“对不起,公司几千号人,我还真记不清了。”

    得咧!您贵人多忘事。

    好不容易扯起了话题,就这么了结了,不知不觉间,夕阳西下,天快黑了,米娜是干不了活的,我让她守着火堆,自个儿又去林子里弄了些柴火,不然晚上没得烧了。

    在这种地方,有火才有安全感。

    临近天黑的时候,我总算是弄了足够多的柴火,篝火熊熊燃烧,月光的映衬下,米娜那张绝美的俏脸愈发的动人,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开始在她的身上打转,她很机敏,忙护住了胸口,斜眼瞪了我一眼。

    “叶凡,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猥琐?”

    “咳咳……”我尴尬地收回了目光,笑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嘿嘿……”

    米娜没好气冷哼了一声,显然不想与我多费唇舌,缓缓地靠在了岩壁上小憩了起来,临睡,还不忘警告我不要乱来,否则,她就算一头撞死在礁石上,也不会让我得逞的。

    好烈的女子啊,我喜欢!

    不经意回眸,我突然看到远处有两个黑影徐徐朝我们靠近,出于本能警戒意识,我赶忙躲进了溶洞,米娜被吓了我一条,不快地道:“喂,那么大地方,你往后身上挤算怎么回事啊?”

    “嘘!”

    我指了指黑影前来的地方,米娜顿时害怕了捂住了嘴,怯生生地躲到了我身后,我手里摸起了一块石头,紧张地盯着那两人,只觉得身后的米娜在瑟瑟发抖。

    过了没多久,那两个黑影已经到了我们十米之外的地方,我觉得不能再等,猛地跳了出去,大吼道:“什么东西?”

    两个黑影看到我也是吓了一跳,其中一个男声道:“兄弟,别动手啊,我们也是落难者。”

    “郝建?你是郝总?”我身后的米娜突然喊了一声。

    那个男人一愣,火速跑到了前方,在火光的照射下,我才看清楚了他的样子。

    一米六左右的身高,大腹便便,典型的地中海发型,身上穿着一件破烂的蓝色衬衫,下面就剩一条花底大裤衩了。

    “哎呦,这不是米总吗?”

    这两人认识?

    米娜看到熟人也是心情大好,笑得跟个花儿似的,”太好了,你居然也活着。”

    真是的,对这个肥猪一样的男人笑得那么开心,却对我这个救命恩人,板着脸,充满了戒备。

    “快别提了,都是泪啊。”他故作高深地叹了口气,突然问道,“有吃的吗?我快饿死了。”

本文标签:老师的脚奴1~8

上一篇:闺蜜的脚奴袜奴-村里少妇玉米地喷三次

下一篇: 嗯 好深 啊 用力 哦 嗯 啊-让女人舒服的抽搐技巧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