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看瓜老李头与小丹小雪-病娇文男主占有欲很强肉快穿小说

2021-07-03 15:02:1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经常地盯视着周围,忽而,听到背后一阵破空声,转身的时候,那玩意刚好又闪进了树丛里,消失不见。
“什么东西?出来!” 恐惧的时候,大喊可以壮胆,这几乎是所有人类的

经常地盯视着周围,忽而,听到背后一阵破空声,转身的时候,那玩意刚好又闪进了树丛里,消失不见。
 

 文学

    “什么东西?出来!”

    恐惧的时候,大喊可以壮胆,这几乎是所有人类的共性了。

    可我连对方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这样做,明显有点傻,而令人意外的是,那玩意还真再次出来了,它拽着一根树藤,荡过我的头顶,顺手丢下来了个果核。

    “哎呦!卧槽!”

    好巧不巧,那玩意直接落在了我的额头上,砸得我生疼,我跳着脚指着树上那玩意大骂,它‘吱吱’地叫唤了两声,我总算是看清了对方的样子。

    猴子?

    不!那一双胳膊长得惊人,而且腰肢特别细,通体雪乌黑,脸上的表情相当拟人化,比如此刻,就在那指着我捧腹大笑。

    确切地来说,这玩意应该叫猿,它可比猴子聪明多了。

    它大概有八十公分高,瞧那模样,应该是未成年,不过雄性特征相当明显,胸口那倒挂着一件女人的bra,看起来憨态可掬。

    “吱吱吱……”

    它见我瞅着它,半天没动静,挑衅似的撅起了那红彤彤的屁.股,拍了拍。

    猴子啊这些调皮的灵长类动物,有时候就像不懂事的熊孩子似的,它惹你,你越是计较,它就越开心,然后就越想惹你,所以,从一开始,不搭理它就对了。

    而且,它爬得那么高,我就算像出气,也没得办法啊。

    直接了当的办法,转身就走。

    “吱吱吱……”

    这货一下子就急了,抓耳挠腮地又跟了上来,跟着我后面扔东西,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这次倒是没往我身上扔,难道是良心发现了?

    显然,我想多了,因为接下里,那畜生直接把那件bra扔了下来,好巧不巧,刚好罩在我的头上。

    “混蛋!欺人太甚!”

    我刚转身准备扔棍子打它,这家伙跟见了鬼似的,突然怪叫一声,跑得没影了,然后再也没回来。

    “搞什么?”

    我无奈苦笑了一声,这才意识到那bra还在我脑袋上挂着呢,嗯……似乎还有点淡淡的清香,虽然没经历过女人,可我本能地生出了一丝念头:这味道是主人,应该是名熟女。

    有些思想,真是太奇怪,突然就那么产生了。

    我本想将这玩意给扔了,可不知怎么的,身体很诚实地将它揣进了怀里。

    妈个鸡!单身久了,真可怕!

    小黑猿的到来,就是个小插曲。

    我继续朝着林子里摸索,不断地关注着周遭的情况,这里草木茂盛,那荒草简直比人还高,要不断地用树枝将它们砸倒,才能继续前行,这样一来,十分消耗体力。

    大概往里走了大概有五百米,除了偶尔经过的几只飞鸟外,我没什么发现,再这样下去,我害怕迷路,于是准备返回,可就这事,我看到了树上挂着一个小型行李箱,商务人士很常用的那种,质量贼好,居然还没摔坏。

    “八成里面会有东西。”

    一想这儿,我就爬上了树,小心翼翼将那行李箱给取了下来,大概有个四五十斤的重,这点份量,对我来说,还是比较轻松的。

    到了地上,我将行李箱平放,试图打开,可这玩意有密码,无奈,只好采取强拆的办法,我手脚并用,又用木棍砸得,最后总算是把这玩意给弄开了。

    可到了这一步,我又觉得挺傻,万一里面有值钱的东西,我特么岂不是糟蹋了吗?

    带着某种急切的心情,我将行李箱彻底地给弄了开来,里面是一些女人的衣服,都是新的,因为铭牌还没摘,另外还有些高档的化妆品,都是大牌子,我一个大男人,也对那些品牌耳熟能详。

    “这些东西,米娜应该用得着。”

    我发现我还真是有点贱哎,人都那么对我了,找到了好东西,我竟然第一个念头就想到她能用,真是可怕!

    接着,我又在二层翻了翻,里面居然躺着一把兰博刀,全长大概四十公分,这可是来自美国公司的专业猎刀,我抽出来一瞧,寒光逼人,锋芒毕露,也不知道这种东西,到底是怎么带上飞机的。

    行李箱的主人又是个女人,这很容易让人产生幻想啊。

    女侠?女特工?

    谁知道呢?

    我大喜过望,这算是意外之喜了,这玩意,在荒岛可是战略性的武器,一把刀具,真的能方便很多事,我本身也是个用刀的好手,这下子,至少在丛林穿行,心里踏实多了。

    反正现在还早,有了兰博刀后,我决定再往丛林里探索一阵,为了防止迷路,则在经过的树旁,划上了一道痕迹,至于行李箱,则被人留在原地,待会回去的时候再取吧。

    如是走着,有了兰博刀,披荆斩棘这种事,总算是方便多了,又大概行进了半个小时,当我拨开一排芭蕉叶后,面前突然变得豁然开朗,林中,出现了一条小路。

    我顿时提高了警惕,蹲地上一瞧,那踩踏过的痕迹,还很新,难道这荒岛上除了我们四个,还有其他人的活着?

    想到这里,我一阵激动,毕竟,能在这种地方遇到活着的人,比在异国他乡见到老乡可亲切多了。

    人,终究是群居动物,喜欢扎堆,我也不例外。

    但我也没盲目前进,毕竟状况还没搞清楚,这地方林深树茂的,搞不好是土著呢?别看现在全球已经进入了信息化时代,可在亚马逊雨林,现在就还生活着土著的印第安人,非洲某些部落也还过着原始的生活,这座不知名的岛,出现野人啊之类的东西,倒也不奇怪。

    所以,我在部队里学到的潜行技巧就派上了用场,我将自己用树叶给伪装了起来,脸上涂了些草汁,顺便还带上了几株艾草,这玩意即可驱蚊,又可以遮蔽我的气味。

    要知道,丛林里的猛兽,大多数是以依靠着气味来捕猎的,万一闯入了什么东西的领地,我身上陌生的气味,一下子就会引起警觉。

    这些都是常识,先前是我大意了。

    就这样,我沿着那小路又往前走了几百米,竟然来到了一座山洞,洞口旁边有一道清澈的小溪从岩缝间流了出来,小溪边上,还晾晒着几件女士的衣物。

    卧槽!这儿真有人啊?

    我没敢靠近,蹲在草丛间紧张地观察着,过了半晌,一个赤条条的女子从洞里出来了,她满头金发,五官精致而深邃,兼具东西方美女的特点,一身洁白如雪的肌肤,在阳光下闪着迷幻的光芒,惹人垂涎,特别是那双大长腿,估计得有一米二。

    她身材极为高挑,却不失完美的比例,胸前一对巍峨的雪峰,堪称人间极品,小腹看不到一丝赘肉,一马平川,滚翘的丰臀,诉说着女人最原始的魅力。

    “极品!绝对的极品!”

    我的哈喇子已经止不住往下流了,体内的邪火就像高血压似的往后脑勺蹿腾,目光再往下移,天啦噜!快要闪瞎我的狗眼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完美的女人?

    虽然跟米娜的颜值比她更高一些,身材也不错,可我觉得,在这个女人面前,怕是全天下的女人,都要自惭形秽。

    她款款而行,旁若无人的走进了小溪,不断地捞着清水,清洗着自己的肌肤,我死死地盯着她,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那美妙的盛景。

    她哼着轻灵的小调,可能是一个人洗澡太无聊了,竟拍打着水花,自顾自玩了起来,一颗颗水珠落在她的光滑的皮肤上,灿烂而绚丽,从前身洗到后背,一举手一投足,似乎都能把人的灵魂给勾走。

    终于,她完全朝向了我,跪在水中,两只洁白的藕臂,不断地捞着水花,似降临凡尘的仙子。

    “咕咚!”

    我没忍住,吞了口唾沫,鼻腔里一热,有血液滴答落地,以前我总觉得电视里那些看到美女流鼻血的家伙,是夸张的艺术表现手法,现在看来,这完全是真的。

    “谁?”

    就在下一刻,那女子突然起身,迅速地将衣服套了起来,洁白的衬衫配牛仔热裤,充满了青春的气息,不过好像有点不和谐啊。

    对了!是少个bra。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怀中,看那形状和大小,八成这就是她的啊。

    想到这里,我愈发的激动,这时,那女人像是发现了什么,抄起旁边的长矛,突兀地朝我射来。

    “嗖!”

    强劲的破空声,势不可挡,我感受到了深深的死亡威胁。  可恶!这不按套路出牌啊,明明看起来那么文弱的女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那根长矛尽管是石头和木棍做成的,插在人身上可不是好玩的,千钧一发之际,我猛地向前一扑,卧倒在地上,长矛贴着我的头皮飞过,带走了几根头发。

    “艹!想杀人啊?”

    再次定睛,那女人忌惮地看着我,喝问道:“什么人?”

    我举起了双手,示意自己没什么恶意,是飞机失事幸存下来的人,在林子里找食物,误打误撞就找到这儿了,刚才的一切都是巧合。

    “对了,这个是不是你的?”

    我从怀里把那个bra拿了出来,女人一看到那玩意,顿时瞪圆了凤眼,双拳紧握,脚步后挪,摆出一个拳击的攻击姿势,“变态,原来是你偷了我的东西。”

    这算是作死吗?我扶额狂汗。

    “等等,你听我解释啊。”

    我话音未落,她就悍然无匹地冲了上来,一记漂亮的直拳朝我面门袭来,势大力沉,我好歹也是当过兵的,出于本能,一记擒拿手握住了她的藕臂,往边上一推,箍住了她的胳膊,绕到了后方,勒住了她的脖子。

    “姑娘,你听我解释,你这东西,是我从一只猿猴那儿抢来的,我刚来不久,怎么会干那种事啊?”

    “少废话!”

    我一个疏忽,这姑娘那修长的美腿,直接上踢,形成了一字马,脚尖踢中了我的胳膊,我一阵生疼,下意识地松开了她,往后退了好几步。

    “嘶~”倒吸了口凉气,我冲她比了个大拇指,“好身手!”

    “变态!”

    这姑娘脾气火爆,根本就不给我喘息的机会,再度朝我攻了上来,我被她逼得连连后退,身上好几处都被击中,钻心的疼痛,看样子,她是一点儿没打算留手。

    “喂,你再这样,我可要还手了。”

    “求之不得呢!”女人霸气地抹了抹鼻子,“你要是能击败我,我以后给你当女仆都成。”

    看来,她对自己武力很自信啊,俗话说,胸大无脑,她也不知道哪根筋乱了,竟然说这种话,这不是逼着我动手吗?

本文标签:病娇文男主占有欲很强肉快穿小说

上一篇:和女孩子聊黄黄的话题-公车吞吐跨坐 粗长 花液bl

下一篇:在车上啊喔哦宝贝使劲噢/蹭着蹭着就滑进去了口述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