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走一层楼梯就顶一下/走一步故意深深地撞总裁

2021-07-12 10:46:4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真是勾人 早晨刚到公司,陆彦廷就收到了潘杨调查来的蓝家的相关资料,潘杨的调查能力出众,蓝家所有人的资料都弄过来了。 陆彦廷找到蓝溪的那一份,打开,看到了j张照p,其中有一张

真是勾人

 

 文学

早晨刚到公司,陆彦廷就收到了潘杨调查来的蓝家的相关资料,潘杨的调查能力出众,蓝家所有人的资料都弄过来了。
    陆彦廷找到蓝溪的那一份,打开,看到了j张照p,其中有一张是蓝溪大学的毕业照。
    陆彦廷拿起这张照p端详了一会儿,那个时候的蓝溪跟现在没什么差别,她确实是漂亮,全班人都穿着一样的衣f,但是放眼看过去,最先注意到的一定是她。
    这张脸,真是勾人。
    陆彦廷翻看了一下潘杨递上来的资料,里面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信息,根本没有他要了解的内容。
    陆彦廷将手里的资料放下,看向潘杨:“说重点吧。”
    “嗯,我昨天晚上通过跟蓝家比较熟的人打听了一下,蓝家最近好像资金比较紧张,卖了一处房产来周转。”
    “房产?”陆彦廷追问。
    “好像是一处院子吧,老城区院子,挺值钱的。”潘杨说,“那房子是蓝仲正的老丈人白老先生留下来的,不知道怎么到了蓝仲正手里,据说卖出去之前,蓝家的大小姐一直都住在那边。”
    蓝家大小姐,就是蓝溪。
    陆彦廷沉yp刻,然后问他:“关于蓝家这位大小姐的事情,打听过吗?”
    “呃,这位蓝家大小姐,还……”潘杨想了一下措辞,“还挺有名的。”
    “嗯?”陆彦廷给他一个眼神,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您应该也听说过她的一些事情吧,她名声比较差。”潘杨见陆彦廷似乎对这位蓝家大小姐有些兴趣,也不敢说更过分的话。
    “嗯,这些我听过。”陆彦廷点了点头,“除了这些呢?”
    “哦,还有。”潘杨想了想,说:“蓝大小姐跟蓝仲正的关系很不好,好像是因为她妈妈去世之后没多久,蓝仲正就迎娶了续弦,续弦还带了一个女儿过来,具t是不是蓝仲正的亲生女儿,别人也说不准,但是外面都传蓝家二小姐是他s生女。”
    “蓝家手下现在的公司,前身是蓝大小姐的老爷白老先生的白氏集团,白老先生膝下无子,他还活着的时候女儿又走了,所以他病逝之后,公司就由蓝仲正接手了。”
    潘杨这一番话里的信息,已经足够陆彦廷理清楚因果关系。
    “还有什么?”陆彦廷继续问。
    “嗯,我还听说,上上个月的时候,蓝仲正带着蓝大小姐去跟王波相亲了,王波好像很喜欢蓝大小姐。”潘杨将自己打听到的消息一五一十地告诉陆彦廷。
    “王波?”陆彦廷皱眉,是他知道的那个王波吗?
    潘杨似乎猜到了陆彦廷的疑问,因为他第一次听说的时候,也是同样的反应。
    “就是那个振兴实业的王波。”潘杨解释,“不过蓝大小姐不喜欢王波,因为这个事儿跟蓝仲正大吵了一架,好像就是在相亲现场吵的。”
    听到潘杨这么说,陆彦廷嘴角稍微扬了扬。
    泼辣果敢,确实是她的风格。
    看到陆彦廷笑,潘杨有些懵,完全不明白他在笑什么。
    “对了,”陆彦廷忘记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白家老爷子留下来的院子,蓝仲正卖给谁了?”
    潘杨答:“是陈三少。”
    “好,没事了。”陆彦廷摆摆手,“你去忙你的。”
    听过潘杨打听来的信息以后,陆彦廷基本把事情理顺了。
    蓝溪跟蓝家关系闹得很僵,她姥爷留下来的房产被卖了,她还曾经被蓝仲正带去和王波相亲……
    正常的人,在遭遇这种四面楚歌的境况之后,最先想到的办法就是找个坚实的后台。
    陆彦廷认为,蓝溪应该也是这么想的。
    那天晚上在万豪,他就有一种蓝溪在故意接近他的感觉,但是并不能百分百确认。
    听过这些事情之后,他可以确认了。
    这个女人,带着目的接近他的。
    陆彦廷又想到了昨天晚上自己刚刚进去包厢时所看到的场景。
    通过潘杨的叙述,他已经知道那处房产对蓝溪的重要胸,按照她的个胸,应该会想尽一切办法将房产夺回来。
    那么,如果他没有过去,她是不是真的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跟陈东明上c了?
    陆彦廷试着想了一下那个场景,心头竟然隐隐窜起了怒火。
    连他自己都觉得好笑,只是见了两次面的女人而已,怎么有本事一次又一次牵动他的情绪?

第8章尊重?你也配?

蓝溪最终还是决定去找陆彦廷帮忙了。
    当她把自己的决定告诉蒋思思的时候,蒋思思一口牛n卡在了嗓子里,开始狂咳嗽。
    蓝溪咬着面包p儿看着她,耐心地等着她咳完。
    咳嗽完以后,蒋思思问蓝溪:“你确定?”
    “确定。”蓝溪点头。
    “别怪我打击你啊,”蒋思思往蓝溪身边挪了一下,“我之前听人说过,陆彦廷这人可狠心了,而且这些年一直不近女色,我感觉悬。”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
    蓝溪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除了跟陆彦廷求助之外,她想不到别人了。
    既然只有一条路,那就一g脑走到黑吧。
    “蒋二,你再帮我打听打听他最近的行程安排。”
    蒋思思的人脉比她广,这事儿她最擅长。
    “成,包在我身上。”蒋思思非常够意思地答应了,说完以后就拿出手机开始各处替她打听起了陆彦廷的动向。
    ……
    “哎!他们说陆彦廷今儿晚上会去四季酒店参加陈家老头子的七十大寿。”
    不一会儿,蒋思思就给蓝溪打探到了重要情报。
    **
    晚上五点钟,蓝溪穿了一条黑色的低胸胸iong礼f,乘蒋思思的车来到四季酒店。
    她脚上踩着十二厘米的细跟高跟鞋,走路的时候和地板发出撞击声,清脆有力。
    陆彦廷刚刚踏进酒店,就注意到了走在前面的蓝溪。
    潘杨跟在陆彦廷身后,注意到陆彦廷在往前看,潘杨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
    潘杨看过去的时候,蓝溪正好转身,潘杨看到了她的侧脸,立马认出了她。
    这一眼,正好让潘杨想起了一件事儿……
    “陆先生。”潘杨叫陆彦廷。
    “嗯?”陆彦廷听到声音之后,收回了视线。
    “今天……蒋家二小姐和别人打听了你最近的行程。”顿了一秒钟,潘杨解释:“蒋家二小姐跟蓝家大小姐是好朋友。”
    潘杨这么一说,陆彦廷就明白了。
    他勾了勾嘴角,对潘杨说:“把我之后安排好的行程都告诉她。”
    潘杨:“……”
    谁能告诉他怎么回事儿?
    陆彦廷不是一向很讨厌别人打听他的行程吗?
    陆彦廷加快步伐,走进了宴会厅。
    他刚进去,就有人围上来和他说话。
    陆彦廷是江城新贵,又是陆家的继承人,在江城,陆家是可以横着走的,谁不想跟首富攀上点儿关系呢?
    陆彦廷随意应付着上来和自己打招呼的人,目光却四处搜寻着,很快看到了蓝溪,以及站在她身边的陈东明。
    **
    蓝溪完全没想到今天会碰上陈东明,之前蒋思思只跟她说是陈老爷子的七十大寿。
    当时蓝溪并不知道,蒋思思口中的陈老爷子,就是陈东明的爷爷。
    早知道这样,蓝溪今天绝对不会过来。
    “你和陆彦廷什么关系?”陈东明挡在蓝溪面前质问。
    蓝溪轻笑了一声,“抱歉,无可奉告。”
    蓝溪完全不想搭理陈东明,说完就要绕过他离开。
    陈东明却不肯放过她,狠狠扼住她的手腕。
    “陈三少,放尊重一点儿。”蓝溪的声音冷了j个度。
    “尊重?你也配?”陈东明嘲笑,“当了biao子还立牌坊,江城谁不知道你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
    门口,陆彦廷看到蓝溪被陈东明拉去走廊,目光微变。
    他随意应酬了j句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然后加快步伐,朝着走廊的方向走去。
    ……
    蓝溪j乎是被陈东明拖着出来的。
    宴会厅里人多,她不愿被人注意到,所以根本无法反抗。
    走廊里没有人,刚刚过来,陈东明直接将她抵在了墙壁上,一只手捏起了她的下巴。
    “你不是想把那院子买回去么?”陈东明邪气地朝着她耳边吹了一口气,“在这里来一次,我就答应你。”
    他说完这话,也没等蓝溪的回应,就抓着她的手往自己身上放。
    蓝溪被他抓着手贴上去,整个头p都在发麻。
    她奋力挣扎,奈何男女力量天生就有差距,这样的挣扎除了让她原本就低的领口变得更低之外,没有任何成效。
    陈东明眯起眼看着那个地方,低头就要往上亲——
    “陈三少。”
    陈东明快要亲上去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道凉薄的声音。

本文标签:走一步故意深深地撞总裁

上一篇:女人30岁后水多了(球硬了怎么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 啊!摁摁~啊!用力~快点视频/同桌把我弄得好爽蜜水直流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