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与岳的性真实故事全文阅读/浪滃荡熄的幸福生活

2021-07-10 09:49:1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美女已经走很久了,李南方还迷迷糊糊的,怀疑刚才是在做梦。 再荒诞的小说中,好像也没这种情节吧? 不真实又相当刺激,只是让他不甘的是,刚找到点被动的感觉,美女却觉得没啥

文学


    美女已经走很久了,李南方还迷迷糊糊的,怀疑刚才是在做梦。
    再荒诞的小说中,好像也没这种情节吧?
    不真实又相当刺激,只是让他不甘的是,刚找到点被动的感觉,美女却觉得没啥意思,爬起来撇下他就走了,一点都不考虑受害者的感受。
    幸好还有左手——
    点上一颗事后烟后,李南方正要回味刚才的那一幕时,旁边椅子上的手机嗡嗡震动了起来。
    “唉。”
    伸手拿过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李南方叹了口气接通。
    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南方,现在做什么呢?”
    “躺在夏威夷的沙滩上晒太阳呢。”
    望着天花板,李南方懒洋洋的回答:“这边美女很多,腿子长,屁股大,你老人家要不要来开开眼界?”
    “混账东西,有这样跟师父说话的徒弟吗?”
    “少套近乎。有事就说,没事我就挂了,长途很贵的。”
    李南方对老头没有一点尊重的意思。
    “慢点,当然有事。”
    老头沉吟了片刻,才缓缓问道:“你,还记得岳梓童吗?”
    岳梓童?
    听老头提起这个名字后,李南方心脏猛地一跳,眼里闪过一抹痛苦。
    他怎么能不记得岳梓童?
    这么多年了,每当他想到这个名字时,内心深处那扇痛苦回忆的大门,就会被开启。
    二十四年前,有个婴儿诞生了。
    据老头说,婴儿诞生的那个晚上,电闪雷鸣,狂风大作,西北遥远的天际却红的像是有火在燃烧——这,好像很符合某个大人物出生时才会具备的异象,但那个婴儿绝不是什么大人物。
    最起码李南方能确定,因为他就是那个生下来后就被抛弃的婴儿。
    他被抛弃,并不是因为他是某女未婚先育的产物,而是因为他刚出生就像八十岁老头的那样,皮肤松皱,浑身都长满了老人斑——先天性的早衰症。
    到目前为止,科学还无法解开先天性早衰症之谜,只能确定每八百万新生儿中,才有可能会出现一例,这比两块钱买张了彩票,却中了特等奖的概率还要低。
    患有早衰症的婴儿,很少有能活过十三岁的。
    李南方七岁时,就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
    不过,抚养他长大的老头,却信誓旦旦的说,他是老天爷送给世界的救世主,是来消灭邪恶,拯救全人类的……
    七岁的孩子总是很好骗,所以李南方就盼着自己快点长大,也好成为救世主。
    好像老头与老天爷是亲戚那样,他说李南方能活下来,李南方就真的活了下来。
    而且,随着李南方的年龄增长,他身上的老人斑开始慢慢变淡,有牙齿长出来,稀疏的白发开始变密,变成灰白色。
    逆生长。
    别的早衰症患者,从刚出生就会走向更衰老的死亡,他却从衰老走向了青春。
    他平安活到了十四岁,相貌虽说比同龄人还要苍老五十年,但总算能像个正常的——小老头了,唯有那双眼睛越来越清澈深邃,带着少年的纯真。
    就是在那一年,他被老头带到了京华岳家,那是师母的娘家。
    在岳家,李南方认识了师母最小的妹妹,比他小两岁的岳梓童,按辈分,他得喊她小姨。
    就是这个小姨,断送了李南方本来还算幸福的生活——出于对女性的好奇,他偷看了正在洗澡的岳梓童。
    发现被大姐带回来的那个怪物偷看后,岳梓童吓得尖声大叫,惊动了所有人。
    老头最先拍马赶到,采住李南方头发就是一顿痛扁,要不是疼爱他的师母阻拦,估计得被当场打死。
    发生这种事,师母当然没脸再在娘家住下去了,再加上她找的丈夫本来就不被岳家人待见,当晚就带着李南方离开了岳家。
    为惩罚李南方的流氓行为,老头不顾师母的强烈反对,把他扔进了境外强盗窝子里,并厉声告诉他:你只是个被人抛弃的怪物,要想出人头地,那么就得吃得苦中苦!
    整整十年,李南方历经了各种磨难,最终梅花香自苦寒来,不但完美逆生长,变成一枚标准的小白脸,而且还找到了他活着的价值。
    明处,他在纽约是受人尊敬的私家侦探,暗中,他则化身为黑夜幽灵,飘忽出现在那些奸恶之辈的面前,让他们付出早就该付出的代价。
    

第4章: 师母会哭


    李南方怀疑,他这具与众不同的躯体内,可能隐藏着一个可怕的魔鬼,总是奢望跑出来为祸人间。
    每当他做点诸如扶着老太太过马路的这种好事时,心里就会无比的烦躁,但当他做坏事——尤其是在杀人时,则会特别的兴奋,有种忍不住想咬住别人脖子,把人鲜血吸光的强烈冲动。
    但当这种兴奋过后,他都会感到无比的疲倦,仿佛大病一场,只想倒地不起。
    这是他的秘密,谁都不知道,他也没打算告诉任何人。
    现在听老头提到岳梓童这个名字后,李南方身体里的那个恶魔,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像以往那样咆哮着蛊惑他:就是她让我们受了这么多年的苦!去,杀了那个身材好像豆芽般的丑丫头,喝光她的血!
    “不行,那是我师母的小妹,我不能伤害她!”
    也像往常那样,当李南方感受到躯体内那个魔鬼的咆哮声后,就会眉梢眼角剧烈抖动,呼吸加重的喃喃说道。
    手机那边的老头,听到了他的喃喃声,问道:“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
    李南方深吸了一口气,把那个恶魔压制下去后,淡淡地问:“怎么忽然提起她了?”
    老头缓缓回答:“想让你去她身边,保护她——”
    “什么,让我去保护她?”
    李南方打断了老头的话,嗤笑一声:“哈,你这是开玩笑呢吧?”
    老头应该知道,岳梓童给他留下了多么糟糕的印象:当初不就是偷看你洗澡了吗,又不是多大不了的事,也不会少一块肉,至于大惊小怪的,害的老子被揍个半死,吃了那么多年的苦?
    他既然知道这些,现在却要让李南方去保护她,这不是开玩笑是什么?
    老头反问:“你不干?”
    李南方干脆的回答:“不干,死都不干!”
    老头也没强迫他,只是说:“那好吧。不过,如果岳梓童有个三长两短的,你师母就会哭。”
    李南方宁可去跳火坑,宁可杀尽天下人!也不想师母因为他,再流一滴的泪水,这是他长大后发的毒誓,也是唯一的毒誓。
    “靠——那你详细的说说。”
    老头抬出师母后,李南方没有丁点的反抗力,唯有认输。
    据老头得到的最新消息,有人要伤害他小姨子岳梓童,希望李南方能为她提供贴身保护,一年期限,必须得贴身保护,如果出点差错,把他视为己出的师母,就会哭——
    对于黑幽灵来说,要保护某人在一年中不受伤害,这压根不算事,虽说他无比讨厌那个岳梓童,宁肯围着纽约裸奔三圈也不想去干,不过为了不让师母哭泣,他也只能乖乖的照办:“行,什么时候动身?”
    “还有两个注意事项。第一,你不能告诉梓童她现在很危险,如果她知道了,就会担惊受怕,漂亮女孩子在担惊受怕时,就会老的格外快——那就不是在保护她了,而是在犯罪。”
    “就她,会与漂亮这两个字沾边?”
    李南方满脸都是不信的神色,眼前又浮现出十年前看到的岳梓童小模样了,张嘴做了个呕吐的动作。
    “哼哼,我老人家的小姨子,会不漂亮?”
    老头冷哼几声:“要不要,问问你师母?”
    那老家伙又抬出师母,就算岳梓童是个一只眼睛的丑八怪,李南方也得捏着鼻子承认她很漂亮:“行,行,她很漂亮行了吧?赶紧说下一个注意事项。”
    “这个呢,很简单,就是你要以什么身份接触她。”
    “富家公子怎么样?我觉得我最适合——”
    “别做那美梦了。”
    “靠,那就留学海归,文质彬彬的那种——”
    “你初中毕业了吗?”
    老头再次打断了李南方的话,这让他很愤怒:“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的意思呢?”
    “刑满释放人员吧。”

本文标签:我与岳的性真实故事全文阅读

上一篇:男朋友撕开我丝袜跟我做(猛烈喷水h)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求你了把笔拿出去(狂揉大肥腚)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