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含着一根粗长玉势

2021-07-10 07:59:5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明珠正在委屈和气头上,哪还想得到长幼尊卑。 倒是王雪吓得迅速捂了明珠的嘴:“对不起爸,是明珠的错,我没有教好孩子。” 王雪唯唯诺诺得直道歉,

文学


     明珠正在委屈和气头上,哪还想得到长幼尊卑。
    
     倒是王雪吓得迅速捂了明珠的嘴:“对不起爸,是明珠的错,我没有教好孩子。”
    
     王雪唯唯诺诺得直道歉,明珠心里更是火上浇油:“明明不是我的错,是邵明玉泼了我,我们凭什么道歉……”
    
     啪——
    
     明珠不可置信得看着自己母亲这一巴掌,王雪含着眼眶的热泪,厉声斥责:“你闭嘴!谁教你现在这副德行的!”
    
     明珠瘪了嘴,眼里的泪水顿时止不住往下落,又倔着脾气咬了嘴唇不哭出来,边上的邵明君抿唇看她,眼里有些闪过一丝不忍,明珠站起来,红着眼睛死死看了邵明君和邵明玉一眼,跑回房间砰的一下关上门。
    
     身后是老爷子剁着手杖怒气不止的声音,还有自己母亲连声道歉的声音,明珠捂住耳朵躲进被子里再不想听。
    
     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件事的最后,她成了罪魁祸首。
    
     过了好一会,王雪叫来了让家庭医生给明珠包扎。明珠躺在床上没有动弹,也一声不吭。王雪红着眼睛摸着女儿娇气的皮肤,刚才一片红肿的水泡让她都心疼不已,可当时的场景,她却不得不作出那样的选择。
    
     可这边,明珠心里气王雪的不争不维护,侧过身子一句话不和她说。
    
     王雪叹了口气,关了灯离开时语气哽咽:“明珠,你不要怪妈妈,是我没教好你,这件事情上也许你没有做错,但是你的脾气和个性确实是有值得改正的地方,这也是我和你爸爸的过错。”
    
     明珠蒙住脑袋,王雪的话落在耳朵里,根本听不进心,只觉得一阵烦躁,不想应答。
    
     夜里她辗转难眠睡不着觉,说不清是一种什么心情,听家人全都睡了,便偷偷换了身连衣裙,手上受了伤,也无心化妆,清汤挂面的就去找了黄灵几个,一起去了富春路一家常去的酒吧拼酒。
    
     钱自然是明珠付的,黄灵和几个猎艳的男人滑入舞池热舞,劲爆的音乐和炫动的灯光让一切看起来都有种醉生梦死的快感。
    
     明珠坐在吧台前面,即使素颜也惹得旁边的男人频频上前搭讪,她也不理,只是自顾自喝酒,狂热的音乐下,没有人会注意到她的心情有多低落。
    
     可忽然,音乐切换,变得极为舒缓,明珠柳眉一挑,不悦地看向旁边的DJ:“为什么换了刚才的音乐,给我放刚刚那一首!”
    
     DJ一边继续控制着手上的调音器,一边抬手指着对面那桌子对她说:“是老板让换的他不喜欢,我没那个胆子放。”
    
     明珠醉眼朦胧,一只手还包着厚厚的绷带,另一只手就抓起一瓶烈酒摇摇晃晃得就走了过去,只看清面前坐着三四个男人,她挑了一个最眼熟的一屁股坐到他身边。
    
     她伸手把酒往桌子上一扔,自认为挺有威慑力,但在旁人看来,却有着小女生的骄纵,她强势得指着那瓶酒双手搭上那男人的肩膀:“我请你喝酒,给我放回来刚才那一首歌。”
    
     封墨白眉头挑的半高,桃花眼里涌动着看不出喜怒的深沉,几个哥们在旁边翘着二郎腿哈哈大笑:“我们封少被人用一瓶酒搭讪了啊。”
    
     “妹妹这年纪看起来真嫩啊,小脸都快要掐出水来了。”
    
     “墨白,你可不兴吃嫩草啊,要么让给我来吃也成,哈哈。”
    
     封墨白俊美的脸上露出动人心魄的笑意,眯着眼睛危险得看向明珠:“你好好看看,认不认识我。”
    
     明珠轻咬下唇,一把固定住面前好几个影子在晃的脸,凑近,一口亲在他唇上:“老套,搭讪不兴这么问了,这样子才直接,够男人。”
    
     一股浓重的酒气伴着冰凉柔软的触感贴在嘴上,封墨白的脸沉了沉,嘴角略微弯了一抹危险的弧度。
    
     几个兄弟觉得明珠可爱憋着笑又有些笑不出来,封墨白虽说为人风流,但在这一点上有洁癖,他从不允许女人吻他的唇。
    
     可惜这个还软软依偎进封墨白怀里的小姑娘,恐怕不会好过了。
    
     “啊!”
    
     明珠本来正缩着身子仰着头,半边身子倚靠在封墨白身上,两手挂上他的脖子,慢慢想爬起来看清楚他的脸,意识似乎在一瞬间有了个激灵,猛地站了起来指着封墨白后退一步:“你是……小舅舅……”
    
     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下一秒,她已经身子一软倒下,落在封墨白沉着脸却仍然伸手接住她的怀里。
    
     “我先走了。”
    
     “诶,等等,你说清楚啊,这小姑娘怎么叫你小舅舅!”
    
     “阿白,你可不能乱伦啊!”
    
     封墨白对损友的声音置若未闻,一把把明珠拦腰抱起。
    
     离开的时候,调酒师惊讶得看着自己老板走出去,想了想还是跑上去说了几句。
    
     封墨白眼风敛了敛,怀里的女孩像只乖巧的猫咪任人为所欲为,他顺着调酒师阿麦的话看了一眼远远看着这边不敢上前的黄灵等人,勾起一抹略带嘲讽的笑,冲着怀里的人低低笑道:“这就是你的朋友。”
    
     把她扔进副驾的时候,明珠因为不舒适上下挥舞着软绵绵的手乱动,封墨白耐性用尽,冷斥了她一声才乖乖得安分下来,他微微伏倒她身前给她拉上安全带,冷不防又被她一把抱住脑袋,把头往自己的胸口直蹭,还呢喃着:“妈妈,你为什么不帮我说话……”
    
     他拨开她的脑袋,她锲而不舍得又依偎上来:“我今天被打了,好痛好痛,这也痛那也痛,可你什么都不知道……”
    
     封墨白想起今天白天的事,心里生出了一丝怜惜,很快又蹙眉将那一抹异样赶走。
    
     一路上她安静了许多,但是送到邵家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封墨白想了想,打了一通电话给邵明君。
    
     “明君,是我。”
    
     “小舅舅?”
    
     “我在酒吧碰到邵明珠,她喝醉了,在我车上。”
    
     电话那头停顿了半晌,继而明君略微嘶哑又带了些急促的声音传来:“你们在哪里?我马上下去。”
    
     封墨白是情场高手,邵明君语气里的一丝异样,顿时让他察觉出了一些不同,微微皱了眉头:“在楼下。”
    
     电话嘟得一声被挂断,封墨白侧头看向酣睡得一派纯真的明珠陷入沉思。
    
     邵明君很快下楼,打开车门看到睡得安稳的明珠的时候,封墨白眼尖得看到他松了一口气。
    
     “小舅舅,我带她上去了。”
    
     封墨白不动声色得点了点头,看着邵明君小心翼翼得抱起蜷缩在副驾座位上的女孩,每一步似乎都走得格外的轻。
    
     车子发动,他侧过脸又看了一眼已经进了屋内的两人,这个势头,倒真是耐人寻味。
    

第四章 欲盖弥彰


     车子发动,他侧过脸又看了一眼已经进了屋内的两人,这个势头,倒真是耐人寻味。
    
     ----------------------------------------
    
     明珠气的快消气也快,第二天王雪进来给她收拾催她起床,她别别扭扭的也就下去了。
    
     王雪一进去就闻到了酒味,但昨晚刚训过,这回叹了口气也就没提,闹大了邵老爷子要是知道更不会放过明珠。
    
     “听着,下次不许去夜店了,你知道你爷爷对女孩子的品性看的很重,被他知道了没你好果子吃。”
    
     明珠本就心虚,乖巧得点了点头,王雪这才带了明珠收拾好就下去吃早饭。
    
     邵老爷子晨练刚回来,看也没看一眼明珠,明玉和明君吃完早饭,已经准备提包离开。
    
     王雪本来想让他们带明珠一起,明珠拉住王雪,眉头一紧:“人家不稀罕我们,还以为我们也很宝贝他们似的。”
    
     明君从不会理会明珠的恶言恶语,眼里微不可查划过一丝不耐,却是明玉的脚步顿了一顿,经过明珠身边微微对她笑了笑,俯下身轻声在她耳边开口:
    
     “昨晚出去鬼混了?我会告诉爷爷的。”
    
     说完,明玉微微扬起下巴,脸上神色露出得意的神色,居高临下地瞥了明珠一眼,出了家门。
    
     就这一眼也让明珠心里不舒服的够呛,坐上司机的车都还心里生怨气。
    
     包包里的手机振动,明珠看了一眼,是黄灵。
    
     “喂。”
    
     “明珠?你,还好吗?”
    
     黄灵的语气有些奇怪,明珠皱起眉头:“你在说什么呢?我好的很啊。”
    
     “昨晚你喝醉了,被一个男人抱走了。”
    
     明珠愣了愣,今早起来她头疼的厉害,然后妈妈就进来让她起床,母女两消了气明珠也没顾得上昨晚的事情,说起来,昨晚模模糊糊的好像一直是一个男人的身影,还有那微微勾起的笑容。
    
     那一抹笑熟悉得要命,甚至带着点危险感,明珠在脑海里搜寻着有用的记忆,一个名字忽的闪过眼前。
    
     封墨白!
    
     明珠的脑袋愈发清晰,她记起昨晚哪一些断断续续的无理取闹的片段,只是后面封墨白怎么把她悄无声息得送回房间的,她就没有印象了。
    
     明珠倒是觉得有意思,没想到这个家庭里还有对自己有些善意的人,只是明玉怎么有知道自己昨晚出去了,难道昨晚自己回来的时候被她发现了。
    
     “那是我小舅舅。”
    
     “哦哦,那就好。”黄灵似乎有些释然,明珠没有去深究这件事上黄灵的态度,心思一转:“我有个事,你们帮个忙。”
    
     黄灵心里不是没有歉疚的,当即应声:“行,有什么事你说吧。”
    
     “我要你们帮我去教训一个人。”
    
     明珠看了一眼侧了耳朵来听她说话的司机:“晚点再和你说。”
    
     说完挂了电话,一抹笑意却在眼底浮起。
    
     下车的时候,好巧不巧又遇见了昨天那几个女生,她们明显忌惮明珠许多,一改昨天教训她的嚣张气焰,再没有上来找茬。
    
     一进教室明珠就趴在了桌子上,对学习实在提不起兴趣,更别说社交。没有同学和她说话,她也不想去认识,一个人自得其乐。
    
     上课铃声响起,明珠还睡得迷迷糊糊,呢喃着说了一句吵死了又侧了个身子继续睡,耳边一堆叽叽喳喳的女声说着什么“新班主任好帅”之类没营养的话。
    
     “喂,老师快来了你怎么还睡啊。”
    
     有人推了明珠一下,明珠最讨厌人多管闲事,猛地直起身子推开那人的手:“关你什么事?”
    
     那女孩被明珠的脾气吓了一跳,气呼呼得要和明珠理论,明珠懒得啰嗦,上下打量了那女孩一眼:“你凭什么管我?有空逛街买个好点的包背再说吧。”
    
     女孩张了张嘴,眼角泛了红,被噎得说不出话,周围也有几个好事的人插嘴偷偷嘲笑她的装备,她有些自卑得缩了缩身子。
    
     “好了,都是同学。”
    
     劝阻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明珠脸上还带着被打扰的怒气,扭头看到一个穿着蓝色衬衣的男人正朝自己走来,微微仰起头眯着眼睛往上看去,正对上一双温煦如春风的褐色眸子。
    
     他的脸秀气十分,表情温和,刘海有些细长得贴在额角,剑眉又杂糅了些英气,嘴角自然上扬,似乎时时刻刻都带着阳光般温柔的笑意。
    
     “你好,我叫乔飞扬,是你们的数学老师,也是你们的班主任。”
    
     他语气柔和,面带笑意,明珠有一瞬间的愣神,倒也不会伸手打笑脸人,拧着眉头,瘪着嘴撑着脑袋,活脱脱一个不良少女:“哦,老师好。”
    
     乔飞扬笑着点了点头,他很少遇到这样的女学生,她的名声和身份在这一届新生中已经让人有所耳闻,看来是吃软不吃硬的主。
    
     他脸色不变,目光转向课堂上的学生:“今天第一天开学,惯例还是先自我介绍吧。这位同学,就从你开始好了。”
    
     乔飞扬看向明珠,眼里带着鼓励和温柔。
    
     明珠眉头蹙得更厉害,却并不合作:“如果不是强制的话,我没兴趣。”
    
     乔飞扬并不强求,拿起名册看了一眼:“邵明珠?好,我们不强制,希望下次你能主动。”
    
     断断续续又介绍了几个,明珠一个都没记住,刚才管闲事的那个女孩叫做楚楚,明珠倒是印象深刻。
    
     “好了我们上课吧。”
    
     “邵明珠!”
    
     教师的门一把被推开,邵明君身后跟了那几个开学典礼欺负过明珠的女孩,眼里盛满了微沉的怒意。
    
     他走到明珠座位上,沉着脸拉起明珠往外拖:“你跟我过来!”

本文标签:含着一根粗长玉势

上一篇:为什么欧洲人水少(以性为由骨科)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车肉短文300字左右(男男纯h文)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