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宝宝再坚持一下就不疼了/两根粗大一前一后好深

2021-07-09 08:51: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吻了过去 白玉儿仍旧张着两腿,左手抓着裙摆,右手抓着黑色的打底裤捂在小腹下面,完全遮住了那片美丽风景。 何雨轩之前没看见打底裤,以为她特别奔放,到头来

吻了过去

 

 文学


      
    
    白玉儿仍旧张着两腿,左手抓着裙摆,右手抓着黑色的打底裤捂在小腹下面,完全遮住了那片美丽风景。
    
    何雨轩之前没看见打底裤,以为她特别奔放,到头来是他想得太多了。
    
    以何家的关系算,白玉儿是她的堂嫂,何雨浩是他的堂哥。虽然两家不对付,平时也很少往来,可辈份在那儿摆着。
    
    何雨浩是他大伯的儿子。他们家里一直很穷,何雨浩家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富户,差不多可以和村支书左家比肩了。
    
    堂哥何雨浩从没有正眼看过他。从小到大也没给他一次好脸色。他大学毕业回家开诊所,何雨浩就一直在背后嘲笑他,还和别人打赌,说他的诊所开张不到半个月就得关门。
    
    “轩儿!你这是什么表情啊”白玉儿双颊通红,急忙放下裙子夹紧两腿,气呼呼的瞪着一脸古怪的何雨轩。
    
    “嫂子,你真奔放啊!大白天的居然”何雨轩目不转睛的盯着纤细修长圆润如玉的小腿。
    
    “你还看!”
    
    白玉儿脸色羞红,侧了下身子,这才开口道。
    
    “有什么东西钻进去了,我一直没弄出来,你是医生,这事儿交给你了。”
    
    “什么东西啊”
    
    “不知道啊!”白玉儿感觉里面在蠕动,一阵酥麻传遍全身,身子一软,从背篓上滑了下去,无力的瘫软在地。
    
    “嫂子,你怎么啦”何雨轩跑步冲了过去,抓着胳膊将她扶了起来,让她靠在背篓上。
    
    他们靠得很近,何雨轩也贪婪的嗅着扑鼻而入的女人体香。
    
    “轩儿,你一定要帮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一定要把这鬼东西弄出来。”白玉儿闭上双眼不停喘气。
    
    “到底咋回事啊”何雨轩扣住白玉儿的右腕脉,发现她的气息很乱,却又不像病,是强烈的紧张和恐惧造成的。
    
    说起来,挺倒霉的。嫂子说了,你不准笑哦!”白玉儿睁开双眼,欲语还羞的白了何雨轩一眼。
    
    我保证不笑,嫂子,你快说吧!”
    
    最近几天她爸一直失眠,每晚都睡不好,她听说在枕头里面放些馨香鼠尾草,可以帮助睡眠。
    
    今天她吃了早饭就进了山,折腾到现在也没找到馨香鼠尾草。大约半个小时之前她在草丛里小解,随后她感觉好像有虫子在下面爬过。她当时没有在意,没过多久里面就痒,好像有虫子在爬似的,而且越来越痒。
    
    “你那儿是不是受了伤”何雨轩耸动肉嘟嘟的虎头鼻,闻到一丝淡淡的血腥味,正是从白玉儿的小腹下面飘出来的。
    
    何雨轩的鼻子和一般人不同,他的嗅觉几乎可以和狗鼻子媲美了。对于中药气味的识别,他的嗅觉已经超过犬类了。
    
    “不不是受了伤,是是大姨妈刚走,早上没有洗”
    
    突然,白玉儿两眼一下瞪得溜圆:“你你是说我中了蚂蟥的招”
    
    “嫂子,恭喜你啊!猜对了”何雨轩点了点头,钻进白玉儿下面的就是山蚂蝗,常潜伏在草丛和树上,对血腥味尤其敏感。
    
    “臭轩儿,快想办法啊!怎么才能把那该死的蚂蝗从下面弄出来。”白玉儿双颊苍白,额头和脸上全是冷汗。
    
    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点儿这样背。刚经历了大姨妈的折磨,在草丛里小便一下还着了蚂蝗的道。
    
    何雨轩沉默了下,随后用碎石划破了自己的右手食指,将血淋淋的手指对白玉儿晃了几下,然后斜眼盯着她的平坦小腹。
    
    在稻田里常见的蚂蝗叫日本医蛭,以吸食人、畜、青蛙的血为生。还有一种生活在丛林里的山蚂蝗,常潜伏在草丛和树上。
    
    欺负白玉儿的就是山蚂蝗。
    
    “你用手没弄出来,我的手也无法搞定。最好的办法,就是吸。”何雨轩沉默之后提出了灭蛭办法。
    
    “用……用嘴?”白玉儿的双颊刷的一片通红,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子,羞得抬不起头了。脑袋深深的埋在沟里。
    
    “要是你有更好的办法,我听你的。”
    
    “转过去,闭上眼睛。”白玉儿咬着下唇挣扎了好一会儿,却没想到更好的办法,只能采纳何雨轩的馊主意。
    
    何雨轩磨蹭着转过身子。
    
    白玉儿抓起打底裤套在何雨轩头上,严严实实遮住了他的双眼。她仍旧不放心,脱了内内罩在外面。
    
    “嫂子,你的小裤好香啊!”
    
    又一次嗅着浸人心脾的女人体香。何雨轩感觉小腹涌起一团魔火。疾弹而起,撑得裤子像小雨伞似的不停晃动着,好像要顶破拉链蹦出来似的那般野蛮。
    
    “不许说话!”白玉儿满脸通红的靠在背篓上,掀起裙摆扎在胸口,完全张开两腿,双手扶着何雨轩的脑袋,颤抖着向腹下引去。
    
    “哼!不说就不说。”何雨轩嘀咕着把脑袋伸进腿间,一手扶着大腿,一手探索前进,然后张嘴吻了过去……
    

第0003章 我帮你吧


      
    “啊……哦……”白玉儿感觉有股电流涌进了体内,山洪般的席卷了全身,身不由己的颤抖了起来,还情不自禁的叫出了声。
    
    她虽然结婚了。可何雨浩是一个相对保守的男人,从来没亲过她这儿。她做梦也没想到,第一次亲吻此处的男人不是自己的老公,而是别人。
    
    她更没有想到,会生产如此奇妙的感觉。搜索枯肠,她居然找不到贴切的言词形容这种紧张而又舒服的妙趣。
    
    有这样爽吗?这样就叫了起来,等会儿指不定会喷出来。只要能把蚂蝗吸出来,就算喷在嘴里也认了。
    
    何雨轩心里一阵嘀咕,双手分别扶着她的大腿,用力张开双唇,尽量完全含在嘴里,用尽全身力气狠吸。
    
    何雨轩是第一次干这活儿,虽然没经验,却有一定的理论,岛国的教育片没白看,还有吸果冻的经验。
    
    现在又鼓足了劲儿,宛如吸果冻一般,将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了嘴上,恨不得一口吸进嘴里吞下去。
    
    “啊……”白玉儿紧紧握着粉拳,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还是受不了巨大吸力产生的蚀骨快-感,整个身子不由自主的颤了起来。
    
    “不许叫!”何雨轩一直憋着这股劲儿。听到这吸魂般的尖叫,整个身子宛如被戳破的气球,一下子就泄了气。
    
    “它好像在咬我。好痛啊!”白玉儿手捧双颊,感觉脸庞火辣辣的,怕何雨轩识破内心的秘密,只能撒谎骗他。
    
    其实她也不想乱叫。可她无法抗拒那浪潮般的快-感。她也从没有想过,男人的嘴可以让女人瞬间亢奋,将所有的尊严碾成飞灰。 
    
    “嫂子,你再乱叫,我真的不敢保证自己还能克制。不管是痛,或是舒服,都不准叫了。”何雨轩连续深呼吸几次,强行压住了临近崩溃边缘的欲望。
    
    “轩儿,对不起!嫂子保证不乱叫了。”白玉儿发现何雨轩的拉链快要顶破了,知道不能再刺激他了。
    
    她紧紧闭着双眼,用手捂紧了嘴巴。
    
    “嫂子,我不是圣人,只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真受不了这诱惑。”何雨轩两手扶着大腿,又把脑袋埋了下去。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又凭着那股夺魂的女人体味。何雨轩很快锁定了目标,张开双唇一下就含住了,然后用力的吸一次、又一次。
    
    他每吸一次,白玉儿的身子都会明显的颤抖。可她不敢再刺激何雨轩,只能紧紧的捂住嘴巴,努力的忍着。
    
    何雨轩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吸了多少次,直到两腮有点酸软了才停止,却没能完成任务。第一次干这活儿就失手了,令他大感泄气。
    
    “轩儿,要是不行,我们想别的办法吧!”那种从未有过的爽感一次又一次的袭击着她,要不是用手捂着嘴,她早就不顾一切的叫了起来。
    
    即便如此,也只能阻止自己不叫出来,却无法阻挡不断涌起的快-感。从未享受过这种乐趣的白玉儿快要崩溃了。
    
    她清楚的知道,要是何雨轩再继续下去,估计要不了一分钟她就会丢了。这事儿已经很丢人了,一旦喷了,肯定是颜面扫地,以后恐怕也没脸面对何雨轩了。
    
    幸运的是何雨轩也不行了,需要喘气。她希望这个时间可以长一点,让那该死的快-感见鬼去,只要不当着他的面喷,还可以保住最后一点尊要。
    
    “轩儿?”白玉儿见何雨轩久久不吱声,以为他掀开小裤在偷看,目光从指缝之间透过,发现他仍旧蒙着双眼,没法偷看。
    
    他却累得满头大汗,打底裤和小裤都浸湿了,紧紧的粘在他的额头上,脸上的汗水更多,顺着脸颊一颗颗的向下滚落。
    
    “轩儿,辛苦你了。”白玉儿夹紧两腿放下裙子,扯了小裤放在背篓上,然后取了打底裤揉成一团,仔细的擦拭何雨轩脸上和额头的汗水。
    
    何雨浩对何雨轩有偏见,两家人也不对付。刚嫁进周家不久的白玉儿,对何雨轩没有任何歧视,反而比较欣赏他的坚忍和努力。
    
    “嫂子,对不起啊!这活儿我弄砸了。”何雨轩一屁股坐了下去,从白玉儿手里接过打底裤继续抹脸上的汗水。
    
    “还有别的办法吗?”
    
    “必须有啊!”
    
    “什么办法?”
    
    “等会儿告你。我累惨了,先歇会儿啊!”何雨轩四肢大张的躺了下去,小雨伞不停的晃动着。男人的秘密彻底暴露在阳光下。
    
    “屎轩儿,你好坏!”白玉儿一下就发现了那片动乱,羞得双颊通红,啐了一口,赶紧别过了头。
    
    休息之后,何雨轩用碎石划破了自己的右手食指,将血淋淋的手指对白玉儿晃了几下,然后斜眼盯着她的平坦小腹。
    
    “轩儿,谢谢你!”白玉儿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心里涌起一股感动,不等何雨轩解释就积极配合了。
    
    她羞涩的闭上双眼,颤抖着张开了两腿。
    
    “这一次不准叫啊!”何雨轩识趣的闭上了眼睛,左手抓着裙子掀了起来,右手食指对着那儿靠了过去。
    
    “轩儿……还是我帮你吧!”白玉儿担心何雨轩乱戳,咬了咬下唇,一边扒开野草,一边抓着血手指,小心向里面引去……

本文标签:两根粗大一前一后好深

上一篇:浪妇叫床叫的很浪的小说-护士高潮多次的喷水

下一篇:和三个男人的4p经历(古代肉多荤文高H)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