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嗯太粗太深了h-被粗大捣出了白浆

2021-07-09 11:02:2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吓得那几个娘们急忙低头扭着翘臀走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那几个娘们,桃花村的女人都这样,爱叽啦事儿,尤其是爱叽啦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那点事儿。 美丽的桃花村西

吓得那几个娘们急忙低头扭着翘臀走了。

 文学


    
     其实这也不能怪那几个娘们,桃花村的女人都这样,爱叽啦事儿,尤其是爱叽啦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那点事儿。
    
     美丽的桃花村西边傍着太行山,北面是九凤河。青山绿水孕育出来的女人自然冰肌玉骨,婀娜多姿。但应了那句古话“红颜自古多薄命”,桃花村的女人看哪个生活的不容易。
    
     六年前村里把家过日子的男人都去山西挖煤,可一走就没几个活着回来的。大部分都死在了煤窑坍塌的事故中,这中间就有宋小兵的爹宋贵生。
    
     桃花村里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或者是游手好闲的男人。正值旺龄的女人差不多都成了寡妇,她们能不能想男人吗?总是摸不到男人,所以只要是发现一丁点儿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儿,就得急忙过过嘴瘾。
    
     宋小兵愤怒的眼里噙满了泪水。他低着头缓缓朝村子里的赤脚医生宋天来家走去。
    
     宋小兵的胳膊就是脱臼了,老医生宋天来很快为宋小兵复了位。
    
     从宋天来家里出来,宋小兵的虎眼瞪得溜圆,牙齿咬的咯咯响。宋小兵没有回家,而是沿着村中大路出了村子,直接奔镇上。
    
     宋小兵步行到马家镇的时候,天近黄昏了。他问好了宋大拿家的住处,很快站在了宋大拿家门口。
    
     宋大拿家是一栋二层小楼,豪华气派。院子里没有宋大拿的吉普车,宋小兵立时沮丧。马巴子的,还没回来,老子就先收拾一下他家里其他人再说。
    
     宋小兵先进了厨房,见厨房的案板上正好放着一把明亮的菜刀,立即把菜刀拿在手里。
    
     在一楼的房间里搜寻了个遍,没发现一个人。他的眼睛就要喷出火来了。
    
     刚上到了二楼,迎面就是一个杏眼桃腮,四十来岁的风韵妇人。那妇人一头乌黑的头发湿湿的,披散在脑后,穿着一件白色半透明的裕袍,里面的风景若隐若现。
    
     宋小兵一个箭步窜上去抓住了她的裕袍,嘶哑着嗓音问,“你是不是宋大拿的老婆?”
    
     妇人的脸登时吓得苍白,身子也跟着瑟瑟发抖,颤着声音说,“是!是!你是谁?有话慢慢说!”
    
     “老子没法和你慢慢说,既然你是宋大拿的老婆,那你今天就玩完了!”凶神恶煞般的宋小兵举起来菜刀朝妇人的身上砍去。
    
     妇人吓得哭叫出声,“宋大拿爱作孽,这我知道,可那和我没啥关系呀,你不至于祸害了我的命吧!我看你岁数还不大,杀了人是要偿命的!”
    
     一说起偿命来,宋小兵的手慢慢停住了。俺宋小兵可不能为这样一个娘们偿命死了,俺还有事儿没完成呢。
    
     原来宋小兵的爹宋贵生死在了山西煤窑,同去的人家都得到了一笔不菲的抚恤金。可宋小兵家愣是半个钢镚儿都没收到。六年前宋小兵十一岁,那时候他就惦记上了这件事儿。发誓以后要查明真相,不能让爹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宋小兵的鼻孔中突然充溢着一股浓郁的香味儿。那是从妇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成熟女人*体香和茉莉香水的混合味道。宋小兵不禁有些头昏脑胀。
    
     宋小兵的眼睛落在被半透明裕袍遮挡住的身子上。宋小兵嘴角忽然掠过一丝阴冷,喝道,“想要俺不杀你也行,脱衣服!叫俺睡了你!”
    
     “啥?你……”妇人刚要说什么,但看宋小兵眼里发出来像野狼一样的光,顿时把到嘴的话咽了回去。妇人可能心里在想,让他睡了总比死了好多了吧!
    
     要知道宋大拿的老婆王真真可是个很守妇道的女人,只不过跟着任何一个男人都行啊!
    
     王真真慢慢褪下了裕袍,里面什么都没穿,顿时一具完美的同体果了出来。白皙滑润,凹凸分明,错落有致。一个四十岁的女人,身体保养成了这样子,很叫人瞠目结舌。
    
     宋小兵的眼睛马上在女人身上搜寻开来,从高耸的柔软开始,到杂草丛生的水帘洞,还有圆润的臀。每一样都让宋小兵的那颗小心脏狂跳不已。
    
     马巴子的,宋大拿的老婆长的还真不错哩!就宋大拿那副矬粗短胖的德行还能搞到这样的老婆,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一堆臭狗屎上。宋大拿糟蹋了俺小婶儿,俺就祸害他老婆,也算是找找平衡!
    
     第一次看见一个完整的光身子女人,宋小兵被迷住了。他扔下菜刀,颤抖着十指向那俩雪白的大馍馍抓去。宋小兵的大手顿时被撑得满满的,但却又不能完全握住,指端露出白生生的嫩肉来。
    
     胡乱的捏揉,感觉滋味不错。
    
     王真真见宋小兵扔下菜刀,心里踏实了很多。她早就看出来宋小兵是个生手,不禁心内一阵痒痒。被强女干吧,还遇到个童子,看来我的命运还是不错的。
    
     她索性闭住眼睛,尽情的享受起来。

第3章当着面做


     宋小兵没有实战经验,王真真就是闭住眼睛,半推半就,坐享其成,这一切都靠宋小兵的摸索了。
    
     总算是上了王真真的身子。在进入她体内的那一瞬间,宋小兵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陷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泥潭里。空间十分狭窄,窄小而深邃,正好紧紧包裹着他,似乎整个灵魂都被束缚住了。
    
     摸索到了窍门,宋小兵像一只下山猛虎一样在王真真的身体里一阵乱捣,次次直入花心。让王真真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硕大和充实。但那充实带来的快乐她只能默默承受着,不敢流露出来。生怕宋小兵看出来,再度挥舞起菜刀。
    
     宋小兵虽然是在报复宋大拿,强女干宋大拿的老婆。但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宋小兵头脑中时而浮现出小婶儿丁美兰,时而浮现出二姨丁玉兰。感觉被压在身下的女人就是她们两个一样。
    
     楼下突然传来宋大拿粗犷的声音,“真真,干啥呢?我回来了!”随后就是一阵咚咚的上楼声。
    
     王真真开始激烈的挣扎起来。宋小兵察觉情形有异,急忙伸出一只手把不远处的菜刀拿在手里。
    
     宋小兵一手握着菜刀,身体在王真真的身上龙腾虎跃着。嘴里还不停的吼着,“老子日死你!马巴子的,老子就是要报仇!”
    
     宋大拿到了楼梯口看到地板上正纠缠在一起一黑一白两具躯体。登时差点儿晕倒。他摇晃了一下身子,猛扑过来。
    
     “我草你祖宗的,敢草我老婆,你他吗的真活腻歪了!”挥舞双拳就要朝宋小兵的身上一顿乱捶。
    
     宋大拿这时手里没枪,派出所里有严格规定,只有执行公务的时候可以带枪。估计要是有枪的话,他铁准拿出枪来一枪打碎了宋小兵的脑袋。
    
     宋小兵怒吼道,“别动,再动老子就砍死你老婆。老子就是上了,你敢把俺咋的?”
    
     菜刀横在了王真真白皙的脖颈上。
    
     王真真这才真正感到了恐惧,她的身子似乎痉挛了。颤巍巍的说,“大拿,别动,别过来!”
    
     宋大拿似乎很听王真真的话,就站在那里不动弹了,眼巴巴的瞅着宋小兵狠狠的冲刺。王真真终于不堪重负,昏死过去。
    
     宋小兵浑身一抖,火热的岩浆喷洒而出,洒在潮湿的黑暗之处。这才依依不舍的拔出湿林林的黑萝卜,留下一个空洞洞的茅草坑。
    
     宋小兵一直在提防着宋大拿,很快穿上大裤衩子,又故意弯腰在王真真的大乃上摸了一把,坏坏的笑道,“哼!好玩儿,过瘾!真他吗的过瘾!”
    
     宋小兵感觉满足了,举着菜刀在惊魂落魄的宋大拿眼前晃晃,轻轻的在他那张驴脸上划开一道口子,道,“宋大拿,俺告诉你,再敢欺负俺小婶儿,下一次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宋大拿还真是大气儿也不敢出了。他是派出所所长,平时飞扬跋扈,耀武扬威的,此时却又是天底下最怂的蛋了。
    
     宋小兵摇晃着身体下楼,猛然回头喊了一声,“宋大拿,俺告诉你,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老子是桃花村的宋小兵是也!”说完扬长而去。
    
     好半天,宋大拿才回过神来。
    
     他顾不得脸上的鲜血,急忙弯腰在王真真的人中上掐起来。王真真悠悠醒转,顿时火冒三丈,“宋大拿,你个狗日的,又在外面祸害人了是不?老娘迟早一天会死在你手里,这日子没法过了。”
    
     宋大拿一声不吭,扶起来王真真。王真真像是逮住了理儿,喋喋不休的仍然在痛骂。
    
     宋大拿低声恶毒的说,“真真,你放心,我不会放过那小子的,敢欺负你!哼!我一定要了他的命!”
    
     “啥?你胡说啥?我看你敢!这事儿过去了就过去了,我不想再摊上更大的祸事,你懂吗?”王真真怒吼道,不亚于河东之狮。
    
     宋大拿吓得浑身一哆嗦。
    
     王真真意犹未尽道,“你要是再敢在外面惹事儿,哼!我看你这个所长就甭干了,我叫我哥哥赶紧换了你!”
    
     宋大拿急忙诺诺连声。
    
     其实宋大拿倒不是真的怕他老婆王真真,他怕的是王真真的哥哥王三怀。
    
     王三怀是马家镇的乡长,手里有实权,宋大拿一个小小的乡镇派出所所长的小命儿就捏在人家手里。
    
     宋大拿好说歹说,好不容易才把王真真安顿下来。宋大拿肚子里的火大了去了,憋的他几乎要发疯了。他哪曾受到过这样的屈辱,眼巴巴看着叫人强女干了自己的老婆,自己还闷不吭声的。这还算是个男人吗?
    
     第二天一上班,宋大拿就派人找来了马家镇的第一匪光头石勇。宋大拿和石勇是最要好的哥们,石勇无恶不作,出了啥事儿都是宋大拿给他兜着。他们臭味相投,狼狈为奸。
    
     宋大拿在石勇的耳边低声说,“兄弟,哥现在有一件很棘手的事儿,不便亲自出面,你就帮哥把这事儿办了,想法子把桃花村的宋小兵给我……”

本文标签:被粗大捣出了白浆

上一篇:一女两男新婚夜h调教/在车里他扒开我的内裤

下一篇:沈阳60老熟女高潮/一回家狗狗就要上我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