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卧铺大巴上与村妇真实艳遇(宝贝我憋了一泡尿)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06 09:18:3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大志,你确定黑鹰峰上有灵芝?”背着药篓和从自家拿来的钢丝绳,张顺利一面气喘吁吁的紧跟王大志,一面有些疑惑的问向王大志。黑鹰峰虽说是在深山里,但平时也不是没

文学

    “大志,你确定黑鹰峰上有灵芝?”

背着药篓和从自家拿来的钢丝绳,张顺利一面气喘吁吁的紧跟王大志,一面有些疑惑的问向王大志。黑鹰峰虽说是在深山里,但平时也不是没村民碰运气的过去采药。这么多年,张顺利就没听有人在黑鹰峰里采到过灵芝。

虽然村里传说山里有野灵芝,但传说是传说,事实却是事实。最近一次发现灵芝,还不是孤石村发现的,而是邻村郑家村发现的。据说那株灵芝不大,卖了两万。

“当然有,兄弟我会忽悠你?”

想起自己昨晚在鹰巢旁看到的灵芝和红柿子,王大志笑着拍了拍张顺利的肩膀:“顺利,你这身子骨不行啊。这才刚刚爬了一半,你就气喘吁吁的走不动路了。”

说着,王大志打开水壶喝了一口水:“顺利,听哥们一句话,以后少撸。不是说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撸灰飞烟灭。我看,你就是大撸。”

“滚蛋,我才不撸呢。”

锤了王大志一拳,看着爬山这么久,仍旧气不喘汗不出,走路似乎如履平地的王大志,张顺利心下有些疑惑。他心中暗自思索着,难不成真是他撸多了,导致身体越来越差?

以前他和王大志一起上山,虽说他体力不如王大志,但也不会差这么大啊。同样是爬山,王大志脸不红气不喘,他却满头大汗。

“嘿嘿,等哥给你吃点好东西。吃完了你就和哥一样,力大无穷了。”

对张顺利一挥手,王大志便带着张顺利上了黑鹰峰。想起昨天在悬崖边吃的红柿子,王大志便知道自己身体之所以会有这么大变化,一来是因为得到了古族传承,二来便是吃了那个神奇的红柿子。

古族传承,现在他没法传给张顺利。一来是答应了古契,不得把王族传承私自外传。二来是他估摸着,他现在和张顺利说,张顺利也不信。

换做他是张顺利,王大志估摸着他也绝对不信。这事真是非常扯淡,黑鹰峰下面压着一个活了几千年的古神,这话和那个村民说,那个村民会信?

“就这,昨天我的钢丝绳便被磨断了,要不然我还摔不下去。明天我一定要找镇里那个卖钢丝绳的,妈的,敢坑我,以次充好。”

想起自己被磨断的钢丝绳,王大志便是一肚子火。这么多年,向来是王大志坑人,还没人敢坑王大志。

“顺利,兄弟这条小命便交给你了。你盯住了,一会我在下面喊你,你就往上拉。”

系好安全绳,王大志便对张顺利说道。想起昨天碰到那两只凶猛的黑鹰,王大志现在还有些发憷。吊在悬崖上,光那两只凶猛的黑鹰,便足以啄吓王大志。

“好嘞,大志你小心,有什么情况随时喊我。”

对王大志挥了挥手,张顺利一屁股坐在石头上,一面抽烟,一面掏出手机看起了小说。他不下去,他在上面看着钢丝绳,随时准备救援王大志。

对王大志他倒没什么担心的,虽说黑鹰峰是村里的险地,但也不是没人下去过。再说王大志从小就跟着村里的老猎户关叔混,王大志的攀爬经验,远超于他。

要说自己那里比王大志强,张顺利绝对不认为他采药会比王大志强。要非让他说一个,他只能说他种地比王大志强。

“成。”

系好了钢丝绳,摸了摸腰间挂着的匕首,王大志便小心翼翼的趴下了悬崖。这一路上虽然看到了不少药材,不过一心想着灵芝的王大志,便直接忽视了这些药材。

这些药材虽然也比较稀少,但却并不是什么珍贵的药材。就算是今天把药篓采满了,那也卖不了五百块。王大志的目标,便是那三株叶灵芝。

昨天王大志上网查了一下,以现在的行情,这三株叶灵芝最起码也能卖五万块。毕竟这三株野灵芝个头大,还鲜美。

“应该是在这,不过红柿子倒是没了。”

下到悬崖中部后,王大志便找到了自己昨天脚踩的地。一手抓着石壁,王大志四处一扫,便看到了那三株野灵芝。

不过很可惜,野灵芝虽然在,但奇异的红柿子却没了。王大志本想摘一个红柿子带回去给张顺利吃,现在很可惜,张顺利是没这口福了。

“顺利,不是哥不带你,是你太倒霉。昨天还有,今天就没了,这都是天意啊。”微微耸肩,找不到红柿子,王大志只能说张顺利是个倒霉孩子。

“阿嚏。”

正在悬崖边坐着看小说的张顺利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随手抹了一把鼻涕:“妹的,谁在背后骂我?”

“一株灵芝。”

“两株灵芝。”

“三株灵芝。”

这次倒没出幺蛾子,王大志小心翼翼的爬到灵芝前,便把这三株野灵芝摘下,放进了自己的背篓里。

“五万块,华华,你的学费有着落了。”

摘下三株野灵芝,王大志双眼放光,十分激动。他现在真是恨不得抱着野灵芝亲一口,有这三株野灵芝,王家的困境便可以大大舒缓。‘

“嗖嗖,嗖嗖嗖。”

“嗖嗖嗖。”

好景不长,没等王大志往上爬,昨天拿两只把王大志啄下悬崖的黑鹰再次出现。这两只黑鹰见到王大志,可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两只黑鹰二话不说,便直接对王大志又抓又啄。

两只黑鹰守护了几年的朱果,在即将成熟时被王大志栽了桃子。这两只黑鹰,现在都恨不得把王大志当成朱果吃了。

“我的妈呀,这俩祖宗怎么又来了。”

“救命啊,顺利救我。”

在黑鹰出现后,王大志躲避不及,胳膊便被一只黑鹰啄了一口,被咬下了一块肉。见到黑鹰玩真的,王大志赶紧对悬崖上的张顺利吼道。开什么玩笑,吊在悬崖上的王大志,可不敢和黑鹰掰手腕。昨天的事王大志还没有忘,这一不小心,他就会摔成肉泥啊。

“大志,挺住啊。”

张顺利的声音从悬崖上传了下来,接着钢丝绳传来拉力,王大志向上爬的速度猛然快了一截。

“别咬我屁股!”

伴随着一声惊起无数飞鸟的惨叫,被一只流氓鹰啄了屁股的王大志,是忍着眼泪的拼命往山上爬。

第七章 陈可

 

    “大志,你这是被人给强了?”

等鬼哭狼嚎的王大志爬上来后,看着王大志鲜血淋漓的屁股,张顺利是一脸的惊异。王大志下山一趟,搞成了这逼样?

“你丫就是站着说风凉话不腰疼,你要是碰到两只黑鹰,绝逼和我一样。”说着,气喘吁吁的王大志便想坐下。疯狂的爬上来,就是以王大志现在的体力,都累的够呛。

幸好这两只黑鹰追到悬崖边后,便不往林子里飞了。要不然现在王大志和张顺利,绝对要继续鬼哭狼嚎的躲鹰。

面对不仅会飞,又牙尖嘴利的黑鹰。没带弓箭和钢珠枪的王大志和张顺利,只能够被黑鹰压着打。毕竟黑鹰飞起来,王大志和张顺林便只能睁眼干看着。

“嗷。”

正当王大志准备挨了张顺利坐下,在他屁股刚刚落地时,便发出了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接着,王大志直接从地上蹦了起来,捂着伤口便疼的四处乱窜。

“大志,什么情况?”

见到王大志刚坐下就蹦了起来,被神神叨叨的王大志吓了一条,张顺利也赶紧站了起来。他小心翼翼的看着刚才自己坐的石头,似乎没什么问题啊?

“大志,你是看到蛇了,还是看到虫了。”

仔细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的张顺利一脸疑惑的看向王大志:“有什么情况,你把我吓了一跳。”

“没事,没事,是我自己的问题。”

捂着伤口,王大志十分蛋疼。这两只智障鹰算是把王大志坑惨了,屁股上被啄开花的王大志,那里还能坐下?

“嘿嘿,明白了,大志你还真惨。”

看着王大志一脸的悲催,张顺利这个损友毫不客气的笑了起来:“这两只黑鹰不会是雌的,对大志你有意思吧。要不然不啄别的地方,偏偏啄你屁股?”

“滚。”

没好气的瞪了张顺利一眼,王大志指了指一旁的药篓:“三根灵芝,一根不少。背着,跟哥去卖灵芝换钱去。”

“卧槽,大志你还真采到了灵芝?”

听到王大志的话,张顺利立刻拿过药篓看了一下。看着三株灵芝,张顺利双眼放光的对王大志吼道:“大志,我听我爹说,前几年郑家村那个灵芝也就巴掌大,和你这个最小的差不多。”

“就这么大的灵芝都卖了两万,你这三个灵芝加起来,最起码能卖个五万啊!”背起药篓,张顺利十分兴奋的王大志说道:“大志,把灵芝卖了钱。华华的学费有着落了,你家欠的贷款也能还上。运气好的话,没准还能剩下几个钱,把你爹的腿治好。”

“哈哈,现在知道哥没忽悠你了吧。哥这屁股,可不会被白啄。”

扶着大树休息了片刻,王大志对张顺利一挥手:“走,咱们去镇上,把这药材卖了。”

“大志,这药材可镇上可没人能收。我爹说上次郑家村那人是药材,都是市里来人收走的。”

“镇里人给钱少,只有县里和市里的人,才能出高价。”

“要到县里和市里去卖?”

听到张顺利的话,王大志嘴角一抽。他这些年倒是没少卖过药材,可基本都是卖给镇上的收购商。这镇上的人他认识,可县里和实力,王大志便两眼一抹黑了。

“顺利,你认识县里和市里的人不?”

“我那认识啊,我最远才去过县里,也没待几天。”

“那怎么办,我们不认识人,这药材也卖不出去啊。”一摊手,王大志很无奈。拍了拍脑袋,王大志却突然眼睛一亮:“有了?”

“什么有了?”

听到王大志的话,正紧皱眉头冥思苦想的张顺利,疑惑的看向王大志:“大志你说什么玩意,谁有了,村里那个新媳妇有了?”

“你丫想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说这个有了,我是说有主意了。”

嘴角一抽,王大志挥手拍了张顺利一巴掌:“去楼前村找陈可,我记得陈可是市里医科大学毕业的,还在县医院上过班。估计她认识县里或者市里收药材的人,去问下她。”

想起陈可,王大志便双眼一亮。陈可是他立志要拿下的女人,是他每天晚上都会想起的女神。和赵霞这个青梅竹马的村民不一样,赵霞虽然也是大学生,但身上总带有农民的气息。

而陈可却不一样,陈可是城里人,虽然来村里当医生,但仍旧保持着城里的生活习惯。别的不说,就说上厕所的事。在十里八村所有村民都用土厕所时,陈可便托人买来了抽手马桶。

上次王大志去看病时用过一次,他不得不说一句,卫生室不愧是卫生室,这厕所都比大部分村民的屋子干净。

“对啊,大志你还真有主意。”听到王大志的话,张顺利立刻点头赞同:“顺便让陈医生给你看看屁股,别感染了。”

“走了。”

想起那两只倒霉鹰,十分郁闷的王大志便对张顺利一挥手。说着,王大志一拐弯,便和张顺利顺着里另一条山路向孤石村下面的楼前村走去。这楼前村和孤石村相差五里地,不是很远。

“陈可妹妹,我来看你了。”

人还没进入卫生室,王大志的声音便传进了卫生室。

“没事别来烦我。”

披散着长头发,化着淡妆,穿着白大褂和蓝色紧身牛仔裤,曲线十足的陈可正拿着手机和人聊微信。见到王大志进来,陈可没好气的瞪了走进屋子的王大志一眼。十里八村也就王大志会对她直呼其名,其余村民,就是几个村的村长也会喊她一声陈医生。

“陈医生,大志过来看病。”

指了指王大志的带血的屁股,张顺利笑着对陈可说道:“陈医生你给大志看一下,别感染了。”

听到张顺利的话,陈可看向王大志。虽然对王大志没什么好感,但出于医生的本职,她还是问向王大志:“看病,什么病?”

“不是看病,是包扎,是上药包扎!”王大志微微耸肩,重点强调了包扎两个字:“陈可妹妹你放心,你哥我身前体壮,绝不会有病。”

“别废话,扭过去。”

看着王大志裤腿上的血迹,知道王大志是后面受伤,陈可瞪了王大志一眼。不过在看到王大志被鲜血染红的屁股后,陈可便狐疑的看向王大志和张顺利。

本文标签:卧铺大巴上与村妇真实艳遇

上一篇:老师受学生攻办公室h/精子几倍显微镜能看到

下一篇: 少妇合篇500篇免费阅读(真实刮伦)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