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庶女攻略徐令宜挺进/粗暴玩烂货调教小说

2021-07-10 10:55:2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冷琉璃表情痛苦,似乎在强忍着不让眼里蓄着的泪水落下来,君无霜触到她这番模样,不由黑眸一深,蹙起眉头, “你若想离开,不要用这种方法。杀了风天硕,朕就放你离开&md

文学


    冷琉璃表情痛苦,似乎在强忍着不让眼里蓄着的泪水落下来,君无霜触到她这番模样,不由黑眸一深,蹙起眉头,
    
    “你若想离开,不要用这种方法。杀了风天硕,朕就放你离开——”
    
    “皇上,”好久,琉璃才从地上抬起头,逼退眼眶里的湿意,眸子清亮而黑白分明,“琉璃杀不了他……”
    
    她的神色因陷入回忆忽然和软,君无霜将那份柔软尽收眼底,狠厉从他的墨色的眸底一分一分倾泄而出,
    
    “杀不了,还是不想杀?别忘了,你曾是朕的银衣卫统领,是朕最好的刀……”
    
    那冷淡的声音像是一股寒意侵入她的五脏六腑,“何况,你还有这么一张脸,作为女人,只要肯豁得出去,有些事会简单许多……”
    
    “……”
    
    手指徒然失去了力气,听着耳边响起木门关上的声音。
    
    琉璃伏在地上,很久没能起来。
    
    ……
    
    夜深,凤霞宫,一道黑影掠入。
    
    镶金床榻前烛火微动,冷玲珑从床上睁起眼睛,视线落在与脖子一寸之遥的冰冷剑梢。
    
    不急不缓的起身,冷笑,“师妹这是做什么?”
    
    她就猜到,她这蠢笨的师妹今夜一定会来!
    
    冷琉璃持剑的手微微颤着,“师姐,我父亲从小收留你,教你医术,视你为亲生女儿,你为什么让君无霜灭了千玑阁……”
    
    “为什么?”冷玲珑幽然一笑,面色在烛光下冷漠阴鸷,“我的好师妹,也就是你会这么傻还专程过来问我为什么。”
    
    她站起身,不住叹息,“谁让他们那么不识趣,瞧不起我跟过北荒那个老不死的昏君,阻止我和无霜成亲,该死!”
    
    “你明知道君无霜执意要娶你,他们阻止也没有用……”
    
    “是啊,所以还要怪……”冷玲珑朝她靠了靠,声音阴冷,“他们知道,当年到底是谁救了皇上……”
    
    冷琉璃只觉血气从胸腔上泛,喉咙里尽是腥红,“你说过,一开始是君无霜认错所以错过了解释的时机,那是欺君之罪,所以我答应,那件事永远都不会说出去——”
    
    冷玲珑笑得很冷,“别再自欺欺人了冷琉璃,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你有多爱君无霜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她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师妹,深爱着那个男人,爱到为他违反门规,背弃师门,不要名分随他出征多年。
    
    而错,就错在她当年引狼入室!
    
    冷琉璃持剑的手微微送下来……
    
    犹记得那一年下山与他初遇,山洞里四处冻雪,他一身血衣,伤了眼睛,不知从哪里来。
    
    本不打算带他走,而当她把断箭从他身上拔下来时,他连闷哼都没有一声。那一刻,她终是抹净了那张满是血污的脸,英俊淡漠的男人,手中泠泠似水的长剑泛出冰冷白光。
    
    阴沉沉的天,寒风像夹着刀子,烈马被狂风卷起的碎石击得嘶鸣,琉璃自己回阁尚且艰难,何况马背上还托着一个男人。
    
    七天的路她走了半个月,一路上只护着他和他要用的伤药,一回到千玑阁,她便去找自小修习医术的师姐。
    
    她耽误了回程,在阁中闭关受罚,可想到人已经送到师姐那里,便只觉心安。
    
    君无霜在一个午后醒来,眼睛敷了草药,恢复清明。
    
    冷玲珑坐在他的床边,他幽深的眸子仔细端详她,轻笑:“是你救了我?”
    
    冷玲珑沉着一张清秀的脸,不点头也不摇头,只琢磨着刚刚从他怀里掏出的玉佩上印的是什么字,没有说话。
    
    他看了看四周:“这里是在医馆么?你叫什么名字?”
    
    冷玲珑淡淡勾了勾唇角,“玲珑。”
    
    “玲珑……”君无霜声线,握住她的手:“我是君无霜。”
    
    冷玲珑微微抬眼看他,又似不好意思低下头,却没有将手抽开。

第4章 朕亲眼看到


    琉璃责罚结束,回到院中看到的便是君无霜和冷玲珑一起散步的情景。
    
    君无霜将她错当成玲珑——
    
    而玲珑给出的说辞却让她无法向他解释。
    
    琉璃心碎,这个她用生命救下来的男人甚至不知她得姓名便要离她而去。
    
    她不甘,所以他离开的第二天,她便去追随他。用她的武功做筹码,成了他最好的一把刀,组建银衣卫上阵杀敌,甚至在他一次醉酒后,被迫成了他的女人。
    
    直到当一切风平浪静,他立了他心底最爱的女人做了皇后。
    
    于是,战事,权斗,冷玲珑从未卷入任何的风尖上去。
    
    ……
    
    “冷琉璃,你跟你的父亲一样傻,竟敢阻挡我做皇后。君无霜最是看不得我委屈,所以才杀了冷锋……”
    
    冷玲珑笑得温婉,琉璃双眸愈发通红,握着剑的手不住颤抖,几乎要失去理智。
    
    心头袭来的痒意却让她身子忽然一软,手里的剑“咣当”一声朝掉了下去!
    
    冷玲珑勾唇一笑,脚尖朝她的心窝狠狠踹去,然后从床榻上坐起来,居高临下的表情像在看一只蝼蚁。
    
    “冷玲珑……”琉璃捂着心口,身体不住颤抖着,痛意从四肢百骸发出来,皮肤中如有千万只虫蚁啃噬,“你,你无耻……”
    
    婴膏是千玑阁禁药,只有重伤难忍疼痛者才被允许施以少量,玲珑跟父亲骗取婴膏药方,却要用到她身上!
    
    冷玲珑唇角的笑愈发得意,“看看,这就是你那阁主父亲最喜欢的女儿,东靖战无不胜的女英雄,还不是跪倒在我冷玲珑的面前?”
    
    绣鞋踩在地上细白手指上,只听得关节一节一节碎裂的声音,
    
    “冷琉璃,师姐其实是真的该谢你。当年若不是你救君无霜,这些年又为他出生入死,落得一身伤病换来他的皇位,师姐又怎么能成为东靖的皇后呢?”
    
    琉璃身上越来越冷,越来越痛,冷玲珑一句一句的挑衅终于让她承受不住,琉璃只想阻止她,抓起手里的剑便胡乱刺出去——
    
    宫门却忽然被一脚踹开,一道明黄袭向她,只听得右肩骨骼碎裂的闷声,她手中的剑掉落,扶着肩头缓缓从床榻上滑下去——
    
    无须多看,冷琉璃知道她的右肩碎了,她数次出入战场从未受过重伤,没想到君无霜轻易便将她的锁骨折断……
    
    “君无霜……”琉璃好久反应过来,痛的好久才挤出声音,“是冷玲珑——”
    
    “闭嘴!”君无霜声音里只有朕怒,“朕亲眼看见你拿剑刺向玲珑,你还想怎么狡辩!”
    
    琉璃痛的蜷缩在地上不住吸着气,大颗眼泪从空洞的眸子里流出来,隔着朦胧的泪眼,却只看到君无霜揽着冷玲珑,一脸焦急,
    
    “朕得到消息便立马赶了过来,玲珑,你有没有被伤到……”
    
    冷玲珑很勉强扯出一丝笑,有些赌气的冷声,“皇上这时想起关心玲珑?臣妾还以为,皇上只惦记琉璃师妹对东靖的功不可没……”
    
    她语气里带着哀怨,君无霜尽数听懂了,蹙道,“玲珑,你生气朕将她留在宫里?朕不过是顾及琉璃是你的师妹……”
    
    “臣妾也一次次顾及琉璃是臣妾师妹,但臣妾了解师妹,她生性冷血,真的不适合留在宫里,如今她又直接拿剑来伤臣妾,臣妾,臣妾真的没有一天不在担惊受怕……”
    
    玲珑说到这里,捂着腹部,目光戚戚然,眼泪就要掉下来,君无霜见她这个样子,眉宇间尽是心疼,“玲珑,你放心,朕绝不会让她再伤到你——”

本文标签:粗暴玩烂货调教小说

上一篇:塞跳d不能掉出来检查老师/我的同桌给我她的胸摸

下一篇:熟女含着小男生的小雀雀(肉嘟嘟的肥唇)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