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在楼梯上走一步就顶一下(含苞待宠)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09 11:46:1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摇摇头说道:“这事已经不是报社能掌控,听说李鼎新亲自打电话到市委宣传部问了这件事……李鼎新说,像你这种……不负责任的人,不配做党报的编辑。&

摇摇头说道:“这事已经不是报社能掌控,听说李鼎新亲自打电话到市委宣传部问了这件事……李鼎新说,像你这种……不负责任的人,不配做党报的编辑。”
    

 文学

     乐正弘的心凉了,这是最后的判决,李鼎新连自己党报编辑的资格都否定了,报社肯定是待不下去了。
    
     “我走……”乐正弘咬牙切齿地说道。
    
     “走哪儿去?”关璐问道。
    
     这事来的太突然,乐正弘压根就没有考虑过后路,一时怔怔的答不上来,烦躁地摸出一支烟点上,只管闷头抽烟。
    
     关璐叹口气,说道:“余社长……也许可以把你调到生活导报当个编辑部副主任……”
    
     乐正弘听了关璐的话,神经质地笑了一声,他当然知道这份专供老太太和家庭主妇们看的报纸,上面除了柴米油盐和各种八卦之外,就是充满了前列腺和尖锐湿疣的广告。
    
     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当然,羞辱他的不是关璐,而是余明。
    
     操他妈的,余明这老东西巴不得把自己支的远远的,这样他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跟关璐鬼混了。
    
     妈的,说不定就是他暗中陷害自己!毕竟,为了彻底占有关璐这种女人,冒点风险算什么?
    
     关璐注意到丈夫的脸已经涨红了,急忙说道:“他也就是这么一说,去不去还不是由你……既然都这样了,你也不用着急,等着处理结果吧,如果你不愿意再干报纸,还可以去电视台,我在那边有朋友,可以替你想想办法……”
    
     乐正弘觉得关璐如此陌生,根本不像在一张床上睡了六年的老婆,仿佛只是一个在危难时刻来安慰自己的朋友。
    
     乐正弘心里无比痛苦,一方面是自己搞砸了,另一方面,恐怕从此他在老婆的眼里将一文不值,或者早就一文不值了。
    
     “算了,我不想在媒体干了……你也别替我操心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乐正弘犹豫了一下,问道:“这件事对你没有什么影响吧?”
    
     关璐愣了一下,摇摇头说道:“那倒不会……对了,今天晚上有个饭局,市委宣传部的张部长也会去,到时候我再……”
    
     乐正弘没等关璐说完,马上打断了她,怒气冲冲的道:“你别去求爷爷告奶奶了,这事到此为止吧!”
    
     乐正弘说完,转身朝外面走去。
    
     关璐一愣,似乎没有想到丈夫会突然发作,脸上露出狐疑的神情,随即拿起坤包追了出去,见乐正弘已经钻进了车里面,急忙喊道:“你这是要去哪儿?余社长要找你谈话呢。”
    
     乐正弘发动了汽车,说道:“还谈个卵!我只想一个人静静……”说完,一脚油门把车开走了。
    
     关璐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那辆桑塔纳消失在车流里,咬着嘴唇愣了一会儿,随即骂道:“见鬼!”
    
     乐正弘也不知道自己想去哪里,他只是无法忍受心中的无名之火,更无法忍受老婆的那怜悯而又审视的眼神。
    
     他此刻的心情很复杂,职场上的失意和老婆出轨的嫌疑掺和在了一起,如果不赶紧离开关璐,他担心自己会忍不住爆发出来。
    
     只是,自己今后和关璐该怎么相处呢?以前对老婆的不忠只是一种猜测,可在目睹了昨晚的一幕后,难道还要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每晚躺在床上等着老婆回来?
    
     此刻,乐正弘心里最纠结的就是这个问题。
    
     说实话,当“离婚”这两个字闪过脑际的时候,他就忍不住一阵揪心的痛楚,丢掉工作和丢掉老婆的痛苦绝对不能相提并论。
    
     虽然他和关璐的经济并不富裕,但短时间没有工作也不会影响到生活质量,可如果离开了关璐,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承受得住这个打击。
    
     毕竟,关璐可是他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一个让多少男人魂牵梦萦的女人啊。
    
     往事一幕幕浮现在脑海里:他想起了那个遥远的傍晚,记得好像是大二的后半个学期,他在校园图书馆的拐角处战战兢兢给关璐递情书的情景。
    
     记得关璐当时红着脸都不敢抬头,不过一只手却紧紧攥着那份情书,然后抬头瞥了他一眼,嗔道:“天天见面,有必要写信吗?”说完,一转身跑掉了。
    
     那天晚上,乐正弘躺在床上几乎一夜未睡,一颗心被爱情之火烧的差点只剩下灰烬,脑子里想象着第二天关璐对自己的求爱将会给出什么答案。
    
     乐正弘之所以敢给关璐递情书,心里多少也有点把握,这种自信一方面来自他的个人条件。
    
     首先,他自认为自己的相貌长得不错,一米八的个头,强壮的体魄,再加上一张帅气的接近英俊的脸,别说在班里面,即便是在全校也能打入十大帅哥榜。
    
     这一点他能够从遇见他的每个女生的眼睛里看到,其实,他也从关璐的眼神中读到过类似的神情。
    
     其次,做为一名学生,他的成绩在班里面也是名列前茅,虽然比不上关璐,但做为男生已经够引人注目了。
    
     最重要的是,他还有一个优越条件,这就是他的家庭。
    
     当然,乐正弘的家庭倒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他的母亲周钰是一位医生,父亲乐桐是市公安局下属的一个派出所的所长,遗憾的是在他读高中那年出车祸去世了,当时妹妹还只有十三岁。
    
     好在父亲是因公殉职,公安局给了几十万块钱的补偿,再加上母亲当医生的收入,一家人的生活倒也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父亲去世之后,母亲没有再嫁人,而是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儿女,要知道,这种年代可不是什么女人都能守得住的。
    
     何况,父亲去世的时候,母亲还不到四十岁,风韵犹存,光是在人民医院就有不少男人追过她,可都被她婉拒了,所以,在乐正弘眼里,母亲就是中国传统女人的典范。
    
     当然,乐正弘追求关璐的优势倒不是他的单亲家庭,而是他的本市户口。
    
     乐正弘通过在学生会工作的一个校友偷偷“调查”过关璐的背景材料,她来自距离省会城市三四百公里的一个小山村。
    
     关璐的母亲是家庭妇女,父亲在镇上开了一家超市,家里还有一个弟弟,经济条件不是很好。
    
     乐正弘认定关璐这个小山村飞出来的金凤凰绝对不可能再回到家乡,因为从平时的言谈举止,已经看出她对大都市的向往。
    
     基于这种缜密的分析和自我判断,乐正弘觉得在关璐众多的追求者之中,自己很有胜出的机会。
    
     而事实上,关璐并没有怎么矜持,在让乐正弘煎熬了一个星期之后,关璐羞羞答答的给他回复了一份情书。
    
     当乐正弘带着一颗狂跳的心打开那封信的时候,还以为上面写着多么炙热的文字,没想到一大张A4纸上只有一句话:晚上八点整江州河畔看月亮。
    
     那天晚上,乐正弘压根就没有注意过天上的月亮,他陪着关璐沿着江州河溯流而上,也不知道走了多远,最后在一个人迹罕至的青青河畔找了一个隐秘之地,然后他大着胆子把关璐抱在怀里,并且亲吻了她。
    
     而关璐似乎是个一旦做出选择就义无反顾的女人,只是稍稍“抵抗”了一下之后,就瘫在了乐正弘的怀里任他亲吻轻薄,只是一直严守着最后一道防线。
    
     恋爱的季节对于一对年轻人来说就像是泡在了蜜罐中,两个人只要几分钟不见,就像是痛苦的马上要死掉一般。
    
     尤其是乐正弘,只要看见关璐跟哪个男生说句话,都恨不得冲上去掐死对方。
    
     而实际上,关璐好像也不是那种朝秦暮楚的女人,一旦把一颗心给了乐正弘,对其他的追求者也就有意疏远了。
    
     并且好像也看透了男朋友的“小肚鸡肠”,尽量不给他产生误解的机会,后来,好像是为了让乐正弘吃颗定心丸,在第二年的夏天的某个夜晚,当两个人在江州河畔的青草地缠绵的情不自禁的时候,关璐只是象征性地抵抗了一下,就让乐正弘侵入了自己的禁地……
    

    而关璐回忆起第一次的刺激,似乎也有种别样的兴奋……
    
     总之,除了父亲早逝有点不幸之外,乐正弘的人生可以说是一帆风顺,大学顺利毕业,然后通过母亲一位熟人的推荐顺利进入都市晚报,并且还是跟自己的女朋友在一个单位,然后两个人又顺利进入了婚姻的殿堂。
    
     现在想想,他觉得自己唯一犯的错误就是不该当编辑,应该和关璐一样当个记者。
    
     因为,他总觉得关璐之所以会被余明搞到手,除了出于利益考虑之外,恐怕跟自己这些年在婚姻生活中过于柔弱的性格有关。
    
     关璐就曾经多次调侃说,如果他能拿出在床上冲锋陷阵的精神,这个家哪用得着她操这么多心。
    
     随着关璐成为“一家之主”后,乐正弘的惰性和依赖性也渐渐消磨了他的锐气,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单位,大小事情一律由老婆做主,就连他的前程都是关璐替他规划。
    
     而关璐本就是一个控制欲和权力欲很强的女人,刚开始,她倒是很愿意扮演丈夫的“保护人”,并乐此不疲。
    
     可随着她名气和地位的与日俱增,接触的各级领导也越来越多,眼界和心气自然也越来越高,时间久了,对“保姆”的角色就渐渐厌倦了。
    
     一个野心勃勃的女人和男人一样需要激情,或者说需要刺激,只有这样才能让她保持旺盛的斗志,遗憾的是这种激情和刺激已经无法从乐正弘那里得到满足了。
    
     尽管乐正弘在床上对她的身子仍然热情不减,但这种不思进取、一味追求肉体欢愉的行为,让关璐逐渐感到厌恶,只是没有当面表现出来而已。
    
     其实,乐正弘也发现妻子在床上没有以前热情主动了,有时候甚至就像是在勉强应付,好像只是在履行作为老婆的责任和义务。
    
     但这并没有引起他的警惕,在他看来,这可能是老夫老妻缺乏热情的正常现象,或是她工作太累导致。乐正弘做梦都想不到妻子可能是在其他男人那里得到了满足。
    
     然而,当昨晚看见余明从妻子领口插进去的那只手之后,他一瞬间得到了全部答案,没想到在不经意间,老婆竟然已经红杏出墙了,尽管他还是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可事实就摆在面前,由不得他不信。
    
     乐正弘漫无目的地开着车在街上转悠了一圈,最后把车停在了大正路的一个停车场里,然后坐在车里面一直接一直抽烟,心里的那团火不仅没有熄灭,反而燃烧的更旺,同时还伴随着悔恨、懊恼、沮丧和忧伤。
    
     失败的男人。悲哀的男人。乐正弘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和荣耀,可能就是就是娶了关璐让人羡慕。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用一顶绿帽子把自己一瞬间就变成了龟孙子。
    
     “吱”的一声急刹车,一辆宝马轿车忽然停在了乐正弘的旁边,两辆车之间相距只有几十厘米,车窗敞开着,只见车里面坐着一男一女,年龄都在二十左右。
    
     车刚停稳,那个男孩就一把搂过女孩开始亲吻,一只手还掀起女孩的T恤,伸进去抚摸,看那架势好像要在这里车震。
    
     乐正弘此刻心事重重,没有兴趣观看这对年轻人的表演,他下意识的降下车窗,把烟头扔出窗外。
    
     没想到他车窗玻璃下降的过程中发出了咔哒咔哒的响声,惊动了宝马车里的一对鸳鸯。
    
     男青年吃惊的转过头来,看到乐正弘,立刻狠狠骂道:“你他妈没病吧?竟然躲在这里偷窥,想看就回家看你妈去……”
    
     男青年骂的话一瞬间就刺激到了乐正弘的神经。
    
     尤其是“偷窥”这个词让他不禁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在记者部门外偷偷摸摸的情形,顿时涨红了脸,心中的那股火苗马上就窜了起来,恶狠狠地盯着男青年,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兔崽子,你再给我说一遍……”
    
     男青年似乎注意到了乐正弘眼神中的火苗,稍稍愣了一下。
    
     可他身边的女孩也不是善茬,接腔骂道:“变态东西!偷窥狂,垃圾!”
    
     男孩回头看看女友,只见她小脸气的通红,男孩顿时像是受到了羞辱,回头冲乐正弘骂道:“草你妈的,再骂一遍怎么了,欠骂的变态玩意!”
    
     女孩冲男孩骂道:“费什么话?有种就下去扁他,难道让他白看了?”
    
     男孩受到了女孩的刺激,打开车门就下了车。
    
     如果是在平时,乐正弘恐怕早就离开了,可今天他心中的那股邪火正没地方发泄呢。
    
     他一声不吭地松开安全带,拔出车上的钥匙,打开车门就钻了出去。
    
     原本气势汹汹的男孩猛然看见从车里面出来的乐正弘竟然人高马大,顿时傻眼了,马上停住了脚步,嘴里却仍然不干不净地骂道:“草你妈的,老子怕你不成?你去打听打听老子是谁!”
    
     话音未落,只见乐正弘已经冲了过去,对准男孩的脸就是一拳,打的他后退两步,撞在了宝马车上。
    
     乐正弘清楚地看见男孩的鼻子流血了,可他并没有住手,好像反而受到了刺激,跨上一步,一把揪住了男孩的衣领,挥起拳头照着那张小白脸猛揍。
    
     男孩的脸就像是开了果酱铺,渐渐变成了余明的脸……
    
     直到车里面的女孩发出尖叫声,乐正弘猛然间清醒过来。
    
     他举起的拳头慢慢放了下来,气喘吁吁地说道:“兔崽子……给你一点教训!”
    
     乐正弘转身一脚踢上了自己的车门,然后转身走出了停车场,一直走到马路对面,他才回头朝停车场看了一眼,那辆宝马车已经不见了。
    
     乐正弘喘息了一会儿,忽然发现自己所在的位置正是江州市人民医院,心里就有点羞愧,觉得自己表面上看只是开着车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转悠,可潜意识中心里却想着母亲。
    
     快三十岁的人了,遇到挫折的时候竟然还想着找母亲倾诉,如果让关璐知道了,又是自己缺乏男子汉气概的佐证。
    
     再说,母亲已经老了,为什么还要让她为自己的事情操心呢?何况,关璐出轨的事情,也说不出口啊。
    
     乐正弘抬头看看人民医院的大门,突然想起了老主任莫蔚蓝,为什么不去看看她呢?
    
     想到这里,乐正弘走到医院门口的一家花店,买了一大束康乃馨,然后来到了医院的大厅,在总台打听了一下,就乘坐电梯来到了十二层的1216病室。
    
     莫蔚蓝头上戴着一顶帽子,正躺在床上看电视,一瞥眼发现了站在门口的乐正弘,手里还捧着一束鲜花,稍稍愣了一下,笑道:“小乐,你怎么来了?”
    
     乐正弘觉得老主任不仅更瘦了,而且好像整个人都收缩干瘪的没了人形,心里忍不住一阵难过。
    
     “莫主任,不好意思,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来看过你……”乐正弘把鲜花放在床头柜上,在床边的一张椅子里坐下来。
    
     莫蔚蓝半靠在床头,瞥了一眼乐正弘,说道:“我知道你们都很忙,关璐来过就行了,你又跑来干什么?”
    
     乐正弘一愣,没想到老婆已经来看过莫蔚蓝了,可是她为什么没有提过这件事?一时之间,乐正弘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莫蔚蓝看了看乐正弘,道:“我看你眼睛里都有血丝了,昨晚一夜没睡吧?”
    
     乐正弘心中一动,莫蔚蓝的不会已经知道了吧?
    
     这么一想,乐正弘就有点抬不起头来,似乎对不起老主任多年的栽培。
    
     莫蔚蓝小声说道:“我都听说了,你在报社恐怕是待不下去了,有什么打算?”
    
     乐正弘没想到莫蔚蓝说的这么直白,愣了一下,道:“还没有想过,我也是早晨才知道的。”
    
     莫蔚蓝叹口气道:“怎么会出这种事呢?”
    
     乐正弘好像再也憋不住了,气哼哼地说道:“莫主任,我昨天晚上明明仔细看过版面,绝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我怀疑有人故意陷害我!”
    
     莫蔚蓝听了乐正弘的话,有点意外地问道:“陷害?为什么有人要陷害你?”
    
     乐正弘闷头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这还用问吗?都说你要退休了,这个主任的位置好几个人盯着呢。”
    
     莫蔚蓝一脸惊讶的说道:“为了主任的位置,陷害你?”
    
     乐正弘说道:“除了这个理由我想不出第二个。”
    
     莫蔚蓝充满怜悯的说道:“我相信你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但我可以确定,即便有人故意陷害你,也不是因为主任的位置……我生病后,这个位置已经有人选了,余社长还特意给我打电话商量过这件事。”
    
     乐正弘听出了话外之音,诧异的问道:“谁?”
    
     莫蔚蓝犹豫了一下说道:“现在也没必要瞒你了,过两天就要宣布了,余社长决定让杜秋雨接替我的职务。”

本文标签:在楼梯上走一步就顶一下

上一篇:女被啪到高潮的gif动态图(医生体检系列H文)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啊别揉了我快尿了/舌头灵活旋转小核花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