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捡到同桌的跳开关(闺蜜帮我自慰h)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10 11:18:4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李梅是村长李四发的闺女,爱美,臭美,在板刀山村是早就出了名的,今天这汗流浃背的感觉李梅受不了,中午洗了一个澡了,这会儿还得洗一个凉快凉快。 享受着温凉适中的太阳能热水,李梅

文学

李梅是村长李四发的闺女,爱美,臭美,在板刀山村是早就出了名的,今天这汗流浃背的感觉李梅受不了,中午洗了一个澡了,这会儿还得洗一个凉快凉快。
    享受着温凉适中的太阳能热水,李梅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娇躯,真是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可惜这一具完全成熟的身体,还没有得到男人的开发。
    想着想着,李梅感觉心里痒痒的,手不知不觉就伸向了下面……
    呯!
    呯呯呯!
    突然听到自家大门被砸得震天价响,李梅吓了一大跳。
    “娘的,开门!狗日的,关着门就当我没办法了?”
    大门外,牛小飞一手拿着砖头,一边叫骂着,当当地砸着黑漆大门。
    这大门是从里面反锁的,很明显家里有人。
    “牛小飞!有啥事儿在外面等着,一会儿给你开门,没事砸什么门?砸坏了你赔得起不!”简陋的小澡塘里,李梅一边用毛巾擦着身子,一边大声回应道。
    “妈个逼!你爹垒我家的大门行,我砸砸你家的大门就不行了?”
    牛小飞说着,打量了一下院墙,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动手翻墙。
    “我说,你和我爸有过节,你找他说理去,我可没得罪你,冲我发什么气?”
    李梅匆匆忙忙地擦着身子,还不时往大门口瞅着,就怕牛小飞会一脚踹飞大门,闯了进来。
    咚!
    一声闷响,牛小飞已经从南屋小澡塘的屋顶上跳了下来,正好跳到房门口,一眼就看到了光着身子在擦澡的李梅。
    “啊!流氓!牛小飞,我告你!”
    李梅没想到牛小飞会从天而降,而且正好落在自己面前两米远处,自己这赤果果的身体,更是被牛小飞看光了。
    “骚蹄子,在洗澡呢?这小澡塘里还藏着个男人吧?闪开,让我看看是谁!”牛小飞坏笑着说道。
    说真的,李梅虽然脾气很臭,但脸蛋和身材都很正点,刚才这一眼就算见了真章,特别是上面的一对峰峦,和下面那毛绒绒的地带,更是引人入胜。
    “牛小飞,你再烂嚼舌头,回头不让我爸撕烂你的破嘴!滚,快滚出我家!”
    李梅一边骂着,一边匆匆忙忙地穿衣服。要说牛小飞会进来强了自己,那是不可能的,不过浑身让他看了个干净,这个便宜让他捡大了,就跟贞操被夺一样。
    “滚你个球!当我是来看你这破**的啊?我来找你那不通人性的爹!李四发呢?让他出来!”
    牛小飞一边说着,掏出烟来点上一支,然后在院子里逛了起来。
    好家伙!只见晾衣绳上晒着几条色彩鲜艳的内裤,还有两条是蕾丝花边的,看上去十分诱惑。而晒在最边上的那玩意儿,不是黑色丝袜么?
    李梅是板刀山村最洋气的姑娘,是村子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穿丝袜的人。
    牛小飞突然想起,片子里有不少男人拿着女人的黑丝,放在鼻子上闻上一通之后,再套在那东西上撸一发的情节,心里一动,要不哥们也试试这感觉咋样?
    牛小飞手摸着这双已经晒干了的丝袜,想顺手揣进兜里,但再想想,说不准这丝袜已经被哪个犊子爽过了呢,自己再用不是很那啥?
    不好用的东西,不妨毁掉。
    于是,牛小飞狠吸了一口烟,把烟头放到丝袜的小腿部位,近距离接触。烟头的热力,很快就把丝袜烤得缩缩了,穿的时候一不小心,立刻就会扯出一个大洞来。
    “嘿嘿!”
    牛小飞忍不住笑了,李四发折腾咱家的大门,咱现在毁她闺女一双丝袜,这才哪到哪啊,就算毁了李梅这**也不算事儿。
    “牛小飞,你笑什么!”
    李梅穿好衣服出来了,没好气地说道,“你想找我爸是不?我爸和我妈到县城出门去了,正在城里喝酒呢,你要找就晚上来找,看我爸怎么修理你!”
    “呵呵,你说这话是啥意思?你是暗示我,现在你家里没人?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来人?我要是对你干点啥事儿,也安全得很?”
    牛小飞坏坏地一笑,眼睛盯到李梅的胸前,据说李梅经常喝牛奶,看这一双**长的,倒真没白瞎了牛奶的滋润。
    “牛小飞,你个流氓玩意儿!快点给我滚出去!你要敢动我一下,回头我爸不活剥了你!”李梅双手掐腰,凶巴巴地说道。
    “行行行,我这就出去!我出去了,你好一个人在家里抠!”
    牛小飞哈哈一笑,转身就走。
    李梅一怔,没听明白这话里的意思,等一明白过来,小脸立刻就气得紫了,顺手拿过舀子来,从水缸里舀了一大舀子水。
    “牛小飞,你等等!”
    “咋?”
    “请你喝水!”李梅说着,连水带舀子用力丢向牛小飞。
    “我日!”
    牛小飞伸手一挡,满舀子的水都泼在身上了,幸好这是夏天晒得温热的水,冲在身上倒也挺凉快。
    “李梅,今天你让我湿了,早晚有一天,我也会让你湿的,好好等着这一天吧!”
    牛小飞似笑非笑地说着,走到大门口,自己动手开了门,走人。
    这次来兴师问罪,虽然没有找着李四发这个犊子,但牛小飞在李梅这里找回了一点场子,看了点好看的内容,心里还是挺爽的。
    “李四发,你他妈身为村长,不照顾照顾我就罢了,还他娘的欺负我。等着吧,早晚把你拉下马,老子自己当村长。到时候,老子会给你好脸色看的!”
    回到家门口时,天已经黑了,牛小飞赶紧清理了一下大门口的砖头子,然后打开大门走了进去。
    这个三间瓦屋的小院子,是牛小飞的老爹牛奋,留给儿子唯一的一点财产。
    牛小飞早早的就没了娘,老爹牛奋也不够勤奋,没啥手艺,就会折腾那点儿破地,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有俩小钱就花了,不是买了烟抽就是买了酒喝。
    牛小飞的命虽然苦,但运气向来不错。
    18岁后自己过日子,牛小飞也没啥病没啥灾的,头丙年跟着村子里的建筑队,在周围的村里干点小活,勉强能攒俩钱。
    这两年学着捣腾东西,经常到县里和市里跑,看看黄片市场,逛逛古玩市场什么的,这么东一锤子西一票的干下来,也攒了五六千块钱。

第6章 你为哥揉肩,哥为你洗脚

在板刀山村,五六千块钱可真不少了,不少成家好几年的大老爷们,拿出五六千都很难。
    “嗯,停电了?不对啊,老王家这不是有电么?都一条线儿,他家有电,我这应该也有电啊!”
    牛小飞心里奇怪,跑到屋后的电盒那里一看,差点没骂娘,自己家的电线被人掐了。
    自己并没有少交电费,电线却被人掐了,这种缺德事儿是谁干的?牛小飞想也不用想,知道准是李四发找电工干的。
    “他妈个逼!李四发,这个场子老子要不找回来,就不姓牛!”
    牛小飞气得摔下烟头,不过想想生气也没意思,现在天大黑了,而且隐隐有雷声,看来今晚得下大雨,还是先回屋里找找蜡烛是正经。
    蜡烛这玩意儿,不用的时候在哪儿都能看到它,等啥时候急着用了,又找翻天也找不着它了。
    “操,买去吧!”
    屋里黑灯瞎火的,找了一通也找不着,牛小飞刚走出堂屋,突然看到摆在窗台上的一个花盆,立刻走了过去。
    花盆里栽的是一种极其少见的植株,乌兰枝,现在还只是个枝子,一拃来长,黑乎乎的,仔细闻能闻出兰花的香气来。
    这是牛小飞从城里的花卉市场淘来的,听一位老中医说,这乌兰枝如果长成了,结出乌兰果来了,那就成了一小棵摇钱树了。
    因为乌兰果是一种非常名贵的中药材,据说能治癌症,起码对防癌抗癌有着显著的疗效,一枚樱桃大小的乌兰果,就值一千来块钱,如果能长到核桃那么大,卖一万都算卖瞎了。
    牛小飞也不知道,那位老中医是不是胡说八道的,就把这乌兰枝端回家了。不过人家也说了,搁在家里也就是当个花养,不是非常专业的人,根本养不活,就算养活了枝子,也不一定能结出果来。
    牛小飞端起花盆,放进了堂屋里,怕等会儿下起大雨来,把这很玄乎的乌兰枝给淋死了。
    叭!
    一声轻响。
    就在牛小飞弯腰的时候,衬衫口袋里装的一个管状东西,正好掉进了花盆里。
    这个响声很轻微,牛小飞完全没有注意到,放好花盆之后就出去了,得去苏玉香的小超市买点蜡烛。
    苏玉香的超市,离这里也挺不近的,牛小飞走到半路的时候,豆大的雨点说下就下来了。
    “玉香,在家吗?我来买东西了!”
    “哦,来了来了!”超市里,苏玉香的声音传了出来。
    这超市并不算大,也就两间屋的空儿,两个门儿,前门是顾客出入的,后门连通着苏玉香家的天井。
    苏玉香这一声答应,就是从天井里传过来的。
    超市的门一打开,牛小飞就闻到一阵清香之气,这是正牌洗发水的味道,同时眼前为之一亮。
    苏玉香头发湿漉漉的,整个人容光焕发,明显是刚洗过澡,上身是白色的t恤衫,下身穿着苹果绿色的及膝短裙,没有穿丝袜的小腿就呈现在空气中,看上去十分诱人。
    “小飞哥,你看啥呢!快进来啊!”
    苏玉香说着话,脸上微微红了一红,毕竟是二十多岁的姑娘了,要说不知道牛小飞看的啥,那不是说瞎话么。
    “呵呵,玉香啊,刚洗过澡吧?”牛小飞一脸友善地问道。
    “嗯,”苏玉香点点头,说道,“小飞哥,买啥?”
    “蜡烛!”
    “要蜡烛干嘛?”
    “你说干嘛,当灯点呗!你以为我玩滴蜡啊?”牛小飞坏笑了起来,“娘的,这几天没在家,李四发这狗日的垒了我家门口不说,还让电工把我家电线给掐了!”
    “啊?有这种事?”
    苏玉香一边说着,拿了个凳子来,踩着凳子在两米来高的大货柜上找蜡烛。
    “玉香,蜡烛放这么高?要不我帮你找?”牛小飞一边问着,走到门口看着外面的雨势。
    “不用!蜡烛平时卖得很少,我妈嫌箱子放在别处碍事,就放到这大货柜顶上来了——哎哟!”
    扑通!
    苏玉香正说着话呢,突然扑通一声响,凳子翻倒了,苏玉香也向后仰下来。
    看到苏玉香的玉体就这样后仰着歪向自己,牛小飞立刻上前一步,伸手抄住苏玉香。
    苏玉香眼看就要重重地摔到地上了,被及时出手的牛小飞抱在了怀里。
    “玉香,你怎么啦,没事儿吧?”牛小飞立刻问道。
    “我,我没事儿,哎……”苏玉香摇了摇头,虽然没摔伤,不过表情却挺痛苦。
    “没事就好!”牛小飞仍然抱着苏玉香。
    “小飞哥,你……你先把手拿开啊!”苏玉香红着脸说道。
    “额?忘了忘了,我说怎么怪舒服呢,嘿嘿!”
    到这时候,牛小飞还站在苏玉香的身后,两手抱着她的娇躯呢,两只手正好绕在她的胸前,扳住了胸前那软绵绵的一对峰峦,手感好到爆。
    不说还不要紧,苏玉香这么一提醒,牛小飞立刻就感觉到爽了,下面那玩意儿,也瞬间就硬了起来,一副穷凶极恶的样子。
    苏玉香假装没听见牛小飞这挺邪恶的话,突然又哎哟一声叫,脸上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玉香,怎么了?”牛小飞问道。
    “我好像崴着脚了,脚脖子这里疼!”苏玉香痛苦道。
    “没事儿,你先坐下来,我学过一点推拿,你脚要是崴着了,我可以帮你推推。”
    牛小飞扶着苏玉香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然后自己也搬张塑料小椅过来,伸手就抄起了苏玉香的裙子。
    “小飞哥,你真会还是假会啊?”
    苏玉香突然担心起来,说道,“你要是真会推拿,那行。你要是半会不会的,弄坏了我的脚,那我不是苦了?”
    “没有金钢钻,敢揽这瓷器活?说句难听的,如果真要是治坏了你的脚,你小飞哥愿意做你的脚!”
    牛小飞说着这暧昧无边的话,还怕苏玉香听不懂,格外强调了一下说这话的语气,然后把苏玉香的右脚放在自己的左腿上,脱掉她的凉拖,右手就放到了苏玉香的脚脖上,轻轻地按了几下。

本文标签:捡到同桌的跳开关

上一篇:蹭着蹭着就滑进去了口述(胸前的大圆球)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圈养调教(粗口H)小说-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试看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