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孩子淦哭男孩子漫画/被全村人享用的校花

2021-07-10 11:30:2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啊,没有没有!”周大江连连摆手,眼神却依旧死盯着张寡妇。 “咯咯,还说没有,你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张寡妇吃吃一笑,指了指周大江的身体。

文学


    “啊,没有没有!”周大江连连摆手,眼神却依旧死盯着张寡妇。
    
    “咯咯,还说没有,你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张寡妇吃吃一笑,指了指周大江的身体。
    
    周大江不禁尴尬了起来,他第一次正儿八经的看到女人的身子,不硬才怪呢。
    
    “难受不?”张寡妇给周大江抛了媚眼,膩声问道。
    
    “难受!”周大江感觉都快让他爆体了。
    
    “想让嫂子帮你吗?”张寡妇几乎已经贴在了周大江的身上,似碰非碰的。
    
    “想!”周大江嗓子都哑了,体内的火气让他双目都赤红了起来。
    
    “想让嫂子怎么帮你?”
    
    张寡妇一把握住周大江的。
    
    张寡妇心里哎哟一声,本就烈火焚身的她,差一点瘫倒在地,喃喃道:“大江,你咋长了这么大?”
    
    被张寡妇握住的瞬间,周大江浑身打了个颤栗,吸着冷气,道:“嫂子不喜欢吗?”
    
    “喜欢,太喜欢了!”
    
    张寡妇男人死了七八年,这些年一直都是一个人过的,如今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她再也按耐不住身体的欲望,这才被早已蓄谋已久的村长给勾搭上。
    
    本来还想让村长好好满足自己呢,哪想到老不死的说的挺厉害,可完全就是个银样腊枪头,中看不中用。
    
    此刻,见识到周大江的本钱,再也忍不住,一把扯下了他的短裤,道:“今天你要不把婶子给喂饱了,婶子就不让你走!”
    
    张寡妇的疯狂把周大江吓了一大跳,不过,更多的则是兴奋,人说床下是贵妇,床上是荡妇的女人才最性感。
    
    而这张寡妇平时一副端庄儒雅、贤良淑德的模样,想不到也会有这么疯狂的一面。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美妇,周大江兴奋的无以复加,这次自己有福了。
    
    褪下了周大江的短裤,看到他那怒发冲冠的狰狞摸样,非但没有让张寡妇感到害怕,反而一脸的饥渴之色。
    
    “大江,你说你到底是啥饲料长大的?咋会长这么大个?”张寡妇舔着发干的嘴唇比划了一下,觉得周大江只怕都能把自己身子给弄坏掉,不禁又期待,又有些害怕。
    
    此时,周大江也大胆了起来,在张寡妇身上狠狠的捏了一把,得意道:“婶子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吃饲料长大的,我又不是圈里的玩意儿!我告诉你,这得谢谢我爷爷给我起的名字好,我是大江,实际上,那就是条大龙!”
    
    “哟哟哟,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张寡妇给周大江抛着媚眼。
    
    “啥,你说我中看不中用?”
    
    说男人中看不中用,那不是瞧不起男人吗?周大江来了火气,一把把张寡妇推到在地:“今天我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嗬,还来火气了,有本事今天就把老娘弄的起不来!否则老娘就把你弄的起不来!”张寡妇扭动着身子,浪笑着。
    
    “哎哟,你轻点,要死啦!”张寡妇吃痛,忍不住抗议。
    
    周大江可没工夫搭理她,依旧我行我素。
    
    张寡妇被周大江半生不熟的技巧撩拨的更加难耐了。
    
    “大江,快,快进来!”
    
    “进来啥?啥进来?”周大江虽然也欲火焚身,但是看到张寡妇的模样还是忍不住调戏道。
    

第6章


    “死小子故意的是不是?再不进来,以后就别进来了!”张寡妇美目一瞪,紧紧抱着张大江的胳膊,像是要把他融进身体里。
    
    张大江嘿嘿一笑,就要来个直捣龙穴。
    
    正在这时候,忽然听到水库外面有人说话。
    
    “香兰这么晚,洗衣服去啊?”
    
    “是啊,你刚回来啊,王大爷……”
    
    ……
    
    遭了,有人来洗衣服了!周大江和张寡妇都听到了对话,动作戛然而止。
    
    “快,穿衣服!”张寡妇一把推开周大江,迅速的穿起了衣服。
    
    周大江那个气啊,这他妈的谁啊,大白天的不来洗衣服,偏偏在自己提枪上马的关键时刻来洗,神经病吧?揉着憋得发痛的巨龙,他欲哭无泪。
    
    见状,张寡妇媚笑一声,在他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道:“得了,别愁眉苦脸的了,这种地方也不合适。后半夜来婶子家,婶子任你折腾。”
    
    “真的?”周大江眼睛一亮。
    
    “当然是真的,婶子还能骗你不成?你这么大的玩意儿,婶子可不舍得放过。好了,我先走了,记得来找婶子。”说完,张寡妇扭着屁股走了。
    
    周大江刚想离开,忽然看到一个窈窕的身影端着盆子走了过来,借着月光看清楚女人的容貌,他不禁失声叫道:“香兰婶子,是你?”
    
    也不怪他这么惊讶,实在是太巧合了。
    
    来的人,名叫张香兰,是高山村这周围出了名的贤惠媳妇,不仅脾气好,对公婆孝顺,人长的那也叫一个标致。
    
    圆圆的鹅蛋脸,白皙水嫩,就像是刚出生的婴儿,一点也没有农村妇女的粗糙感。身材更是前凸后翘、凹凸有致,小腰柳枝纤细,双腿笔直修长,翘臀娇小玲珑,和张寡妇比起来,张香兰的这些部位一点也不夸张,但组合起来却是黄金比例,一看就是迷人的少妇。
    
    当然,周大江之所以这么惊讶,并不仅仅因为这些,而是,张香兰和刚刚离开的张寡妇是一对姐妹,亲姐妹!
    
    自己和张香芹偷情,竟然会被张香兰给坏了好事,这尼玛,也太扯了。周大江有些哭笑不得。
    
    张香兰没想到这么晚了,水库还有人,被吓的差点把手上的盆子扔出去,见是周大江,不禁松了口气埋怨道:“原来是你啊大江,吓坏嫂子了。”
    
    周大江不好意思道:“嫂子,你怎么这么晚了,还出来洗衣服。”
    
    “我白天下地去了,没时间,这才晚上来的。”说着,张香兰走到水库边,放下洗衣盆道:“大江,这么晚了,你不回家,在这里做什么呢?”
    
    “我没什么事,就是天太热了,在这儿凉快凉快。”周大江站在张香兰身后,角度恰好能看到她胸前的沟壑。
    
    “嗯!这天是挺热的。”
    
    张香兰点了点头,就去拿脏衣服,忽然,胳膊不小心碰到了脸盆的边缘,她不禁痛呼了一声。俏脸也皱成了一团,看样子很是痛苦。
    
    “嫂子,你咋了?”周大江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张香兰胳膊上的淤青,“石头哥又打你了?”
    
    “我没事没事!”张香兰嘴上说的没事,可头上冒出的细汗,还是表明了她现在疼的厉害。
    
    见状,周大江忍不住骂了一句,“狗日的王石头,啥本事没有,就能在女人身上撒气。”
    
    张香兰的男人名叫王石头,是村里开小卖店的,家庭条件不错,要不然也不能娶到当年娇美如花的张香兰。
    
    刚开始小两口的日子过的还不错,恩恩爱爱的羡煞旁人。只是,后来便一日不如一日,原因是这些年,张香兰一直没能给他生下个一男半女。
    
    这让他有些抬不起头来。
    
    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差,这一两年里,王石头经常在外面喝酒,一喝醉酒就回家打老婆。
    
    开始的时候,邻里街坊的都还劝劝,后来次数多了也不好管了。王石头就更加变本加厉,动辄就暴打张香兰一顿,几乎都成了家常便饭。
    
    而张香兰也因为自己生不出孩子,加上性格本来就有些懦弱,所以一直忍受着没反抗,天天除了要挨打,还要伺候王石头,和同样对她不好的公公婆婆。
    
    日子过的苦不堪言。
    
    “嫂子,我帮你看看吧!”见张香兰怀疑的眼神,周大江解释道:“你忘了我爷爷是老中医了?我可是他的孙子,怎么可能在这方面一窍不通呢?”

本文标签:被全村人享用的校花

上一篇:被医生吃奶吃高潮了/狗的东西太大使我发胀

下一篇:学长上一个楼梯就撞一下视频-头埋进我裙子里用舌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