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宝贝乖好紧夹得我好爽/不允许我穿内裤去上学

2021-07-09 11:42:0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A ,最快更新夜夜笙歌最新章节! 本来我今天的兴致实在是不高,之前跟程夫人那场大战可是费了我不少的功夫,如果不是因为年轻力壮,真的快要被虎狼之年的她给弄得精尽人

文学


     A ,最快更新夜夜笙歌最新章节!
    
     本来我今天的兴致实在是不高,之前跟程夫人那场大战可是费了我不少的功夫,如果不是因为年轻力壮,真的快要被虎狼之年的她给弄得精尽人亡了。
    
     后来也是看在支票的份上才答应带这小丫头出来,如果她不愿意我还乐得清闲。
    
     可是现在,她看起来那么主动,我的阳刚之气一下就被抖落了出来,噌的一下就抬起了头,十分昂扬。
    
     “哎呀你这个臭流氓!”
    
     女孩居然胡乱挥舞着手,几次击打在我的宝贝上,气得我一把就按住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
    
     “老实点!”
    
     但凡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她刚才的行为,那种疼法可是要人命的,何况老子可是靠这个混饭吃!
    
     “你,你放开我!”
    
     “拍照就拍照,你再动手我可就不客气了!”我很生气,哪怕她给我差评也无所谓。
    
     女孩眨巴了两下眼睛,咬了咬嘴唇:“我,我......我从来没有见过男人的......”
    
     哟,不会吧,如今这时代,想要找个黄花大闺女比找个恐龙还难,我心里很是惊讶,当然表面上还是很平静,甚至还有了调戏她的念头,好玩嘛!
    
     “所以说,凌月月给我的报酬很丰厚,我多不容易,还得担负起为你打开新世界大门的重大责任!”
    
     说到这里我突然有些疑惑,凌月月应该知道这丫头还不曾有过男女之事,怎么会......
    
     “给我让开!”
    
     没等我想明白,女孩就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她的力气虽然不小,可到底不如我。
    
     我压住她,在她耳畔低声说道:“其实,你给我也不吃亏,我经验丰富,一定会给你留下愉快的回忆!”
    
     “滚!”
    
     看着她红到耳根的小脸,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行行行,拍照拍照,你要我怎么摆造型?”
    
     女孩眯着眼睛,指挥我这样那样,总之我是该露的全都露了,她呢,就只是胳膊腿儿什么的。
    
     “可以了?”我靠在床头抽烟,这个撩人的姿势也被我弄了个自拍,还不错,跟明星差不多。
    
     “可以,全都发到我手机里!”女孩跳下床穿好衣服,从那件包裹她的大衣口袋摸出手机。
    
     我笑着点点头:“告诉我号码。”
    
     女孩想都没想就说了出来,我其实真的很想提醒她,随便加个微信就行,可是她那种天真的样子让我对她产生了一丝兴趣,这丫头看着挺刁蛮,其实还是幼稚的。
    
     “我走了,你自己慢慢数钱吧!”
    
     看着她的背影,我耸耸肩,这笔生意其实很划算,我不在乎自己的照片会被怎么利用,我这种身份的人本来就属于社会的阴暗角落,曝光更好,说不定能起到广告效应。
    
     等她消失之后我立刻给萧然打了过去,他那边很嘈杂,应该正在店里跟客人应酬。
    
     “完事了?”
    
     “还不算,你马上告诉我之前那个金主的联系方式,我有她想要的东西。”
    
     萧然笑了起来:“效率不错,我想她一定会很开心。”
    
     我漠然的吐出一口烟雾,她开不开心跟我有屁的关系,我只是想好好的收个尾,争取她的下一次光顾。
    
     “行,你等一会儿。”
    
     很快我就收到了一条微信好友请求,应该就是那个女人的,我接受了之后就把所有的照片都发了过去。
    
     跟着,我就得到了一笔丰厚的转账,这个女人出手很阔绰,我不会为了一个小丫头得罪她。
    
     美美的睡了一觉,早晨我回到了自己的租住屋里,这里非常简陋,除了那辆公司配给我的车和工作需要的服装,我的生活跟个普通快递小哥差不了多少,钱,我有别的用处。
    
     才刚坐下我就接到了萧然的电话,口气很不爽:“凯文,你到公司来一趟。”
    
     “老大,现在是我休息时间,离上班还早着呢!”
    
     “你以为我愿意?谁让你捅娄子的!”
    
     萧然很难这样跟我说话,他对手下的少爷们还算不错,只要乖乖听话,一切都好商量。
    
     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昨天那笔生意,不过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萧然是我的恩人,我不能给他惹麻烦。
    
     “爸爸,就是他,就是他毁了我的清白,还想要敲诈勒索我!”
    
     刚走进萧然的办公室,我就看到了那个女孩,她挽着一个中年男人的胳膊,委屈巴巴的指着我的鼻子大哭起来。
    
     “哦,是你?”
    
     中年男人其实长得还挺帅,只不过眉宇之间有着一层深深的怒气,整张脸都黑压压的。
    
     “请问您二位这是?”
    
     我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小丫头,你还敢跑来倒打一耙?什么敲诈勒索,告我服务不周还差不多!
    
     “你对我女儿做了什么?”
    
     我看着萧然,他默默的点了点头,于是我也就心安了,笑着搂住小丫头的肩膀:“陪令千金一夜春宵而已!”
    
     “你!”
    
     女孩一把推开我:“离我远点!”
    
     “宝宝,昨天你可不是这样说的,我怎么记得你一个劲的喊着还要,还......”
    
     “闭嘴!”中年男人的拳头都捏紧了。
    
     我举起双手:“OK,OK,其实想必您也看出来了,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一个花钱买乐子的圣地,您女儿是我最尊贵的顾客之一!”
    
     萧然在偷笑,被我看到了眼里,他路子很广,不然也不可能把风俗业生意做得这么大,有他做后台,我不用担心什么。
    
     “凌星儿!到底怎么回事?给我说实话!”
    
     原来她叫做凌星儿。
    
     “爸爸,我中了圈套,凌月月的圈套!昨天我生日,她邀请我吃晚餐,我也想要跟她和平共处这才欣然答应,可是,可是她居然把我灌醉,还买通了这个死鸭子......”
    
     “小姐,请你说话尊重点!”我假装不快的皱起眉。
    
     “总之就是这个男人,他霸占了我的身体,还拍了照,说是如果我不听话,就把照片公布出去,呜呜呜呜......”
    
     中年男人吸了一口气转向我:“真的?”
    
     “过程是没错,可真相并不是。”我淡定的笑了起来。
    
     凌星儿诧异的看了我一眼。
    
     小丫头,你还嫩了点!

     中年男人很沉得住气,他没有理会凌星儿的哭闹,反而挥挥手制止了她。
    
     “我不认识什么所谓的凌月月,昨天是令千金自己带着支票来光顾我们的生意,她点了我的钟,带我出台,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自愿的,拍照也只是为了助兴!”
    
     凌星儿一下就急眼了,冲过来揪住我的衣领:“你撒谎,你胡说!”
    
     “温柔点好吗?”
    
     我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这场戏很有趣,我喜欢。
    
     “凌星儿,你太荒唐了!”
    
     “爸爸,不是这样的!死鸭子,你干嘛要护着她?哦,我知道了,因为钱对不对?我也可以给你钱,你说,快点说啊!”凌星儿疯狂的摇着我。
    
     太搞笑了,她以为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说什么呢,你如果觉得后悔第一次交给我这样的男人,其实也可以去做修复手术的!”
    
     凌星儿啪的一巴掌就招呼到了我的脸上,萧然马上站了起来,他的气场十分凌利,房间里的空气好像都凝固了似的。
    
     “第一次?”
    
     中年男人的脸都白了,可是很奇怪,我在他眼里看到了一丝异样的东西。
    
     “当然,我很疼惜星儿,为了留个纪念,我还特意拍下了她绽放在床单上的玫瑰,您要不要过目?”
    
     我摸了摸被她打的地方,这笔账我会记住的!
    
     当我拿出手机,凌星儿已经要抓狂了,可是她对萧然很是忌惮,只好使劲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如果她不承认我的话,就证明她对自己的父亲撒了谎,如果承认,那就是在诬陷凌月月,两难了吧,死丫头!
    
     “星儿,我没想到你竟然这么不争气!之前你跟我处处跟我作对,我还以为是你年纪小,叛逆,无条件的包容你,可是你......”
    
     “你包容我?恐怕只是担心会失去对凌氏企业的临时代理权吧?”凌星儿突然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也不哭了也不闹了,冷冷的看着中年男人,小巧的下巴高高的抬起来。
    
     萧然走到他们跟前,摸了摸眉毛:“两位的家务事还请回去处理,我们这里不提供咨询服务。”
    
     中年男人眯了一下眼睛,有寒意冒出来,我想这又是什么豪门恩怨的狗血剧,真是服了他们,吃饱了瞎折腾!
    
     “凌总,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将在我结婚之后统统物归原主!”
    
     凌星儿说完扭头就走,经过我身边的时候还猛的踩了一脚,幸亏我身手敏捷才堪堪躲过。
    
     中年男人脸上的表情快速的发生着变化,然后他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话。
    
     “星儿,我会让这个男人对你负责!”
    
     负什么责?
    
     “你说什么?”
    
     凌星儿转过身来,一脸的不可思议,我也有点懵逼,到底是几个意思?
    
     “放心,爸爸不会让你受欺负的,第一次对女孩子有多重要不需要我来告诉你吧?”
    
     中年男人,凌总,换上了一副慈父的模样,语重心长且又痛心疾首。
    
     我跟萧然对视了一眼,他的嘴角竟然上扬了起来,这是要看我的笑话了吗?你别忘了我是你的头牌少爷!
    
     “狗屁,我懒得跟你说,凌月月这个贱人,看我怎么收拾她!”凌星儿一把拉开了门。
    
     “你敢对你姐姐做出任何不礼貌的行为,我就封锁你的经济!在你结婚之前,还是得我说了算!”
    
     我干脆走到萧然身边,从他口袋里摸出烟盒掏了一支,正要点燃,凌总又说话了:“我们凌家世代清白,既然你把最宝贵的第一次献给了这个人,那么......”
    
     停顿了一下,凌总伸出手指着我:“你,必须要娶了我的女儿!”
    
     “什么?”
    
     我勒个去,负责到这种程度?
    
     “他想得美!”凌星儿的小嘴都快要扁成豆角了,不屑的翻了个白眼,态度十分嚣张。
    
     我忍不住大笑起来:“是是是,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高攀谁,凌总是吧,您太看得起我了,不过很抱歉,我拒绝。”
    
     “拒绝?年轻人,你似乎没有听懂我的话,如果你做了我凌某人的二女婿,你的未来将会......”
    
     “您似乎也没有听懂我的话,不管您女儿身价多少,是否貌美如花,我都对她没兴趣。”
    
     凌星儿蹭的一下就跑到了我跟前,把旁边的萧然都吓了一跳,不高兴的皱起眉。
    
     “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我推开凌星儿快要戳到我鼻尖的手指,笑着摇摇头:“不,我的脑子里全是干货。”
    
     “凭什么这么拽?你个死鸭子!”
    
     我收起笑容:“就凭你这幅德行,仗势欺人不说,还恶意中伤自己的姐姐,人品简直糟糕到了极点!”
    
     凌星儿气得说不出话,我也懒得跟她争辩下去,今天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然哥,凌总,如果没什么别的问题,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我就施施然的离开了萧然的办公室,这对父女根本就不正常,还是躲远一点比较好。
    
     “你......”
    
     凌星儿在我身后说了些什么我都没听见,急匆匆跑出夜总会我就给凌月月发了条微信。
    
     “不要让照片曝光,否则你会有麻烦。”
    
     把手机塞回到口袋之后,我径直打了辆车朝着东郊而去,那里有我最关心和挂念的一群人等着我。
    
     路上我就收到了凌月月的回信,她想要约我见上一面,我同意了,让她晚上来蓝月亮。
    
     车子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下了车我穿过一条泥泞的小路,来到了一个农家大院门口。
    
     还没进去我就看到了炊烟袅袅,唉,她怎么就是不听我的话,煤气罐我早就让人送来了,干嘛舍不得用?
    
     “路获哥哥来了,路获哥哥来了!”
    
     推开门,七八个孩子正在院子里摆放桌椅碗筷,听到声音全都冲我跑了过来。

本文标签:不允许我穿内裤去上学

上一篇:30岁的女人就没水了(高黄高湿多肉)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女被啪到高潮的gif动态图(医生体检系列H文)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