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大炕上的乱睡性事(百合互相吃胸真人)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10 17:49:5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陌生来电 教育局不算什么高级别的单位,除了几个局长,其他的部门一般都是科长、副科长和科员同在一间办公室。没事的时候,大眼瞪小眼,或者一杯清茶一份报纸耗上半天。

陌生来电

 文学


     教育局不算什么高级别的单位,除了几个局长,其他的部门一般都是科长、副科长和科员同在一间办公室。没事的时候,大眼瞪小眼,或者一杯清茶一份报纸耗上半天。
    
     叶成业站回办公室门口,发现自己的办公桌桌面什么都没有,抽屉是打开的,里面空空如也。自己的办公用品哪儿去了?谁动了自己的办公用品?
    
     叶科长,是这么回事......科员许文跃见叶成业一脸困惑,微笑地解释说:刚才,郝科长跟我说,你将要下乡开展帮扶活动,然后,咱们科将调到市三中的副校长到咱们科工作,让我给准备一张办公桌。郝科长说了,反正叶科长你马上要下乡,干脆就把你的办公桌给那名副校长用。
    
     叶成业一听,气不打一处来。一个下乡,一个上调,苏雪晴的意思不用说都知道,她这是打算将他永远留在下乡了。
    
     教育局正局长马家兴马上要退休,教育局人人都在传,苏雪晴将接替赵家旺由副转正。真是这样,只要苏雪晴在任上,绝口不提调回来之事,他叶成业别想回来。万一苏雪晴当个十年八年教育局一把手,十年八年后,谁还会记得他这么个人事科副科长?
    
     诚然,苏雪晴无法撤销他的官职,即便下乡帮扶,他叶成业仍然是副科级别。但是乡下条件艰苦,根本没有任何奖金和可言,只能拿死工资。最主要的是,他升官的希望更加渺茫无望。
    
     叶成业不甘心就这么被流放,他打算给市委组织部写信反应自己的问题。不管怎么说,他好歹是个副科干部,苏雪晴将他下放的乡村,是公报私仇,不利于干部的提拔和培养。
    
     见叶成业一脸落寞,许文跃走到门口,探头往外看了看,确定没人后,才把门关上,小声地问道:叶科长,你是不是得罪苏局长了?
    
     许文跃前年才考上公务员到人事科上班,叶成业从来没对他发过脾气,他工作上有不懂的地方都悉心教导,两人关系处得还不错。叶成业知道,许文跃对他没有恶意,相反地,这是关心他。
    
     叶成业没有回答许文跃,而是反问道:你从哪里打听到的?
    
     叶科长,这事局里的人都在传呢,哪儿用得着打听?许文跃说。
    
     哦,他们还说什么了?叶成业有些意外,这事怎么这么快就传开了?
    
     没了!许文跃摇摇头。
    
     叶成业略微想了想,大概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准是苏雪晴召集干部开会并点名要他下乡,才引起别人的怀疑和议论的。至于他给她开苞一事,只要他不说出去,苏雪晴自己绝对不会傻到自己宣扬出去。他自己也不敢说,否则的话,苏雪晴豁出去把他告上法庭,他有可能锒铛入狱!
    
     苏雪晴到底是副局长,官比他大,胳膊拗不过大腿,既然局里已经开会讨论过,局面已无法挽回,还是先走一步算一步吧!
    
     叶成业轻轻叹息了一声,转身要走,许文跃一把将他拽住:叶科长,你是怎么得罪苏局长的?
    
     虽说两人关系不错,许文跃这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态度还是让叶成业不满。他都那样了,许文跃还可劲地打探他的隐私,满足他的窥探愿望,这也太过分了!
    
     叶成业不满地看了许文跃一眼,一言不发,推开许文跃的手,转身要想走。
    
     不曾想,许文跃又将他给拽住:叶科长,您先别急着走啊!
    
     叶成业按捺不住了,生气地说:小许,有些话你该问才问,不该问就闭嘴!你做好你自己的工作就是了,问那么多废话干吗?
    
     叶科长,您误会我了!许文跃把声音压得很低:我是想帮帮你!
    
     帮我?叶成业一脸困惑,许文跃只不过是个普通科员,手上一点权力都没有,他能帮他?开玩笑吧,他?
    
     是这样的,叶科长!许文跃从叶成业里看到了不信任,赶忙解释说:您为人热情、诚恳,工作勤勤恳恳,是咱们教育局里的大好人。说真的,您被下放到乡村,我们都很难过和不舍。您告诉我原因,我和几个要好的同事一起给市委组织部写信反映此事,争取把你留下来!
    
     叶成业没料到许文跃会有这种想法,心里很感动。要不是平时,他古道热肠,诚恳待人,许文跃断然不会对他这么好的。可是,他哪儿敢把他意外上了苏雪晴的事儿告诉许文跃?这事要是传到苏雪晴耳朵里,她非跟他来个鱼死网破不可。她要是把他告上法庭并赢了关系,等待他的将是灭顶之灾啊!到时候,被除去公务员身份不说,还将坐大牢!
    
     叶成业苦笑了几下,拍了拍许文跃的肩膀,说:小许,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的事儿不是一句两句话就能说得清楚的,也不是你们写几封信就能解决的!
    
     叶科长......许文跃还想说什么,叶成业打断了他:小许,你什么都不用说了,这事你真帮不上忙!
    
     许文跃见叶成业态度很坚决,不由得轻轻地叹息了一声,眼里满是惋惜之情。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吱呀一声,郝雪平开门进来了。见叶成业和许文跃表情不大对劲,于是开玩笑说:哟,你们俩在干吗?基情四射呀!
    
     顿了顿,郝雪平收起笑容,一本正经地对叶成业说:老叶,听说你要下乡开战教育帮扶活动,咱们毕竟同事一场,你什么时候走,我请你吃饭,给你践行践行?
    
     郝雪平说得倒是很动听,叶成业心里却是一阵冷笑。跟郝雪平同事几年,身为人事科正科长,只要是有好处,甭管大小,他都揽到他自己身上。但凡是有关人事变动的事儿,只要没有上级领导插手,郝雪平绝不会分给他丁点权力和好处。正是因为郝雪平的专横和贪婪,叶成业这个副科被打入了冷宫,说是副科,其实跟普通科员差不多。
    
     此刻,郝雪平明着是关心他,但是在他看来根本就是嘲笑和讽刺!不是诚心,郝雪平就是请客吃山珍海味,他叶成业也不会稀罕!
    
     谢谢郝科长的好意!只是,我最近挺忙的,请客吃饭就免了!叶成业不冷不热地说。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勉强老叶您了!以后,你想我们了,随时回来和我们一块儿聚聚!郝雪平主动握了握叶成业的手。
    
     就连郝雪平都跟自己告别了,可见,苏雪晴将他下放的偏远农村的决心已下,这个结果几乎是无法更改的了。叶成业恨得牙根发痒,他怎么就摊上了苏雪晴这女魔头,短短两天时间,就把他的命运给扭转过来了!
    
     同时,叶成业深深地感到悲哀,难道老实人都像他一样,活该被人欺负,被人当软柿子捏吗?
    
     痛恨也好,难过也罢,该面对的还得面对,日子还得过下去!
    
     从教育局出来,叶成业看到钟雪芳在教育局大楼门前踱来踱去,不时地往里面张望,她手里还拎着个黑色的袋子。见到他出来,她嘴角立即挂上一丝不屑的笑容。
    
     这会儿,叶成业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钟雪芳,跟被下放到偏远乡村相比,钟雪芳给他的伤害更大。这种心灵的伤害一时半会甚至终生都无法痊愈的!
    
     叶成业假装没看见钟雪芳,钟雪芳站在门口左边,他转身要右边走去。没走几步,身后便传来钟雪芳的声音:叶成业,你站住!
    
     叶成业假装没听见,继续往前走。钟雪芳快步走上来,将他拦住:叶成业,跟你说话呢,你没长耳朵呀?
    
     叶成业这才停下脚步:钟雪芳,不是都已经跟我分手了吗?你到底想怎么着?
    
     你别高兴,也不用生气,我找你自然没有好事!你有几件衣服还在我那儿呢,我给你拿来了!钟雪芳撇了撇嘴,把手中的袋子递过来。
    
     钟雪芳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她自己租住在一套一居室的房子,叶成业有事没事老往她的出租屋跑,陪她看看电视聊聊天什么的。偶尔也在钟雪芳那里过夜,可是,不管他说多少甜言蜜语,钟雪芳坚决不和他同床,而是让他在客厅里打地铺。
    
     当时,叶成业还以为钟雪芳是个守得住底线的好女孩,哪里想到,这全特么的是套路啊!
    
     把手伸过去只不过是短短一瞬间的事情,叶成业却仿佛跨越一个世纪那么长,几年的感情说没就没了,这种痛苦是用言语无法表达的。钟雪芳这贱人倒好,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可见,她压根就没真心爱过他!
    
     接过袋子的时候,叶成业想问问钟雪芳,她是否爱过他?却又觉得,这个问题是多余的,事实都摆在眼前了,还用问吗?
    
     举步要走,身后传来钟雪芳的嘲讽:我果然没看错人,竟然被人下放到农村,真是窝囊到家了!还想娶老娘呢,做梦吧,你?!
    
     钟雪芳的话仿佛一支支穿透了叶成业的心,他为什么被下放到农村?还不是因为她?这娘们真是够狠心,他都沦落到这个地步,她不但不安慰他,反而讥笑他。难道女人变心了都这么绝情吗?
    
     叶成业气得想臭骂钟雪芳一顿,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拿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都被下放了,这会儿的来电准没好事,他干脆直接把来电给挂断!
    

苏雪晴那贱人训一顿就更好了!
    
     一阵手机铃声把叶成业从满怀憧憬中惊醒过来,他拿过手机一看,是刚才那个陌生号码打来的。教育局人人都知道他被下放,这个时候,谁会来安慰他呢?
    
     叶成业按下接听键,话筒里传出一个颇具磁性的男中音:请问,您是叶成业叶科长吗?
    
     叶成业听那声音和蔼又威严,不由得微微怔了一下,说:我是叶成业,请问您是?
    
     我是市委组织部的......
    
     市委组织部?
    
     叶成业的心仿佛点着火的发动机似的,瞬间就急速地跳动起来。刚写好的信还没寄出去呢,组织部怎么就来电了?就算是心灵感应也没那么快啊?
    
     脑子高速运转了一下,叶成业料想,肯定是许文跃替他投诉到市委组织部,组织部来电调查他被下放的事儿了!可就算是许文跃替他投诉,组织部至少也该走个程序吧?哪儿这么快就来电调查此事?要知道,他叶成业可不是什么大人物!
    
     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叶成业愣了半天没哼声,对方笑了笑问道。
    
     额,这位同志您好!请问,组织部找我有什么事?叶成业恍如大梦初醒,慌忙十分礼貌地问道。
    
     你明天上午有空吧?要是有空,你到组织部来一下!到了组织部,你找办公室小张,报上你的姓名就行了!对方说完就挂了电话。
    
     虽然自己是一名副科长,但其实没接触过什么大领导。市领导偶尔下来检查工作,都是几个局长作陪。局长就算想多找几个人把场面搞得隆重些,那也是找几个部门的正科长。像他这样的副科只有留在办公室当劳模的份儿!
    
     从对方的语气,叶成业判断,对方是有一定官职的人,至于官职多大,他就不知道了。不管怎么样,有领导过问他的事儿就是好事!没准他能躲过这一劫呢!
    
     叶成业刚挂了电话没多久,手机又响起,这次不再是那个陌生的号码,而是家里打来的。
    
     电话一接通,老父亲叶志国便十分惊慌地说:成业,不好了,家里出大事了,你快回家一趟!
    
     叶成业心顿时揪得紧紧的:爸,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你弟,他、他被派出所的人给抓走了!叶志国急得差点就哭出声来了:刚刚有人来征地,我们不肯签合同,派出所的人就把你弟给抓走了,说是妨碍执行公务,扰乱社会秩序。你赶紧回来吧!
    
     叶成业浓黑的眉头拧成了一团,他自己的事儿还没解决呢,家里又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这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啊!
    
     叶成业老家在京海市郊区,近几年,房地产市场非常火爆,开发商在市区已经很难拿到地,于是把目光转向了京海市周边,大肆征地盖楼。他们的运作手法很简单,就是尽量以最低的价格把土地征到,然后从银行贷款盖楼来卖。在买方市场行情之下,房子根本不愁卖。
    
     村里的那块土地,去年就已经有开发商看上,并多次派人进村做村民的思想工作,想低价把土地拿下来。不料,村民的土地观念很重,他们认为土地是老祖宗世世代代传下来的,把土地卖掉是对老祖宗的不敬。因此,面对开发商的威逼利诱,村民死活不肯签合同。
    
     村里的那块地,青山绿水,环境非常优美,如果卖给开发商将很快变成钢筋水泥,而那里留下叶成业太多的童年美好记忆,叶成业站在父老乡亲这边,对卖地一事是很反感的。
    
     但是,资本是逐利的,任何有利可图的项目,资本家是不会轻易放过的。叶成业预料到,早晚会出事,只是没料到会这么快而且还是他家先出了事儿!
    
     弟弟叶兴达被抓,叶成业自然也很捉急,可他能有什么办法?他手上没有权力,根本无力去阻止开发商的胡作非为。再说了,他被人下放,自己的事儿还没解决呢!
    
     满腹心事赶回家,叶成业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今天上午,开发商和镇政府的人再次来村里找村民谈征地的事儿。弟弟叶兴达和村里几个年轻人和那伙人起了争执,叶兴达火气较大,跳出来指着副镇长的鼻子臭骂了一顿,副镇长便指使两名身穿制服的警察将他给抓走。
    
     成业,你赶紧想想办法把你弟给捞出来吧!不然的,他们随便给你弟安个罪名判几年,可就耽误你弟的人生了!叶志国拽着叶成业的手,一行浊泪从鱼尾纹滑落。
    
     叶成业根本不敢看父亲的眼睛,把头埋得很低。他又不是什么大官,手头一点权力都没有,哪有能力去捞人?要是没得罪苏雪晴那女魔头,他问问同事,兴许同事会帮他想想办法什么的。现在,他已经被流放,同事对他避之唯恐不及,哪里会帮他忙?
    
     爸,他们抓人的时候,有没有出示证件,证明他们的警察身份?良久,叶成业才抬起头问道。虽然他没权力也没能力去阻止那帮人,但是,他知道,警察抓人时必须出示相关证件。他弟弟根本没做违法的事儿,警察怎么能随便抓人?
    
     这个倒没有!叶志国说,顿了顿又急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问这个?当务之急,你赶紧把你弟捞回来,听明白吗?
    
     爸,我又不是大领导,哪有权力让他们放人?
    
     可是......
    
     爸,这样吧,我先去找那副镇长跟他谈谈!叶成业知道老父亲想说什么,他这个小小的教育局人事科副科长,跟人家副镇长和派出所压根就联系不到一块儿,以副科长的身份去让他们放人,那简直就是闹笑话!再说了,他这个副科长已经失宠!唯一指望的是,那名副镇长是个知法懂法的人,他指出他们抓人的不妥,他们摄于法律乖乖放人。
    
     叶成业没料到,那个名叫周亮容的副镇长态度竟然如此傲慢!
    
     下午三点多,在周亮容的办公室,叶成业刚说完自己对弟弟被抓的看法,头发梳得光亮的周亮容便靠在椅背上,摸出一根烟悠然地吸着,良久冷哼了一声,极其轻蔑地说:你算哪根葱?有什么资格来我跟说这些话?你弟妨碍公务,老子就抓他,怎么着?不服气啊,不服你去告啊!
    
     叶成业气得牙根发痒,却不敢发作。身为副镇长,周亮容的级别可能跟他一样,也是副科级别。但是,论权力,周亮容比他大多了,毕竟,人家是副镇长,管的范围比较宽大。所谓官不怕大就怕管就是这个道理!
    
     叶成业耐着性子,说:周镇长,说是这么说,但是,这事要是媒体报道出来,对咱们镇对周镇长您的影响可不好啊!
    
     政府机关部门对媒体向来是比较害怕和尊重的,任何有的负面报道都会给单位抹黑,严重的话会引起纪检部门的关注和介入,一把手的官职可就难保了。正因如此,很多部门防记者比防贼还要严密!
    
     叶成业一提到媒体,周亮容脸色先是一变,继而又恢复了刚才冷傲的表情:你这是威胁我呢?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怕你威胁!
    
     吸了口烟,周亮容继续说:记者采写新闻报道,就像警察办案一样,得讲究证据。没有证据随便报道就是污蔑,关于你弟被抓一事,我能提供有力的证据证明你弟犯罪,媒体敢报道吗?
    
     叶成业没想到自己威胁周亮容不成,反倒被他威胁,一下子被噎得无语。
    
     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周亮容想让叶兴达入狱,完全可以给他找些犯罪的证据然后定罪。到时候,叶兴达就是没有罪也变成有罪了!
    
     实在没辙,叶成业只好转而改变 态度,讨好周亮容,跟他说好话,请求他放了叶兴达。
    
     周亮容却不吃他那一套,说:想要我放人可以,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那就是帮我们说服你们村的全体村民,答应跟我们签订出让土地合同。

本文标签:大炕上的乱睡性事

上一篇:岳美的大肥 萍萍-猛烈撞击她的敏感点

下一篇:双腿张开 趴好 h文/痴汉被强公车漫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