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高质量肉很细致的小说(H文纯肉)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08 11:21:4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是东昌市南街区很有名的一家夜总会,里面声音震耳欲聋,重金属音乐和里面喧嚣的声音夹杂在一起混乱不堪,清凉的美女们装束几乎精简以展示自己那曼妙的身材,无数的眼神在美女的身上

是东昌市南街区很有名的一家夜总会,里面声音震耳欲聋,重金属音乐和里面喧嚣的声音夹杂在一起混乱不堪,清凉的美女们装束几乎精简以展示自己那曼妙的身材,无数的眼神在美女的身上疯狂的扫荡,美女们一边享受着这种无形的侵犯,一边摆动身体,引得阵阵唏嘘以满足自己对美丽的虚荣。
    夜总会门口,一个平头男子,身高约有一米七八,年纪约有23岁左右,面色刚毅,一身很普通的帆布服,身边停着一手二手电动车,此刻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张招聘简历,轻轻皱了一下眉头,最后还是走了进去。
    穿过嘈杂不堪,如同群魔乱舞的一楼大厅,洛天扫视了一下,然后走接就往二楼而去。
    “站住,找谁?”洛天刚抬脚,这时一个声音传来,一个身穿西装约有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拦住了他的去路!一脸警惕的望着洛天。

 文学


    “兄弟别紧张,那!”洛天咧嘴一笑,扬了扬手中的简历:“我是来应聘的……”
    “紧张?嗤!你还不配!”西装男子鼻子里轻哼了一下,毫不掩饰对洛天的鄙视,他可是这保安经理,功夫不弱,退役的军人,不知道打跑了多少闹事的家伙,看着洛天那其貌不扬,甚至有些削瘦的身材,不由的撇撇嘴。
    “呵呵,是啊,兄弟好功夫,一看就是练家子”洛天淡淡的一笑,眼中的寒光一闪而失,一股凌厉,彪悍的气息轻微的散发出来,惊的这个保安经理不由的后退了一步,差点一屁股坐在楼梯上,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直觉,他突然感觉面前的这个男人就像一头封在剑鞘里的利剑一般,一旦出鞘,必将血流成流,尸骨遍野。
    “兄弟,我可以上去吧”洛天再一次笑眯眯的问道,然后扬了扬手中的应聘简历。
    “啊!好好,我带你去”保安经理回过神来,不由的擦了一把冷汗,忙不失迭的说道。
    “谢了!”洛天点头。
    “容姐,有人应聘!”西装男子把洛天带到二楼,敲开一间办公室的门,恭敬的说着,同时双手把简历放在了被称为容姐的办公桌上。
    “知道了,你出去吧”叫容姐的女人声音清冷,头都没有抬,正在写着什么东西,只是挥了挥手。
    “是!”那个保安经理恭敬的一点头,后退一步,这才转身小心的走了出去,同时轻轻的关上了门。
    这个容姐并没有马上看简历,甚至招呼都不招呼洛天一下,只是忙着自己的事,房间里很静。
    洛天站在那里,也没有说话,好奇的打量着这里的一切,这是一间不大的办公室,却是以黑色调为主,显得更加的庄重严肃,给人一种不敢造次的感觉,说实话一个女人的办公室布置成这样,倒是很少见。
    最后洛天把目光落在面前的女人身上,心里一动,其实他不是没有见过漂亮女人,不过像眼前这种绝色还真是不多。
    淡淡的眼影,波浪披肩,鹅蛋形的美艳俏脸上白璧无瑕,两弯新月柳眉之下那双杏眼妩媚而性感。鼻子细细高高的,一件高开衩旗袍下雪白的大腿。
    洛天没来由的心里的砰砰直跳,呆站在那里,傻傻的看着面前的女人,目光瞅向这个女人的大腿,口水都差点没有流出来。
    这还是其次,更主要的是这个女人有种让洛天心折的气场,似乎不像是夜总会的大姐,倒像是某个集团的总裁,雅而不俗,妖而不治,洛天微微收起了自己浮夸的心思。
    “你叫洛天?”
    叫容姐的女人终于拿起了那份简历,扫了一眼,随意的问道,声音动听,温柔中透着一股威严,仿佛就是高高在上的女王在询问她的臣民一般。
    “是!”洛天微笑着答道。
    容姐有些好奇的抬头望了一眼洛天,眼中的疑惑一闪而失,往常来应聘的人员,不管男女,只要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面对自己都有种战战兢兢的感觉,这小子倒是表现的云淡风轻,颇让容姐有些意外。
    这个男人既然不同于那些缩头缩尾的应聘者,更不同于来这里消遣的公子纨绔哥儿,那种淡淡忧郁的气质,挺拔的身材,举手投足坦然中透着强大的自信,给她一种莫名的吸引力,反正就是很男人那种。
    “容姐,我的资料有什么问题吗?”洛天笑着问道,态度很端正……
    “啊?哦”容姐一下子回过神来,心里有点暗恼,不由脸微微一红,怎么刚才会走神,面对这小子的眼神,自己突然一下子变得有点像初中小女生一样,有点坐立不安,似乎他才是老板,本小姐倒是打工妹一样,真可气!凭自己的能力不要说管理一个小小的夜总会,就是一个大集团,她也自认为游刃有余。
    容姐不由的轻轻了玉嗓,坐直了身体,轻咳了一下,这才正色说道:“你的资料我看过了,身世还算清白,模样还算周正,愿意的话,现在就去换衣服上班吧,月工资一个月三千五,当然如果有客人给小费也是你的,我们不要提成!”
    很干脆,丝毫不脱泥带水,洛天不由的暗暗点头。
    被录取了,洛天似乎很兴奋,似乎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一样,双手往桌子一按头,低头瞅了一眼女人胸前,添了添嘴唇。
    “啪嗒!”容姐手里不停转动的圆珠笔一下子掉在桌子上,本来她的心里就有点莫名的心慌,洛天一做这个动作,顿时把她吓了一跳,“这个混蛋不会……”
    “呃,容姐啊,我想问一句,如果万一我被这里的哪个姐姐看上,要包养我,那你说我是算出台?还是算服务生啊,具体的提成怎么算?”

第2章 真相


    听到洛天的话,容姐差点笑了出来:“这里的姐姐会看上你?真是好笑。”
    身体微微前倾,双手置于桌面,凝视了洛天半天,似乎要看出洛天心里的龌龊,直到洛天示弱,微微低头,这才满意的说道:“我欣赏的是有能力的人才,不是只会买弄嘴皮子的废物,还有,在这里少说话,多做事,管好自己的眼睛和裤腰带,有些人不是你能得罪起的,明白?”
    “嗯,明白!”洛天直起身来,讪讪的一笑,最后一丝浮夸也收了起来,此女还真有种指点江山,手握大权的味道。
    洛天直起身来,后退了一步,容姐顿时感觉压力消失,轻松了一口气,挥了挥手:“明白就出去吧,自有人带你领服装!”
    “搞定!”洛天打了一个响指,冲容姐潇洒的挥了挥手,似乎不带走一片云彩,走了出去。
    容姐终于平静了下来,刚才和这个男人一番对答,让她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自己看起来很强势,心里确实有点紧张不安,简直让自己喘不过气来,只不过这种压抑却并不让她反感,心砰砰直跳。
    容姐玉手轻轻的抚了抚胸,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起来,不经意的一扭头,发现门口处伸出来一个脑袋。
    “咳,咳,咳……”容姐一下子被呛着了,不由的有些恼怒,竟然还是那个叫洛天的家伙:“你干嘛?怎么还不出去?”
    “嘿,容姐,不好意思啊,忘记拿钥匙了”洛天伸手指了指桌上的一把钥匙,那是他电动车的钥匙。
    “拿走,快点出去!”容姐抓起钥匙就扔了过去,然后拿起纸巾轻轻的擦拭着胸前一小片水渍,门外响起洛天的哈哈大笑声,心里更是气恼,这个家伙和他第一次见面,怎么总是这么失态!气死了。
    低头再次审阅这个家伙的简历,“哼,简直异想天开,高中毕业,打工五年,其貌不扬,甚至还有点猥琐,一个落魄穷小子,有人看上你?如果不是最近服务生急缺,也不会雇佣你了”容姐嘴角勾起一丝好看的弧度,冷哼道。
    洛天应聘的是家夜总会,叫“群英”夜总会,是一个集吃喝玩乐为一体的大型娱乐场所,在东昌市,算不上巨头,但是也排得上号,不过在南街区却是一个巨无霸的存在,南街区有头有头的官二代,富二代多的是,大多来这里玩耍,因为上档次,妞也够靓。
    这个容姐就是这里的负责人,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鸡头,听说此女也是在这种不夜场混过的,只不过那是以前的事,据说,现在早已金盆洗手不干了。
    洛天算是正式上班了,换上了一身服务生的装扮,看起来倒也一副人模狗样,比起穿那一套廉价的衬衣破仔裤强多了。
    只不过服务生毕竟是服务生,在这种夜总会算是最底层的存在,里面的姐姐,来这里潇洒的客人,动不动就训斥是常有的事。
    没办法,只是一个服务生,有谁放在眼里?那是一个被重视度为零的存在。
    只不过洛天不在乎,脸上时常挂着邪邪的微笑,还没事瞅着这里的几个头牌姐姐,一副猪哥样,时不时的打趣几句,盯着人家的屁股猛看,看起来又吊丝,又猥琐,说句不好听的有点赖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味道。
    光怪陆离的走廊里,响着沉闷的音乐,洛天规规矩矩的站在一个包厢的门口,这是他负责的包厢,对面还有一个,由于服务生太少,所以洛天一个人负责两个包厢。
    里面的客人和那些姐姐们调笑,唱歌,喝酒,尽享温柔乡,而自己在外面伺候着,这就是做人的差别,不过洛天不在意,靠在墙上,叼着烟,嘴角挂着邪邪的笑,如果仔细的看,就会发现洛天的眼神中还有一股沧桑难懂的情愫在里面。
    包厢里,男女调笑的声音传来,女的笑的很职业,男人更是猥琐,洛天透过门上的一小块磨沙玻璃,隐约的可以看到里面男女抱成了一团,滚在了沙发上。
    “咳”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轻咳声,洛天急忙转过身来,收起有些邪邪的笑意,恭敬的说了句:“容姐……”
    来人正是容姐。
    “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影响客人,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房间的客人来头很大,我都不敢得罪,好好伺候着,知道吗?”容姐冷艳含霜瞪着洛天道。
    “是,容姐今天穿的衣服很性感,就是开叉太低了,嘿”洛天直接无视了容姐的怒火,毫不掩饰的盯着容姐那暗红的高开叉旗袍猛看。
    容姐轻轻的皱了皱,脸上平淡如水,看不出是生气还是高兴,走了两步,回过头看向洛天:“你真的是打工的?”
    “是啊,在工地和泥的,呵呵”洛天嘴一咧,双手插兜,笑眯眯的道,一副欠抽的样子。
    “好好工作吧,注意你的形象”容姐知道问不出什么来,扭头离开了,带走了一阵香风。
    “容姐慢走啊,您慢走啊”洛天在后面热情的招呼着,不过人家已经走远了。
    看着容姐远去的背影,洛天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这就是自己的兄弟临死前要保护的女人么?想起自己的兄弟临死前的嘱托,当时洛天义不容辞的答应下来,多好的女人,却是沦落到这种地步,虽然已经洗手不干了,可是那过去……
    想到这里,洛天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想到自己的兄弟用命把自己换了回来,洛天心里痛楚无比,洛天发誓,不管这个女人怎么样,自己也要保护好她,不让她受一点伤害,不然的话对不起兄弟的在天之灵。

本文标签:高质量肉很细致的小说

上一篇:公主np乖把腿张开h-很污的床震娇喘小说

下一篇:惨叫巨大痛苦粗暴/床笫之间描写到极致的文段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