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老子要把你玩到喷水-他抵着她慢慢的磨进去

2021-07-08 11:51:0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妈呀,又硬了! 深夜,林三在床上惊坐而起,捂着湿漉漉的裤裆迅速就往卫生间冲去。 又给憋醒了,这都不是第一次了。自从上次不小心撞见了堂哥林大壮和嫂子办事,林三的身体就出了

文学

妈呀,又硬了!
    深夜,林三在床上惊坐而起,捂着湿漉漉的裤裆迅速就往卫生间冲去。
    又给憋醒了,这都不是第一次了。自从上次不小心撞见了堂哥林大壮和嫂子办事,林三的身体就出了问题。晚上睡觉的时候总是做一些羞羞的梦,梦里满是嫂子当时的样子……
    然后下面那个部位,总是硬邦邦的把人痛醒了。
    慌里慌张的撞开了卫生间的门,林三迅速褪下短裤,掏出那硬邦邦的玩意儿准备自己排解憋的欲火。
    啊,你……
    一阵尖锐的叫声,让林三彻底清醒。睁眼一看,彻底懵了。
    靠,竟然是堂嫂陈美月。
    陈美月此时坐在马桶上,小底裤脱在一边,两条雪白的大长腿以大字型的姿势分的很开。同时伸出一只手伸出两根手指,正探进那大腿尽头的神秘地方抠弄什么……
    妈呀,不是看走眼了吧,大半夜嫂子竟然在卫生间里做这种事情。
    啊,嫂子,我没发现你在这里。这场面真是太尴尬了,林三直愣愣的看着陈美月,有些傻眼的说道。
    死林三,你,你不知道敲门吗?陈美月涨红着脸,迅速抽出手,赶紧放下腿,拉下裙摆。
    我,我这不是……林三支吾着,脑袋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啥了,但是眼睛却不受控制的趁机多瞄几眼,有些恋恋不舍。
    私密美景被林三看的清清楚楚的,他惊讶的发现陈美月的那里,和普通女人有点不一样!除了雪白的肌肤和粉肉色以外,竟然没有其他颜色――她那里竟然是寸草不生的!
    林三脑子里马上闪现一个念头,白虎,传说中的白虎。
    小月,出啥事情了,你大呼小叫什么呢?忽然,外面传来林大壮急促的敲门声。
    陈美月慌了神,赶紧叫道,没事,刚才一只蜘蛛爬我身上了。
    哦,那你快点出来。我好容不易回来家一趟,咱可不能浪费时间。这阵子,我都快憋死了。林大壮又催促道。
    好了,好了,你先去等着吧。陈美月催促了一句,窘迫的看了一眼林三。
    让小叔子听着和丈夫谈这种私密话题,陈美月真有一种羞涩的要钻地缝的感觉。
    好的,你快抓紧,咱别影响三儿睡眠,这小子最近越来越古怪了。林大壮又催了一句。
    林三心说,抓紧也不行,你们都影响我睡眠多少次了。
    陈美月羞赧的看了一眼林三,冲门口叫了一声,行,我知道了。
    听到林大壮离开的脚步声,俩人都同时松了一口气。毕竟,要是林大壮进来,他们俩真是浑身张嘴都说不清了。
    嫂子,你,你这大半夜的在这里干啥呢?林三有些好奇的问道。
    废话,当然上厕所了……你还不赶紧把裤子提上,转过身去!再看戳瞎你的眼睛!
    林三这才反省过来,事出紧急脑子懵圈了,竟然忘了自己身下那坚挺的部位还展示在嫂子的面前。于是赶忙转过身去,没话找话试图缓解尴尬。
    原来是上厕所,姿势这么奔放我还以为你在干什么呢!
    你,你少管闲事,赶紧转过身去。陈美月脸上飘过一阵慌乱,眼神飘忽着,支吾着说道。
    林三就那么近距离站她面前,他那雄健的体魄她可是一览无遗,看的是心理翻腾起波澜来。其实还真被林三说中了,之前她在这卫生间里,就是准备做点自我慰藉的事情。只不过前面那一幕没有被林三看到而已。
    陈美月慌忙穿好了衣服,心慌意乱的威胁林三:你给我听着,在你哥面前敢乱说话,小心我饶不了你。
    然后仓促的起身逃也似的出去了。
    林三心中暗道侥幸,刚才发生的事情太尴尬了。他本来还担心陈美月从此以后会把自己当贼一样的防备着,甚至担心她会告诉堂哥,那样子的话他林三就身败名裂了。
    没想到陈美月竟然比他自己还要心虚,威胁封口,这样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林三更没有想到的是,刚才的某个时刻,在陈美月的心中也留下了深刻的画面。

第二章五秒钟的事情

林三回到卧室里,隐约听到隔壁林大壮的房间有动静。他迅速扣开墙壁上一个釘眼,接着就凑眼过去。
    对面卧室里,林大壮此时正急不可耐的将陈美月推倒在床上,又是亲,又是抓着她胸口上的两个碗口大的雪白山峰揉着。没两下,就急哄哄的撩起她的裙摆,迅速挺了过去。
    哎呀,大壮,不要啊,人家没那个心情。啊,你弄疼人家了,快点起开。
    陈美月皱着眉头,满脸不耐烦的神色。同时,用力推搡着林大壮。
    老婆,你咋每次都这样。这么长时间不见我,都非常讨厌我吗?
    虽然林大壮辛勤的耕耘,费的力气不小,可陈美月却一副冷冰冰的架势,她的欲望仿佛完全没被挑动起来。
    林三心里默默数着数,5,4,3,2,1……提枪收兵。
    这时就见林大壮趴在一边,垂头丧气的叹着气。
    林大壮,你又这么快?陈美月迅速将睡裙拉扯下来,看了他一眼问道。
    林大壮显然不满,抱怨着,哼,你总是这么冷冰冰的抗拒,我再大的热情也会被浇灭。
    大壮,对不起,可是,可是我也不知咋回事,就是对那种事情提不起兴趣,反而还很厌恶。
    小月,自打咱们结婚你一直都这样。再这么下去,我都怀疑你有外遇了。
    死大壮,你说什么呢?陈美月撅了撅嘴,有些生气。
    林大壮赶紧赔笑,忙说,小月,我听说白虎女人都是这种症状,对和男人睡觉没兴趣,你这个应该算是性冷淡吧?而且是相当严重的晚期。
    陈美月俏脸一红,心里有些慌乱,恼火的捶打着他:大壮,你都从哪里听来的,净胡说八道。你再乱说我可要生气了。
    林三看着陈美月那一副认真的样子,心里偷笑。据他的专业知识,其实堂哥林大壮说的还真没错,陈美月表现出来的,还真有性冷淡的症状。
    只不过这个症状跟什么白虎之类的完全没有关系,纯粹是迷信的说法而已。它可能是多方面的原因引起的,而陈美月的情况,可能就是心理上对林大壮提不起性趣。
    林大壮赶紧讨好的说,小月,不胡说了。不过,你得去找医生看看。三儿不是在妇产科做医生,不然请他瞧瞧。
    不行,哪有让小叔子给嫂子看那种病呢?我没病,你以后再提这事情,我就回娘家。陈美月作出一副很生气的架势。
    林大壮赶紧讨好的说,好好,小月,我都听你的。
    后面没啥好剧情了,林三堵上釘眼,躺在了床上,这一晚上显然又睡不好了。总是想入非非,睡梦中脑海里浮现的都是陈美月的身体……
    次日清早,林三刚从卧室里出来,就见陈美月从卫生间走了过来。她脸色潮红,走路很不自然,时不时伸手抓弄双腿之间,仿佛那里有什么东西。但看到林三之后,她却神色慌乱,遮遮掩掩,生怕被发现什么。
    毫无疑问的,肯定是看到林三,又想起来昨晚的尴尬事儿了,女人面皮就是薄了点。
    嫂子早上好,看你脸色有点不对,没啥不舒服的吧?林三硬着头皮打了个招呼,他其实也很尴尬。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陈美月本来就满腹的心事,听了林三的话顿时又羞又恼。
    我,我啥事没有,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陈美月迅速绕开了林三,脸颊更是潮红,几乎都能掐出水来了。
    陈美月的心事,就是其实她也在考虑老公林大壮昨晚说的话,怀疑自己是不是性冷淡。但是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她只是在和老公在一起的时候,才提不起欲望。因为每次都是刚刚有了感觉,林大壮就不行了。久而久之,就产生了抗拒心理。
    而且她自己,其实也有正常的生理需求。比如昨天晚上在卫生间里用手指自我慰藉。
    不过,她去卫生间却因为另外一个事情,是她羞于启齿的窘迫事情。
    小月,你是不是病了,从昨晚到现在你都往洗手间跑多少次了。要不让三儿给你看看吧,有病咱可不能拖。林大壮疑惑的看着她问道。
    林三眼睛贼尖,早就发现陈美月很不自然,刚才更无意间注意到陈美月左手中指上做的美甲没了。难道,昨晚她用手做那事,给卡进那里了。
    林三瞬间什么都明白了,他看了看陈美月,若有所思的说,对啊,嫂子,我怎么说也是妇科医生,我能给你帮上忙的。
    林三故意捏着中指指甲,给陈美月面前晃了晃。
    我啥病没有,不用你帮忙。陈美月惊愕的看了一眼林三,神色慌乱的叫道,扭身就跑去卧室了。林大壮在外跑采购,每次一走都几个月。吃了饭他又要走,临出门前意味深长的拍着林三的肩膀,三儿,我不在这几个月,好好照顾你嫂子。
    林大壮特意将照顾俩字说的很重,林三感觉堂哥在暗示什么。
    送走堂哥,林三回到房间收拾东西准备上班,忽然那墙壁上釘眼的东西被戳通了,接着里面传来陈美月的声音,三儿,过来我有事和你说。

本文标签:他抵着她慢慢的磨进去

上一篇:暂坐描写床笫之欢的句子(古代花中欢爱H)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撩女生到腿软的污污的情话-是不是每个b的感觉不同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