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猛烈顶撞敏感点哭泣/毛茸茸的又肥又大的

2021-07-09 14:59:2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秦林虽然第一次弄女人,但平时岛国里那些经典的爱情动作片还是有所涉猎的,曾经他可是很羡慕漂亮女优跪舔男人的,没想到今天能亲自体会一把。 女人似乎经验丰富,她那张嘴就像是

文学

秦林虽然第一次弄女人,但平时岛国里那些经典的爱情动作片还是有所涉猎的,曾经他可是很羡慕漂亮女优跪舔男人的,没想到今天能亲自体会一把。
    女人似乎经验丰富,她那张嘴就像是自带了吸力,时快时慢,忽冷忽热,好像将他完全包裹在里面,那滋味妙不可言,无法形容,非要说的话,就是极致爽爆了。
    折腾了足足个把小时才完事,两人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满意,相互搂在一起窃窃耳语起来。
    没想到你又大又粗,还这么持久。我很喜欢。女人看着秦林,语气充满了惊喜。
    对了,你叫啥?秦林问道。
    女人笑了笑,我叫洛菲。你呢?
    秦林!
    洛菲道:唉!遇到你了,短时间里还真不想跟你分开啊!你可真是个迷人的小坏蛋。
    你舍得你老公?
    洛菲道:你说船舱那位?他不是我老公,嘿,只是我的老板罢了!对了,你要是有办法把他弄走,我就跟你待几天,等我大姨妈过去,想要我怎么伺候你都行。
    听她的语气,对秦林似乎产生了一种依恋的心理。
    这让秦林心里有种强烈的优越感,想了想,他说:你不如在青岛的时候,乘机把你老板甩掉。
    那还是算了!我的薪水可是他发的,要是被他发现我甩了他,就死定了!洛菲笑着,好看极了!
    秦林一时竟看得痴了。
    洛菲抛了一记媚眼,娇羞道:有那么好看吗?
    真俊!真好看。
    秦林由衷地赞叹道,要知道,在他的村里,他就没见过这么俊俏又懂得打扮的女人。
    没想到你看起来傻傻的,说话却这么好听。洛菲咯咯直笑道:那……我给你当媳妇,好不好啊?
    好!好啊。求之不得。
    秦林的憨样,让洛菲更笑的花枝乱颤,秦林,你真逗。
    突然,洛菲主动地凑了上来,细声道:放心吧,等过几天,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到时候,你想怎么弄都可以。
    说完,她有些动情地主动送上了香吻。
    两人又你侬我侬了一番,洛菲才起身返回舱里。
    看着洛菲那完美的背影,秦林心里愈发想要拥有这个女人,她可是秦林生命中第一个女人,这种感觉完全不同。
    真是期待啊!
    秦林想到过几天就能搂着这样的女人睡觉,心里更是美滋滋的,随后他也回到了舱里,看到洛菲这会已经睡着了!
    还是先把门夹板装上,要不明天就解释不清了。秦林弄完之后,倦意上涌,倒头沉沉睡了过去。
    等到醒来,才发现天色已经大亮,他穿好衣服悄悄地回到甲板上,准备做早饭,刚到甲板上,才发现洛菲跟她老板早就醒了,这时正在甲板上拍着照片,不过他们拍照片的方式却让秦林差点鼻血都流了一地!
    洛菲脱光了上衣,摆弄着各种造型,那身段,那模样在晨曦的光芒下,就像是披上了金色的外衣,看起来更加地诱人。
    秦林猛吞了一口唾沫,暗想:这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啊。
    偷偷的看了一会,洛菲早就发现了他,看到他那憨憨的样子,俏脸更加地明艳动人,连带着摆拍的动作都更加地好看了!
    菲儿,你真是上天的杰作。
    洛菲的老板由衷的赞叹,引得秦林连连的赞同。
    不过秦林不敢待太久了,起身回到了舱里做起了早饭,等他早饭刚做完,就看到洛菲的老板找了过来,说是有急事,必须马上原路返回。
    原本计划三天的行程,只过了一半,秦林自然也没什么意见。他先是把船锚拉起,回到驾驶舱发动引擎,急忙返回了海庄村。
    下了船,洛菲老板似乎很满意,除了一千的船费,又多加了四百块钱。
    洛菲在她老板的背后,使劲打了眼色,那意思秦林明白,大致就是过几天我还会过来找你。
    ……
    洛菲跟着她老板走了。
    秦林看着洛菲远去的背影,心心念念着那完美无瑕就像艺术品的身体,虽然跟洛菲不太可能,但能这样念着一个人,其实也挺好的。
    秦林揣着钱,回到家里,刚走到村口,就被罗寡妇给堵住了。
    罗寡妇是村里的一枝花,虽然三十多岁了,但风韵犹存,有着非一般的人间凶器,寡妇嘛!有身段,有相貌,自然会惹得不少村民惦记。
    这些年她在村口开了一家豆腐店,做得豆腐水嫩嫩的,大家都说她是拿胸脯磨出来了,也让她得了个豆腐西施的名声。
    罗婶,你找我啥事?
    秦林心底有些奇怪,罗寡妇打小就因为他是个孤儿,对他一直不咸不淡的,这会咋感觉态度完全不一样了。
    罗寡妇笑道:小林啊!你来俺们家坐会。婶儿今天有事跟你说。
    跟着罗寡妇来到她家,却看到两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这在剥着香蕉皮,其中一个他认识,是罗寡妇的女儿罗玉琴。
    这两大姑娘剥香蕉的手法,轻柔中带了一点点耸动,嗯,很熟悉。秦林心头猛跳,恍然想起了昨夜洛菲摸在他那里的画面。
    秦林暗想:经过昨夜的洗礼,他是不是太邪恶了?可看那动作,还真是越看越像那么回事。
    罗玉琴长得很漂亮,一张精致的瓜子脸上,洋溢着青春气息,从远处看,罗玉琴跟罗寡妇竟有七八分相似,两人走在一起,还真有点姊妹花的味道。
    秦林一直暗恋罗玉琴,而且还总是扬言要讨罗玉琴当婆娘,或许这也是罗寡妇不喜他的原因吧。
    林哥哥,你来了?
    罗玉琴这会剥完香蕉皮,抬眼看到进门的秦林,眼里透着惊喜,一边嘟起嘴吃起香蕉来。她的唇有点厚,看起来很性感,那香蕉肉触碰她的嘴唇,那画面,充满了各种想象力。
    秦林顿时感觉下面硬邦邦的。
    表妹,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人?
    秦林转眼一看,才发现另一名女子相貌一点也不输给罗玉琴,柳眉杏眼,笑起来很甜很迷人,但跟罗玉琴比起来,多了一股泼辣劲。
    罗玉琴脸一红,抿嘴道:好啊!表姐,你取笑我,我这就去告诉我妈,看你还……
    那个大美女一把拉住了罗玉琴,求饶道:好好好!表姐错了还不行?
    这时,罗寡妇也走了进来,指着那大美女说道:小林,你现在既然拜了海龙王,正式开始讨海上生活,婶子正好有个事情想求你。这是俺一个远房堂弟生的闺女,叫丁雯。她跟她几个同学是学啥美术的,想去海上写生,俺想这小年轻里头,就你办事牢靠,所以……
    秦林这会顿时明白过来。
    平日里秦林在村里都是一副傻里傻气的样子,敢情罗寡妇看他秦林为人憨实,又或者不放心其他渔民,害怕他们动些歪心思,所以才求上了他。
    哦!好!
    秦林露出一个标志性的憨笑,点头答应了。
    罗寡妇见他想也没想一口答应了,也很高兴,立刻去外面的摊子上点了几块嫩白豆腐递给秦林,说道:那婶儿先谢谢你了。
    接过罗寡妇手里的白豆腐,秦林准备问什么时候出发,下一刻,却见罗寡妇把罗玉琴带到了里屋,叽里呱啦的不知道说些啥。
    不过秦林闭着眼也知道,罗寡妇这是瞧不上他,偷偷跟女儿说,少跟他接触之类的话。
    这让秦林心里隐隐有些不快,一旁的丁雯却在好奇地打量着他。
    罗寡妇终于说完了事,返身跟秦林约好了明天清早就出发。
    秦林憨憨一笑,提着白豆腐回到了家中。
    他的家还是土砖盖的房子,在村里也算是独一号了,家里破破烂烂的,四处漏风,不过对他来说,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已经算相当不错了!
    好在村里现在的政策不错了,也分了一条渔船给他,让他能够有吃饭的家伙事,这日子眼瞅着能越过越好,心情自然也跟着好了起来。
    他也是个倔脾气,越不让做的事,他偏要做成,到时候只要攒够了钱,他一定去罗寡妇那提亲,打死也要把罗玉琴给娶回家。
    随便吃过中饭后,秦林又去村里买了两桶柴油,把明天准备出海的事情准备妥当后,再次返回了家中。
    第二天,天刚亮,秦林就来到了渔船上,过了好一会,看到丁雯领着两男一女,一共四个人,各自身后都背了个画板,看他们的打扮,应该就是罗寡妇说的那几个丁雯的同学了。
    小林哥,我们来了!
    丁雯走过来笑嘻嘻地道。
    秦林却是眼睛一亮,丁雯穿了一件低胸圆领的白T恤,她微微弯着腰,从秦林的角度恰好能看到那嫩得出水的高耸。
    喂,你眼睛往哪里看呢?
    丁雯身后一个尖脸眼镜男,阴着脸不悦地道。
    看得出来,眼镜男很在意丁雯的一举一动,丁雯似乎跟这个眼镜男关系很不一般啊!秦林憨憨地笑了笑,也不去争什么,转身回了驾驶室,发动了引擎,准备出海的最后工作。
    

第四章荒岛求生?

哇!真是太美了。
    出海五个小时后,甲板上丁雯跟她的同学都忍不住赞叹。
    蓝天,大海,接天连碧,确实是美极了。
    那个,小林哥,可以麻烦停一会船吗?我们想在这里写一会生。丁雯突然出现在了秦林身后,笑着说道。
    秦林点了点头,停了船。
    在此之前,秦林跟着村里的几个叔伯出过海,这景色也看得多了,早就习以为常,但对于丁雯这些旱鸭子,却充满了各种好奇,仿佛大海里藏着某种神秘的宝藏,等待她去挖掘。
    其实就这段时间,秦林已经知道这四人的关系,丁雯跟那个尖脸眼镜男,很明显是一对热恋的情侣,尖脸眼镜男叫曹磊。
    另外一个女生叫叶宓,是丁雯的闺蜜兼好友,而另一个男生则叫刘云海,跟叶宓是一对。
    他们一边画着大海,一边打情骂俏。
    秦林左右无事,也跑到甲板上,看他们写生,不过那个曹磊明显对他还有敌意,眼里发着冷刀子。
    秦林懒得回应,他东看看,西瞧瞧,看到一幅幅美丽的大海画跃然纸上,心里充满了惊奇。
    丁雯和叶宓不愧是大学生,身上充满了朝气和活力,尤其是她们那修长白皙的美腿一颤颤的,看得秦林也是心头邪火乱窜。
    咦?那是什么?
    丁雯指着天边突然出现的金黄色的彩云。
    秦林抬眼一看,脸色却是大变,说道:你们快回舱里,没事别到甲板上来!
    小林哥,怎么了嘛?丁雯撒娇地问道。
    别问了!
    秦林急忙回到了驾驶舱,发动引擎,掉头往回走。
    那金黄色的彩云来得极快,一波接着一波,转眼就变成了黑压压的一片,有种山雨欲来的压迫感。
    秦林的渔船本来航速就不快,一下就被卷了进去,再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迷迷糊糊地,秦林睁开了眼,发现自己躺在沙滩上,渔船就在一旁,他摸了摸疼痛欲裂的头,起身看了四周一眼,才想起遇到了海尘暴。
    这玩意来得快,去的也快,但卷到里头的,很难活命,再看渔船,他这才想起,急忙看渔船有没有啥问题,这一检查,竟发现船舱里破了好几个洞,得修补之后才能动。
    小林哥!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丁雯的声音,她此时有些狼狈,穿在身上的衣服,竟被撕裂了大半,露出了白嫩嫩的那一团,一脸羞涩地瞅着秦林。
    这里是哪?小林哥,你……你能给我去船舱里,找出我的包包吗?我……我想换一下衣服。
    秦林憨憨一笑,我也不知道在哪!说完,他翻身进入了船舱,不一会手里就多了个小挎包,递给了丁雯。
    丁雯道了声谢,就钻到了旁边的椰树底下换起了衣服,不一会儿,她来到了秦林身旁,脸上留有余悸,显然是想起了被海尘暴卷起的瞬间。
    小林哥,现在该怎么办?
    秦林想了想,说道:先去附近搜索一下,看看其他人有没有活着的,另外再找找手机,我们得求救才行。
    两人沿着沙滩,搜寻了半天,不知是不是海暴太温柔,其他三人都卷在沙滩附近,而且先后都醒了过来。
    丁雯她们劫后余生,自然要抱着一起痛哭伤感一番!不过秦林却利用这个时间,沿着沙滩搜索了大半个区域,一无所获!
    而且这个岛屿,似乎跟他平时航道上的岛屿很是不同,起码他感觉很陌生,似乎从未到过这里。
    丁雯她们收集了各自的手机,可发现经过海水的浸泡,早就不能用了!唯一能用的,还是秦林那老掉牙的手机,可拨打一通,却没有丝毫信号。
    这一发现让丁雯她们备受打击,她们顿时哭了起来,想着这辈子怕是回不到家了!
    而曹磊跟刘云海也是一脸苦瘪的样子。
    好了!这里没有信号,我们只能自救了,你们分成两组,再沿着沙滩搜索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没有的话,就去海岸边捡些海鲜回来,我去找找修补渔船的材料,争取早点离开这里。
    秦林的话,让她们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
    很快天色暗了下来,秦林在岛上一个地方,找了个看起来很精致的盒子,因为这个荒岛究竟什么情况,他并不知道,所以不敢太过深入。
    刚回到集结点,丁雯她们找了很多蚌壳,竟然还捕了两条海鱼,看起来她们也并不完全没有用处。
    秦林从渔船找出打火机,又拾了些干柴,来了一通蚌肉海鱼烧烤宴。
    吃完之后,秦林就回到了船舱,打算把那个精致的盒子拆开,看看能不能塞住渔船那窟窿,可刚一打开那盒子,他就惊呆了。
    那是一双眼睛,而且还溜溜的还在转动。
    秦林平时胆子很大,可这回见了,心头还是有些发怵。
    那眼睛仿佛活着一般,盯着秦林一顿猛看。
    下一刻,秦林感觉脑子昏昏的,双眼一黑,竟然一头栽倒了下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他睁开了眼,盒子里的眼睛竟然不见了,而他却发现脑子里似乎多了些什么。
    咦?
    秦林抬眼一看,发现他的目光竟然能够穿透船板,无比清晰地看到外面的情景。
    这时,天色已晚,丁雯一丝不挂地躺在沙滩上,曹磊趴在她的身上,来回地耸动着。
    秦林心里不禁万分惊奇,他感觉自己跟以前完全不同了,他的眼睛,似乎特别特别厉害!
    等等,我还是先把戏看完再说吧。
    秦林咕哝地猛咽了一口唾沫,继续看到曹磊卖力地运动着,丁雯的身子很白,在皎洁的月光下,仿佛白得就像是海水里的珍珠一般。
    她的胸不算大,但也绝不小,在某种频率下,上下来回的运动着,浑身散发着一股很特别的味道。
    蓦然,秦林心底升起一股渴望,透过他的眼睛,射入丁雯的身体内,只见丁雯娇躯一颤,下一刻,她似乎高潮迭起,那小溪流开始了井喷似的表演,把一旁的曹磊看得直呆了眼。
    靠!
    秦林一阵感叹,真是人间胜景,可惜趴在丁雯身上的,却不是他!可就在这时,他的心底却泛起一股奇怪的感觉,似乎丁雯心底最紧要的人,是他秦林,而并非小男友曹磊。

本文标签:毛茸茸的又肥又大的

上一篇:粗暴玩弄求饶哭泣/脱了在阳台趴着去h

下一篇:入了60岳的深处/短篇小说集大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