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惩罚扒开臀缝打肿调教(肥美的肉唇)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09 09:22:2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或许是灯光太暗淡,或许是沈雪芸的主动冲昏了他的头脑,让他没有及时发现这个吻痕。 苏成本来想委婉的和沈雪芸交谈一次的,但看到这个吻痕后,他的怒火便再也控制不住了。

或许是灯光太暗淡,或许是沈雪芸的主动冲昏了他的头脑,让他没有及时发现这个吻痕。

 文学

    苏成本来想委婉的和沈雪芸交谈一次的,但看到这个吻痕后,他的怒火便再也控制不住了。
    一想到这件事情,苏成的心口便涌起一股窒息之感。
    他猛的从沈雪芸那光滑如玉般的后背上爬了起来,走到茶几边拿了根烟点上。
    狂欢过后,进入了不应期,就算是沈雪芸那接近完美的胴体,也无法让他心动,更何况苏成发现妻子有可能背着自己在外面找人!
    “苏成,你怎么回事?平时很少见你抽烟的?今天是搞什么?”沈雪芸一见他抽烟,大小姐脾气便出来了。
    苏成沉着脸,拿出了那个积极避孕药的盒子,丢到了沈雪芸的面前:“你问我怎么回事?我还想问你是怎么回事呢?我们不是商量好了要孩子吗?你背着我吃这个做什么?”
    沈雪芸明显的慌乱了片刻,她用手指撩拨着额前的刘海,将双眼对准了地上,这些动作在苏成的眼中就是一种心虚,一种掩饰!
    沈雪芸刚想张嘴回答,但苏成不等她开口便又抛出了第二个问题,他将沈雪芸推到了浴室镜子面前,指着脖间的吻痕道:“这是怎么回事?”
    沈雪芸瞪大了眼睛看着镜子中的那个吻痕,紧张的像是要哭出来一样。
    “你回答不上来了?那我替你回答!”苏成怒气冲冲的道:“你偷偷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但你又不想怀上别人的孩子,所以你就吃这个!”
    “不是的!不是的!”沈雪芸拼命否认。
    “不是?这个吻痕就是你在外面胡来的证明,不过你竟然忘记把这个痕迹给遮掩一下?”
    沈雪芸的明眸之中顿时滚下一窜泪珠,大声的争辩道:“苏成,你冤枉我!”
    她一把抢过了那个紧急避孕药盒子,道:“昨天回来我就想想给你一个惊喜,但是你睡的太死了,我没有来得及说!”
    当沈雪芸落泪的那一刻,苏成一下子就有些不忍,难道她真的是另有隐情?
    “昨天,电视台刚刚把我转正,我已经是正式的女主播了,你也知道我能够转正不容易,电视台里有那么多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如果这个时候怀孕,我刚刚坐稳的位置就会被别人顶掉,所以我才瞒着你吃药!”
    “那这个吻痕呢?”
    沈雪芸期期艾艾的看着苏成,道:“这不是吻痕!今天晚上我把转正的消息告诉了好姐妹曾艳,她第一时间就找到我那儿要我请她吃宵夜,她是我最要好的姐妹,你是知道的,所以我只能跟她去了!”
    “别扯这些没用的?”
    沈雪芸断断续续的道:“曾艳喜欢养宠物狗,来的时候就把他的拉布拉多犬给一起带来了,我觉得这狗挺好玩,就抱了一下,没想到那狗特别顽皮,竟然啃我的脖子玩,一不小心就把皮给弄破了!”
    苏成仔细一看,那痕迹还真的只是一块红色的小斑点,一定要说是男人的吻痕的确有些牵强。
    见苏成还不相信,沈雪芸便立刻从沙发上拿出了皮包,将皮包里的一张纸条递给苏成,道:“你看看,这是我被小狗蹭破了皮以后,去诊所打的狂犬疫苗收据!这下你总该相信了吧?”
    苏成一下子就傻眼了。
    沈雪芸扑进了苏成的怀里,用两个小拳头捶打着他的胸膛:“你竟然怀疑我,我怎么可能和别的男人做那种事,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呜呜呜!”
    沈雪芸哭的梨花带雨,苏成一下子就心软了:“对不起,老婆,是我错怪你了!”
    沈雪芸哭的眼圈发红,显然很伤心,但她这一次却没有像往常那样不依不饶,而是很温柔的靠着苏成,用自己最柔软的地方贴着他,给他以安全感,道:“也不能全怪你,我该早点和你说清楚的,我知道你很想要孩子,怕告诉你我暂时不能怀孕你会接受不了!”
    苏成也柔声道:“以后,有什么事情都要告诉我,你被狗咬了怎么也不给我打电话,万一出事了我会多心疼,你知道吗?”
    “我不是怕打扰你睡觉吗,毕竟你白天工作一天,也很累了!”
    苏成抱住沈雪芸往床上走去:“为了你,什么苦什么累我都不怕!”
    沈雪芸的双臂缠住了苏成。
    可能是误会解开了的原因,虽然已经是凌晨两点,但苏成的兴致却很高,两人都有些情动。
    苏成只觉沈雪芸是那么的柔软,那么的温存,就像一汪秋水,完全把自己给融化了。

第03章回味

想起昨天晚上对沈雪芸发那么大火,苏成便有点后悔。
    沈雪芸是南方女孩,两人念大学时认识,毕业后她不顾家里反对,千里迢迢跟着苏成来到东部城市临海,可以说为他牺牲了很多。
    沈雪芸的家庭在南方算是中产阶级,家教良好,从小生活在父母的呵护之中,完全是棵在温室里长大的花朵,而跟了苏成以后,她却要在陌生城市陪他一起打拼,也的确是为难她了。
    两人结婚一年,经过这段时间的打拼,沈雪芸已经成为临海电视台晚间新闻的女主播,而苏成则在三年前通过了公务员考试,目前在临海市国资委监察科工作。
    尽管两人都拥有稳定的工作,但是刚刚步入正轨,生活的压力自然不小,所以苏成还私下里用沈雪芸的亲妹妹沈雪岚的身份注册了一个文化用品公司,说白了就是租个门面,做些文具用品的生意,以增加一些收入。
    现在那个店基本交给曾艳全权打理,平时除了需要大批量送货,苏成一般是很少去那个店的!
    由于要主持深夜档节目,沈雪芸经常上白天睡觉,到了傍晚出门工作,很多时候,夫妻俩虽然同住一屋,但聚少离多,不过现在沈雪芸干的不错,苏成盼望着她可以换到白天上班,这样晚上他便可以搂住小娇妻入睡了。
    苏成7点起床,走进卫生间刷牙,他本已经相信了昨天沈雪芸的说辞,但当他看到沈雪芸那条放在洗衣盆里的黑色蕾丝内裤时,不知怎么的,他又动摇了。
    苏成将牙膏冲洗干净,放下牙刷,鬼使神差般的走到洗衣盆前,从里边将沈雪芸的内裤拿了起来。
    由于回来的很晚,妻子还没来得及将内裤洗掉。
    苏成瞪大眼睛盯着那曾经贴着他妻子沃土的镂空布料,仔细寻找着每一个可能遗留下来的痕迹。
    妻子上班时间要录制直播节目,录完时基本已经快要12点,除开路上坐车的40分钟,留给她的偷情时间只有短短20分钟,20分钟里完成这事定然是很匆忙的,也许妻子没来得及清洗,或者匆忙之间清洗的不够干净,就会留下痕迹。
    苏成绝不希望看到有任何痕迹出现,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的手几乎一直在发抖,他太爱沈雪芸了,他太害怕失去她,太害怕她对自己不忠。
    如果还能选择的话,苏成一定不会去翻看妻子的内裤,因为他真的看到在布料中央有一块白色的斑点!
    是男人的?!!
    苏成对自己的反应感到很奇怪,除了愤怒以外,当他看到这块白色的斑点时,他的心情竟然变得极其奇怪!
    难道妻子真的在撒谎?如果真的是这样,她的谎言也编造的太完美了,可惜她还是遗漏了最为重要的东西。
    苏成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将鼻子凑了过去,没有嗅到那种腥涩的味道,苏成一遍遍的在心里对自己说:这是她的留下的东西,如果是男人留下的怎么可能没有那种特有的腥涩味?
    苏成将内裤丢回了洗衣盆,回到卧室。
    妻子睡的很香。
    苏成看着她那熟睡的样子,心中不由一荡,他弯腰抱住了妻子,可能是因为心里有太多复杂的想法,有些太过用力。
    白色的斑点,还有眼前那红色的吻痕,实在是太刺眼了!
    沈雪芸嘤咛一声痛的醒了过来,她轻轻推了推苏成:饿死鬼,昨天还没够嘛?!”
    苏成的大脑轰的一声炸开了,从认识到结婚,总共7年,妻子总是叫自己老公,饿死鬼这两个字从来没在她的口中说出过!
    这两个字叫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个神秘的第三者!
    联想到昨夜,她那不寻常的主动,苏成断定,妻子真的是在外面有人了。
    甚至在早晨半梦半醒时,她仍在回味着,那个男到底对她做了什么,她怎么会如此情不自禁。

本文标签:惩罚扒开臀缝打肿调教

上一篇:口述我和亲妺作爱全过程/一女被多人玩弄的辣文

下一篇:一回家狗狗就要上我视频(短文集合)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