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激情床笫之欢片段描写(妖妇的武功)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10 16:19:4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董姐安排 李梦婕在染指甲,见我回来,抬头看了我一眼,继续低头捣鼓她的指甲。 边染边道,“小柒,听说今天镜少挑了你玩那个变态的游戏?” 我躺在床上

董姐安排

 文学


     李梦婕在染指甲,见我回来,抬头看了我一眼,继续低头捣鼓她的指甲。
    
     边染边道,“小柒,听说今天镜少挑了你玩那个变态的游戏?”
    
     我躺在床上,像是泄气的皮球一般,浅浅的应了她一句,“嗯!”和镜少交战,真心累,身心俱备啊!
    
     “都说镜少平日挺正经的,怎么会突然想玩这种游戏,真恶心人!”她放下了手中的事,跑来我身边依着。
    
     我给她让了个位置,看着天花板道,“梦婕,我可能要提前回去了!”
    
     “为什么?”她海藻般的长发一甩,跳了起来。
    
     看着她炸毛的样子,我叹了口气,“我的回去看看我爸,我不太放心!”
    
     “也是,你都出来好几天了!那事法院判了就只能找律师谈谈,看看还有转机没有。”梦婕又坐到了我身边,欣赏着她涂了一半的指甲。
    
     我白了她一眼,这个神经质的女人。
    
     梦婕是我现在大学同学兼好友,大概是缘分,我在陌生的城市里遇上了她。
    
     所以,这一次,也是她帮忙我才能来的!
    
     我没有等到第二天凌晨,当天晚上就定了机票离开了三亚,直接飞往盐城。
    
     刚下飞机,手机就吵了起来,是监狱陈警官打来的电话,我吓了一跳,以为是我爸出了什么事,接通电话就急忙道,“陈警官,我爸爸怎么了?”
    
     “幕小姐,你别着急,你爸爸没事,我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爸爸的案情经过所里调查初步认定属于正当防卫,我们也掌握了一些证据,你看你那边............”
    
     后面的话陈警官没有说,但我知道,他说的是钱的问题,给父亲翻案。
    
     这几年我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四处奔波给爸爸翻案筹钱,看着盐城的街道,我心里有开心,有激动,也有难受!
    
     这一次因为没有答应镜少代孕的事,我拿到的钱很少!
    
     加上爸爸翻案的律师费还有监狱警官打点费真是个大问题,压下心里的难受,我对着电话道,“陈警官,大概要多少钱?”
    
     他踌躇了一会,大概是在预算,许久才道,“我给你算了一下,最保守的费用也要30万左右!”
    
     我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平和些,“嗯,我知道了,费用我会尽快准备的,陈警官,我爸爸就麻烦你多加照顾!”
    
     他应了我一句,随后挂了电话!
    
     我提着行李箱,小腿处有些无力,衣袖里的手,紧紧拽着那条很久很久以前爸爸送我的项链。
    
     那是那么久远的时光了,我却始终惦记着不放!爸爸虽然喜欢喝酒,但从小对我就万分的疼爱,因为妈妈的不辞而别,我几乎是爸爸一手拉扯大的,现在爸爸出了事,我无论多苦我都得凑钱帮他打官司。
    
     星期六的晚上,一天没课,我睡得有些昏昏沉沉。接到经纪人董姐的电话,我依照平日的路线回到出租屋换装打扮,坐上出租车直奔地点。
    
     漂亮又玩的开,这是董姐最喜欢我的地方,所以即便我平日喜欢不见踪影也从不去签约的公司报道,可董姐却从未对我有过意见。
    
     目的地是一家极为高档的私人会所,门口的保安将我拦住,斜着眼打量着我。
    
     我吸了口烟,从低胸的吊带衫中抽出一张会牌,保安了然地点了点头,刚刚眼中的鄙夷也变得放肆起来,甚至有种即刻扒光我衣服的cl欲望表露出来。
    
     我娇声笑了笑,淡淡的烟圈吹到保安略显黝黑的脸上,带着一丝魅惑唤道:“小哥哥,我可以进去了吗?”
    
     保安的脸上闪过一丝窘迫,立刻闪身放行。我扭着细腰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冷笑一声走了进去。背后传来保安不屑地低咒骂,让我夹着细烟的手莫名一僵。
    
     “出来卖的婊子,过了今晚看你还浪的起来!”
    
     “啪啪!”
    
     干脆利落的巴掌声让保安错愕地张大了嘴巴,我的笑意更浓,夹着烟卷的手指着那人的脸,抬头说道,“出来卖的婊子,也不是你这种人能说的起的!”
    
     那保安显然被我气炸了,抬着手要打过来却又有些犹豫。今天请的人都是东林有头有脸的人,经理提前说过不让惹事。
    
     我看着保安一阵红一阵白的脸,心中有股说不出的快感。
    
     我不是善良的人,或者说,现在不是。我不喜欢为富不仁的人,可我更讨厌伪善的穷人。拿着道德标榜别人,心里却想着比恶人更加龌龊的事。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冷笑,我转头看了一眼,那是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身形消瘦,长相阴柔,带着一副细框眼镜,镜片下一双眼睛,在灯光中看不真切。
    
     “小柒!”董姐的声音依旧洪亮,穿过嘈杂的音乐直逼而来。我立刻浅笑着转头迎了过去,董姐对着镜少点了点头,带着我匆匆走了进去。
    
     董姐连声交代,今天的客人身份特殊,马虎不得,说着眼神有些为难地又看了看我。我心中不禁一紧,淡淡问道,“要做到哪一步?”
    
     董姐干笑两声,拍了下我的屁股说道,“都已经来了,还有嫌钱烫手的吗?”
    
     我也跟着呵呵笑了两声,狠狠吸了口烟,回道,“我要三成。”
    
     董姐愣了一下,立刻眉开眼笑地点了点头。
    
     在我们这一行,除了金主打赏,所有出场费,全部由公司支配。分到我们手中的有一成已经很不错了。我今天之所以提出三成,是因为下午的一个电话,我需要钱,非常需要。
    
     董姐带我去了化妆间,里面已经坐了六个人,全部都是董姐手底下漂亮能干的人,各个精明算计,我在其中倒显得是个新手。
    
     “我当还剩谁没来呢?这不是我们董姐心尖尖上的小柒吗?哼,怎么,公主驾到也就这速度了吧!”其中一个极为妖媚的女人冷笑着看向我。
    
     我认识她,她是公司的头牌,名叫绿芙。想必今儿要和我这样不知名的新人一起觉得有失身份吧。
    
     我撩了下头发,笑着叫了声,“芙姐!”
    
     绿芙不以为然地冷哼一声,转头继续让人化妆。
    
     董姐也不在意,手里的女孩子为钱为人撕逼打骂,简直再正常不过,她在乎的只有钱,其他的根本不会注意。
    
     董姐将我安置在角落的化妆台上,又从一旁的衣架上扯了件低胸连身套装给我,就转身匆匆走了。
    
     我换了衣服,看着镜子里衣着暴露的女人,殷红的嘴唇缓缓勾起一丝笑意。
    
     没想到我们七人会被安排在同一个包间,这种场面可不多见,我不禁对今天的客人有了点兴趣。
    
     当然,我也不指望找到什么金主,说实话被人包养的生活,我一点都不喜欢。我只是对今夜的打赏充满期待,或许今夜就能帮我渡过一劫。
    
     “过来坐!”一声低沉清冷的声音在昏暗中响起,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立刻习惯性地扬起笑容,在看清说话的人时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是那个镜少,他不就是在三亚找我代孕的镜少么,我傻愣了一会,只好装作不认识的凑过去,我看似消弱的身体陷进沙发里,在一群气场强大的人中却未显得怯弱,反而多了一份淡然疏离。
    
     我为了刻意避开镜少让其他人不看出我们认识,我起身寻求别的金主,而令我欣喜的是绿芙已经上去一步扭身坐在了镜少镜少的大腿上。
    
     我长长舒了口气,脚步一挪刚要坐到身边的胖子面前,就被胖子伸手推开了。
    
     “美女你可别害我!镜少看上的妞我可不敢碰!绿芙美人儿,来来来,坐哥哥这边。”
    
     那胖子说罢竟起身去拉绿芙,绿芙显然也认识对方,娇嗔一声道,“宽爷,你今天就换换口味吧,我们的小柒说还是个处那!”
    
     屋内众人一怔,随即扬起大笑声,而绿芙便在这大笑声中歪进了镜少的怀里。

第六章陡生变故


     我低头浅笑,嘴角的冷意渐浓。
    
     在这个圈子里,处女可不是什么抢手货,反而往往会成为一些心理变态者嘴里的一道盛宴,而结果可想而知。
    
     果不其然,另一个脖子上戴着硕大金链子的男人吸了口雪茄不急不缓地说道,“雏儿?如今这个圈子里可不好找,镜少,看来刘总今天给你送的礼可不轻啊!”
    
     “一个雏儿换三百万,我说老袁,你还觉得这买卖合算了?”
    
     宽爷见镜少并没有推开绿芙,便错开我拽了另一个姑娘过去,手上动作流里流气,言语却透着疏离。
    
     我不禁再次将目光转向老袁,见他眼神闪烁似有躲避,心中了然,看来这个老袁今儿只是个牵线搭桥的人,和镜少并非交情多深,反而这个宽爷地位更高一些。
    
     老袁吸了口烟,越过我的肩膀看向门口,厚重的嘴唇突然裂开,露出两颗金牙,“既然镜少不喜欢,那就让刘总自己消化了,也让咱们开开眼界。”
    
     众人再次哄笑,笑声中却多了玩味和期待。
    
     其余几个姐妹也陆陆续续坐进了金主的怀里,一时间只剩我一个人杵在原地,而包间中却再无空位。
    
     我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攥紧,入行两年,东林圈内的人多多少少也听说过一些。
    
     他们口中的刘总不仅长得猥琐,而且心狠手辣,在他手里被折磨的断了气的姑娘光我听说的就不下五个。
    
     绿芙已经开始帮镜少斟酒,嘴角眉梢笑的妩媚勾人。
    
     “镜少,绿芙敬你一杯!”
    
     殷红的嘴唇离酒杯只有寸余,而那柔若无骨的身体几乎骑在了镜少的身上。
    
     镜少不接不推,一双眼睛却直直望向我这一边。
    
     我知道有些人喜好玩猫捉老鼠的游戏,而镜少给我的感觉却像是一只吐着信子的毒蛇。
    
     我知道他在等我自己送到他嘴边,而我此刻无路可走。只不过让我跟绿芙挣肉吃,我自认没有这个魅力。
    
     伏低做小,这两年我学的精准通透。
    
     思及此,我缓缓扭动细腰,直直走向镜少避免自己尴尬。
    
     “哎呀镜少,人家刚刚只是被你的风姿震住了而已,你可不要怪罪。这下好了,绿芙姐姐抢了先,我想来也不敢了!您就赏句话,也让我有个去处,要不然今晚我可要被董姐骂的!”我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在三亚我们就认识,今天却还要装着谁都不认识一样。
    
     离得近了,我终于可以看清镜片下那双眼睛,透着冷冷的光,一丝失望一闪而过。
    
     我的心里不禁松了松,嘴角的笑意更浓,弯下的腰让那对白色的胸脯对着镜少,极近挑逗。
    
     果然如我所料,镜少瞬间失了兴趣,低头就着绿芙的手喝了杯中的酒。
    
     绿芙立刻娇笑着更紧地偎了进去,莫说镜少在这一屋参差不齐的男人中显得格外出色,就看刚刚宽爷对他的态度,就足以让绿芙今日拼了老命去巴结。
    
     正在我暗自庆幸,准备寻找别的金主以解今晚之危的时候,身后的门突然被人推开。
    
     微凉的风吹着我的后背,让我脸上的笑容随之一僵。
    
     “哎呀呀,镜少,各位,真是不好意思,处理了一点私事,来晚了来晚了!”
    
     嬉笑的声音随即传来,一个身材粗矮的中年男人出现在包间中,正是他们口中的刘总,今日的东家。
    
     镜少抬眼看了刘总一眼,随即笑了一下,这一笑却让我立刻站直了身体。
    
     也许是我的动作太过突兀,众人的目光瞬间移了过来。而镜少也随之望向了我。
    
     心理学中有讲,鳄鱼的眼泪不是悲悯而是弑杀。
    
     刚刚镜少的那个笑容,瞬间让我想起了这句话。我突然发觉,今天的夜场恐怕没有那么容易结束了。
    
     “怎么?这妞惹镜少不开心了?”刘总上下打量着我,“还真是活腻歪了,阿三,给我拉出去别碍了镜少的眼!”
    
     刘总身后的一个保镖立刻向我走来,我看到了绿芙得意的笑。
    
     而此刻我的内心却是狂喜的,我很后悔今天接了这个活。
    
     包间内的哪一个不是在商界吃人不吐骨头的主,我想按照以前的套路,得了钱财还不付出代价,根本不可能。
    
     “不必!”镜少突然开口,我循声望去,却见他竟对着我招了招手。
    
     阿三握着我胳膊的手停了下来,绿芙的脸却瞬间僵了僵。
    
     刘总挥手让自己的保镖出去,便大刺刺地坐到了沙发上,此刻包间内的姑娘和男人一比一,除了镜少身边坐着两个,便只有刘总一个去处。
    
     绿芙的脸色有些难看,想必也知道刘总的作风。
    
     我依言坐在了镜少的身边,而绿芙因为半骑在镜少身上反而显得有些多余。
    
     既然出不去,我就必须寻找一个最稳妥的办法,而在场的,能镇住别人的,似乎就只剩下镜少。
    
     今夜如果我想全身而退,唯一的方法就是让这个男人开口放行。亲人之间尚且没有几分真情,更何况我与绿芙那,所以我抢的心安理得。
    
     未等绿芙反应过来,我的手就缠到了镜少的胳膊上。
    
     “绿芙姐姐,给妹妹让个地方如何?”
    
     绿芙的脸越发白了,这时候宽爷却开了口,“呵呵,小妹妹,你也太小看我们镜少了,莫说两个女人就是再来三个,他也能让你们欲仙欲死!”
    
     宽爷的声音洪亮圆润,听在人耳朵了多了几分亲切舒服。绿芙立刻投去感激的目光,顺势身子一歪坐在了镜少的另一边。
    
     刘总今日本来就是有求于人,自然不会为了一个姑娘跟对方起冲突。
    
     “久闻镜少大名,今日得老袁引荐,以后咱们兄弟也可以时常聚一聚,等那日老弟我再找几个好的送给镜少!”
    
     刘总四十几岁,而镜少最多二十八,这句老弟却足以表明了他对镜少的态度。
    
     镜少微微挑了挑眉,淡淡回了句,“刘总的威名我也是如雷贯耳,否则,怎么能抢了我的生意还敢单枪匹马地赴我的宴!”
    
     刘总的脸色瞬间有些青白,嘴角哆嗦了两下眼睛望向了老袁。
    
     包间内的气氛陡然间紧张起来,正举着酒杯递给老袁的小姐妹一个不稳,将杯子摔在了地上,吓得她立刻起身连连道歉。
    
     “砰!”的一声脆响,屋门瞬间被人踢开,刚刚离开的两个保镖身后还跟着五六人一并涌了进来。
    
     一张张肃穆的脸,杀气腾腾。
    
     我禁不住转头望向镜少,而他却在这时再次笑了起来,笑意竟比刚刚初见刘总时更灿烂也更让人感觉到寒冷。

本文标签:激情床笫之欢片段描写

上一篇:女人自慰时看得爽的黄文50部-短篇香艳小说100篇

下一篇:sm道具各种调教惩罚-擦进去非常爽13p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