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入了60岳的深处/短篇小说集大全

2021-07-09 15:02:0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牛小飞一下站起来,还没等肥头男反应过来,已经在他脸上打了重重的一个耳光。 “你他……” 肥头男正要骂人,发现脖子奇痛,脖子已经被牛小飞掐住了,连

文学

牛小飞一下站起来,还没等肥头男反应过来,已经在他脸上打了重重的一个耳光。
    “你他……”
    肥头男正要骂人,发现脖子奇痛,脖子已经被牛小飞掐住了,连喘气都困难,更别说骂人了。
    “道歉!”牛小飞把脸凑近肥头男面前,“给我道歉,不然我让你受罪!”
    “好,我……我道歉!”
    这肥头男虽然装逼,但也不是傻子,知道自己打不过牛小飞,再嘴硬下去吃亏更多,丢人更大,只好暂时服软了。
    “对不起!我就是个流氓,是个大流氓,我喝多了酒,说错了话,哥们你别往心里去!”肥头男低声说道。
    “后面这话倒还中听。不过说到流氓,你只是个小流氓,不入流的那种。”牛小飞说着,把嘴巴凑到他的耳朵上,笑着说道,“我才是大流氓!想把妹子,跟哥学着点儿,你这一套过时了!”
    “额?是是是,是!”肥头男一怔,连连点头。
    “好了,这车上没人欢迎你,你立刻下车,滚蛋!”牛小飞喝道。
    这肥头男自己也正想下车呢,装逼没装成,还丢了这么大的人,这时候就算有人留坐,也没脸再坐下去了。
    车子停下,肥头男灰头土脸地下车后,男女乘客们立刻鼓起掌来,噼噼啪啪的掌声,跟鞭炮一样响,让牛小飞都有点小陶醉了。
    在一片掌声中,牛小飞把得意的目光,看向了旁边的苏玉香。
    “小飞哥,没看出来啊,原来你挺厉害啊!三下两下,就把那胖子治得服服帖帖了?”苏玉香松了口气,早知道就不用这么担心了。
    一听这话,牛小飞立刻咬紧了牙关,强痛苦状,低声说道,“玉香,我受伤了!”
    “什么?”苏玉香吃惊地看着牛小飞。
    “我说,刚才我和那傻逼动手,我打了他是不假,可他也伤着我了!当时他捏着我的肩膀,用暗劲伤了我!”牛小飞咬着牙说道。
    “真的假的?伤的这个肩膀么?你快扒扒衣服,让我看看肩膀伤得怎么样了?”苏玉香心思挺单纯,看牛小飞装得这痛苦样,完全信了。
    “这里!玉香,你得劲儿不?得劲的话,给我揉揉吧!这小子估计也练过,要不不可能伤我这么厉害!”牛小飞说着,疼得直咧嘴,把t恤衫直接脱了下来。
    “那,我就给你揉揉!”
    苏玉香立刻侧过身子来,伸出那白白嫩嫩的小手儿,放到了牛小飞的肩膀上。
    “凉凉的,柔柔腻腻的,爽啊!”
    牛小飞心里暗暗叫爽,苏玉香虽然是山村姑娘,不像城里女孩那样天天搓这粉,搓那油的,但很少干农活儿,所以两手也嫩得很,一点茧子都没有,揉在肩上,感觉实在很舒服。
    苏玉香长这么大了,也是第一次这样抚摸揉捏男人的身子,虽然只是肩膀,但肩膀也是身子的一部分不是?
    牛小飞的身子热热的,很结实,让连男人手都没握过的苏玉香,手刚放上去脸就通红了。
    “玉香,我看你这样好像也挺不得劲儿的,要不,我换个姿势行不?”
    牛小飞一边继续装着疼,一边说道,“我想躺到你的大腿上!”
    “啊?”一听这话,苏玉香吓了一跳,红着脸笑着说道,“小飞哥,我发现你比刚才那个流氓,更像流氓!”
    “啥?玉香,你以为我跟你开玩笑的是不?我跟你说真的!我这样不得劲儿,你也不得劲儿,按照那个傻逼发力的手法,我必须得躺在你大腿上,你这样给我揉,才能把劲儿揉出来!”
    牛小飞一本正经地说道。
    “真的?”苏玉香半信半疑。
    “当然是真的,哪有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牛小飞郑重地点点头。
    “好,等一会儿车子到站,你躺在地上,我给你揉肩!现在不行,我是女孩子呢!”
    苏玉香脸上又有些红了,想到给牛小飞揉肩,心里就一荡一荡,如果真让他趴到自己的俩腿上来,自己能受得了?
    “那好吧!”
    牛小飞表示很理解地点点头,然后继续努力装模样,疼得呲牙咧嘴的。
    “小飞哥,你肩膀真的很疼么?”
    苏玉香心软了,心想就算自己吃点亏,也不能当没事儿人啊,毕竟牛小飞是因为保护自己,才和那肥头男打架的。
    “没事儿,不要紧。”
    牛小飞摇了摇头,嘴上说不要紧,脸上的表情却像**了似的,真是痛并快乐着,心里不禁暗笑,就那肥头男能伤得了自己么?
    虽然牛小飞并不懂功夫,但因为爹妈没得早,自己独自生活,为了免得被别人欺负,必要的防身拳术啥的,多少还练过一点儿。
    看牛小飞疼得跟啥似的,明显是在强撑着,苏玉香更觉得不能只是问问而已了,说道,“小飞哥,你躺下吧,我给你揉揉,可别落下什么关节症啥的!”
    “不用,真不用。”牛小飞摇了摇头,“你是姑娘家,我是男的,我不能挨你太近。”
    “哎,小飞哥,你咋又不好意思了呢?我这不是为了给你揉揉肩,别落下什么关节症状么?再说了,车上也没有板刀山村的,怕谁看见啊?我都不怕,你还怕什么?”
    苏玉香说着,轻轻拉了拉牛小飞的胳膊,于是牛小飞就遇说还休,半推半就的,慢慢趴到了苏玉香的腿上,算是从了人家了。
    这刚一趴到苏玉香的腿上,两人都不禁打了一个小激伶。
    白、嫩、绵、软,牛小飞立刻就给苏玉香的这双美腿,打了98分的超高分,这双美腿枕在头上当枕头,软软的很爽。而牛小飞的手,也趁势搂在了苏玉香的腰上。
    “不愧是板刀山村出了名的小美女啊,这杨柳细腰可真不是盖的!现在我也就是稍微搂搂抱抱,将来还不知道要便宜哪个犊子呢!”
    感受着软绵绵的**,轻轻搂着杨柳腰,再闻到苏玉香下腹部,那淡淡的芳香味,牛小飞心里一荡,男人气概爆发,下面立刻就硬得像铁一样了。
    “小……小飞哥,好点了没?”

第4章 砸村长家的门

苏玉香颤声问着,现在才发现,让牛小飞一个大小伙子,趴到自己的大腿上来,自己给他揉肩,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
    不说别的,这俩腿被他一趴,腰也自然就被他搂了,甚至自己的胸部,也一定被他一览无余,看个够了!
    让苏玉香更感觉没法接受的是,自己也是个大闺女了,夏天穿的衣服都少,身子也都敏感得很,被牛小飞这么一趴、一搂、一闻再一看,下面立刻就有反应了。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半个小时的车程到了。
    车子停在了一条河边,过了这条河后,就是板刀山村了。
    “小飞哥,醒醒,到站了!人家等着咱下车呢!”苏玉香红着脸,叫醒了趴在自己腿上的牛小飞。
    被一个大青年趴在自己的大腿上,就这样睡着了,苏玉香这还真是头一次。
    牛小飞抹了抹嘴角上的口水,收回心里的淫念,尽量别让人看出自己下面是斗志昂扬的,然后和苏玉香一起下了车。
    苏玉香心里也够激动的,俩腿被牛小飞枕得有些酸麻,这倒罢了,关键是被牛小飞弄得下面湿湿的,心里痒痒的,这个味儿可真是难受。
    “哟?小飞回来了!”
    刚下车,河对面一位光着膀子的中年男人就向牛小飞打了个招呼,“小飞,快回家看看吧,你家门被人垒了!”
    一听这没头没脑的话,牛小飞憋了一路子的淫念,立刻就消了一大半。
    “王叔,你说啥?我家门被人垒了?”牛小飞立刻下河,赶过去问道。
    这位光着膀子的王叔,人称大老王,是牛小飞的邻居,把牛小飞还算当个侄子看,牛小飞也挺尊重他的。
    “是啊!小飞,不是我说你,你一没权,二没钱的,也没个靠山罩着,自力更生过日子就够难了,咋还跟村长较劲呢?你得罪村长,净等着吃亏!”大老王摇头说道。
    “村长?你说李四发这个驴日的,叫人垒了我家门口?王叔,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牛小飞忍着气,问道。
    “就今天中午吧。村长可能是喝高了,等着你去给他赔不是道歉呢,没见你的人影,又见你家里锁着门,一气之下,叫来几个人,把你家门口用红砖垒起来了!”
    王叔叹了口气,说道,“你赶紧回家看看吧,这时候要拆还好拆!”
    “王叔,谢了!回头我不忙了,请你喝酒!”
    牛小飞一边说着,快步过河,后面苏玉香跟了上来,说道,“小飞哥,什么情况啊?你又得罪村长李四发了?”
    牛小飞点点头,“嗯!李四发这日不死的,他要真垒了我家门口,我保证让他下台!”
    说起板刀山村的村长李四发,牛小飞可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今年年初的时候,牛小飞手上没活忙,李四发家里盖老年房,邻居老王头就约着牛小飞过去干点活,算是挣个生活费。
    本来说好了,一个人的工钱是50块钱,可干完了活结账的时候,李四发只愿给30块,说是牛小飞不是建筑老师儿,只能算半个劳力,一个工30块就不少了。
    当时是干了50个工,一个工少20块,总工钱数就少了整整一千。一千块钱,对牛小飞来说可太有份量了,差不多是两个月的生活费。
    牛小飞去找李四发要那少发的一千块钱,李四发态度很强硬,就是不给。这事儿要是找人理论,能找谁理论呢?谁愿意为牛小飞这么一个小青年,得罪村长李四发?
    想来想去,牛小飞也咽不下这口气,于是瞅了几个晚上,把李四发家养的羊,给顺手牵走了一只,一只活羊的价钱,个头差不多的有一千块,正好顶账。
    谁想天下真没有不透风的墙,这羊被牛小飞弄到镇上卖了,卖出去都有一周的时间了,还是被李四发查了出来。本来是想送牛小飞到派出所的,后来邻居们劝着,算是退了一步,让牛小飞把卖羊的钱全递上来,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牛小飞能交么?当然不交。
    这不,现在刚回来,就听说自家的大门被村长垒起来了。
    “小飞哥,照你这么说,村长少发你一千块钱的工钱,是他的不对!但是,他要是说你偷他家的羊,这不是可就落到你身上了啊!”苏玉香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我就得把钱给他?白便宜他?”
    “现在来说,只能这样,要不还是你吃亏啊!”苏玉香摇头说道,“你钱要是不够的话,我先给你垫上也行,一千来块钱,我家里就有,你跟我来拿吧!”
    “玉香,不用!有你这话,哥如果混好了,将来绝对好好疼你!”
    牛小飞心里一激动,差点想上去抱住苏玉香,狠狠地吻她一下。不过心里却在吆喝,哎哟好妹子啊好妹子,这板刀山村的好人并不多,妹子你是其中一位!
    “玉香,我走这边了!我现在要回家一趟,然后再找李四发这驹子问问!”
    ……
    牛小飞一路小跑,抄近路穿过几片地后,很快就来到了自己家门口。
    一看到家门口的情况,牛小飞顿时就怒了。
    正像老王头说的,家门口居然还真被人用红砖垒起来了,这么一大堆红砖垛子,而且又是抹的水泥的,要拆倒也得费点劲儿。
    最主要的是,这事儿太他娘的恶心人!
    堂堂村长,居然趁自己不在家,让人垒了大门口,这种卑鄙的行为,和拿报纸塞人家的烟囱有什么区别?
    牛小飞放下书包,找了根把棍儿,趁着水泥还没干透,立刻动手拆墙,晚了可就真不好拆了。
    轰!轰!
    随着几声大响,这片堵在家门口的砖头垛子,算是拆了个七七八八,牛小飞也没有拆得多干净,就让这百十块红砖丢在大门口,背上书包,再小跑着往村长李四发家去。
    一路跑了有五分钟,牛小飞跑到李四发家的门口,看那黑漆门关着,立刻拿起块砖头,当当当地砸起门来。

本文标签:短篇小说集大全

上一篇:猛烈顶撞敏感点哭泣/毛茸茸的又肥又大的

下一篇:不要…这里是公司做(东北大坑牲交)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