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被黑人灌了精子/农村农村乱码小说伦

2021-07-09 10:25:2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付出代价 八年时间看清你是什么人,代价是有点大,不过也够了。凌浩然看着秦诗雨冷声说道。 浩然,当初都是误会……秦诗雨小声说道,八年前凌浩然的

付出代价

 文学


    
     八年时间看清你是什么人,代价是有点大,不过也够了。凌浩然看着秦诗雨冷声说道。
    
     浩然,当初都是误会……秦诗雨小声说道,八年前凌浩然的冲动,她的确有些愧疚,但让她真的等他八年,这不现实。
    
     何况当初的误会解开之后,她全家人在常亮的特别照顾下住进了大房子,衣食无忧,比凌浩然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误会?凌浩然深深地吐了一口气,他这时候恨不得出手宰了这对狗男女。
    
     但是现在他已经不是八年前那个愣头青了,毕竟是法治社会,虽然自己能够轻易的要了常亮的命,但也不会太胡来了。
    
     不过无论如何,监狱八年,总归是要让他们两个付出代价的!
    
     唉,这是十万,够你花一段时间了,别再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站在这里当傻逼了,赶紧拿着滚,找个工作好好干。常亮随手写了一张十万的支票,扔在了凌浩然的面前。
    
     拿着钱滚吧。常亮看着凌浩然鄙夷的说道。
    
     凌浩然眼神一冷:用钱打发我?害我在监狱呆了八年,亲人一个个相继离世,这些用钱能够弥补?真的觉得老子缺钱?
    
     秦诗雨这时候则是拿着支票递到了凌浩然的手里:你看常亮这么好,给你十万块钱,赶紧拿着去找一份工作吧。
    
     凌浩然看着眼前这个衣不蔽体的婊子,脸上布满了冰霜,八年时间,看清了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货色,代价可真大。
    
     秦诗雨,你是不是觉得我再监狱八年,浪费了八年的时间,出来就是一个碌碌无为的废物?自己养活不了自己?凌浩然看着秦诗雨冷声说道。
    
     秦诗雨不耐烦的皱了皱眉,本来她还挺同情凌浩然的,但这时候看着他这么装,自己也懒得给他好脸色。
    
     不然呢?你出来之后不说找不着的上工作,就算找得上一个月两三千?秦诗雨看着凌浩然嘲讽道:你知道我老公现在月薪多少吗?月入十万!你这种人一辈子也赶不上!
    
     说完之后,秦诗雨穿上了内裤和衣服,挽着常亮的手臂便打算离开。
    
     站住!凌浩然开口了:像你这种女人,跪着让老子上,老子也不会碰你一指头的,但是这八年牢狱之灾的代价,你们得还。
    
     凌浩然说完,将放在地上的包,拿了起来,拉链一拉,直接将包里装的一沓一沓整整齐齐的钱全部倒在了地上。
    
     足足有一百多万!
    
     秦诗雨看着一地的钱,懵了!
    
     秦诗雨懵了,一旁的常亮更懵,他是月入十万不错,可是一下子这么多钱,他也不一定能够拿的出来。
    
     这看上去不止一百万,这包不小的,起码得有一百五十万左右,他哪儿来的这么多的钱?
    
     难道现在的监狱可以一边儿住一边儿赚钱?
    
     常亮的不解,更是秦诗雨的不解。
    
     这有多少钱我也不知道。凌浩然将烟头儿扔在了地上,走到常亮跟前道:我给你两个选择,一,要么我教训你一顿,这些是医药费,二,要么我用这些钱找人,让人来教训你,你自己选吧。
    
     什么?常亮不怒反笑,看白痴一样看着凌浩然。
    
     自从自己在道上混的那一天开始,还没有人敢这么和自己说话,想动手?光是拳头硬可不行,还要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没想到这个二逼在监狱八年,出来了还是愣头青。
    
     秦诗雨则是撇着嘴不屑的看着凌浩然,真是不长一点儿记性,不说凌浩然根本就不是自己老公的对手,况且,老公的身份也远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
    
     都在监狱八年了,怎么还是一个愣头青。
    
     想死你动手啊,怂逼,别光逼逼啊?老子玩了你女人,是不是很气啊?你在监狱八年劳资和你女人干了八年,诶呀,你还别说,诗雨不但漂亮,玩起来也贼带劲,各种高难度姿势都尝试过了哦。常亮刻意挑战着凌浩然的下限:是不是很气?你打我啊?看你动老子一指头,你能活着在江城待一天不能!
    
     常亮这时候对凌浩然只有鄙夷,一个刚刚从监狱出来的人,他丝毫不放在眼里,如果碍眼的话,他不介意再把凌浩然打残送到监狱里住几年。
    
     凌浩然,你别再傻了,赶紧捡着你的钱离开江城吧。秦诗雨有些看不过去,开口说道。
    
     凌浩然却是冷冷的看着常亮,嘴角浮现了一抹冷笑。
    
     找死是吧,那老子就成全你!
    
     嘭!
    
     轰轰!!
    
     凌浩然迅速出拳,迅速收手,前后不过一秒的时间。
    
     常亮甚至还没有来得及产生防备的念头,就已经被轰到在了地上。
    
     凌浩然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他的鼻梁骨上,鼻骨直接粉碎,面部也凹陷下去了几分,满脸是血。
    
     我管你是什么鸟人,这八年来的代价,你一点一点的都要给我还上!凌浩然不需去管常亮是什么身份,这时候凌浩然只知道自己在监狱这几年,自己的父母和哥哥都因他去世。
    
     别说常亮,就算是天王老子,他也要让他知道什么人是不能惹的。
    

第3章 漂亮嫂子被羞辱


    
     秦浩然蹲了下去,硬生生的把他的两个手腕给掰折,痛苦可想而知。
    
     啊!!!
    
     啊……
    
     常亮蜷缩着身子在房间里凄烈的惨叫着,在一旁的秦诗雨吓得像是鹌鹑一样,脸色惨白,双腿不停的打着哆嗦。
    
     如果说八年前的凌浩然是一个愣头青,那现在的凌浩然就是一个异常残忍的恶魔!
    
     凌浩然把常亮的手腕手指掰断之后,这才拍了拍手站了起来,不屑的看着已经半死不活的常亮和吓得瑟瑟发抖的秦诗雨。
    
     别害怕,我不想脏了手,所以不会碰你的。凌浩然这时候没有任何难过,这样的女人,失去了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损失。
    
     ……
    
     凌浩然离开出租屋之后,就拦了一辆出租车,往凯撒酒吧去了。
    
     监狱八年的时光,外界已然物是人非。
    
     现在的凌浩然得到了老头的传承,他在意的是世俗界之上的修真界。
    
     此时凌浩然所站的高度,已经远远不是寻常人能想像得到的。
    
     只是自己获得传承之后,那个老头走的太急,这时候他能报答的就是完成老头的遗嘱,照顾好他的后人。
    
     路途走到一半,凌浩然又想起了自己刚出事的时候。
    
     那会儿距离自己哥哥距离婚期也就半个月的时间,结果这档子事情一出,本来婚房的首付直接拿出来赔偿给了常亮和那几个混混。
    
     在法院宣判自己八年有期徒刑的时候,父母也昏倒了过去,没过多久,便去世了,而自己的哥哥也在前些年,因为跑着去找人托关系给自己减刑翻案,出了车祸。
    
     一切仿佛是恍惚之间一般,凌浩然已经成了泪人。
    
     这时候凌浩然不知道自己那位嫂子苏梦洁怎么样了,自己出了事情之后,家里倾家荡产偿还赔款,哥哥为了不连累嫂子,一直拖着没有结婚,但嫂子也是重情的人,一直跟着哥哥……
    
     不知道哥哥去世这么多年,这个嫂子,是不是像秦诗雨那样……
    
     秦浩然摇了摇头,不应该这么想嫂子,如果苏梦洁和秦诗雨是一类人的话,不会在哥哥一无所有的时候还守在他身边!
    
     之前嫂子来看他的时候说自己是在凯撒酒吧工作,这多少让他有些担心。
    
     酒吧那种地方鱼龙混杂,本来就是一夜情的高发区,难道嫂子苏梦洁因为哥哥的缘故堕落到了放纵自己的地步?
    
     这么想着,凌浩然心中的负罪感更加沉重了几分。
    
     哥哥的死,对她的打击一定很大。
    
     没多久,出租车在凯撒酒吧门口停了下来,凌浩然看着酒吧门口的豪车、穿着比基尼露出大片肌肤的美女,只能感叹世界变化真快。
    
     秦浩然径直走了进去,在前台点了一杯红酒之后,开口问道:请问一下,苏梦洁在哪里工作?
    
     前台调酒小哥听到之后,有些疑惑的看着凌浩然:找她干吗?
    
     这苏梦洁可是凯撒酒吧两大美女之一,眼热的是不少,但还真没人敢尝的,一是因为都知道狗哥对苏梦洁穷追不舍,二是据说这个苏梦洁有病,是癌还是什么,总之挺严重的。
    
     这个毛孩子进来找苏梦洁,如果被狗哥听到了,恐怕腿都能打断喽!
    
     我是她弟弟,刚从外地回来。林浩然笑着回答道。
    
     兄弟你可别装了,假装说是苏大美女的弟弟套近乎的人可不少,每一个不是最后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调酒小哥撇嘴低声说道:你赶紧走吧,要是等会儿狗哥知道了,恐怕你也得挨一顿打。
    
     狗哥?凌浩然心中一寒,狗哥是谁?难道是嫂子的新欢?
    
     回头一想,苏梦洁比自己大一岁,这时候也不过二十七,或许结婚了……也正常吧。
    
     凌浩然叹了口气,紧紧的握着拳头。
    
     之前苏梦洁到监狱去看望他的时候,也没听她提起过结婚或者有男朋友的事情啊……
    
     凌浩然又点了一杯名贵的红酒,在酒吧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心中泛着酸楚。
    
     真你妈的臭婊子!老子是没钱还是没身份?给脸不要脸了是吧?这时候才刚刚下午,酒吧里客人还不是很多,但北边一处贵宾区已经乱成了一团,把酒吧里所有人都惊动了。
    
     靠,老子现在就要,给我脱光衣服爬上来!妈的,给脸不要脸的骚货。只见一个光头男子抽着雪茄,死死地抓着一个女服务员的胳膊。
    
     真的是呢,多少人都恨不得让狗哥好好疼爱呢,都在这儿工作了,还装清纯,真是让人恶心呢。几个陪酒女浪荡的把胸或者大腿往光头男的身上蹭,恨不得立马脱光衣服一般。
    
     在酒吧当服务员,虽然没有明说,但潜规则谁都知道,还不是指望着被哪个大老板点名包养,靠身子赚钱?这苏梦洁一味的拒绝,难不成是看不上狗哥?
    
     光头男这哪能受得了,自己在这江城也算是有牌面的大人物,被一个服务员推三阻四的拒绝,他脸面往哪里搁?那几个陪酒女不说话还好,一说反倒是让他心里更拗火了。

本文标签:农村农村乱码小说伦

上一篇:太大太粗难进h-被多个黑人肉一晚上的小说

下一篇:农民工猛吸女大学奶头(温泉里的刺激)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