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农村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高潮绝顶抽搐大叫

2021-07-12 09:22:5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变态经理 邪医行事,追求的就是逍遥自在,用一个词总结,就是任性! 陈轩可不想每天待在味道难闻得要死的医院里,忙个焦头烂额,那可一点都不潇洒。 沈总,恕我无法答应你的聘请,你

变态经理

 文学

邪医行事,追求的就是逍遥自在,用一个词总结,就是任性!
    陈轩可不想每天待在味道难闻得要死的医院里,忙个焦头烂额,那可一点都不潇洒。
    沈总,恕我无法答应你的聘请,你说的这些我可做不来。陈轩赶紧摇了摇脑袋。
    沈冰岚的内心真的要抓狂了,这个陈轩是不气她就不舒服吗?
    可是为了不白白放跑一位神医,沈冰岚还是咬牙切齿的说道:那就这样,你要是做了首席医师,不是特别重大的问题,我不会请你出手,年薪依旧是三百万不变。
    从出生就含着金钥匙长大的沈冰岚,还从来没有这么放低过姿态,如果这个家伙再不答应她的话,沈冰岚毫不怀疑自己真的会出手,狠狠揍他一顿。
    那还差不多。陈轩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看得沈冰岚气不打一处来。
    休息够了没有?休息够了就给我下去。沈冰岚语气冰冷的下了逐客令,等下我会让人事部经理把合同送去你部门。
    OK。陈轩站起身来,在沈冰岚那充满寒意的眼神注视下,悠然自得的走出了总裁办公室。
    刚回到市场部,陈轩就听到刘斌那破锣似的大嗓门,正对着白纯怒吼:你到底签不签?
    刘经理,这个合同我绝对不能签的。白纯哭得梨花带雨,但还是顽强的拒绝了刘斌的要求。
    原来刘斌搞砸了一个大单子,客户索赔一百万,这种赔偿按照规定公司是不负责的,需要刘斌自己掏腰包。
    刘斌当然不愿意出这笔钱,于是就想到找人顶包。
    至于为什么是白纯,因为她是刚踏入社会不久的实习员工,很容易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签了赔偿合同。
    而且白纯要是背上一百万的巨债,那刘斌就有一百种方法把她弄到手了,简直是一举两得的妙计。
    只是没想到白纯虽然是职场新人,但脑子可一点都不傻,一下就看出刘斌要她签的合同有问题,死也不签,因此就出现了当前的这一幕。
    嘿嘿,你不签也行。刘斌一对眼珠子在白纯身上滴溜溜的转,一脸淫邪之色,只要你今晚陪我去和客户喝酒,我就不逼你签这纸合同。
    白纯一听,把头摇得更厉害了,刘斌话里的意思她哪里听不出来,要是答应了他,绝对清白不保。
    白纯,你这也不做,那也不做,是想学陈轩那样,被我开除吗?刘斌恶狠狠的瞪着白纯,恐吓的语气说道。
    谁说我要被开除了?陈轩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刘斌闻言一愕,紧接着怒目如电的看向陈轩说道:陈轩,你回来得正好!
    此时整个办公室的焦点都汇聚到陈轩身上,所有人都感到很惊奇,陈轩上去这么久,居然一点事都没有。
    这和他们想象中的完全不同啊。
    刘斌也是一脸狐疑,不过他一时也没深想,扬了扬手上的纸质合同说道:陈轩,你想不被开除也可以,只要你签了这份合同,我就给你一个留在公司改过自新的机会。
    说完,刘斌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让他看上去更丑陋了。
    陈轩,千万别签!白纯焦急的说道。
    你给我闭嘴!刘斌恶狠狠的瞪了白纯一眼,把她吓得眼泪直流。
    陈轩冷冷一笑,说道:刘经理,我不会签你所说的合同,也不会被开除。
    呵呵,开不开除不是你说了算,而是我说了算!刘斌声色俱厉的说道,陈轩,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签不签?
    白纯急得连忙向陈轩使眼色,她知道陈轩家庭条件不好,要是为了工作签下这个一百万的赔偿合同,那他一辈子可就完了。
    陈轩冲她笑了笑,接着说道:刘经理,恐怕到时候给脸不要脸的是你,这份合同我不会签的,你也不许强迫白纯签,明白我的意思么?
    他已经看清了刘斌手上合同的内容,居然敢逼着一个刚踏入社会的小女生签这种天坑合同,这个姓刘的简直是衣冠禽兽。
    好啊陈轩,看来你是真要造反了!你一个小小的实习员工,还敢指挥我做事,我看你是不知死活!刘斌气得面目狰狞,他拿起座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常玉芳,你过来一下,我要开除一个人!
    打完电话后,刘斌啪的一声重重放下座机,恶狠狠的盯着陈轩,待会就要这小子好看。
    刘斌打过去的那个人是人事部的副经理常玉芳,一听到这个名字,白纯的脸蛋刷的一下就白了,反而陈轩还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
    常玉芳接到电话,很快就来到市场部,她三十岁左右,身材不错,还故意露出一部分乳沟,看起来就带着一股骚劲。
    只是她脸上那厚厚的粉底,让陈轩一看就感到恶心。
    常玉芳一进来,就直接问道:刘经理,你要开除谁啊?
    就这个叫陈轩的。刘斌回道。
    他犯了什么错误?常玉芳一副秉持公义的口吻。
    虽然以她和刘斌的能量,要开除一个实习员工易如反掌,不过也不能毫无理由的开除,程序还是要走一遍的。
    刘斌气呼呼的说道:这小子不仅上班迟到,还顶撞上司,你带他去人事部走下流程,让他走人吧。
    刘经理,首先我九点到达公司,并没有迟到,另外我只是和你正常理论,也不算顶撞上司,你可别给我乱安罪名啊。陈轩从容的辩解道。
    哼!提前半小时上班是我规定的,做不到就给我走人,你问问整个市场部,除了你有谁敢不遵守的?刘斌说完,目光扫视了一遍办公室。
    被他扫视过的员工,一个个都自觉的低下头去,免得被刘斌的怒火发泄到自己身上。
    他们不像陈轩这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热血青年,都是有家有口的,可不敢违逆刘斌的规定,要是丢了工作只能全家喝西北风了。
    刘经理,公司规定就是九点上班,我觉得陈轩他没有迟到。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是已经抹干眼泪的白纯,如果你要开除陈轩的话,那就把我也一起开除好了。
    白纯此刻已经下定决心,如果陈轩被炒,那她也不想待了,刘斌这种变态经理,以后还指不定对她做出什么事来。
    陈轩倒是没想到平时性格柔软的白纯,今天会这么勇敢,不禁暗暗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白纯,你别多管闲事,回自己工作岗位去。刘斌可舍不得炒了这小女生。
    不过白纯却根本没有听他的话,而是坚定的站在陈轩身边。
    常玉芳看得眉头禁皱,脸色不悦的说道:刘经理,我们去你办公室,我有事跟你说一下。
    刘斌脸皮一抖,冷眼扫视一圈手下的员工:都看什么看,做好自己的事!
    然后跟着常玉芳进入经理办公室,并关紧了门窗。
    其实刘斌和常玉芳的暧昧关系,在公司里恐怕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因此陈轩见他们进去,一下就猜到常玉芳肯定是发现刘斌看白纯的眼神不正常,吃起醋来了。
    好你个刘斌,你是不是对那个白纯有意思,想老牛吃嫩草了?一进来,常玉芳就变了副脸色,瞪着眼睛对刘斌说道。
    听她审讯般的语气,刘斌讪笑说道:玉芳,你肯定是误会了,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怎么敢对那白纯有心思呢?
    以两人的身份地位,刘斌原本不用对常玉芳这样低声下气的,而且当初还是常玉芳主动勾搭的他,才坐到人事部副经理的位置。
    不过常玉芳在那方面的功夫很厉害,搞得刘斌食髓知味,离不开她了。
    两人偷情时间长了,常玉芳更是掌握了刘斌许多见不得人的秘密,随便一条抖出去的话,都能让他身败名裂,因此刘斌只能对常玉芳百依百顺。
    哼,还敢狡辩,如果你对白纯没心思的话,那刚才她要让你开除她,你为什么不做?常玉芳不依不饶的质问道。
    被说破心里的想法,刘斌登时老脸一红。
    他很快又反应过来,哭丧着说道:唉,玉芳你还不知道,我最近做亏了一笔大单子,要赔偿客户一百万,我留那个白纯下来只是要她顶包,真的不是对她有意思啊!
    你说的是真的?常玉芳闻言,脸色也沉了下来。
    一百万对刘斌来说差不多是全副身家了,如果真要赔这笔巨款,在常玉芳潜意识里亏的就是她的一百万,毕竟她买奢侈品和吃喝玩乐的钱,可都是花刘斌的。
    这种事情我骗你干吗?说到这件事,刘斌的心情就十分烦躁。
    给力小说 "xinwu799"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第8章 谁给你的勇气

哼,真是越来越没用了。常玉芳眼中露出鄙夷的神色。
    她这句话是一语双关,不仅是说刘斌搞砸了一单交易,也在暗示他那方面的能力不行。
    刘斌被常玉芳这样训斥,却是一点脾气都没有,只能来个默认。
    常玉芳突然说道:不对,你找人顶包的话用那个陈轩也可以啊,为什么非得用白纯,你当老娘没脑子是不是?说完伸出手一把揪住了刘斌的耳朵。
    哎哟,玉芳你轻点、轻点!刘斌痛呼出声,又不得不压低声音,一个大男人被这样整也是够窝囊的。
    刘斌,你玩腻老娘了,就想换个年轻小姑娘了是吧!看老娘今天怎么教训你!常玉芳拽着刘斌耳朵的手更加用力了。
    哎哟、哎哟,玉芳你听我解释啊!刘斌强忍疼痛,口中不住说道,陈轩这小子比石头还硬,就是不签赔偿合同,那白纯性格柔弱,好对付一点,你要理解我的难处啊!
    刘斌一连串话说完之后,常玉芳果然放下了手,不过脸上仍是将信将疑的表情。
    玉芳,为了这一百万,为了我们的幸福,这次你真的要帮我一把。刘斌苦着脸请求道。
    常玉芳没好气的盯着他:刘斌你不是不知道,新董事长沈总有多严格,现在就连开除一个实习生都要经过她的批准,要是你找人顶包的事被她知道……
    这事我自己解决,你只要帮我开除陈轩就行。刘斌咬咬牙说道。
    反正他以前在公司干的破事够多的了,也不怕多这一件。
    两人商议完毕,重新走出办公室。
    陈轩,你现在就跟我去人事部签个字,然后就可以离开沈氏集团了。常玉芳面无表情的看向陈轩说道。
    如果我不答应呢?陈轩笑了笑。
    刘斌早就料到陈轩会这么说,他冷笑道:陈轩,答不答应都由不得你,如果你再赖着不走的话,我就叫保安了,到时候被轰出门丢人现眼,可不要后悔!
    听到刘斌的威胁,陈轩干脆双手抱臂,靠在一个办公桌边,真的一副刘斌说的赖着不走的样子。
    刘斌险些被气得七窍生烟,他举起座机,就要拨打保安室的电话。
    正在这时,从外面又走进来一位戴着眼镜的中年女性,进门就问:陈轩先生在吗?
    看清来人之后,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这不是人事部经理张芸吗?她怎么也来找陈轩了,而且对陈轩的称呼还很尊敬的样子。
    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刘斌也是满脸惊奇的问道:张经理,你来找陈轩干吗?他已经被我开除了!
    什么?张芸登时脸色一黑,不客气的责问道:刘斌,你怎么敢开除陈先生?他可是我们集团的新任首席医师!
    当张芸接到沈冰岚的电话时,她也不敢相信一个市场部的实习生,居然会被总裁聘请为首席医师,而且还开出高达三百万的年薪。
    更让张芸震惊的是,沈冰岚还让他拟定一份包含两百万金额的医疗合同,虽然不知道沈总让陈轩医治的是谁,但两百万的天价医疗费用,张芸还是第一次见到。
    尽管难以置信,作为职场老手的张芸还是很快就接受了这些信息,第一时间帮沈冰岚拟定好两份合同。
    想到沈总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自己做,张芸简直受宠若惊,拟好合同后就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市场部。
    不管陈轩之前的身份怎么样,现在绝对是沈总面前的大红人,她可千万不敢怠慢了。
    没想到一进来就听到刘斌说开除了陈轩,这让张芸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
    听到张芸的话语,整个市场部都震惊了。
    沈氏集团首席医师,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职业,怎么可能会和实习生陈轩联系在一起?
    他们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就连刘斌也愣住了,对张芸的责问毫无反应。
    常玉芳第一个反应过来,她眼珠一转,带着怀疑的语气问道:什么首席医师?张芸你说清楚一点。
    作为人事部经理,张芸一直是常玉芳敌视的对象,因此对她说话一点也不客气。
    沈总刚刚聘请陈轩先生作为我们集团的首席医师,我是来找他签订合同的。张芸说着把两份合同放到众人的面前。
    所有人瞬间就被合同上那亮瞎眼的三百万年薪和两百万医金给震住了。
    整整五百万的大合同啊!
    陈轩已经提前知道了,他一脸从容的说道:张经理,我就是陈轩。
    看到陈轩这么年轻,做好了心理准备的张芸还是忍不住露出惊讶的表情,随后尊敬的说道:原来您就是陈先生,麻烦您签一下这两份合同吧。
    张芸说完,就把合同和钢笔递了过去。
    慢着!常玉芳突然阻止道:张芸,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草率了,陈轩只不过是一个实习生,你难道不怕搞错了人?
    她的话,引起了办公室里所有人的认同,要知道陈轩早上才刚刚撞到沈总呢,怎么转眼间沈总就百万年薪聘请他当首席医师了?这种事情怎么想都毫无可能。
    是啊,这个陈轩他上班迟到,还顶撞上司,没大没小的,我都要开除他了,沈总怎么可能会聘请他?刘斌也开口了,语气有些激动。
    他刚才确实被吓住了,还好常玉芳这婆娘机灵,提醒了他。
    这……难道我们公司还有另外一个陈轩?张芸被两人这么一说,也有些不确定了。
    常玉芳见状不由得冷笑道:张芸,你这个人事部经理怎么当的?连沈总聘请的人是谁都没搞清楚,就给人开合同,要是导致我们公司损失五百万,你担当得起吗?
    作为人事部副经理的常玉芳,早就觊觎张芸的位置很久了,这次居然让她抓到张芸这么大的漏洞,她怎么肯放过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
    张芸听得冷汗直流,仔细想想,沈总聘请一个实习生确实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如果她真的搞错了人,以沈总的行事作风,自己绝对要被开除了。
    张经理,你没找错人,沈总聘请的确实是我。陈轩语气平静的说道。
    陈轩,你还敢在这里放屁!赶快给我滚出去!刘斌此刻心头大定,立马对陈轩吼道。
    刘经理,你真的确定要开除我吗?陈轩依旧一脸笑意,没有半点慌乱的样子。
    刘斌嚣张的叫道:没错,我就是要开除你,你求我也没用了,我现在就叫保安上来!
    你敢?
    背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有什么不敢的?刘斌想也不想,底气十足的大声说道。
    说话的同时,他也顺着声音转过脸来,不过当他看清楚说话的人是谁之后,脸色简直比死了妈还难看。
    沈……沈总,您怎么下来了?刘斌说话的声音都变得颤抖起来。
    他的心底不可抑止的升起了一股恐惧感,为什么总裁大人会来市场部?而且他刚刚还顶嘴了一句。
    沈冰岚踩着精致的黑色高跟鞋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她的出场就像童话故事里的女王那样,气质高冷,明艳不可直视,可以说气场十足。
    陈轩觉得沈冰岚走路的姿势,比最顶级的模特走台都要好看百倍,令人目眩神迷。
    女神,这就是女神!
    沈冰岚走到众人面前,她的脸上始终罩着一层寒霜,让人觉得神圣不可侵犯。
    刘斌,谁给你的勇气,敢开除陈轩!沈冰岚开口,语气如同北极上万年不化的寒冰。
    刘斌双腿一软,差点站立不住。
    他完全听不明白沈冰岚话里的意思。
    陈轩是他市场部的实习生,他作为部门经理,难道还没权利开除一个自己部门的员工吗?
    不过这些话刘斌可不敢说出口,他努力堆出一脸谄笑,说道:沈总,您大驾光临,要不先到我的办公室坐坐,我给您泡杯茶再详细说明情况?
    哼,废话连篇!沈冰岚直接转过脸,看向陈轩说道:陈轩,你来说吧。
    陈轩嘴角划过一抹笑意,简洁明了的把刘斌怎么要开除他、怎么强迫白纯签赔偿合同,以及常玉芳质疑张芸的事说了一遍。
    刘斌和常玉芳听得脸色一变再变,尤其是当陈轩说到赔偿合同时,更是心惊胆战,想要制止他说下去,却又不敢。
    等陈轩说完,两人的脸色已经难看至极。

本文标签:农村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

上一篇:超H 高H 污肉1v1-被主人惩罚玩弄调教男男

下一篇: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乡村少妇愉情)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