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宝贝,是这里撞击敏感点(又深又粗h)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12 11:45:1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会审不公 封墨白实在阴晴不定,嘴角又噙了一抹微笑,眼眸里的深色渐浓,五官又更加生动起来,仿佛邵明珠即将面对是一场游戏。 他礼貌的和乔飞扬招呼了一声,抱了邵明珠

会审不公

 文学


     封墨白实在阴晴不定,嘴角又噙了一抹微笑,眼眸里的深色渐浓,五官又更加生动起来,仿佛邵明珠即将面对是一场游戏。
    
     他礼貌的和乔飞扬招呼了一声,抱了邵明珠离开。
    
     邵明珠坐进他的车里的时候觉得有些熟悉,但是这时候没心思找感觉,不住用眼角偷看平稳地发动汽车的封墨白。
    
     “你想说些什么。”
    
     封墨白看她欲言又止,心下明白不过是今天闹的那事情,并不一定同于明玉说的那一番话,他和她接触不多,竟也对这孩子的个性看透了几分。
    
     只是在他看来,这些事情也不过是几件不值得心烦的破事。
    
     “你相信我吗?”
    
     邵明珠忽然开口问他。
    
     封墨白一只手慢慢得敲在方向盘上,似若未闻,邵明珠也不求这个答案,她想要的也不是封墨白的信任,嘴里喃喃得说了几句什么话,又泄气一般得一拳砸在中控台上:“什么屁点大的事,我就看看能出个什么花样。”
    
     邵明珠的脑袋意图乱糟糟,好在心思开阔,自私惯了就会为自己找理由,害怕自己即将面对的处置,也会豁达得把自己当成死鱼任人宰割。
    
     封墨白斜眼看了她一眼,邵明珠装出毫不在意的样子,没心没肺得垂着眼睛,毕竟年纪小,还没那么通达。
    
     到了家,邵明珠赖着不动,封墨白知道她又想让他抱她下去。
    
     这个女孩很奇特,某些时候很娇气很任性,某些时候又很倔强很执着。
    
     她活得既敏感又肆意,为所欲为又设置了底线,她不像明玉被家族的教养和负担束缚,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年纪的青春又放肆的姿态,的确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魅力。
    
     封墨白张开双臂,邵明珠就自觉地把手缠到了他的脖子上,他微微低头看她一眼,她也嘻嘻地笑,一脸玩世不恭,完全没有面对待会质问的害怕模样。
    
     邵明珠心里跟明镜似的,这件事情她逃脱不了责任。
    
     但她既然敢在邵明君面前承认,夸了海口,就不怕什么结果。
    
     邵老爷子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周围坐着王雪和邵明玉邵明君几个人。
    
     老爷子看到封墨白放下这个并不亲厚又上不得台面的孙女,瞪圆了眼睛冷斥道:“老实交代。”
    
     “爷爷,交代什么啊。”
    
     明珠的模样吊儿郎当,甚至嬉皮笑脸,邵老爷子气急:“你是不是招人威吓你姐姐了,司机说听到你在车上找人了。”
    
     “爷爷。”邵明珠眼神认真得直视着老爷子瞪视的目光:“你心里早就有了定义,何必再问我一遍。”
    
     “这么说,你是承认了。”
    
     “不是的,爸,明珠性子闷,禁不起激的,这件事情咱们再好好问个清楚。”
    
     王雪急忙上前护在明珠前面乞求道。
    
     “她自己都承认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她现在干的是什么事情你还不清楚吧,找一群男的侮辱她姐姐!我们邵家没有这样心思歹毒的孙女!”
    
     王雪说不出话来,不可置信得看向邵明珠,仿佛瞬间失去了所有斗争的力气。
    
     “过几天送你去美国,不要留在这碍眼!”
    
     邵老爷子早就想好了处置方式,邵明珠心里一颤,她也要和哥哥一样被流放了吗?
    
     但她更怕自己的母亲怀疑自己,急声大叫:“妈,你要相信我,我没有!”
    
     王雪沉默得抿着唇,望着她的眼神里尽是失望,明珠忍不住求救得看向邵明玉:“邵明玉,你来说。”
    
     明玉咬了咬唇,垂下头置若罔闻,明珠心里一急就要说出她的秘密:“邵明玉,你和那个男的……”
    
     “邵明珠!”
    
     封琴解下外套走进来,凌厉的眉峰高高挑起,神色间很是严厉:“你想清楚了再说,王雪,管好你的女儿。”
    
     王雪目光闪烁身子缩了缩,身子一僵,看向邵明珠的眼神里是苦苦的哀求。
    
     邵明珠不知道母亲和封琴之间有什么秘密,但是此刻明显是封琴胜利了。
    
     “爸爸,我也觉得这孩子教育方面做的不够周到,以至于养成这样的个性,出去也是丢面子,送她出国的事情就交给我吧。”封琴一如既往得强势,很快给邵明珠下了定论。
    
     “好,国兵那边我来说明。”
    
     两人的共识达成的很快,邵明珠第一次知道什么是不公平,她在这个家里没有任何的发言权。
    
     “妈妈!我……”
    
     邵明珠刚想说话,王雪就拉着她站起来,一瘸一拐地在几个人的注视下进了房间。
    
     “这件事情的真相已经不重要了。”王雪的神色躲闪,带着对女儿的歉意,终于决心温柔凝视着明珠:“明珠,妈妈有一个秘密要保守,只有委屈你。”
    

第八章 报复的方法


     “这件事情的真相已经不重要了。”王雪的神色躲闪,带着对女儿的歉意,终于决心温柔凝视着明珠:“明珠,妈妈有一个秘密要保守,只有委屈你。”
    
     ------------------------------------------
    
     邵明珠张了张嘴,既无力又喑哑:“……什么事?”
    
     “我不能说。”
    
     王雪抱住明珠,似乎想尽力温暖这个孩子:“你出国之后,妈妈会拜托朋友照顾你。”
    
     “我要和哥哥在一个地方。”
    
     邵明珠已经放弃这些,一瞬间心如死灰。
    
     “你哥哥,他会回国……”
    
     邵明珠一愣,一把推开王雪,眼泪流的迅疾。该死的一天,倒霉透顶。
    
     “我知道了,所以我是被你用来交换的是吗,我被你用来换哥哥回来,你放弃我了是吗?”
    
     “不,不是……”王雪哭的颤抖,只能连声说着对不起,抱住疯狂质问自己的女儿,却说不出什么解释的话,有太多的事情,她没有办法和明珠说清楚。
    
     邵明珠被母亲紧紧抱住,只有在母亲面前,在这个家才能任性肆意。
    
     哭闹了一阵子之后,邵明珠缩成一团蜷坐在地上,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是认了命的死水无波:“没关系,没关系,哥哥能回来我也高兴的,我没事的,什么事也没有。”
    
     王雪只能抱着自己的女儿默默流泪,邵明珠拖着一条腿缩进被子里,安安静静的不再闹。
    
     之后那几天邵明珠都不愿意去上学,邵国兵出差回来的时候大致知道了家里的事情,老爷子的威压下他没什么发言权,看了一眼女儿也没有任何说法。
    
     邵明珠这下才算是真正的死心,她也没什么朋友可以交心,想来想去,还是打了电话找黄灵。
    
     黄灵最大的优点就是不记仇,邵明珠一拍即合又和她约去了那天去的蓝月酒吧。
    
     出门的时候恰好碰到封墨白,他上下看了一眼她的装束,没有如其他人一样露出鄙夷的模样,反倒有几分赞赏,邵明珠防色狼一样得防着他,要知道这个男人也算是风流在外的人物。
    
     “你这是什么表情。”封墨白饶有兴致得看着明珠防备的神色,步子上前凑近了她一些。
    
     “没什么啊,小舅舅。”邵明珠下意识得退后,被他逼到了墙角。
    
     “你们在干什么。”
    
     邵明珠转头看去,封墨白已经若无其事得退了步子,走廊一侧的封琴眉头紧紧皱起,邵明君跟在她身后,看不清神色。
    
     封琴厌恶得看了邵明珠一眼,拉着封墨白走进书房:“墨白,你跟我来。”
    
     邵明珠撇了撇嘴,邵明君神色不定,走过来语气冷凝得说:“明珠,女孩子还是要自重点。”
    
     邵明珠语气一窒不知道他什么意思,抬眸冷笑:“不关你的事,管好自己。”
    
     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邵明珠原本已甩手下了楼梯,转念又绕回了二楼书房门口,门正半掩着,里面是封琴的训斥:“墨白,她长得那副德行,你虽然胡闹惯了,但也不能和她这种女孩子闹在一块,听到没有,明君,你也一样。”
    
     邵明珠看到封墨白背着身子坐在沙发上,看不见表情,也没听到应答,只有他翘着的腿一下一下没个正型地点着。
    
     封琴作为长姐,对于自家这个从不听话的弟弟也是没辙,他向来是自己有主意,说着说着就开始和他一一细数着明珠的那些缺点。
    
     邵明珠气的不得了,甩手离开时故意步子迈得咚咚咚得响,里面顿时没了声音,她这才觉得畅快些。
    
     “怎么才来。”
    
     黄灵带了几个常玩的男女朋友,在蓝月门口等了她好一会。
    
     “没事,有一条狗老追着我咬。”
    
     他们一进门,调酒师阿麦就注意到了这个漂亮的女孩,立马给老板打了电话:“老板,上回你抱走的那个小姑娘又来了。”
    
     封墨白握着手机,语气淡淡地“嗯”了一声。
    
     阿麦看老板就这么冷淡地挂了电话,心想难道他们已经分手了?当下也不好说什么,只是还是忍不住关注着邵明珠的动静。
    
     邵明珠这回依旧很安静,这个蓝月酒吧仿佛成了她发泄的地方,只是一杯接一杯地喝酒。
    
     黄灵抢下她手里的酒一饮而尽:“有事不说,闷在心里也变不出什么,不如说出来让我听听。”
    
     邵明珠看了她一眼,眼里划过一丝异样,只挑了今天的事情说:“家里有个女人讨厌得很,看不起我,现在用了法子要把我打发的远远的,还让她弟弟和儿子不要接近我。”
    
     黄灵歪了嘴角嗤笑她:“就这点事?要是我,越不喜欢我干的事我就偏干,她不是不想你接近她弟弟和儿子吗,那你就偏要把他勾到手。”
    
     邵明珠拧眉,她原本就有些天生逆骨,想到黄灵说的这番话,实施起来竟然还真让她有点爽快。

本文标签:宝贝   是这里撞击敏感点

上一篇:妺妺是我的性玩具-男生十八厘米大捷豹

下一篇:男女下面摩擦什么意思(放荡闺蜜H)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