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妺妺是我的性玩具小说

2021-07-09 10:43:5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茉黎发出一声长长的娇吟,伴随着丈夫忽起忽落的进进出出,她主动地耸翘起洁白圆隆的高臀,配合着丈夫抽|插;两只丰满硕圆的奶子地垂着不住的晃动,晶莹的汗珠顺着流到乳峰上,修长白腻

茉黎发出一声长长的娇吟,伴随着丈夫忽起忽落的进进出出,她主动地耸翘起洁白圆隆的高臀,配合着丈夫抽|插;两只丰满硕圆的奶子地垂着不住的晃动,晶莹的汗珠顺着流到乳峰上,修长白腻的大腿向后夹住了丈夫不断晃动的肥腰,雪白隆起的翘臀前后不停摇动,淫|荡的追求着抽|插。
    宋阳的肉蟒不住的摩擦着柔嫩的肉壁,茉黎口中语无伦次地不断娇呼着:“那里……好舒服……老公,你好棒……”

 文学


    宋阳开始细腻的作着活|塞运动,刮弄着细嫩的幽谷甬道,娇妻幽谷甬道的嫩肉被研磨的舒爽无比,紧紧缠住他的肉蟒,茉黎更是不断发出甜美的哼声,那细致而无处不到的摩擦较凶猛的抽|插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她咬紧牙关,更用力扭动美臀。
    忽然,茉黎翘起屁股:“老公,求你用力啊,再深一些,我要……泄了……”
    紧跟着,她全身剧烈的颤抖着呼叫。小嘴兀张,脸庞轻轻颤抖,从红唇之间流泄出透明唾液闪闪发光,“老公,人家……快要被你操死了!加油干我啊……”
    老宋正在阳台上抽烟,突然一阵断断续续的女人呻吟声传入耳朵,他身子一激灵扭头查看。
    老宋居住的这个客房和阳台是相通的,阳台西面的玻璃窗正好挨着主卧室的窗户,老宋惊奇地发现,儿子卧室的窗帘没有拉严实,露着足足巴掌宽的缝隙。
    “难道,这声音是我儿媳妇弄的?”想起白天在浴室和茉黎的暧昧接触,老宋的下身立刻勃起来。
    他鬼使神差来到窗帘下,顺着那道缝隙往里看去,漂亮的儿媳妇,一双雪白的玉腿高高举起着,紧紧缠绕住儿子腰臀上面,她柳腰款摆,美臀轻摇,正在纵体承欢儿子的用力撞击。
    但见儿媳妇胸口急速起伏,一双丰美的雪峰颤抖不停,她娇喘吁吁,螓首左右摇摆,一头乌黑秀发飞散,一双星眸似开似闭,面部表情极其娇媚冶艳,性感小嘴不断浪啼哭叫,似是陷入至高的性欲高|潮中……
    老宋看得目瞪口呆,头一次看这么刺激的活春宫,老宋反应强烈,下身涨疼,他情不自禁把手伸进去握住自己。除了兴奋,刺激的感觉,还有一种害怕被儿子儿媳发现的复杂情感。
    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我竟然偷窥他们,真是老不要脸。老宋脸上发烧,转过身子要离开。
    可是,身子转过来,步子却没迈动!
    老婆去世后这十来年,老宋一直过着无性的生活,埋藏在心底那团欲|火,一旦燃烧起来,再也没法控制。
    这时候,茉黎又一声高昂的叫声从窗户缝里传过来,老宋赶紧扭回身。只见儿媳妇上身娇躯猛地抬起,一声长嘶。美目圆睁,诱人的玫瑰红顿时布满了她整个如玉的娇躯,接著一阵长达半晌的战栗,丰满的娇躯被儿子压著重重砸下,双目失神,瑶鼻贲张,红润绝美的樱口半张颤抖片刻後,方才开始喘气。
    凭经验,老宋知道儿媳妇一定是高|潮了,可儿子还在猛烈冲刺!
    老宋觉得自己都要爆炸了,突然看到身边的衣架上挂着儿媳妇晾着的内衣,就顺手拿过来把自己那根快要爆炸的家伙紧紧包裹住。
    儿媳妇的粉红色小内|裤真的好柔软,拿在手中一点重量都没有,丝滑丝滑的包裹着老宋,给老宋造成一个假象,就仿佛已经插入儿媳妇那滑嫩的桃花洞里,“儿媳妇,我真想……给你啊!”
    老宋的手速越来越快,气喘如牛,全身绷紧,眼睛一眨不眨地紧盯着儿子身下那具雪白的胴体,顷刻间快|感山洪爆发般涌来,他只觉得大脑一阵眩晕,身子一哆嗦,数不清的滚烫洪流全都喷在那个小布片上。
    与此同时,屋里面宋阳也偃旗息鼓趴在茉黎身上不动了。
    一种深深的自责涌上心头,老宋害怕地把那件粉红色的小内内丢回原地,做贼般回到客房床上躺下,心里兀自砰砰直跳。
    这一夜,老宋失眠了,眼前全是儿子和儿媳妇缠。绵的情景,儿媳妇那雪白浑圆双峰就像烙印一样,深深地印刻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第3章 发现偷窥


     第二天早上,茉黎熟睡中,察觉自己的樱桃被吸住,睁开眼睛看到丈夫正趴在自己身上。
    
    茉黎娇嗔:“老公,天都亮了,你干嘛呀?就不怕你爸爸看见?”
    
    宋阳嘿嘿一笑说:“我爸出去遛早了,不用怕。”
    
    听丈夫说公公出去遛早了,茉黎这才放心,问:“老公,你爸什么时候走啊?”
    
    宋阳说:“暂时不走了,我爸还打算在城里找份工作呢,他要帮我们还银行贷款。”
    
    茉黎娇声说:“真的假的?你是不是不放心我啊?把你爸弄来监视我的是不是?让他在老家享清福多好?”
    
    被妻子说中了心事,宋阳嘿嘿一笑,却不承认,“老婆,你多心了。再说,我爸年纪大了,我这次出差这么长时间,他在农村老家万一生病,谁照顾?”
    
    茉黎哼了一声说:“你爸年纪大吗?才四十多岁呢。身体好像比你还壮!”茉黎又想起公公那坚硬的家伙,不由脸红了。
    
    宋阳不服气地说:“难道我不壮?好,看我怎样干翻你!”宋阳说着伸手来摸娇妻娇嫩花瓣,那花瓣中央已经湿淋淋了。
    
    茉黎羞涩地说,“嗯嗯,老公你还要操我?你今天怎么这样厉害?都第三次了。”
    
    宋阳说:“谁让我那样喜欢你呢。老婆,我真的好爱你!”
    
    再次挑起娇妻的情。欲后,宋阳搂住她纤滑的细腰,把她娇翘的浑圆雪臀提到他的小腹前,将坚挺的肉蟒从后面缓慢插入她下。体的花唇内,尽根没入后,吐了口气,开始缓缓律动,静静享受玉壁压迫带来的紧束感。
    
    茉黎的肉缝被撑得门户洞开,水花四溅,丈夫的肉蟒顶进腔道的深处,无与伦比的刺激使腔道内的肉壁一阵阵颤栗。
    
    宋阳的一双大手用力揉搓着娇妻丰润柔美的胸脯,玉峰的感觉好有弹力,握在手中彷彿快要弹出似的。
    
    茉黎娇喘吁吁,呻吟不断,情不自禁地伸出两根纤纤玉指把下。体花唇尽量撑开,让丈夫那粗壮的肉蟒贝可以插得更猛更深!
    
    在宋阳猛烈的冲击下,茉黎又一次达到了高|潮,脸上现出艳若桃花的春情,轻“哦!”
    
    一声,身体一阵阵的痉挛,小腹绷紧,湿滑的腔道内肌肉强烈的收缩,将丈夫那根肉蟒箍的紧紧的,一股滚热的爱液从她身体的深处喷涌而出,随之身体软绵绵的放松下来。
    
    “啊!好棒!老公,我、我不行了!都泄了……”
    
    茉黎迎来高|潮的同时,宋阳也到达了快乐的顶端,深深顶入娇妻的花房最深处,硕大的蟒头顶在花芯上一阵跳动,将一大股浓烫的阳精射入娇妻的花房内,清晰灼热的内射感让她在羞忿中全身颤动再度攀上高|潮顶峰!
    
    一场大战,终于酣畅淋漓的结束。
    
    因为今天是周五,茉黎还要上班,完事后,就抽了两张纸简单清理一下,穿上睡衣来阳台,拿起昨天刚洗过的内衣,打算穿上。
    
    先带上胸罩,当她准备将那件粉色的蕾丝丁字裤穿上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小内内上,满是白色的痕迹。茉黎顿时一愣,“这是怎么回事?”
    
    扭头又看见地上的烟灰缸,以及自己卧室的窗帘,茉黎一下子明白了,一定是,昨天晚上自己和老公亲热的全部情景,都让在阳台上抽烟的公公看到了。他忍不住了,都喷在自己的内|裤上。
    
    “公公真是太不要脸了,竟然偷窥我们。”茉黎一开始很生气,可是,突然又想起昨天下午,公公洗澡的时候自己跑进去抱住他的情景,自己还误把公公当成丈夫,紧紧握住。
    
    “公公那东西比他儿子粗壮许多,喷出来的东西肯定也多,都把我的小内内撒满了,真羞人啊。”茉黎手里拿着被污染的小内内,不知道该怎办。
    
    “如果我拿着它去找公公理论,他一定会很尴尬。公公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为了供养儿子上大学,老婆都没再娶,不就是偷看了一下嘛,自己身上又不掉块肉,不如算了吧。”
    
    心里原谅了公公,茉黎竟然鬼使神差的把这件被公公污染了的小内内穿上了,穿上后,顿时觉得私|处一阵火热,“我真的好不知道羞耻啊,小内内被公公污染了我还穿,那些小蝌蚪万一爬进去,我岂不是要怀上公公的孩子?”
    
    吃早饭的时候,老宋回来了,坐在公公对面,茉黎双夹滚烫,都不敢跟公公目光对视。
    
    老宋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今天早上出去遛早的时候,老宋突然想起来,自己昨天晚上偷窥儿子和儿媳妇,匆忙中喷在了儿媳妇晾在衣架上的小内内上。那东西那样明显,儿媳妇肯定会发现啊。不行,等会儿回去,等儿媳去上班后,我得给她重新洗一下。
    
    遛弯回来,发现那条原本晾在衣架上的粉色小内内不见了,老宋心里更慌了。小内内不见了,自己的丑事儿媳妇一定知道了,她或许会联想到,自己有可能偷窥了他们夫妻的性。爱过程。还把脏东西喷在她的内衣上。儿媳妇这次一定不会原谅自己了。
    
    搞不好,她会把自己撵走。可是,自己这次来儿子这里,是带着使命的啊。原来,儿子给老宋打电话,自己这段时间忙。发现妻子和他们校长关系暧昧,他担心自己的妻子出轨,特意让父亲来看着妻子。
    
    老宋问儿子为啥会怀疑儿媳妇出轨?儿子竟然说:“我的朋友,看见她在一个婚纱摄像店,和一陌生男子拍婚纱照。”
    
    老宋起初也吓一跳,后来摇头说:“你肯定看错了。小黎怎么可能干那事?”
    
    宋阳也半信半疑,说:“我问过小黎,她也不承认这事,可是我一直怀疑她,老爸,我工作忙,没空每天盯着她,你来了以后就替我,盯着她,监视她。”
    
    老宋问:“怎么盯?”
    
    宋阳就告诉老宋茉黎的学校位置,“你每天下午去她的学校,在大门口找地方躲起来,盯着她下班后都去干什么。这些天,小黎经常晚回来。”
    
    老宋心里还纳闷,这么好的儿媳妇,怎么可能有外遇呢?
    
    老宋认为,儿媳妇一定会冲自己发火,可是,茉黎低着头吃完早饭,就微笑着说:“爸爸,老公,你们慢慢吃,我去学校了。”
    
    “她竟然没有对我生气?”老宋心里挺纳闷,心里油然而生一个奇怪的念头,“我听说有一些女人,喜欢被人偷窥,难道我的儿媳妇是那种女人?”
    
    “或许,她忙着去上班,等下班回来再跟我发火。”
    
    宋阳领着老宋来到小区外公交车站,“爸爸,以后你就乘坐这辆公交车去小黎的学校。”

本文标签:妺妺是我的性玩具小说

上一篇:老外的尺寸真的让人很爽吗-学长每上楼梯一步就顶一下

下一篇:老公睡觉非的把手放里面-上楼梯每走一步日以下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