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和女孩子聊黄黄的话题-公车吞吐跨坐 粗长 花液bl

2021-07-03 15:00:0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冯秀娟倒是好酒量,推杯换盏,跟罗啸斗起酒来,到显得梁主任有些多余了。
罗啸偷空仔细打量下了这妇人,冯秀娟容貌其实稍逊廖云雅半酬,但也是绝对的上乘之姿,少了些雍容,却胜在多

冯秀娟倒是好酒量,推杯换盏,跟罗啸斗起酒来,到显得梁主任有些多余了。
 

 文学

   罗啸偷空仔细打量下了这妇人,冯秀娟容貌其实稍逊廖云雅半酬,但也是绝对的上乘之姿,少了些雍容,却胜在多了份风骚,嘴唇有些厚,但十分性感诱人。

   谈笑间,罗啸才知道她原本是省里小有名气的女中音,后来歌舞团改制成演艺集团后领了份闲职,做了几次生意也都没成功,反到赔了些钱。

   罗啸惦记着正事,找个时机向梁主任问道:“老哥,我上次问您的事怎么样?”

   梁主任想了想,刚要回答,冯秀娟抢过话头说:“不就王副市长的事吗?上边有专案组在查他,他够呛了。”

   梁主任显然有些忌讳,故意咳嗽了一声。

   冯秀娟却对丈夫的提醒毫不理会,继续说道:“罗总,你也小心点,有人举报你和国土局的廖云雅有不正常的关系,在批地过程中违规转让。”

   梁主任见事已至此,只好说道:“这些事还没定案,但你还是早做些准备吧,有备无患。”

   罗啸面不改色,笑着说道:“这都是小人恶语中伤,没有的事。”心中却在暗自琢磨,怎生把自己和廖云雅从这案子里摘出来?

   这梁主任职务虽不高,却很有用,纪委的动向他都清楚,再有这么个老婆,控制他不难。

   罗啸灵机一动,从怀里掏出支票簿,写了张三十万的现金支票,放在桌上,对冯秀娟说:“嫂子,这是小弟的一点意思,谢谢嫂子这么帮忙。”

   梁主任还要推脱,冯秀娟却眉开眼笑一把抢了过去,丝毫没把丈夫放在眼里。

   罗啸对女人极为在行,早看透彻,梁主任虽未年老,气色却不太好,头顶已见白发,冯秀娟却是眉宇间尽是春意,显然在床上无法满足老婆才这么惧内,只要走冯秀娟的门路,再想知道什么消息就容易多了。

   拿定主意,罗啸又说道:“嫂子,小弟要成立一家娱乐公司,却苦于不通门道,既然嫂子是演艺界的人,想请您给帮帮忙,策划策划,改天能不能到我公司谈谈?”   一大早,廖云雅把罗啸叫了起来,像妻子般侍候男人洗漱,穿衣,早餐,罗啸倒也乐享其成。

   吃着早饭,廖云雅问道:“阿啸,国庆长假有什么安排?”

   罗啸笑了笑,道:“应该会去一次京城,拜访一个长辈。”

   廖云雅隐约知道男人在京城有大背景,也没多问,换了个话题道:“约土地储备中心主任林蔓的事我会尽快安排,你一定得到。”

   罗啸当然点头说好。

     收拾妥当,二人离开廖云雅的家,分头走了。

   罗啸来到公司,江琪早就到了,知道这公子定是一夜风流,便泡了杯奶茶拿了过来。

   罗啸也不喝,只是坐着,神情有些落寞。

   江琪见罗啸有些奇怪,走近问道:“啸哥,怎么了?有事?”

   男人摇摇头说没事。

   江琪见他不愿多讲,转身想要出去,刚拉开门,只听罗啸又叫她。

   “明天跟我出去一趟。”男人说。

   “去哪?”江琪问。

   “回老家看看。”  

   江琪非常惊讶,自己跟着罗啸不算久了,却从未听过他提到自己家是哪里的,父母都在不在,好似石头里蹦出来的。突然听说要回家,自是十分诧异,心里画着问号,嘴上却没敢问,应承下来。

   罗啸忽地站起,走到江琪面前,温柔的说:“想不想听听我的故事?去我位置上坐着。”  

   江琪坐到男人的椅子上,知道有话对她说,就不做声等着。

     罗啸点了根烟,长吸了口,站到明亮的落地窗前,望着窗外的高楼大厦,淡淡的说:“后天是我父亲十周年的祭日,我离开家也十年整了”。

   “我出生在一个小县城里,从小没见过母亲,只听说母亲十六岁就跟父亲未婚生子,不到一年就跟别人跑了,扔下了我。父亲带着我长大,家道艰难,没人看得起我们。偏偏父亲又酗酒,醉了就拿我出气。我上高中时候,父亲得了很重的肝病,因为没钱,死在了医院里。”  

   “亲戚帮我葬了父亲,我也不上学了。不久我就离开了那里,去了京都。刚到的时候,我还只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孩子,哪里都不认识,又没有钱,几乎成了盲流。为了吃饱饭,我什么都干过,服务员,保安,建筑工地的零工,送报纸的红马甲,桑拿浴里搓澡的,我吃了无数的苦,也算老天怜我,屡有贵人相助,才有了现在的一切。这十年来我从未回去过一次,我恨那个地方。”

   “那怎么突然想回去了?”江琪问到。

     “家里其实也没什么人了,只有个隔房的堂姑,自小就格外照顾我。我只是想去看看她老人家,顺道去我父亲墓前拜祭一下”,男人的嗓音有些沙哑,忽地转过身,盯着江琪说:“这些话我从未向旁人说过。”

     江琪既心疼又欢喜,明白罗啸对她终是有些特别,柔声道:“啸哥,我陪你就是。”

     罗啸走到江琪近前,轻抚着光滑的俏脸,柔情泛起,心想,我可要对这女孩好些。

   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江琪离开座位前去开门。

   原来是那位人事部的主管何馨蕊,这个花信妙龄的美少妇今天又换了套装束,一条黑色窄裙,白色的翻领衬衫,黑色的厚丝袜,纤细修长的小腿踩着细高跟鞋,成熟性感又落落大方。

   何馨蕊知道江琪地位特殊,笑着打了声招呼,来到罗啸面前,拿出一份资料放在桌上说:“罗总,有一个应聘秘书的,我觉得合适,麻烦您看看。” 

   罗啸拿起资料,照片上一个秀美的女子,杨棠,二十八岁,大学文秘专业,四年相关从业经验,已婚。

     何馨蕊说:“我见过她了,在几家公司做过行政秘书,看样子办事很稳妥,形象也好,有个2岁的小孩,近几年会很稳定,不会请长假。您觉得怎么样?”

     罗啸笑笑,道:“何主管,这种事情你拿主意就可以了,我相信你的眼力,只要有何主管你一半漂亮我就知足了。”

   何馨蕊脸一红,娇声说:“我哪里漂亮,江琪妹子才是真美女。” 

   江琪却不依,伸手在美妇的腰间掐了一把,一时间笑声不绝,满室皆春。

     罗啸让江琪去财务取些钱,买了几部Iphone,又单独买了一个平板电脑,留作回家时的礼品,处理了些公司的杂务,不知不觉已是下午。

     罗啸想起昨日给纪委梁主任打的电话,自己明天要回老家,十一长假又要去京城,得马上把他约出来探探底,遂拨通了梁主任的手机。

   “梁主任,我罗啸啊,晚上有时间吗?我想请您吃个便饭。”

   电话那边一番推迟,也就答应了。

   “那好,晚上6点半川府等您。”罗啸知道梁主任喜欢吃辣,特意订了四川菜馆。

     罗啸又仔细捋顺下思绪,到了傍晚,江琪驾车将他送到了川府。罗啸让江琪别等他,江琪却不肯,男人好劝歹劝才把她劝了回去。

   罗啸进了包房,先点了几样,比约定的时间过了一点,梁主任才到。

   罗啸懂得这是官场的规矩,也不在意,满面含笑请他入座。

   寒暄片刻,酒菜送了上来,罗啸频频举杯,屡屡劝酒,不一会,梁主任就有了醉意。

   刚想切入正题,梁主任的手机响了起来,好像有个人要来找他,他虽不愿意却拧不过,只好答应了。

   接完电话,梁主任有些尴尬的说:“罗总,不好意思,是我内人,偏要来找我,说要当面谢谢你。”

   罗啸赶紧赔笑,道:“嫂夫人要来那最好了,小弟也好认识认识。”  

   不一会,有人推开包房门。罗啸抬头一看,一个穿戴时尚的美艳妇人走了进来。

   奶白色的塑身毛衫酥胸高耸,披着条粉色的披肩,红黑相间的百褶短裙掩不住高翘的肥臀,过膝的长筒皮靴越发显得双腿修长,要命的是这妇人竟然穿着薄丝裤袜,短裙和皮靴之间黑丝隐约透着雪白的大腿。

   罗啸起身让美妇上坐,梁主任介绍说:“这是内人冯秀娟。”

本文标签:公车吞吐跨坐 粗长 花液bl

上一篇:开车小短文300字左右(炕上老头粗大)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看瓜老李头与小丹小雪-病娇文男主占有欲很强肉快穿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