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家里养了3只狗每天都上我-在少妇湿润的肉唇里滑动

2021-07-12 08:41:0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住十年 林亦可和顾景霆初步达成共识后,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恭恭敬敬的走进来,她的穿着很体面,长相干干净净,自称是专业的月嫂,姓张。 林亦可明白,让一个大男人独自照顾

住十年

 文学


    林亦可和顾景霆初步达成共识后,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恭恭敬敬的走进来,她的穿着很体面,长相干干净净,自称是专业的月嫂,姓张。
    
    林亦可明白,让一个大男人独自照顾刚满月的婴儿不太现实,的确需要一个月嫂。可是,听说月嫂的薪水都很高,这男人没钱,费用都是她一个人承担,林亦可想想就有点肉疼。
    
    她下意识的瞪了顾景霆一眼,而顾景霆被瞪的有些莫名其妙。
    
    “小家伙白白胖胖的真讨喜,我来抱吧”。张姐走到病床边,笑着伸出双手。
    
    林亦可却下意识的抱紧了儿子,眼圈儿顿时红了。她舍不得,突然有点后悔了。
    
    屋内的气氛瞬间陷入缄默。
    
    顾景霆刚毅的薄唇轻抿着,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又不是生离死别,你有探视的权利”。
    
    “宝宝,他还没有名字呢”。林亦可弱声说,楚楚可怜的样子。
    
    “你起一个吧”。顾景霆说。
    
    “我没想过”。林亦可的脑子一团乱。
    
    “那现在想”。顾景霆很有耐性的等着。
    
    林亦可轻皱着眉,很认真的想了一会儿后,说,“叫帆帆好不好”?
    
    天下所有的母亲都希望孩子的一生一帆风顺。
    
    “可以”。顾景霆点头,没有任何意见。
    
    随后,张姐从她怀里抱走了帆帆。
    
    林亦可在吴妈的搀扶下,跟了很长的一段路。
    
    医院外面下着雨,她的眼睛也是湿的。
    
    “小姐既然舍不得,为什么不把孩子留下来”?吴妈问她。
    
    林亦可摇头苦笑,“总不能把他带回林家吧”。
    
    “自从太太离婚以后,家不像家的,那个家不回也罢”。吴妈叹着气说。
    
    林亦可潮湿的眼睛却一点点变得坚韧而冷漠,垂在身体两侧的手慢慢的紧握成拳,“我要回去,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
    林亦可出院回家的那一天,天阴沉沉的,乌云好像就压在头顶上一样。
    
    车子缓缓的驶入庄园,停在了一栋古朴的别墅楼前。
    
    别墅的外墙上爬满了绿色的爬山虎,院子里种植着大片粉紫色的蔷薇花,这些花还是她妈妈亲手种植的,现在她妈人不在了,留下一座孤零零的花园,透着一股凄凉。
    
    天空飘起了细密的雨丝,雨水打落在花瓣上,好像花朵在哭泣。
    
    林亦可拖着沉重的行李箱,一步一步,踩着青石路,走向别墅。
    
    这栋庄园别墅是当年她母亲的陪嫁,如今,却住着林建山和别的女人,想想还真是讽刺。
    
    她的父亲林建山,原本只是一个小公务员,后来娶了富商千金,也就是她的母亲秦菲,在秦家财力的支持下,林建山一路官运亨通,如今已经是A市的副市长,主管财税。
    
    林亦可独自走进别墅,没有人迎接她,更没有人欢迎她,意料之中的事。
    
    客厅里,林建山与陆雨欣母女坐在奢华的真皮沙发上,一家三口有说有笑,看起来十分的温馨。
    
    林亦可的闯入却打破了温馨的气氛,她刚淋了些雨,发梢还滴着水,模样有些狼狈,看起来与这个家格格不入。她早已经是个外人了。
    
    “亦可回来啦”。陆慧心第一个站起来,热络的招呼道。
    
    她保养得好,四十五岁的年纪,看起来还不到四十的样子。
    
    “陆阿姨”。林亦可的声音很淡。
    
    她想起了父亲第一次带陆慧心母女进门时的情形。
    
    “小可,这是陆阿姨,她是爸爸的朋友。她带着两个小姐姐在咱们家暂住一段时间”。当时,林建山这样对她说。
    
    这个暂住,居然暂住了十年之久。
    

第6章 陆家母女的脸皮


    林亦可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冷笑。
    
    她走到林建山面前,还算恭敬的喊了一声,“爸爸”。
    
    “你还知道回来,丢人现眼的东西,林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林建山的脸上已经不见了刚刚的笑意,在见到林亦可的时候,完全被愤怒取代,一巴掌重重的拍在面前的茶几上。
    
    “爸爸的意思,是不打算要我这个女儿了吗”?林亦可并没有被他吓坏,反而一脸平静的询问。
    
    林建山恼火的瞪着她,却没说话。
    
    断绝父女关系这种事,林建山还做不出来。从政的人,最在乎的就是名声。
    
    “瞧你们父女两个,怎么像上辈子的仇人一样。建山,你也消消火气,孩子肯回来总算是好事”。陆慧心适时的开口,并笑着走到林亦可身边,拉住她的手,一脸的关切。
    
    “小可,怎么一个人回来,孩子呢?虽说是私生,传出去不太好听。但总是你亲生的,你爸爸的亲外孙,你带回来,我们也可以帮着照顾”。
    
    笑里藏刀,这是陆慧心惯用的伎俩。以前,她年纪小不懂事,对于陆慧心的袒护一直心存感激。后来才慢慢的发现,每次陆慧心‘袒护’她之后,林建山只会对她更加的恼火与不满。
    
    果然,陆慧心说完后,林建山的脸色变得更难看。
    
    林亦可甩开陆慧心的手,笑容甜美,只是笑意丝毫不达眼底,“谢谢阿姨的关心。不过,我的事您还是别操心了。多关心关心姐姐,她左一次右一次的流产对身体不好,万一造成习惯性流产或者不孕,那可麻烦了”。
    
    陆雨欣以前和一个房地产大亨的独子交往,后来才知道对方有吸毒史。被迫分手,并且偷偷拿掉了肚子里的孩子。
    
    这件事虽然被陆慧心捂得严实,但这个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也只有林建山被蒙在鼓里。
    
    “雨欣流产了?究竟怎么回事!”林建山再次震怒。
    
    而林亦可就在他的震怒声中,拖着行李箱,不急不缓的沿着楼梯上楼。至于怎么向林建山解释,那时陆慧心母女的事。
    
    林亦可的房间在三楼的尽头,是整栋别墅中除了主卧以外最大最奢华的一间。
    
    她推开房门,房间内的一切看似没变,但床头上摆放着的不再是她的洋娃娃,衣柜里塞满了陆雨欣的衣服,梳妆台上摆满了陆雨欣和左烨的婚纱照。
    
    林亦可站在屋子中央,随手把行李箱放在一旁,喊来了吴惠。
    
    “吴妈,辛苦您把屋子里不相干的东西都清理出去,哦,先清理一下浴室,我要洗澡”。
    
    “好的,小姐”。
    
    吴惠的手脚利落,等林亦可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屋子里所有陆雨欣的东西都被丢了出去,连窗帘和床品都换了新的。
    
    林亦可坐在梳妆台前面擦头发,镜子里的女孩安静美好,像一幅画一样。
    
    身后的房门却在此时被人撞开,砰地一声重响后,陆雨欣气冲冲的走进来。
    
    “林亦可,谁允许你动我的房间!”
    林亦可透过面前的镜子看着她,鸠占鹊巢还能这样理直气壮,她有点儿低估了陆家母女的脸皮和无耻程度。
    
    她放下手里的毛巾,缓缓的站起身,看着陆雨欣笑道,“姐姐,左烨都已经让给你了,一间房间你也要抢吗”?
    
    “是你自己没本事留住男人,被甩了也是活该,可赖不到我身上”。陆雨欣的语气中充满了嘲讽。
    
    林亦可娇笑着点了点头,“我的确没有姐姐的本事,左烨口口声声说要对你负责,你不会是告诉他,你还是处,女吧?如果他知道你也为别的男人流掉过孩子,你猜猜他会是什么反应”?
    
    陆雨欣听完,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明显有些心虚。

本文标签:在少妇湿润的肉唇里滑动

上一篇:翁熄隐公爱爱地下室(高潮肉欲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真大真粗真爽使劲好猛小说网(我的大捷豹很硬)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